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啧啧,你要为我守身

章节字数:3848  更新时间:11-03-11 0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哥只要活着,就保你魂魄健全。你要护好自己,别让你的那一魄,要了你的命。”他给了她任性的机会,完全不设防的放纵着危险。只求她懂得轻重,要明白,只有活着,才能任性下去。

     风芍人又何尝不知道留了个隐患的危险性。前世就干着虎口里求生的日子,现在她早研究出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对付繁华这种,尚且把自己放在心上衡量一二的。就要把自己的命门都送到他手上,赌命。赢了就是赚了,输了就提前死,只此而已。

     风芍人心里这样想,就算把命放在繁华手里了。她也不着急一时半刻的,端看繁华操持命盘,如何给个结果。

     “有了这个印章,尽快吧冥绑架天师的内幕虚虚实实的抖露出来。真假印章配合着用。虽然冥府是冲在我们前面当盾牌,也不能真的折损太多。”两个男人看着她气定神和说的调理分明,也点头参与讨论,不再纠缠于繁华的事情中。

     “这里你一直待着不好,不几日白虎就会乱起来。”特别是现在各方势力跟随假天师来到白虎,这里马上就会聚集更多的势力。十月围城也不为过。风倾袖话里的关心并不多余,风芍人是听出门道来了。

     “我们的初衷是要收欠款。现在冥在外面打头,冥少元要是聪明就该砍了尾巴把自己包起来。”风倾冉喝着早茶,嘴上论江湖,身上却半分杀气都没显露。

     “不。以我这几日在冥府的了解,冥少元和朝廷的关系很不好。似乎和十几年前的一段辛密有关。大哥可有内幕透露一二。”风芍人说的平淡,两个男人这些年的混迹又岂会不知道冥府的根底。更知道所谓的关系不好,那是说的轻巧了。

     看风芍人也确是好奇,又出于对冥少元关注的小心思,风倾袖思量了一下,把以前就探听到的消息拿出来与她说,“十几年前,也就是现在的皇帝登基第二年,皇家有个公主要嫁去异国和亲。当时路径白虎,停留了数日。再启程时,宫内秘发圣旨,封冥府为祈郡小天国,可不受官府管束,自理祈郡。没几日冥府当家冥天奇的夫人死了,一位身份尊贵的神秘女人嫁进冥府,家族各方对新夫人礼遇非常。冥天奇唯一的妹妹也与那几日神秘失踪,了无音讯。你觉得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儿?”风倾袖也有自己的一份猜测,没说出来和她分享,只想听听她的看法。

     听完冥府不为人知的过去,风芍人心里想的是冥少元当年的处境,她抬头看着望着她浅笑的男人,“大哥,冥少元是原配所出?他请墨屠杀同族也是事实?”

     女人的眼睛很少这样认真的盯着她看,这样雪亮,带着点锐利的深沉。得到她关注的男人,很幸福啊。风倾袖不禁这样去想,这种羡慕不止一次,以后也不会停止吧。“原配所出,屠杀同族此事也属实。”

     “怎么办呢,我现在好想冥少元。”风芍人恍惚的听着,自言自语间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皇家的公主不想嫁去异国,又在白虎遇到了风度翩翩,风神俊秀的冥天奇,一阵干柴烈火后,订下私情。公主抵死不嫁,现在又毁了清白。再派一位公主前往异国又引人疑窦。干脆将错就错,拿冥天奇的妹妹当公主嫁过去。反正只要坐在凤鸾的凤驾上,那个人就是公主。真公主被秘密接入冥府,弄死原配夫人自己上位,这种手段皇家随便出个公主都能轻易做到吧。当年的冥少元,当年的冥少元。”

     两个男人听她呢喃着,她倾斜的身体,缩在太师椅上显得很小。她口中的冥府的辛密就是刚刚和她欢好无法厮守的男人的过去。她表情有些麻木,有些隐痛。风倾袖听着她说话,手里的扇子早已经合上。

     如果只是当哥哥,只是当助手。自己的肩膀就无法无时无刻都给予这个小女人。她不要施舍,不要同情。她的世界很大,大的时候可以放下很多的人很多的事儿。小的时候又很小,多余的一个人都没立场进入。

     风倾袖看着风倾冉同样迷茫的眼神。他们在为同一个女人心疼。他们都想进入她的世界去。所以,哥哥什么的,再不能背着。背着只能看着她走的更远。美男相伴,携手天下的时候,他们只能目送。只是想想,这种画面就让两兄弟从内心屏弃。

     “芍人,以后叫我倾袖吧。”男人走过去,摸着她的头发。她发梢刚刚洗脸的时候沾了水,早秋微凉,捏在手里有些冷。风倾袖倾身抱起她,看着她的眉眼,“我突然,不想当你哥哥了。”

     风倾袖就是这样说的,直接的不用准备,不用思考。

     他十几岁就跟着父亲学习接手风家的事业。作为一个太早播种的种子。他比这个年纪的男人更珍惜得到与失去。这个他8岁时,父亲接到府上的妹妹。他一开始就了解她的身份。知道她的尊贵。他也知道保护她,扶持她是自己接管风家以后的使命。

     这份责任一开始就注定了,他没想过逃脱,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变了,如果只是推手的存在,那么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他就该自觉退场。现在,他不想功成身退,他想住进这个女人的心里。让她这样认真,深沉的目光里印出他的影子。

     “你叫老子倾冉吧,反正你也没把我当二哥看。”风倾冉别扭的晃到她正面,她眼睛好像水洗过一样,晶莹透亮,黑白分明。其实,其实很好看。

     “哎,就算我缺男人,你们也不能自我牺牲来当替补啊。”风芍人被他们俩一惊吓,愣愣的显得有些傻气。

     “累了就先去休息。是不是替补,你看着放好不。”风倾袖也不和她争执。只抱着人,一步步朝**走。

     风倾冉看着女人脸上慢慢有了笑意,烦躁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老子这种男人都当替补了,你的正规军就招不进来了。”

     “你过来。”风芍人窝在风倾袖怀里,看着身后跟着的风倾冉臭美的脸,轻轻招了下手。

     男人看她表情正常,又难得乖巧,没防备的走上去。

     “啵,倾冉,你要为我守身如玉了哦。人家冥少元那可是童子鸡被我吃掉的。”在风倾冉有些掉下巴的表情中,风芍人坏心肠的在他嘴角边狠狠香了一口。又拿冥少元一比较,把风倾冉说的好像差了好几分似的。

     “你,你怎么不早些过来。早些过来,老子一定为你守。”风倾冉虽然不是百花丛中个的高手,男女情事确实是经历过的。被风芍人这样一个吻,弄的有些语无伦次。嘴角还是微凉湿热的触感,心里一燥。看着风倾袖也扭头来笑看着自己出丑,连忙跟着脖子叫嚣了两句。

     “额,早些过来?倾袖,你来讲讲这个早些过来是多早?”风芍人突然很喜欢这种长长的庭院。窝在风倾袖大美男的怀里真舒服啊。

     “额,风家以前养的风芍人确实是当妹妹养的,现在养的风芍人是当凤鸾遗孤养的。我们一直在等你来。”两个男人对于风芍人指着自己的不确定,同时点头,“你才应该是风芍人真正的魂魄。虽然不知道你漂流在外都经历了什么。”

     经历啊,确实经历了很多。并不算愉快就是了。

     “看样子你们隐瞒我很多啊。反正今天都说了这么多辛密了。就一起斗出来吧。”看着眼前雕花大门一点点开启,风芍人指着大床的位置,毫不客气的使唤风倾袖搬运工干活。

     看风倾袖在伺候刁钻女人躺下,风倾冉缓缓开口:“之前和你提过,你是前人凤鸾皇帝的唯一子嗣。你的父皇崇尚风雅之事,性情温和。你的母妃却是女中豪杰,天下少有的奇女子。那次宫变完全是有预谋的,只是你的出生正好有个好借口。”

     就算听到倾冉说到自己,风芍人也没多大的参与感。作为毫无记忆的肇事者,她不给自己背包袱。

     “因为,凤鸾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象征着传承者的凤印会降临在一个公主身上。你的出生,被传为异数,祸种。仅仅是这种可笑的理由,秦王就带兵引发了这场大规模的宫廷政变。我们的父亲当时是有能力保下皇上和皇后的。可是她们如果出城,几国之间动荡不断,早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况,就会更糟。与其强弩出城毁了凤鸾,不如自毁,保天下太平。你父皇仁厚,逼宫当日,自毁于荆楚宫。你母妃侠女出生,在宫廷并无旁系和党羽。只身斩杀了当时主导这次阴谋的秦王,最后也随你父皇而去。幸得你母妃斩杀了秦王,要是现在他当政,凤鸾根本维系不了现在的平顺局面。”

     风芍人不了解政局,不过看各方势力做大。也知道,这平顺,也只是表面而已。

     “那现在的皇帝如何上位的?”风芍人靠着枕头,想到母妃的时候,并无亲厚的感情,只是敬佩此女子的英雄侠气。

     “你母妃交代了很多事儿。秦王的胞弟虽然当时也参与了谋反,可是其人性情比他哥哥要好相处很多。算是个无为的附和者。秦王死后,朝中大臣就推举他上位,当然这些多半是风家在朝堂上的势力所累积的人脉。你母妃还请了廖山道士抽了你魂魄,等你17岁时才会返回你本体,保你平安。她要家父告诉你,那位置你要或不要都要开心。”

     “我有个好母亲。”风倾冉看着她抬头嘴角带笑,并未太悲伤,放心不少。

     可冥少元同样经历动乱,却没自己的好命。

     “对了,刚才说到冥少元吧。他自毁同族,难道连老父亲都杀了?”在那种奇怪的家族中长大,任何孩子都会变扭曲的吧。想着冥少元少有表情的脸,风芍人心里一阵唏嘘。突然很感谢放走她魂魄的母亲,如果自己在这里长大的,心态未必如此乐观。

     “没有。他父亲是在冥府血洗案之前三个月过世的。三月魂归天。他是个孝子。”风倾袖中肯的评价对冥少元的感官。虽然今后会是情敌,并不影响他对那男人行事的欣赏。

     “还是个呆子。”关于这点,两男人无法证实,只能看着女人自己鼓着脸撇嘴的动作笑的浅淡。“白虎要乱了,我确实不打算留下。不过不是回风府。我要去墨,墨城。”风芍人说完,看着两个男人不苟同的脸,同样表情坚定的看回去。

     三人短暂的僵持了一下。风倾袖坐在床前看着女人鼓着脸的表情,用手戳了戳“说说又图人家什么了。”

     “额,我觉得去墨,会有大发现哦。不过,你们要把冥少元牵制住。”她手枕在后脑勺,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明显有了计算。

     “我在白虎坐镇。你要去胡闹,至少带着倾冉。”风倾袖想了一下,发现也拦不住他,做出退步的意思。风倾冉听了也连连点头,他对自己的功夫还是很自信的。

     “倾袖,你要为我守身如玉啊。”两男人如此一致。她也不好老拒绝,而且,风倾冉兼职武夫和暖床都很合适啊。风芍人这么一说,算是同意了风倾袖的建议。

     风倾袖眉毛轻挑,抬头看看脸色不太好的弟弟,“这句话,你没有说晚哦。等你回来了,还有童子鸡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