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情系列之君临天下

热门小说

正文第一卷  第25章

章节字数:3046  更新时间:12-05-16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晋安城是大燕边境上一个门户小城,因为是三国临界,商贾贸易往来频繁,虽不比帝都的奢华靡丽,不比邺城和拓枝的繁华,倒也热闹非凡,再加上没有宵禁之类的繁琐规矩,即使夜晚也是摩肩继踵,人流如水。

    三月初三,上元节。

    在晋安最繁荣的一条街市,那样的夜晚,人们都惊奇地注视着那个悠然信步的闲逛的白衣少年。悠然的眉目潇潇如远山碧黛,眉宇间带着几分不染尘嚣的清灵之感,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种烟雾迷蒙的神秘,让你猜不透他目光的落点,也让人有了更多遐思的空间。秀挺的鼻峰是那般明了的铮然,脸上的线条却又是那么的柔和而不犀利。薄唇微抿,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好像是他面容的一部分,让人熏熏然如沐春风。

    在他身边,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黑色身影,那人穿着漆黑的斗篷,戴着宽大的兜帽,整张脸笼在一片阴影里,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看他昂首顾盼,虎步生威,举手投足之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的豪情和霸气,所过之处,路边的人都真切地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压迫力,让人微微有些窒息。

    “真热闹啊,在伽蓝人们也过上元节吗?”两人并肩走着,洛阳突然开口问他。

    “有倒是有,只不过皇家不认,也不敢像这样热闹——”欧啸天想了一下,感慨了一句,“帝都里固然繁华,但人被束缚的太紧了,难受——”

    “这样啊?”太子殿下的语气有点奇怪,他转头瞅了啸天一眼,“难怪以前,你老想着往外跑!”

    “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哪有想往外跑啊?”听他这样说,我们大将军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语气幽幽的低下头蹭上他的肩,“不管是哪里,只要有洛阳在,让我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是吗?”抬手把自己肩膀上的某人的脸搬开,洛阳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我征战四方,忍受着相思之苦,为的还不是给洛阳一个安稳的天下,我图什么?”抱怨似的语气却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他看着他,眼神极其的认真。

    “是么?”虽然嘴上一直这样说,但是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洛阳还是忍不住笑了,就当他是在玩笑吧,就算失了威仪又能如何,这样的小快乐,是即使手握四海天下的权势也给不了他的。

    然而他自己没有意识到,那一笑,恍如云开雾霁,月朗天清,倒真有几分倾国倾城的味道。

    来来往往的人群渐渐停下了脚步,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那个黑发如墨的白衣少年,有些人天生就注定静坐云端,让众生仰望膜拜,倾倒在他面前。

    那个卖面具的小姑娘有些痴痴的盯着站在原地不动的洛阳,没有注意到那个一袭漆黑的身影正一点点走近她的小摊。

    “嗨!看什么呢?”慵懒低沉的声音似乎示威一样的从兜帽笼罩下的阴影里传来,竟让人觉得隐隐的有几分酸酸的味道。借着昏昏的灯火,她并不清楚的看到了那张似乎有意想要隐藏起来的脸,影影绰绰中依稀可见那刀削斧劈一般犀利的轮廓,浓墨般黑亮狭长的双眉像两把出鞘的宝剑,斜插入鬓,俊采飞扬。漆星似的双眼,寒意凛凛,目光如炬,桀骜的神色带着几许年少轻狂的霸气,傲慢的慵懒。

    恍惚间,她觉得这张脸很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哈哈哈,咱们欧将军那大小也是个名人,承光帝当时大下血本为他宣传,通缉他的海报贴的到处都是,想不红都难。。。。。再说,他那张狂的不可一世的破脸,你只要看上一眼,想忘记都难。。。。。)

    只见那黑衣人漫不经心地扫视了整个小摊子,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副月白色的兰陵王面具上,看着看着,他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

    啪!一个不小的金锭重重的砸在她的面前,“这个,本将军要了——”

    说完,拿起面具,转身向着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的洛阳走过去,

    “给你,拿着!”闷闷的声音传进耳朵,啸天不动声色的抬手挡住了他的脸,洛阳倒爷不避,淡淡的冲他一笑,默默地接过来给自己戴上。

    精致的面具遮起更加精致无双的脸庞只露出那一双三月初雨一般诗意迷蒙的眸子,调皮的冲他眨了眨眼,

    “这样好了吧?”

    清澈冷冽的声线蜜也似的甜,洛阳说完便径直向前走去,没有注意到当即愣在了原地的某人,啸天痴痴的回味了半天,才一下子回过神来,急忙追上去,“哎,等等我嘛——”

    冷月当空,大大小小的街市被他们逛了个遍,手上依然空空如也。

    眼见到了最后一个巷口,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停下了脚步。

    吸引大将军的是一个字画坊门口的一副丹青,画面上一个白衣绯裙的少女,捧着一个花篮,巧笑嫣然。

    油然,一种那般强烈的熟悉的感觉,他像是不受控制了似的走向那幅画,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含混不清的吐出那两个字,似乎是,娘亲。

    欧夫人死在两年前,欧氏被灭门的那件事中欧相被处斩,欧夫人在刑场上殉情。当时,欧啸天在北极带兵,而皇太子在东瀛视政。对于啸天,走的时候还是父严母慈,一家人其乐融融,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他决然一身了。

    曾经烜赫一时的丞相府只剩了一片死寂,朱门染血,高墙瓦砾之间似乎还有不时传来的隐隐的哭声,凄厉,阴寒,冷鸷,像是孤魂游鬼在饮泣,又像是来自地狱的冤魂在申辩,控诉。

    那个银甲红袍的少年将军在早已被封得死死的大门前重重的跪下。

    “父亲,娘亲,天儿不孝,天儿回来晚了…”

    “爹,你听说了吗,我在雪域又屠了一城,我抢了很多钱哦…你一定气得胡子都歪了吧,你出来骂我啊,你打我啊,我再也不跑了…”

    “娘亲,我回来了,您看看,我的战袍又被搞脏了,您有给我做新的吗?娘亲,您出来看看我啊,我又长高了,这次洛阳那小子肯定比我矮了…呵呵…您有要怪我不懂礼数了,好好好,我叫他太子还不行吗,您笑笑啊…”

    “姐姐,若雪,我回来了,你们在哪里啊,小若雪,出来了,哥哥带你去看洛阳好不好,你个小花痴,不是说太子哥哥长得好看么,咱们吃豆腐去…”

    像是梦呓一般的,他自言自语着,脸上的表情一会像是在哭,一会儿又像是在笑,一会儿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小声的低语,一会儿又疯狂的匍匐在地上含混不清地大喊。即使在那样混乱的状态下,他剑眉间的飞扬丝毫不减,血红的双眼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嗜血的魔煞。

    跟在他身后的,是和他一起刚刚从战场上赶回来的十二位神武军左翼将领,包括葛云飞在内,都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家元帅,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虽说眼前的人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可是习惯了他决断杀伐,发号施令的冷厉狠辣,在所有这些人眼里,早就把他当成了一种可供仰视的存在。

    更何况,此情此境,失去至亲的痛苦即使不曾经历也可以想象,怎样的语言可以安慰一个心殇若死的人。对于他欧啸天,十二岁开始带兵驰骋,十四岁就随军远征,战场上的历练更让他显得早熟。那个至今未尝一败的少年将军,喜欢每攻下一尺城池,洗劫,屠城,死在他手下的人又何止千万,这样的人,你要怎样去安慰他。

    十二个人就那样静静的陪他跪着,在年轻的神武军将士中这几乎是共识,他们对于稽将军是出于对前辈的尊重和敬意。而这位少年左帅,在军营里长大的他,身上带着浓重的军阀主义色彩,可怕又可爱,将士们对他的追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情谊,更是源自于男人骨子里对强大和力量的向往与崇拜。

    死一般的寂静,不知稽将军是何时出现的,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任由手脚被戴上沉重的枷锁镣铐,木木地跟着昔日的恩师走入天牢。

    昏暗的大牢,到处散发着湿冷发霉的味道。

    清冷的月光下,还没来得及脱下战袍的欧啸天倚在一处相对干燥整洁的地方,闭目调息。

    他不想和稽将军正面起冲突,但他也绝没想过要死。

    突然,一枚银色的羽箭带着白绢射了进来。

    他懒懒的在墙角靠着,似不经意的伸出手,空气中一阵窸窣,那箭陡然间转了方向,被强大的气流牵引着向他的手中飞来。

    他的嘴角泛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极冷,透着几分薄凉地狠意。

    那细腻的丝绢上,一行粗犷凌乱的字,那是神武军左翼十二营的将领们用性命给他的承诺和支持,“不管将军要走哪一步,兄弟们愿肝脑涂地,誓死追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