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情系列之君临天下

热门小说

正文第一卷  第30章

章节字数:2454  更新时间:12-02-10 1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恶的篮绍蛮子,欧大将军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子的下半夜竟然让你们给耗去了。

    但是一想到那些人的去向,他又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心里微微的有些激荡,“老子这么给面子,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啊——”

    第二天回到小院,推门的时候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暗暗地凝起了内力在右手上,他一使劲,推开了漆黑的大门走进去。

    葛云飞静静地候在外面,不是他不想进去,而是没那个能力,在他抬脚迈向门槛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明明已经被自家左帅推开的门,无形中却好像有一道墙挡在那里,让自己进不了身。

    欧啸天笑着转身丢给他一句,“别白费力气了,在外面候着——”说完,轻轻地把门带上,只留下一脸惊异的葛云飞愣愣的杵在门口,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地头应了句,“属下遵命——”

    正要缓步走向洛阳住的小屋,忽然,欧啸天停住了脚步。

    丽日当空,微风漫卷,满天花舞。

    那株梨树像是一个尽情狂肆的旋转着的舞女,在那一瞬间要释放自己所有的美丽,无边的轻盈飞舞中,无数纯白如雪的花瓣打着旋,肆意的留恋,缠绵,像一团雾,像一片云,却是更加的飘忽,丰满,美轮美奂。

    这般奇异的景色入目,一时间,让人呼吸一滞。

    不只是因为那种回旋着的惊人之美,更是因为漫天花雨中那个静坐抚琴的少年。

    月白长衫,身后散散的披了件白色的袍子,白皙精致的俊朗面孔,淡然悠远的眉目,清浅的水唇,如果不是那一头如墨的青丝,他整个人几乎就与这漫天飞舞的梨花融在了一起。

    琴声清越,自他如葱似玉的修长十指下飘出,像是无形的丝线,牵扯指引着起起落落的花瓣。

    一场绝世的狂舞。湮没他倾世的容颜。

    似乎一切只在这小院里回旋,微风徐徐,小院的上空碧蓝如洗,时而几片缱绻舒卷的白羽飘过,守在外面的葛云飞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落花似雪,纷纷绵绵。

    一身黑衣那么突兀的静默在他的面前。

    “洛阳——”那人轻轻唤他。

    没有抬头,他专心致志的抚弄着琴弦,琴声由清幽而变的激荡。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似的,手中的辟天剑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发出急切的嗡鸣。

    一抹诡丽邪气的笑容渐渐浮起在欧啸天的嘴角,他蓦地伸出闲置的右手,一阵疾风似的,俯身,屈指,握住了那片片打着旋自洛阳眉尖飞过的白色花瓣,慢慢地抬手送到自己唇边,轻轻地嗅了一下,缓缓的闭上了眼。

    忽然,辟天出手,那一袭如墨玄衣腾身而起,随着乐声舞动起来。

    洛阳依旧默然静坐,不动声色,玉指在弦上跃动。

    疾风骤起,衣袂纷飞,青丝拂乱,白衣之上那张俊逸清雅的脸上浮现出认真专注的迷幻神情,美到不可方物。

    剑气纵横,流光炫目,起起落落之间,落花如雨。

    白色的梨花密密匝匝的飘落在啸天的身上,发间,一身玄衣在如幕的纯白色中耀眼刺目。辟天长剑在他的手中如同有了生命一般,纯青色的剑身与流动的空气肆意的摩擦,碰撞,火星四射,灵若蛟龙,气贯长虹。

    皇太子殿下有一把宝贝得不得了的古筝,在帝宫里是人人都知道的事。

    那是他四岁初上白塔时太傅给他的。

    “你试试…”当年,轻捋着长长的白须,大祭司看着开心得不得了的小洛阳宠爱的抚上他的头发。

    随意的玩弄着那七七八八的琴弦,指下飘出的却是及其醉人的音色,恍如仙乐。

    那个小家伙,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弹琴。

    第一次见到啸天的时候,洛阳正是在弹那把琴,那丝丝缕缕琴声仿佛冥冥中的召唤,把他带到他的身边。

    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洛阳常常拿它来打发时间,到兴起时,啸天就随着他的筝声舞剑,如切如磋,一如当年在白塔下那两个相得益彰的少年。

    在空桑上古的传说中有位魔君曾入海斩龙,以龙骨炼铸辟天长剑,龙鳞打造定乾战甲,那根龙筋,被用来做了琴弦。

    太傅曾跟他说过,那琴的主弦在最后一根,只有命定的人可以拨得动。

    那弦的名字,唤问鼎。

    当时只有六岁的小洛阳不懂,就跑去问太傅,“这筝琴原本是柔雅之物,为何这琴弦叫这么个枭戾的名字?”

    “其实当年那根龙筋被分成了两段,一则问鼎,一则问情,一个男人一生追逐的高峰…”那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白发老者叹息似的说了这么一句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后来一点点长大,洛阳才知道音乐本无刚柔,在内力强大的人手下,最柔美的曲子也可以化作最锋利的武器,杀人于无形。

    十指飞舞的瞬间可以做很多事,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

    十四岁时那场流星雨,他右手的无名指废掉了一半。

    那双手白皙细长,骨节分明,因为他长年喜欢抚琴,更显得灵活柔软,似女子的柔荑般,因为他右手上一直带着一枚白玉扳指,所以,即使是几乎天天和他待在一起的啸天也没有发现,他无名指上的两个关节,只有一处能弯。

    乐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密,越来越疾,越来越犀利。

    清冽的声音又添了几分抑扬顿挫,三分清澈,三分倨傲,三分浓烈,甚至有一分的幽艳。

    繁花如雨中那个潇洒淋漓,纵横阡陌的身影仿佛与长剑融为了一体,舞步越来越急,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可捉摸。

    水唇轻抿,略微带起的弧度优雅的恰到好处,不着痕迹的掩去了嘴角渗出的一丝血迹,笑意尚未消泯,洛阳无名指一勾,那琴的最后一根弦啪的一下子绷断了。

    倏然,琴声骤歇。

    像是忽然被扯断了线的木偶,欧啸天脚步开始不稳,最后一个踉跄倒下,他单膝跪地,勉强的用剑撑住身体,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你醉了…”洛阳抬手,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右手的无名指,“这样不顾一切的状态,要小心被剑魂吞噬了本体的心智…”

    “我又输了——”欧啸天没有抬头,幽幽的声音有几分自恼,有点不甘心。

    “这次连问鼎都断了,”洛阳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看他,“你野心不小啊!”

    “洛阳这曲子,可是弹到倾城了?”没有丝毫疑问的语气,他仰起脸,嘴角一注鲜血无法掩饰的流了下来,毫不闪避的看着白衣之上那张清俊的脸庞,眸子里满是热切的期待。

    “哼!”太子殿下冷哼了一声,闷闷地瞪了他一眼,华丽丽的拂袖走人。

    漫天飘舞的梨花像是忽然脱离了一直控制着它们的力量,有些不知所措的在空中飘零,坠落。欧啸天跪在那里,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花瓣,黑白分明,显出不容忽视的纯粹,和威慑。

    看着洛阳走出小院,他想借着剑身的力量撑住自己站起来,可是刚一使力,钻心刺骨的疼痛迅速的传遍四肢百骸,让他不得不捂住腹下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股呛人的血腥涌上喉头,一时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在身前的地上,将纯白如雪的花尸浸染的妖冶,魅惑,触目惊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