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夜郎,夜狼一样的马背男儿!

章节字数:2616  更新时间:11-04-12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明这一刻十分美好,明明可以更抚顺的收买人心。冶丛花却管不住自己的嘴,在风芍人抵着他额发的大张瞳孔里,看到自己恶狠狠刷上一刀,让她漂亮的瞳孔瞬间收缩。“你不知道,你的情郎,就在那里,生死未卜吗?如果你是要送他最后一程,我倒可以让你去他墓前看看热闹。”

     从那句话出口,冶丛花就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尝到了逞一时口快的下场。恼恨自己的一时嘴贱也无用。自从那刻起,女人就再没对他和颜悦色过。

     风芍人保持昏睡的时间很多,没人知道她心里现在是何种的慌乱。乱了分寸的心,如同海啸来袭,瞬间淹没的恐惧因为无法着陆而心惶惶然。没有人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她现在恨死了冶丛花,完全不想从他身上探听任何内幕。

     虚与委蛇已经让她厌烦。似乎看到冶丛花的脸,就让她烦躁不安起来。冥少元的情况,风倾冉的情况,甚至于京城风倾袖的情况。那一个个让她牵挂的男人们是否安好,得不到任何情报让她心里整日惶惶不安。

     夜郎使者一路都在赶路,就算在荒郊野岭里露宿,风芍人也没被允许下车过。她当了两天的聋子,两天的哑巴。本来是无心关心处境的,可是越远离皇城,走在路荒郊野岭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心里的漏洞无法得到安抚,反而奇异的冷静下来。

     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这里。这是风芍人在第三天到来,看到窗外的日光透进凤鸾车内扑满她冷硬的心里才突然想明白的。

     作为得罪她的代价,冶丛花必须在接下来为他的行为承担后果。

     他冶丛花不是在夜郎位高权重吗?不管他多高的荣耀,一个和君主抢女人的男人,都是会被慢慢扼杀在政治黑幕下的。

     她清楚男人看她的眼光。那种带着爱慕的眼神,是她所熟悉的。不同于风倾袖的清暖,风倾冉的执着,冥少元的偏执,九天繁华的追逐。冶丛花看她的眼神是独断的占有。如果让这样一个男人更深的迷恋自己,如同吸死鸦片般上瘾,她自信等她残酷离开的那一瞬间,犯了毒瘾的男人一定异常痛苦。

     冶丛花每日都会进凤鸾陪她小坐一会儿。时间不长,似乎无法忍受女人的沉默,他总是会呆不了多久就一肚子闷火的跑出去。

     这次他进来也是抱着遭受冷遇的准备进来的。可是结果有所不同。女人的头转过来细细看着他,从眉眼一路朝下,看的分外认真。

     冶丛花心里一动,总觉得是个转机,连忙倾身去搭话,“饿了吗?走了一半了,再过个三,四天就能出边界。带的食物不算精致,你多少吃一些。”

     经过这样一提,风芍人才想起这几日进食极少。她看着旁边放着的茶点,没露出一丝一毫的嫌弃,张嘴就吃了一块糕点。

     冶丛花面上一喜,几日里的阴霾都因为风芍人的一个举动而明朗起来。他心里没了惶恐,又盯着风芍人毫无顾忌的看。

     明明是这个女人做了不检点的事,有了情郎,诋毁了夜郎的脸面,他生气是理所当然的事儿,怎么还连着看了她两日多的脸色呢。不过,他也就是事后想想心里有些不悦,却不拿出来说事儿。免得给自己惹不痛快。

     “我们会经过那处高地吗?”风芍人手指间残留着糕点的残渣,看着男人直辣辣的视线,挑了个最不合意的问题来说事儿。

     “我以为经过两天,你该明白了自己的新身份。”冶丛花瞪着她,伸手在凤鸾的柜子里找出了一条手绢,抓过她的手指细细擦干净。

     他也没多少伺候女人的经验,现在虽然心里不爽快,却避重就轻的转移焦点。只要把话题转到别的男人身上,他身上的戾气总是难以压制。说话的声音多少还是刻薄了些。“还有,等进了夜郎皇宫,大婚即刻就举行,你最好有个准备。”

     冶丛花不提醒,风芍人还真的忘了自己是如何被卖掉的。现在想想还是有些讽刺,她浅浅一笑,看着被擦干净的手。这男人伺候的仔细,连指甲缝都擦得干净明媚。“你给我父皇的好处,什么时候开始实现?”

     所谓的好处,还不是老皇帝提出的资助凤鸾守住高地的条件。两人心里都很明白,所以风芍人一提出,男人的表情就有些欲言又止。他的不确定只有一瞬,马上就懊恼于自己在意她听到结果后可能会再次无视自己三天的事实而不敢直言的窝囊。

     冶丛花重来不懂得如何讨好女人,所以他再次犯了一样的错误,否定了心里的不安感,毫不隐瞒的对风芍人点点头,“按你父皇的意思,我们离开凤鸾皇宫的那天,夜郎决定出兵的信函就已经快马加鞭的送往夜郎了。现在,已经调集了军备,不出一日,夜郎的男儿就会在高地上出现,声援你凤鸾军队。”

     尽管听到如此糟糕的事实,风芍人还是面色木然,也不和他耗力气。只是一味的低着头沉思。

     在冶丛花以为冷战再次开始的时候,风芍人反而抬头面色灰白的看着他。“虽然知道跟着冥少元没什么前途,可是我心里老断不了念想。他是个很不错的男人,死了可惜。可是,现在他真的这样了,我反而只伤心了两日就想开了。一边是我父皇,一边是我情郎,一方死伤在所难免。而且真让他得势了,也未必真能让我坐上后为。”

     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质疑。这个女人不像是能轻易放弃的俗人。可是看到她眼里落寞后重新燃起的光亮,冶丛花心里还是高兴的。

     “夜郎王是个好相处的男人吗?”她这样问出口的时候,心里冷笑连连,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在意的样子。好像真的打算以后就安安分分在夜郎王的后宫老死算了。

     “据我对他的了解,你这样的女人,一定会得到他的宠爱。”冶丛花是这样回答的。

     夜郎王是什么样子,风芍人一点都不好奇。至少现在她一点不想听到关于夜郎的消息。最好面前的夜郎男人也从面前彻底的消失。现实总有些残酷,目前,她还要摆着好看的脸色,和他周旋几日。

     “我以为,夜郎男人里,你最会宠我才对。”轻点着男人的胸膛,黑色琉璃般迷人的眼睛盯着男人放点。她眼眸间本来就比一般女人大胆,又有别于风尘女子的放浪,总能在这直辣的眼眸中看出一分情意两分在意三分调情四分清远。被这种目光包围的男人,深陷情海,瞬间胸腔内就溢满出情意来。

     “如果你忘了冥少元,夜郎国男儿里,我愿做最宠你的一个。”夜郎男女的定情方式十分简单,看对眼的私定终身的例子十分多见。冶丛花这样一板一眼的表白反而更偏向于凤鸾的习俗。他不自觉的认为夜郎的风俗对她有些唐突。可是初次说这种情话,又面色僵硬,转身间人就飞出了马车。

     怎么也按压不下去眉宇间僵硬的弧度。风芍人有些苦笑不得。这男人是在害羞吧。明明是很普通的表白啊,怎么就一点不情意绵绵呢。说起来,冶丛花真不合适这种文艺腔调。风芍人脸上的囧态半天才下去。她撑着下巴,心里的诡计就一个个冒了出来。

     在这个赤土大地上,唯一沿袭的非世隆制的国度就是在高地上生长的夜郎王国。这个匪患猖獗的蛮夷之都,历朝历代的新任王主都会花很长时间去游历各地,让各方信服。

    夜郎国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有着狼的血性,只要认定了君主,就会誓死效忠,是个非常重视道义的国家,狼性十足,信奉强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