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章 **公主的待遇,不太好!!

章节字数:3003  更新时间:11-03-02 1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还是块大石头。冥少元皱眉去看面前的凶器。心里有些闷闷的。他,这是被占便宜了,好像。

     风芍人当晚睡的很香,她梦里梦到抓着衣襟,一脸惊恐的冥少元对着他说不要,而她则搓着小手贴了过去,各种猥琐。风芍人忘了,她睡前是抱着上风的,她肯定忘了。

     “哎呀,死狗,你那搓毛怎么湿乎乎的。还有这里,掉了好多根。难道,你有梦游症?”

     如果上风会说话,它一定站起来狂吼:“你才有梦游症,你全家都要梦游症,你邻居都有梦游症。”可是上风不会说。它现在很累。本来被强抱着睡觉它就很憋屈。这女人后半夜还掉哈喇子在它漂亮的毛发上。最后甚至在它身上摸来掐去的,折腾了大半夜。也不知道她梦到什么了,打的这么厉害。

     上风是嗷了大半夜的。它的叫声凄厉惊悚。闻着胆战心惊,心生畏惧,头皮发麻,催人泪下。就算如此,它的主人也没出现拯救它来开此暴行。它算看出来了,此女,是连他主人也止不住的强势货。未来的日子可以想象,怎一个惨字了得。

     “啧啧,还好我抱着你,要不都不知道你梦游到哪儿去了。”拍拍上风的毛绒脑袋。风芍人神清气爽,精神好啊。昨夜春梦了无痕,今天一天好精神。

     “咕咕”就是因为你抱的太紧,我才这个下场。

     “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古代就这点不方便,刷个牙还有用盐粉。赶明儿设计几款梳洗用品,一定把这些东西淘汰了。嘴里涩涩的味道风芍人总是不习惯,每次都要抱怨几句。上风也听不懂她在咕噜什么,得了空,一溜烟就跑了。它要整理下惨遭蹂躏的毛发。

     进过一夜。所以在冥府工作的,会武的,不会武的。都确定了一个真心。远离某女,就是远离危险。

     风芍人这一早就去找冥少元报道了。男主人似乎不在,风芍人在院子里晃悠了两圈,一个鬼影子都没看到。“这冥府也腻奇怪了,人都到哪儿去了?”

     冥少元是外出了。冥府众人是逃难了。那剩下个风芍人该干什么呢?

     “真是偷鸡摸狗的好时机啊。”她风芍人一点没想到要干坏事,这不是条件允许吗?不做点啥,好像,浪费了天机啊。

     就在她来来回回在院子里跑的这会儿,已经确定了此处无人。

     风芍人先去了冥少元的卧室,那里床铺整齐,显然有人收拾。东西也不多,三两眼就看完了。风芍人脸上表情猥琐的盯着那张大床,合身扑了过去,在床上滚了两圈。“哎呀,是冥少元的味道。干净,不解风情,禁欲的味道。”

     她起身出去的时候看着床上褶皱的痕迹,也没收拾。眼神一凛,只是一瞬间的变化。

     书房她也进去看了一圈。书本杂物的很多。她掏了半天,就看到一本精致的小册子。内容引入眼帘的时候,风芍人口水都下来了。

     “看不出来冥少元还蛮正常的嘛。来,给他改改。”拿着书桌案几上的毛笔,就着绘本上人物的轮廓,风芍人改了男人的发式,眉宇清淡的冥少元却面目欢愉,神情间抓捏的正好。那女人也改了,丑了何止一分,虽然没穿小红袄,却是一双大辫子,头戴大红芙蓉花,鼻孔外翻,嘴巴列大的时候有些吓人。

     这种把戏风芍人前世的时候没少做。那些被她惦记上的男人,都被她描摹过。她技术很好,抓人神韵不在话下。

     “可惜了不能挖鼻孔,哎,美中不足啊。”吹干了上面的痕迹,有欣赏了一会,老老实实放回去了。

     冥少元书房有什么?有账本。风芍人看了几笔账目,都是冥府正当生意的往来。对于大哥所说的银号调动,这里没有记载。她也没打算在这种能摆在台面上的账本上看出些门道来。

     如果冥少元的房间没有,那么是在密室,还是在墨呢?

     或者说,这里是不是组织的核心都未可知。冥家招人耳目,最近两年和朝廷的关系也不算好。可谓风尖浪口,有点靶子的感觉。如果自己是冥少元,也只会把这里情况,当一处普通的宅院就好。

     “哎,无趣。去找死狗玩好了。”

     上风的鼻子是灵敏的,远远闻到风芍人的味道就开始跑。以至于一上午过去了,风芍人抓狗计划都没有完成。她想起自己饲养员的职责,嘿嘿一笑,转身循着上风吃午饭的门洞去了。

     也算逛了两天的院子。风芍人现在才看出冥府的设计和一般的府邸不一样。呈同一个放心叠加的v字型。看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距离,却要转着着走,越走越长。这就是昨天风芍人抱着从一头直线走能最短距离找到墙却越走越远的原因。

     所以,真正能减省路线的就是走斜线,走外围。还有,就是成为武功高手,飞檐走壁。==

     风芍人等在门洞的时间并不长,看着两边门洞的距离这么多。计算着能不能做成个牢笼装,这样每天抓狗就方便很多。

     “。。。。麻烦,麻烦你照顾上风少爷了。”咻,还没看清楚两个少年的模样。风芍人只看着两人饿狼追似的跑远了,那惶恐的声音好像刚才才在耳边飘过。速度,好快。

     “现在的少年真容易害羞。”撇撇嘴,看着丢下的食桶,风芍人就想起昨天的事儿。好像,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厨房在哪里哦。那,午饭怎么办?

     当风芍人看到从门洞外缓缓走来,衔着食盒的上风时。石化中的少女终于复活了,拿着食盒,一边翻看菜色,一边恶心了上风两句,“哦,死狗,我太爱你了。”

     “咕咕”爱我就请离开我。

     上风的祈祷当然没有奏效,不过比昨天好上很多。至少今天它挑选的菜色没有骨头。所以风芍人没有在抹杀它身为一只狼不吃别人剩下来食物的敖娇。

     饭后必遛狗。才来了两天,风芍人已经适应了饲养员的工作。不过,显然她贴身侍女当的不太好就是了。

     “哎,冥少元的院子里好清冷哦,姐姐想出去看看有没有好看的花种,弄点回来。”点点头,先自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低头询问上风的眼神并不热情。显然已经自作主张,决定好了。

     冥府并没有限定她不能出府。风芍人驱狗前行,一路畅通无阻。她走到大门时,看着紧闭的大门边上两个小巧的耳门。“死狗,你要不要一起去?”

     “咕咕”愿主,带你走。

     看着上风明显倒退的脚步。风芍人挠挠头,开门走了。

     “做人真失败啊。”老远,还能听到门外飘来的一句低喃。上风脑袋拉耸着,深有感触。

     她风芍人放风出来了。

     两天的滋润小日子让风芍人脸上的红二团更加的鲜艳。身上盖上冥家当家贴身侍女的印章,她一路走着,街都是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她的女人和恶寒惊恐挫看着她的男人们。

     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围观和议论冥家人了。可是百姓热情不减,那拿着各种道具假装观赏却在偷看她的人比比皆是。

     “哟,妹子。要不要来点胭脂水粉啊。”这声音突兀,小小的惊吓到风芍人四处观望的心灵。

     额,小八。你买胭脂的行头真拉风。声音尖细真娘们儿。最重要的是,我要的是花种。

     “大哥,你这里只卖花粉,不买花种的吗?”风芍人的声音里无不遗憾,随便看了两眼东西,转身就走了。

     风芍人的嗓门很大。大家马上就知道此女是出来采购花种的。

     “哎呀,这位客官,小的这儿有各种花种。你看看。”冥家的院子那在祈郡都是一等一的大。商贩看着客户上门,眼冒钱光,招呼的声音格外热情。

     额,平板君。虽然你装男人的选决条件条件很好,也不能这样沉迷其中啊。我开始为你愁嫁了。

     “俺也不懂哪些好哪些不好,而且俺没钱。你跟俺回去,俺让管家给你种子钱。”

     哗啦——

     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跟着风芍人离去的花种小贩。其中,以小八的伪娘装为代表的风家数位爷们,怒。

     我们才是真爷们,纯汉子。

     “什么情况?”

     “有一队皇家护卫队护送一位公主来了祈郡,明日应该就会住进冥府。”平板君也没废话,直奔主题。

     “额?就算大家都知道冥府是土皇帝,也不用代替官府行使责任吧?”关键是,耽误老娘泡仔,找死。

     “不是,有内幕消息说,皇上有意思把娇缘公主嫁给冥少元。这次是,,,一个引子。”看小姐面色红润,应该过的不差吧。那,昨夜的冥家惨案,受害者,是狗?

     “娇媛公主!!!哼,还**公主呢。我会好好招待她的。”如果她敢把**的主意打到冥少元身上的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