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2202  更新时间:11-03-08 17: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层还是牢房不过情况比下层要好的多,这里和正常的牢房没什么两样,却不过仍然少了狱卒。油灯燃的差不多了,上面也一片漆黑,好在空气不像下面那样闷,他们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息。

    “奇怪,我们搞出这么大动静为什么没有惊动那些官兵呢?”卓七问。

    “谁知道,也许衙门里发生了更为紧急的事情。这样也好没人来阻止我们逃狱不是吗?”柳清风轻轻的笑了。

    “衙门确实发生了大事,要不然他们不会在喝酒吃肉的时候中途离开。”朱琏凝眉,这里的气氛有种诡异的违和感,他告诉自己不去想要马上离开,然而可笑的是这层监牢和上层一样没有门可以出去。

    “酒?肉?”卓老板饿的发昏他也不管这有什么不对便冲向那不大的方桌,果然,桌上有被扯掉一个大腿的烧鸡,大半盘酱牛肉,还有花生米,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酒,“不管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在离开,柳兄,朱兄,来吃点东西吧!”

    大家确实饿了,每个人都吃了一东西,这些酒肉还不够他们填饱肚子,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快逃走。

    “这里好生奇怪,怎么还是没有出口呢?”卓老板先吃完便将监牢巡视了一番懊恼的坐下来说道。

    “是啊,而且上面也没有。”柳清风这次不着急了,那些官兵衙役应该没那么快回来。

    “那,那怎么办呢……”

    “总会出去的,现在大家都吃饱了那就分头行动找找看吧!”

    于是,有人抱怨,有人无奈,可是他们能做的便是一寸一寸的找,也不知道是找出口还是找机关,总是能翻的都翻了,能动的也都动一动,就连墙上挂的那些骇人的刑具也都没放过。

    “不是吧,这鬼地方怎么这么邪门,没门没窗户的难道要把我们活活的闷死在这里!!”卓老板跳脚了,汗水顺着他肥胖的脸盘上流下来,“我们根本没犯法为什么要关我们啊!!”

    “卓兄没犯法不代表别人没犯,据我所知江湖上人人唾弃的采花贼便来到了这个县城,而且刚才我看他对那位姑娘……”柳清风识趣的没有再说下去。

    “妈的!早看出来那黑脸的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这也不至于把我们都抓来了,又不是人人都是采花贼……”卓老板咕哝道,“是不是你们两个?我听说你们是被官兵从被窝里拉出来的,因为你们苟且在一起所以才会被抓来!”

    “卓老七你疯啦!你像一个疯狗似地乱咬什么!”老板娘不再隐忍,她指着卓老板的鼻子骂道,“老娘怎么了,老娘不就是跟牛三睡了吗,总比你这个烂货跟那些窑子里的姐睡强!”

    “啪——”卓七不可抑制的给了他婆娘一巴掌,“你个不要脸的贱人,老子忍了你很久了,今天就让我打死你!”

    “爹爹,不要打娘,啊——”小女孩横在他们两个中间试图阻止他反而被老板推出去很远摔在地上。

    “你个杀千刀的,你敢打孩子,老娘跟你拼了!”

    柳清风对于这两口子的缠斗只是皱了皱眉,朱琏低垂着眼,看不出什么表情。文嫂和李大厨知道这种情况只能离得远远的,倒是牛三插在两人中间挂了不少彩,不多时他的脸上多了三道指甲印,一只眼睛也乌青乌青的。彩旗将不住哭嚎的小女孩搂在怀里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小家伙吓的不轻一双手臂紧紧的环住他的脖子。

    “啊——牛三你敢打老子,看老子不杀了你!”

    不知何时卓老板手中多了一把长刀,那本事狱卒佩戴的,也不知为何落在了这里。矮胖男人身体虽不灵活却颇有些力气,饶是那牛三如猴子版四处乱窜胳膊上也不免被划出了口子。

    “卓老板,适可而止吧,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呢,别白费了力气。”柳清风无奈的开口道。

    “不行,刘兄,这不关你的事,今天我定要这厮死无全尸!”

    “卓老板,饶命啊!”

    卓七红了眼竟举刀冲了上去,牛三在性命攸关之时也不退缩,他双手架住卓老板的手腕和他死磕。牛三虽是个跑堂的但平时也干些力气活,所以很快卓七便落了下风。牛三用力一推卓老板身体骤然向后倒去撞到木桌上,只听“砰”的一声他便一动不动了……

    “卓老板……”牛三颤巍巍的来到卓七身边叫他,连声音也抑制不住的颤抖。

    “卓老七——”即使这男人再不好也是自家男人,老板娘扑到卓老板身边摇着他身体,男人还是不动,他的后脑渗出的血液逐渐扩大,她伸手去探男人的呼吸,蓦地,卓老板瞪大眼睛手死死的扣住老板娘的手腕,“啊——”

    老板娘惊叫出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想甩开男人的手却怎么甩也甩不开,慌乱中她从地上摸起冰冷的东西朝男人砸去,一下两下,直到有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脸上才停手。

    “啊——啊——呜呜……”老板娘看到卓七血肉模糊的脸之后先是惨叫然后捂住脸痛哭起来。

    牛三坐在死伤已然吓呆了,柳清风叹了口气不再理会,他想出手的时候悲剧已经酿成,本来就不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血液的腥气令人作呕。

    彩旗早就覆住小寻儿的眼睛,她小小的身躯在少年怀里不住的打着颤,现在这孩子不哭也不闹,只是抱住彩旗脖子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这座监牢出现了之前没有过的沉闷气氛,谁也不说话,也没有人在提出去找出口。目前为止已经死了三个人,彩旗不知道人们是怎么了,有时他会觉得他们是被困在黑箱子里的老鼠,莫名的躁动让大家互相撕咬着。也许有人在窥探着他们,仿佛他们咬的越起劲那人就越开心……想到这里彩旗生生的打了个寒颤,他摇摇头甩去这些奇怪的念头可是却甩不去心底隐隐的躁动……

    是的,躁动。

    从刚才开始他心里就涌现出这种令人不安的躁动,他厌恶这里的人,厌恶杀掉珠儿姑娘的大汉,厌恶奸猾的老板,厌恶尖酸刻薄的老板娘,厌恶懦弱的牛三,厌恶冷漠的文嫂和李大厨,甚至对那领导大家的柳清风他也生不出好感来,反而觉得他有些虚伪……

    彩旗想出去,去外面的世界看明晃晃的太阳,呼吸清凉凉的空气,感受轻柔柔的微风……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被困在这里,他什么也没有做,呵呵,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3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