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  十三、幸福病榻(2)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2-01-04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替问竹辩解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文澈眼中饱含着心疼,大概是觉得我替欺负我的人说话,是在委曲求全。

    刚刚端了东西进屋的探菊听到了我的话,目光中充满了惊诧,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显得有些迷茫。

    同样感觉到惊诧的访兰却在目光中多了一抹深思,谁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让我想不到的是,问竹的眼神中却在我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竟然爆发了强烈的怒气,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笔直地看向我。

    这算什么意思?我替她说话,她完全不感谢我,反而更恨我,难道以为我是故作姿态才说出这样的话吗?

    其实我是为了文澈着想才这么说的,因为我不希望看到那个天真善良的文澈眼中有过多的怨恨。

    我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情了,但是,无论我是否辩解,问竹都会有理由怨恨我的,她心里怎么想,我根本就控制不了啊!

    “回二公子的话,齐善堂的田大夫请来了,现在正候着呢,可以让田大夫进来给少夫人请脉了吗?”

    寻梅站在屋外,根本没有进来,不过她带回来的消息却很恰当地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

    “二公子,问竹的事,且容后再议,如何?先让大夫给少夫人请脉才是正经事…………”

    访兰哀求地说道。

    “先带问竹去大管家那里吧,先让田大夫给少夫人请脉。

    菱儿,大夫请脉的时候,我不能抓着你的手不放…………”

    此刻的文澈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

    “有你那句‘永远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还当真一辈子抓着手不放开了?想也不可能,你就别在意了。”

    一直抓着手,会有很多不方便的。

    “嗯,大夫给你请脉的时候,我就呆在这屋子里,你不用害怕…………”

    不过是看病而已,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有人这样关切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随着文澈放开的手,床上的床帐被访兰和探菊放了下来,只留下我的一只手在床帐外面。

    房门开了,有人进来,也有人出去,一只粗糙且微凉的手放在了我的手腕上,沉吟片刻,然后就放开了我的手,站在一旁伺候的丫鬟连忙把我的手也收进了床帐。

    “大夫,我娘子的病怎么样?”

    隔着床帐,我看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形,却依然听到了文澈急切的声音。

    “少夫人只是偶感风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大概是因为她新婚不久,还不太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有些上火,才会让着风寒爆发的如此厉害,吃几帖药就没关系了。

    不过…………”

    不就是风寒感冒吗,哪儿来的什么‘不过’?这大夫搞不好是小题大做,想要多买些补品吧。

    “不过什么?”

    也就文澈这样的小傻瓜会上这样的当吧。

    “二公子!田大夫刚刚给少夫人请了脉,您好歹让人家把药方开出来,咱们这些奴婢才好照方抓药啊!”

    访兰突兀地打断了田大夫的话,让人心生疑惑。

    “哦,抱歉!请田大夫先把内人的药方开出来,交给下人抓药吧!”

    文澈对访兰的行为没有产生半点怀疑。

    “对呀,田大夫,纸墨笔砚都在隔壁准备好了,请您过去开药方吧。还有什么问题,您跟我说也是一样的。这里毕竟是少夫人的卧房,您在这里逗留太久也不合适。”

    访兰的语调略带尴尬。

    “噢!对不起,老朽昏聩了!请这位姑娘前面带路,老朽到隔壁去把药方写下来!”

    田大夫跟访兰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

    这两个人一走,探菊连忙再一次将床帐掀了起来,文澈亲自端着盛放食物的托盘坐在了床边,打算喂我喝粥。

    “我自己好手好脚的,不用你喂我!”

    我在探菊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有些好笑地看着文澈吹凉热粥的仔细动作。

    “娘子病了,为夫的服侍一下也是应该的,其他丫鬟都忙着呢,哪儿有人管你呀!”

    听了文澈自作主张地给丫鬟们扣了一个‘都忙’帽子,探菊捂着嘴偷偷笑了笑,转身出门去了,把这间安静的屋子留给了我们小两口。

    “对了,咪咪呢?”

    吃着清粥小菜,我的精神头似乎正在慢慢好转,于是突然想起了那只被雨浇得湿淋淋的小猫。

    “什么咪咪?”

    文澈被我问得一愣。

    “就是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怀里抱着的那只小奶猫啊!那个小家伙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难道访兰她们没有抱怨什么吗?”

    那件粉红色的衣服,衣料好像很娇贵,不太容易清洗。

    “我找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在,我们都没看见什么猫。而且你的长衣也没有脏,就是罗裙的裙角脏了。

    回来的时候,因为你突然病倒,这院子里的人都乱成一团了,哪儿还有人记得什么衣服脏了这样的小事?”

    说的也是,那个时候,大概只要文澈慌了手脚,其他人也就都跟着乱套了。

    “啊~~~~~小奶猫不见了吗?太可惜了,那么可爱,我还打算带回来养的,像太奶奶那样,每天怀里抱着一只猫,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太奶奶屋里养得那几只,又有哪个是凡俗之物?小奶猫跟他们根本没法儿比。

    “原来你喜欢小虎,我明天就去太奶奶那里把小虎要过来,你玩几天好了。”

    文澈不以为意。

    “那只?还是算了吧!明明是一只大白猫,偏偏要叫什么‘小虎’,真是的…………”

    平时装出一副乖巧模样,一到关键时刻,那脾气实在是不敢恭维。

    “哈哈哈,猫为虎师,管它叫‘小’虎,也没什么不妥的嘛!”

    文澈根本就不知道小虎的真面目,还真以为它就是一只普通的大猫呢。

    “…………二公子,田大夫已经送回去了,药方也交给了小厮们去抓药,明天开始,少夫人吃田大夫刚才开的药就可以了。”

    去而复返的访兰向文澈汇报情况来了。

    “嗯,好!田大夫刚才说不过,是什么意思?他的药方和之前的药方相比,有什么大的改动吗?”

    一碗白粥落进了我的肚子,文澈很欣慰地看着我。

    “田大夫只是想说,少夫人千金之躯,比较娇贵,虽然风寒不重,但也要好好调养才行,免得日后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药方是有些改动的,不过变动不大。之前的药方,驱寒的药物比较多,这次的方子删去了两位,而多加了一些温补的药材,给少夫人调养身体。”

    访兰的回答无懈可击,只是一瞬间眼神暗了一下,大概是因为爆灯花,我看花了眼吧。

    “那就好…………菱儿,来吃药,这药温得不冷不热,刚刚好!”

    访兰接过文澈手中的食盘,转而将药碗送到了他的手上。

    “二公子,今晚,您还是睡在隔壁吧,少夫人行了,您也可以放心地好好睡一觉了!”

    不用访兰说,我也看到了文澈眼睛周围浓重的黑眼圈,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大概他也没有好好休息吧。

    “对呀,你今天就睡到隔壁的屋子去吧,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好的,你到时候再搬回来也是一样的。”

    而且他如果今晚留在这间屋子里的话,说不定我会把感冒传染给他。

    “菱儿,不要赶我走,你刚刚还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

    这个家伙,专门在这种时候装可怜给我看!!

    “你在我旁边,我会无法安心休息的!”

    话音一落,我和访兰的脸同时变得通红。

    貌似,这句话有歧义吧?

    我想歪了不要紧,访兰,你想什么呢?

    “呜…………好吧…………”

    访兰领着一步一回头的大狗狗离开了,探菊进来服侍我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我也睡下了。

    没办法,生病其实是一件挺消耗体力的事,我明明刚睡醒没多久,这才吃饱饭,困意就又一次上来了。

    还是睡吧!

    *****

    半夜时分,我觉得被子上好像压了什么东西,似乎越来越沉,该不会是鬼压床吧?不要啊~~~~~~~~~~~~

    “你才是鬼呢!是我!小虎大爷来探病啦!你赶快给本大爷把眼睛睁开!!”

    除了小虎,还有谁这么喜欢偷听别人心里的想法?

    “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吓唬人啊?”

    我猛然坐起把坐在我被子上的小虎和另外一个影子一起掀到了地上,然后捂住嘴。

    坏了,这个时候外间应该有丫鬟睡着才是,这下子要把人都惊动起来了。

    “我现在就是一只猫,出来夜游不是很正常吗?……呃,好吧,半夜出来找你聊天大概是不太正常。

    放心吧,你吵不醒任何人的,用点儿小法术就能搞定啦!这里毕竟不是老太夫人的院子,要是让人看见我说话,还不吓出个好歹的来?

    看你这样子,挺精神的嘛,我怎么听说你昏睡了两天之久?你到底搞什么灰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