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情系列之君临天下

热门小说

正文第一卷  第35章

章节字数:3094  更新时间:12-05-16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帝都伽蓝四面临水,一北一南有邺城和拓枝郡两个门户,如今邺城失守,拓枝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种类似瘟疫的怪病悄悄的蔓延开,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染病甚至死亡…

    一队来历不明的人马驻扎在了拓枝外城,领头的人穿着不同于当地人的奇异服饰。

    夜晚的苍穹像一块厚重的黑幕,没有月光,没有星星,一个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他们的大营…

    刷

    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来人匆忙躲闪,仓促间踩到了事先备好的机关。

    嗖嗖嗖

    又是一阵箭矢乱飞。

    啊!一声吃痛的闷哼伴随着利器刺破血肉的声音传来。

    “没有茶水也就罢了,以暗箭伤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冷冷的声音听不出感情,从漆黑幽暗的屋里传来,淡漠而铿锵。

    “哦?”灯火齐明,突然间打在脸上的强光让人无意识的抬手遮挡,一个身着花样繁复的苗人服饰的高挑男子从隔壁推门进来,颇有些惊异的看着面前的意外来客,“怎么是你?”

    “这样拙劣的暗器,难道你还想暗算他吗?”冷漠的声音带着几分讽刺和讥诮,长孙敬声拿开右手看了一下自己被断箭刺中的左肩,殷红的血已经渗透了白袍,染得白衣有几分妖异,“解药呢?”

    “不知是公子大驾光临,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啊!”对面的高挑男子慢条斯理的扯着官腔,边说边示意身后的手下拿来了一个赭色的小瓷瓶。

    “当然没指望这些东西会伤到他,只是打声招呼而已,没想到却让公子受伤,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知道他不愿别人太靠近自己,便只是接过解药亲手递过去,“第一次见公子穿白衣,倒也别致…”

    “哼,如果来的人真的是他,恐怕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冷冷地接过解药服下,长孙敬声走到桌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咬着牙拔下肩上的箭头,熟练地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头都懒得抬,“竟然在箭上下了蛊?”

    “雕虫小技果然瞒不过公子的法眼…”那苗人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不过脸上依然维持着笑容,语气却不再像刚才一般恭敬了,“只是不知,公子此时到访有何指教呢?”

    “拓枝城里已经尸骸遍野了,敬声哪里还敢指教呢!”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扯下衣襟的一块白布把伤口扎好,长孙公子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高俊威严的男子,“苍生无辜,还望国主高抬贵手,让我拿了解药回去救人…”

    “苍生无辜?难道我蓝绍国人就不算苍生?!当年承光帝破我国都,杀我父王,用的也不见得是多见得人的手段吧?!”繁复的华服上低调伏卧的蛟龙却有着锐利而隐忍的眼神,栩栩如生,眼前苗人样貌的男子正是篮绍的国主穆一哲,他看着自己面前漠然端坐的白衣公子,嘴角浮上阴冷的笑意,“况且,伽蓝城落到了如今的局面,恐怕也是公子你默许的吧,这些年我们可没有少孝敬长孙太师啊…”

    “有什么条件你们开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长孙敬声站起身来,“只要你们肯退兵…”

    “邺城已经破了,伽蓝城四面楚歌,”知道对方的性格,穆一哲也不愿多绕弯子,“临渊王的意思,是要你们弃城投降…”

    “临渊王?看来篮绍和胤雪同时起兵不是偶然了?”长孙敬声冷冷的笑了一声,目光中多了几分讥诮,“我原本还以为国主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没想到就这样甘心的受人利用…”

    “公子不用激我,我用毒的手段你比谁都清楚,不出半月,我想拓枝城的瘟疫就会蔓延到帝都,到时候随便你们要不要打!”他的冷漠和嘲讽让穆一哲眼中透出几许愤懑,杀意也更浓了几分,“我需要胤雪的军队拖住神武军,而他们也需要我的毒物来牵制昭明太子,拿下伽蓝城,我与姬尧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是么?”似乎不愿意继续呆下去,长孙公子起身向外走去,依旧冷漠的口气中透出几许失望,“原本以为凭我与国主的交情还有几分商谈的余地,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敬声!”看着默然离去的单薄身影,穆一哲的眼中透出难以名状的复杂神色,他艰难的开口唤那人的名字。

    听到他的声音,那个白色的影子微微一怔,停在了门口,“国主还有什么见教吗?”

    “这么些年了,你还恨我吗?”小心翼翼的问出那个压在内心深处的问题,穆一哲听得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恨?有什么好恨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救了你…”继续往前走,在敌方的大营里,那个白色的身影好似走在自家庭院中一样悠然,淡漠的声音满是无所谓,“若果说当初是我错了的话,那我的错误就由我自己来承担好了…”

    “你要干什么?”声音一下子紧张起来。。

    “当年一时心软陷国都于危难,敬声自当一死殉国!”依旧不咸不淡的漠然。

    “你在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殿下不利…”

    “你就那么在乎他?!”冷冰冰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穆一哲觉得自己想杀人。

    没有答话,长孙敬声不动声色的稳步前行,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这么容易的离开吗?”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自身后响起,漆黑的夜幕里倏然窜出了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挡在了前行的路上,每个人都身手矫捷,一看就是高手,并且他们的身姿招式都说不出来的诡异,凄寂的夜色里杀意凛凛,让人不寒而栗。

    “这么多高手,还真是看得起我啊!”长孙敬声冷冷的笑了一声,并没有转身,“难道国主忘记了,在下根本不会武功?”

    “这自然不是为你准备的,我根本没有想到你会为了他孤身犯险!”穆一哲看着他的背影,语气平静,但眼底的怒火彻底的暴露了主人的心情他相当的不爽。

    “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的计划,我不会伤害你的…”深吸了一口气,才压抑着心中的怒气把话说完。

    “哦?”又是冷漠的一笑,“我若是不领情呢?”

    一边说着一边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长孙公子似乎完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你?”语气阴冷的威胁。

    尽管对方的表现让他相当的火大,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下杀手。所以当看到那十几个事先埋伏好的高手展动身形向着那个单薄的白色身影袭去的时候,穆一哲也被吓了一跳,他慌乱的开口阻止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风,持续的吹拂着的暗夜的脸庞。无月的天空,焦黑一片,入目的,仅有那个熟悉而陌生的,一点点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

    眼见那个白色的影子就要被纷乱的刀剑撕斩成碎片。突然,周围的空气开始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蜿蜒着流动起来,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或者说,已经不是风声那么简单了,那十几个身怀绝技的高手像是被什么捆缚住了一样,生生的停下了步伐,继而,浓重的夜色里几乎可以看得见异样的气流形成一个个漩涡,将附近的一切都吸引进来,迫不及待的吞噬,撕扯,然后,是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和暗夜的大幕中渐渐浸染出的一抹抹妖红。

    “敬声,你还好吧?”淡然清冽的声音甘若清泉,带着说不出的关切和担心,“怎么可以这样冒险呢,以后,不许任性了!”

    又是一个朦胧的白色影子出现在天空,悬在那里纹丝不动,风把他的长袍吹得翻滚不息。

    “殿下!”看着高高在上依稀中那张熟悉的面庞,长孙公子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样故作正经,又忍不住趁机揶揄的语气,除了皇太子殿下还能有谁。

    “昭明太子?!”如果夜色不那么暗,再给他一面镜子的话,穆一哲就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了。

    “许久不见了哦…”从高处缓缓的落下,步履优雅的走到长孙敬声的身边,皇太子殿下那张高贵俊朗,精致无双的脸上摆出一副相当欠打的表情,“国主如此精心的准备,洛阳如果不来,岂不辜负了你的一番美意?”

    四目相对,尽管没有月亮,但那白皙如玉的肤色即使在最幽暗的夜色里也仿佛笼罩着一层浅浅的荧光,眉如远山,目似静水,淡淡的疏离混合着清灵的气韵,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不染尘嚣的悠然高雅让人无法将刚刚的戏谑同眼前这个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尽管心里十分的不愿意,但是穆一哲还是不得不承认,洛阳身上那种超然出尘的气质,让人有种想要臣服膜拜的冲动。

    想着想着,原本心里一直存在的疑问也豁然开朗了,难怪姬尧会让自己提出那样的条件,既然洛阳出现了,欧啸天怕是也回来了吧…

    都算的是老相识了,他知道,在战场上,没有人是那个人的对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