正文  第七十七节:颤抖情

章节字数:2901  更新时间:12-05-28 1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谨的父亲秦古一生都追求着完美的武功。

    他发现武功当到达某个程度,便会呆滞不前,无论怎样的努力也不得要领。

    他不断地研究推敲,作出种种的研究,也向不同的专才去讨教,得出来的结论却是不一致的。

    如专业中西医生、物理治疗师、脊骨神经科医生等专家对于这个问题都未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虽是如此,秦古还是没有放弃,继续研究。

    一天,他在电视上看到有关于蛇的纪录片,看到蛇的捕猎方法。

    他惊觉蛇虽没肘没腿,但捕猎的速度却很惊人,人们的肉眼根本看不到牠的行动的踪影。

    牠和人的共同之处是,两者都是血肉之躯,由骨骼来支撑着,以肌肉放松与收缩来控制其动作。

    他突然晃然一悟,悟出了一个道理。

    他终于明白人类身手的速度是受限于其骨骼和关节的结构。

    唯一可行的改进办法就是让其关节加以改造,那末速度便可以有机会被提升了。

    经过长年累月的研究,找过无数的动物甚至人来作实验。

    无数次的失败,秦古终于研究出一套再造关节的方法。

    秦谨便成为了他第一个试验对象。

    为要达求目的,秦古收起了对儿子秦谨的爱惜,勇敢地让他接受再造关节。

    而他所造的一切,正是秦谨对希莱所做的一样,跟秦古的同出一辙。

    秦谨的武功造诣,亦证明了秦古的理念是正确的。

    「在这段休养的期间,你尽管安心休息吧,别的事不要去想,全心全意平静地去韬光养晦就是了。」秦谨说时淡淡然的,彷佛这是一件平常事。

    或许,这也是在安慰着他,让他别过份地紧张,影响结果。

    希莱很想问师父:「若然失败了,怎么办?」

    但他此终都没有胆量去问这个问题。

    他了解师父的性子。

    他不爱别人啰啰唆唆的问啥问哪。

    信者则成,不信者悉随尊便。

    秦谨着希莱先沐浴更衣,希莱便依言去做。

    希莱仰面迎着莲蓬头射出来的水,任由它把身体洗涤干净。

    这是断关节前的最后一次沐浴,不知到何时才可这样沐浴了。

    他心里有一种莫明的兴奋,同时却又一种深不见底的惊惶。

    兴奋是因为他大有机会成为明日的武术强者,而惊惶的是因为对这种奇怪不明的练功方法,或应称为一种疗法,仍是不太了解,欠缺信心。

    万一失败了,情况会如何,他会变成怎样?

    难道要变成一个四肢瘫痪的人,永世都只得卧着床上?

    这岂不是把一个人由天堂掉进地狱?

    可笑的是,这是自愿的。

    他自问也满足于现状,武艺不算是最高,但也比大部份人优秀,算是无憾了。

    可是,当得悉师父挑选了自己为武学继承人之后,心情便起了变化了。

    本是平静的生活,便泛起了波澜。

    希莱本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只要吃得饱,穿得暖,便已心满意足了。

    从前艰苦的岁月,令他珍惜一切,人们眼中平凡的生活,在他看来已是一种奢侈。

    艰苦的昨天,让他有知足的今天。

    他不会去强求什么,不会去跟别人比较什么,他自有自己的生存态度和价值观。

    平凡是一种幸福。

    追求是一种折磨。

    不断追求的人,一生的精力只会花在没完没了的追追赶赶中。

    只有甘于平凡的人才能泰然自若地坐下来细味生活,生活在属于自己的人生当中,这个生命才是曾经「活」过。

    希莱不是怕死,只怕没机会好好的报答师父和师母多年来的养育之恩。

    当下,面对着师父,也要强装镇定,来接受他的改造。

    他应百份百相信师父,不应存半点怀疑。

    不相信他,还可相信谁?

    希莱甫踏出浴室,秦谨便领他到另一间房间。

    这房间是设于地底的,希莱从来未踏足过这间房间,甚至从不知道这屋内竟有如此隐闭的房间。

    难道这是为他而设的吗?

    也许,应说是为他的继承人而设的。

    只是他够幸运,有幸能踏足这地。

    「把你全身的衣物脱掉,然后仰卧在这床上。」秦谨的语气比早前的轻了不少,说得这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一样。

    这让希莱多安心了一点。

    希莱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依着师父之言去做,在师父面前祼体也没有半点弩扭。

    待希莱躺下后,秦谨为他盖上一张黑色的布,把他的身体遮盖好。

    「准备好了没有?」秦谨问希莱。

    「嗯!」希莱肯定地点点头。

    希莱轻轻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师父动手。

    这也表明他对师父的信任。

    秦谨站稳了马步,摊开两手在放在腰间两旁,十指拼拢,掌心向外,慢慢理顺着呼吸,两手也缓缓提升着,直至两掌抬到胸前便停了下来,平静地擎在半空。

    其实,打断骨骼的关节不需太深厚的功力,可秦谨为了将希莱的痛楚减到最低,所以不吝啬多费一点功力。

    而且,这亦对他关节的重生也有裨益。

    未几,秦谨两掌已变得红火,他遂伸出一掌按压在他右手的肘关节上。

    眼睛一闭上,关节上便传来一声闷响。

    秦谨沉吟了半晌,然后轻轻托起了那肘儿来验证一下。

    他见那肘子软弱无力地软瘫着,心下感满意。

    希莱知道师父已然动手,把他的肘关节打断了,满脸即冒出了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和紊乱了起来。

    他试着要抬起那肘子,可他发现了前肘已然脱离了,全不受他的控制,心里更感惶恐不安。

    这真是太可怕了!

    这已不能回头了。

    他是答应过师父的,就不可回头了。

    他死命地压抑着内心的恐惧,不让自己乱动,怕误动了什么就会把计划弄糟了。

    秦谨像感觉到希莱的情绪变化似的,默默地用掌心轻轻地于他的心胸上抺了一下,像要安慰他似的。

    之后,秦谨不敢怠慢,即用两掌按压着希莱的胳膊,撇开了两腿,喘着粗气在运着功。

    因为这是较重要的关节,所费的功力会比刚才的大,而且难度和风险也高,稍有差池便会前功尽废。

    其实,秦谨不是没有惊惧过,只不过他争取成功的劲头把它压倒了。

    未到成功的一天,他是不敢放松的。

    在这重要的时刻里,他逼使自己停止所有的杂念,尽量把事情做得妥当,做得完美。

    这谈何容易,要摒除所有杂念专心致志于某一事情上,不是人人可以做得到的。

    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思想会让我们向前走,也会让我倒退着。

    能驾驭着自己思想的人,才会把自己的潜能尽量发挥,这才会有成功的一天。

    无论要练就什么的心法也好,思想和情绪的驾驭操控才是真正的起点。

    「希莱,你觉得怎么样?」秦谨低声地问希莱。

    听到师父的声音,希莱才敢睁开眼睛,眼球转了几圈,看见周围依然一样,跟从前没有分别。

    他试图抬起右手,可他已全然做不到了,那手臂像已不属于他了,似是依附着他的一条肉体。

    他继而挪动一下臂膀,只感到肩头被那条手臂牵扯着,却没法把它抬起来。

    「害怕吗?」秦谨续问。

    希莱一样微微的摇摇头。

    手臂关节已然被打断了,便来到膝关节的时候了。

    秦谨踱了几步,来到他膝旁站好,把两手迭在一起,按压在他的膝盖上。

    秦谨感到他的腿在颤抖,而且愈来愈厉害。

    他知道希莱真的害怕了,只是他不敢说出来罢了。

    秦谨忽然迟疑了起来。

    刚才那股劲头,一下子便消失了,像泄了气的气球。

    他有这样的反应,大抵是因为对视如己出的希莱有爱惜之心。

    他以为自己定能克服这个关口。

    一切本来也很顺利,可却被希莱的颤抖窒碍了。

    本来毫无惧色的秦谨也害怕起来了。

    他怕什么?

    难道他怕失败?

    他不是曾也经历过关节的改造吗?

    秦谨突然记起了父亲秦古的一双手,一双按压在他膝上手。

    他记起父亲的手也曾同样地颤抖着。

    只是当年少不更事,不曾觉得这有何不妥,以为父亲只在运功发力罢了。

    颤抖原来是代表惊惧。

    现在他才能够代入当年父亲的角色。

    颤抖原来是源于疼惜。

    当疼惜着所爱的人,而他的痛苦却是来自自己的时候,身体便会颤抖。

    而这种颤抖是打从心底发出来的,像是一种哀鸣。

    也像在问:「为何要这样?」

    两个人的关系是由爱来连系的。

    任那一方受苦,对方也像感应得到一样,一同受苦。

    由此可见,秦谨对希莱的爱惜己,已不下于和秦可之间的亲情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