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退离,最后的守护!

章节字数:2590  更新时间:11-04-10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今天不是黑子先手,这场赢不了。”冶丛花看着女人妖魅的眉眼,突然晃神。他懂了,他懂了。“你把开局也算计在内,女人,你心比男人还狠。”

     风芍人才不管男人如何评价她。愿赌服输,在狠狠被她敲诈一笔。那天下午,冶丛花就是双眼冒着红血丝阴沉的看着身下不断发出快活呻吟声的女人。

     只是推拿一下经络,这女人当在床上欢好吗?叫的这么下——流。

     “恩,再下面一点。大力点,我不是破布娃娃,经得起你这几下。”外面脚步声频频,通报的巧言近了又走远。风芍人心里舒坦,一想到明天又是谣言四起,就叫的异常妖魅。

     那天下午,夕阳已经入了天际。风芍人才摆摆手放走了一脸倦怠的男人。冶丛花走的倒洒脱,脸上还丝丝冷笑。经过了两天在房间里沉闷的摧残,脸上的疲软之色就算是武人的身子也掩盖不足。

     特别是他就着黄昏走出娇媛公主的寝宫,那一刻,投射在男人身上的有色目光就没有少过。那些人也只是偷偷的看这位传说中来自异国的入幕之宾,却不敢巴巴的去碎嘴。只道男人走进了他暂住的偏房休息,院子里的异常也没入了他的眼。

     又一连几日,风芍人变着花样整他。冶丛花留在娇媛房中的时间越来越长。特别是在夜里。

     “你明知道会输我,为何还赌?”手里夹着一副特制的木片牌,主人的声调漫不经心。被按压的肩膀很是舒服,从最开始的不知轻重到现在的力道适中。风芍人撇嘴,好好调教男人果然都是潜力股。

     冶丛花没急着回答女人的问题,目光所及的就是女人手里的木牌,他再没为那双漂亮的手发呆过。能吸引他视线的中心反而回到这个不一般的女人本身。

     “从没见过赤土大地有这种游戏。”顺着女人柔软的肩线朝下,一点点按压肩颈附近。他早以观察到这女人的叫声每当有人走近时,就叫的益发娇媚。现在没人走动,反而能好好说话了。

     把后颈上的大手抓到身前。男人本来就贴身坐在他身后,现在为了屈就她的动作,整个人朝下压贴了些,看着煽情。

     “你每天对我这样,不怕我假戏真做?”听着外面鬼鬼祟祟的影子发出的轻微响动,冶丛花贴着风芍人耳朵小声的呓语。

     只觉得耳朵一热,风芍人一度当他不懂煽情。这一出手,才知道也是个各种高手,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解风情。

     特别是贴着胸型下压的手掌,整个胳膊都压在风芍人的大馒头上。这男人可没了前几日的矫情。现在竟然能顺理成章,安闲自在的挤压她的大馒头吃豆腐。

     “你不是也觉得有趣吗?有的玩就别计较那么多。吃亏就是占便宜,我以为你现在很爽。”风芍人咂嘴,贴在身前的大头不能移开,只能絮絮叨叨的和他说话,很是亲昵。

     冶丛花怎么会不知道她暗讽的是那里。手臂下的皮肉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到热度和柔软。他也不装傻,在那大馒头上又推挤了两下,表情玩味,这种男人坏笑起来多了几分英挺,粗犷的线条有种坏男人的邪魅之气。“我以为这是零头。做一份的戏份,收一份的报酬。”

     风芍人沉默了。这种得失关系,一般来说都是你情我愿,而且她引诱在先,现在立牌坊那是婊子行为。她脸上一洒笑,心里那一关很快就过去了。

     “听说你之前追着北川冥府的冥少元不放,是和他合谋算计你父皇的?”话锋一转,男人趁着外面的影子还没走,问她一些这几日才慢慢在意的问题来。

     风芍人是何须人。说好听些是个聪明的狠女人。说难听些就是个超级泼皮无赖,臭不要脸。所以,男人明显嘲讽的语气一点没影响到她。一想到冶丛花的思考方向转移到冥少元身上,那自己假冒娇媛公主的身份就还没被他看透。

     “如果是呢,你要不要和我合作?”这次外面的人守得时间有些长呢。是哪里出了问题。别是老皇帝盯梢上了才好。那天被他扯出来的纹身不知道看到没。也因为这样,这几日她再也不敢风骚,穿的算是保守。

     注意到女人的敷衍。被抓在手里的强硬手掌一翻,握住了女人的腰。另一只手去控住她的头,看着女人的眉眼诧异的大睁,里面满满是自己的倒影,男人才满意一笑,“别忘了,我们可是代表夜郎联姻而来,你以为我会帮你坏了夜郎王得连亲?”

     男人死死盯着风芍人,末了,在外面的影子撤退时,狠狠加了句,“趁早忘了他,皇妃。”

     转动着酸涩的手腕,风芍人盯着男人眼睛里的妒色。这男人莫不是爱上我了?竟然拿联姻的事儿压我。夜郎国哪有什么诚意联姻啊,只不过想找个由头来凤鸾好好生生的搜集情报,现在这是哪出?而且,他一个小兵士,口气倒是比贵族还大。

     她视线重新打量着对了几天的面孔,突然觉得陌生的贵气。特别是他刚才对着她的狂傲表情,风芍人豁然发现,这是位高者都会不知不觉中散发的霸气。

     她对几个看的上眼的男人都不免几分算计,面前的这个男人更是不会遗漏。所以,也只是瞬间的决定,风芍人就决定说一件引火烧身的事儿。

     “可是,我觉得冥少元很好,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夜郎的王我是还没见识到他这方面的能耐啦,你觉得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会帮如意郎君还是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嘴里吐气如兰,一点也不羞耻与言论中的大胆,似乎还嫌不够火力,又摇头晃脑的加了句,“哦,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夫君。我差点忘了,我背着丈夫偷吃的事实。”

     一触即发的气氛。夜灯撑的明亮,一直以来风芍人都十分满足于权贵奢华的午夜也能点起如白昼般亮堂的夜灯。这一刻,她却觉得有些冷。特别是已经从她大床上下去的男人,脸色阴郁,晦气不散。

     她习惯了看人脸色,在这世界的月余活的又太招摇。有些得意忘形,忘了照了虎豹的代价。现在突然有些发憷。他知道男人不会对她动粗之类的,却明白冷暴力的可怕。

     “既然公主殿下心意如此,那丛花就此告退了。”男人再没逗留片刻,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走了个干脆。

     风芍人总觉得像被人闷拳打了一掌,心口里堵塞的不舒坦。她斜靠在床上,总觉得男人不是这种会轻易放过惹恼他的人。可是事实上,风芍人坐了一整夜都毫无动静,等到天色将明,才倦了睡下。

     最好是这样了结,醒了在想别的办法。这男人不好缠,在情况没弄清楚前,还是不要再招惹的好。醒了就去还人。再找个时机出宫和倾袖接头看看情况。

     带着这些模糊的念想,风芍人不敌睡意。梦中眉宇也无法舒展开来,似乎还在苦恼。

     “我们的人撤出来也有七日了。希望芍人能应付过来。”风倾袖手里的册子捏的死紧,上面画圈的一些人名,都是来不及撤离被老皇帝做掉的。

     虽然对风芍人是喜爱的,可是风倾袖重来不一味的溺爱。特别是这个女人有自己的思想,有比男人还强硬的内心。如果把她当普通的女人来给予庇护,那是污蔑了她。

     只是,这一刻,男人心里还是有强烈的不安。皇宫内封锁了消息。前线的战况日趋白热化。夜郎国的态度,老皇帝的心态。“卧春已代你在北川走动。希望这样能减轻你被识破的几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