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  二十二、人月两团圆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2-01-14 1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实证明,福小离所说过的谎话,全都是邵家老妖怪事先安排好的。

    无论是围墙上那个足够福小离进出的、大小刚好合适的狗洞,还是临塘城里,原本时代定居于此,突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背井离乡、举家迁走的福姓人家,都在邵文澄的调查报告里一一得到了证实。

    一切都天衣无缝,太过完美了。只是我觉得这种天衣无缝有些牵强,恐怕邵文澄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

    可在事实面前,容不得邵文澄出尔反尔,他只能收留这个被自家养的两只猫害得‘身受重伤’、‘无家可归’的可怜男孩儿。

    即便如此,邵文澄也还是不放心,他宁可把福小离放在自己身边当小厮,亲自监视这个‘可疑’的少年。

    殊不知,此举正中了福小离的下怀,我每次看到他,他都幸福得像一只找到了主人的公狐狸。

    臭小子,你害得你老姐计划失败了,知不知道?你幸福了,你老姐怎么办?

    ……咳……

    好吧!最近一段时间,水灵儿基本上没有机会靠近文澈,我最近也并没有怎么受到情敌的威胁。

    为什么?因为快要过中秋节了,这可是中元节,是一年之中除了春节、上元节之外最重要的节日。最重要的是,八月十五还是邵家太奶奶的生日。

    邵家的太奶奶还在世,所以即便散落在全国各地的邵氏子孙不能全都回到本家来祝寿,也还是会回来多一半的,没回来的那些邵氏子孙也会指派家人送上寿礼回来孝敬老祖宗。

    另外还有,邵家相识的主顾,本地的官员乡绅,能上门祝寿的自然会亲自上门,不能上门的也会有所表示,甚至连皇宫都会派人送上一份寿礼,以示对老太夫人的尊重。

    说邵家的人瑞老祖宗每年过生日,都会引起一次不小的全国震动,一点儿都不为过,谁让这位老祖宗已经年逾百旬,又曾经是这样一个辉煌的大家族的当家人呢。

    邵家最近上上下下都忙成一团了,接待客人的,接收礼物的,外加准备中元节家宴的,人手极其缺乏。

    就连我们院子里的大部分粗使下人都被调走了,只剩下三个大丫鬟领着几个小丫鬟忙里忙外维持着我们这一院子人的日常生活。

    水先生最近的应酬也很多。

    因为邵家回来过节的旁系子孙中不乏做官之人,他们或者本来就认识水先生,或者是有身边的清客认识水先生,可以说水先生之前多次的科举之行也认识了不少人。

    所以,水先生干脆给我和文澈放了假,让我们消消停停地过节。我们不用去水先生的大书房了,水灵儿当然不能主动上门来找我们,我们自然也就没有碰面的机会了。

    本来身为邵家的第一位嫡系曾孙媳妇,我也应该投身到这场忙碌的节日筹备当中去。可是,没有人敢叫我出去帮忙,因为我脚上的伤还没好呢。

    现在我在邵家人的眼睛里已经彻底变成‘娇’客了。

    过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先是风寒,后是脚伤,简直比纸扎的人儿还不结实,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卧床不起了,谁还敢招惹我?真真的伤不起啊!

    我曾经听到院子里的下人在私下里议论,说这两口子,一个痴子,一个病秧子,这也就是生在大户人家了,要是落在小户人家,怕是都得饿死,根本就活不下去。

    我悄悄撇嘴,你怎么知道我们两口子活不下去?不就是有点儿小病小灾的吗,这就至于活不下去了?

    想当年姑娘我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练就一身求生本领的时候,无论多为难,也没想过活不下去啊!人在逆境中迸发出来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

    ……咳……跑题了。

    太奶奶的寿宴,每年都在邵家发迹的老宅,也就是别院举办。所以,自从我的脚受了伤,索性我们两个就没回过本家,反而把几个丫鬟召唤过来,在别院安营扎寨了。

    任由外面忙得天翻地覆,我们小两口就躲在自己暂居的院子里,每天说说笑笑,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可是半日闲都是偷来的,到了中秋节,老祖宗大寿的正日子,我们偷闲的好日子也过到头了。

    正日子,怎么能不露面呢?所幸我的脚伤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本来伤得也不重),我们小两口也该投身到给老祖宗祝寿的洪流当中去了。

    *****

    中秋节这一天,由于拜寿的人实在太多,所以打从上午,老祖宗就开始接受各路人等的行礼了。

    不过,这个顺序也是有讲究的,当然是要按照远近亲疏来安排,首当其冲的当然应该是我们这些本家的直系亲属了。

    “曾孙文澈(曾孙媳妇红菱),给老祖宗磕头祝寿了!祝老祖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端端正正、恭恭敬敬地磕三个响头,然后我献上了一个盛放寿礼的托盘,上面有一双绣了万福字样的鞋和文澈用山中木头雕刻的‘仙翁捧寿’的尺余高的雕像。

    “老太夫人,红菱过门时间太短,来不及亲手为您赶制寿礼,这双鞋是访兰代替曾孙媳妇赶制的,请老太夫人切勿怪罪。不过这尊‘仙翁捧寿’可是相公他亲自为您雕刻的!”

    让我做鞋?我也得会,算啊!

    “好了,你们能有这份心思就行了,你们年纪都小,我老太婆哪能跟你们小辈计较这个?

    再说,我过生日,给我送礼的人不可计数,但那件寿礼是他们亲自制作的?还就算你们的这两分寿礼心思细腻独特呢。

    好,我喜欢!”

    只要老祖宗看我们顺眼,碗大的疤瘌都不算毛病。

    “就是,就是,文澈和红菱吃穿用度都是家里的,也很少出去见世面,他们就是想拿什么像样的寿礼,也拿不出来啊!”

    讨人嫌一号,邵文澄的亲娘,舒宁姨娘蹦出来了,一开口就让所有的人都鄙视她。

    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贬低文澈的机会的,事实上她也想这么贬低邵文清来着,可惜她不敢。

    柿子要挑软的捏,文澈自然就是比较倒霉的了。不过,文澈是软柿子,不代表没人替他打抱不平。

    “娘,您少说两句!依我看,二哥的寿礼才是最别致的,连我送的大东珠都比不上呢!”

    邵文澄十分懂事地拉了拉他娘的袖子。

    舒宁姨娘本来横了她儿子一眼,想说他吃里爬外,可是却被一边邵文清的一声清咳,硬生生地给吓了回去。

    “樱哥儿,把‘福气’给二公子和二少夫人送过去!”

    所谓的‘福气’是一种类似红包的小口袋,里面装得基本上是小银元宝或者小银如意之类的吉祥物品,代表着小辈的孩子们沾老人些福气。

    “谢老祖宗!”

    我们向太奶奶磕头道谢,祝寿的过程就算结束了。

    “菱儿,我这口袋里装的是银如意,你呢?”

    刚刚落座,文澈就一脸兴奋地向我凑了过来。

    我打开福袋,里面竟然装着一只通身水样碧绿的翠玉镯子。

    “太奶奶,你是不是拿错东西了?怎么把您自己最喜欢的镯子放到菱儿的福气袋子里面了?”

    我只知道这镯子是个价值连城的好物件,却想不到竟然是太奶奶最喜欢的东西。

    “没拿错,我就是喜欢菱花这个孩子,我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她了,好让她美美地陪你过一辈子呀!”

    尽管周围的人都用嫉妒的眼光看着我和文澈,可是太奶奶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仿佛这价值连城的宝贝在她的眼里真的如同粪土一样不值钱。

    “太奶奶,我的菱儿名字叫做红菱,不是菱花!菱花是鲤鱼的名字!”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文澈竟然还记得鲤鱼菱花。他救了鲤鱼菱花一命,那不是他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吗?

    “都一样,都一样!反正是我的曾孙媳妇就对了嘛!”

    老妖怪的笑容看似不经意,其实这里面的含义可深了去了。

    “曾孙文洲(曾孙媳妇理惠),曾孙文渊(曾孙媳妇晴香),给老祖宗磕头拜寿了!祝老祖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两位堂哥虽然不是现在的邵家家主的嫡亲儿子,却也是太奶奶的嫡亲曾孙,他们要拜寿,自然是比较靠得上前的。

    理惠和晴香两个,每人手上都捧了一个托盘,托盘上各放着一个锦盒。锦盒里,一支人参,一支何首乌,都有尺余长,个头大小和文澈的木雕不相上下,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

    “你们这些小辈呀!每年都是这样,花些个不必要的钱干什么?这种大补之物,不留着给人救命用,都拿来给我这个老家伙干什么?太浪费了。”

    太奶奶一看见这些贵重物什,就连连皱眉头,还当真就是我们的礼物最合她的心意。

    “太奶奶才过百岁,将来还要活好多年头呢,谁说这东西给您用就是浪费?依我们看,给您用才是正应当的。

    只要有您老人家在,何愁咱们邵家不是福气满满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