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若梦  第二十章 少年心事如素纸

章节字数:2033  更新时间:12-06-26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不起。”他嗫嚅的着说道,“我只是不想看你挨打……”

     萧柔洢别过脸去,没有理睬他,眼神中有几分漠然和无奈,显然是并不准备接受眼前少年的好意。

     “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跟我走好不好,我可以给你赔罪的。我家就在南沧郡的桓家堡,一般人都知道的。”

     “你看不起我对不对?所有人都看不起我的!少拿悲天悯人的一套来作弄我。你快走,我不要看见你!不就是有个家吗?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她的语气很是锐利,像是浑身都长了刺一般要将他推开。

     “不要,你要是不原谅我,不跟我一起走的话,我就陪着你,你做什么我也做什么,你挨打我也挨打,你挨饿我也挨饿。”桓沐容也开始固执,转了个身便也蹲坐在了她身旁。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萧柔洢终究还是孩子心性,已经停止了抽泣,低下头去,没有再说话。

     这些年的漂泊在外,她受尽了别人的欺侮,被轻视被殴打,虽然也有遇到过好意的人,但大多给予施舍,并无真的要帮助她的意思,表象上再坚强,女孩内心依旧是脆弱的,终是无法抗拒桓沐容的善意,想要纵容自己相信一下别人。

     桓沐容伸出手去抱起了她。女孩很瘦也很轻,比他矮了一个头还多,依偎在他的怀里像是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咪。

     桓沐容身上的衣料是用最珍贵的蚕丝织成的丝绸,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衣服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到了落脚的客栈。

     不过她洗的干干净净的时候真漂亮,出色的样貌中显露的分明是许久以前在暖香斋里看过的容颜,然而桓沐容却并未提及分毫,只是小心翼翼的掩盖着他曾经见过那个“蔷薇”的事实,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

     无论怎样,萧柔洢都始终不过是孩子心性,然而多年在世间的沉浮滚打,让她有些尖锐起来,并未告诉桓沐容自己的姓名,只是说自己叫做“薇儿”。

     虽说拉着身边少年的手掌,然而桓沐容却隐隐感觉到这个女孩对自己依然是若即若离一般的淡漠和疏离,让一向待人都儒雅大度的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然而女孩的眼睛却并非一直望着脚下的青石街道,而是忽的扯了扯他的手,指向街边人家的门口摆着的一盆红色的蔷薇花,终于怯怯的开口:“蔷薇……”

     “嗯?”桓沐容有些诧异的顺着她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摆在院门口的一盆蔷薇,花已经开了一部分,在下午微暖的阳光照耀下,鲜艳的有几分不真实,这时才忽然记起她身上总有一种不知名的香气,不像是脂粉味,反而是浑然天成的,宛如体香一般,似乎正是蔷薇的香味。

     桓沐容不由轻声笑了笑,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女孩:“薇儿,便是这样来的么?”

     萧柔洢看着他略带了些湛碧色的眸子,有刹那间的失神,她已经有许久都没有见过这样温柔的气息,不由呢喃着唤出声,恍若梦呓:“哥哥……”

     青衣的少年只是微微一愣,随即又拉起了她的手,毫不犹豫的向那户人家买下了那一盆并不珍贵的蔷薇花,折了一支小心翼翼的剥去上面的尖刺,递给那个小女孩:“薇儿,喜欢么?”

     绯衣的女孩只是点了点头,脸蛋蹭在少年的手臂上,有些许的依赖和亲昵,阳光照在少年的青衫上,斑驳的泛出些许的光影,那股明亮的气息竟然是那样的温和,让接过花的女孩有些微的失神……

     手中的蔷薇虽然依然那样的美,却没了它的刺,绿色的茎上缓缓渗出无色的液体,萧柔洢怔了一怔,忽的恍惚想起了萧夜铮被蔷薇刺扎破的指尖,拈着花叶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怎么了,薇儿?”身侧的少年看出她的伤感,只是轻声问道。

     萧柔洢却淡淡摇了摇头,小手紧紧的握着那一朵蔷薇花,跟着桓沐容缓缓走着。影子在青石的街道上拖得悠长。

     ……

     然而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宫中却已经大乱。

     恭帝萧衍缠绵病榻将近一年,病症逐渐加重,药石无灵,此刻躺在病榻上,形容枯槁,已是气若游丝。

     宫中的木樨花散发出馥郁的香气来,透过重重帐帷,逼得人透不过气来。

     偌大的皇宫里到处都是杂乱的脚步声,宫中所有的太医都是眉头不展的来回踱步,摊着手不知所措,连声叹气,脸上的焦虑和无奈一表无疑。

     躺在病榻上的萧衍此刻仅凭参汤续命,吊着一口气,眼神也有几分浑浊,空洞洞的不知望向何处,卧病的几个月里,他明显瘦了许多,身体轻的如一个孩子,陷在重重的锦被里。

     守在病榻边的嫔妃们个个都是满面泪痕,手足无措,只是沉默不语拿着帕子拭着泪痕。

     萧衍枯槁的手指依然无力的抓着甄韫的手,一脸恬淡安适的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甄韫,黯然无光的眼眸中有数不尽的温柔,似乎是在无声的安慰她不要伤心。

     身为皇后的上官栖凤却是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蹬得地板咯吱作响,看着容妃和恭帝的样子几乎已经是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对着束手无策的太医们大呼小叫,声音穿透了整个景明宫。

     而太子萧士璟身为皇长子,生下来便被封为储君,虽然如此,但他毕竟淡漠于权力和斗争,无心培养自己处理政事的能力,而是每日在东宫中逗弄花鸟,和同出一母的照水公主萧之晴嬉笑玩闹,不是很得大臣的敬重。因此,虽然眼看就可以继位,他一向平和的心境却忽的变得不安起来。

     无论怎样,宫中最受器重的皇子就是萧栩宸,一旦恭帝驾崩,可能那些大臣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送上皇位,反而把他这个无能的太子置于一边吧……

    【唉,要出大事咯~~~】作者你的出场率是不是有点高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