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  二十九、问竹回营(2)

章节字数:3035  更新时间:12-01-21 1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探菊叹了一口气,问竹是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就那样被文澈撵出去了,她们心里也不好受。

    不过,这件事一直也没有人跟我说过,甚至都没有人当着我的面提过一次,这是跟我隔着心眼儿呢吗?

    “你们二公子撵出去的人,干嘛要我点头让她回来?这件事,你们二公子不就说了算?”

    你们就拿我一个人当外人,我还不高兴呢。

    “菱儿,是我不让她们在你面前提起问竹的,你身体一直不好,要是听到那个欺负过你的人的事情,惹得你心情再不好了,那不是给你添堵吗…………”

    文澈还觉得我那次感冒是因为被问竹欺负了,我都说过不是的…………

    “我有你说得那么脆弱吗?别人欺负我,我就任人欺负?你未免太看扁了我,也太高看了她!你不妨让她回来,看看她还敢不敢欺负我!”

    现在弄得我好像多小心眼儿似的,怪不得到现在访兰和寻梅还对我一点儿也不亲。

    “我就说二公子没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咱们家少夫人可是个大度的人呢!二公子竟然连开口问问您,同不同意让问竹回来都不敢,说出去别人还以为咱家少夫人有多凶呢!”

    这句话说的,嘲讽的意味十足,把我和文澈都数落了一个遍。

    文澈此时已经洗漱完毕了,探菊端着水盆往外走,也不知朝我还是朝文澈眨了眨眼睛。

    “菱儿,那我明天就让问竹回来啦,我一定要她以后做事多加小心!”

    文澈终于松了一口气。

    明明把问竹撵走的人是他,为什么都弄得好像是我小心眼儿一样?

    郁闷!!

    *****

    “问竹妹妹回来啦?”

    没见过像我这样贱皮子的人,问竹一清早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还特意一脸堆笑地跟她打招呼。

    “问竹见过二少夫人!”

    问竹垂下的眼睑盖住了她真正的情绪,但至少从表面上看,她似乎温顺多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之前问竹不在,这院子里好多的活儿都是咱们分担着干的,那些毛手毛脚的小丫头,实在是不像话,好多简单的事都做不好,真是气死人了!”

    访兰今天心情特别好,笑容也特别灿烂。

    “我可没看出来访兰姐姐什么时候跟人生气来着!去数落小丫头,讨人嫌、招人骂的事儿,不都是我和探菊去做吗?姐姐何曾嫌弃过那些小丫头不会好好干活儿了?”

    寻梅这话却是专门针对访兰说的,她才是真正的火爆脾气,数落小丫头的人也多半是她,她几乎把这个院子里的人都得罪差不多了。

    “寻梅姐姐,以后教导小丫鬟们做事的活儿,您就交给我吧,免得您总是跟她们置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

    问竹扬起笑脸插入访兰和寻梅中间,避免这两个人起争执。其实她完全用不着这么说,因为访兰为人最是圆滑,根本就不会和寻梅争吵。

    站在不远处地探菊朝我递了个眼神,悄悄地对争吵中的几个人撇撇嘴。这种场面她见得多了,多半时间是袖手旁观的。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院子里的女人又有多少?单是这四个大丫头也够凑一桌麻将的,岂有不热闹之理。

    “离开这院子一段时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前些天在厨房帮厨,遇到一个姐姐,专门会做药膳。

    我看咱们少夫人身体这么差,想是常年在水上漂着采菱,湿气寒气入体,才会这样容易生病。

    这回我学了不少药膳的手艺回来,应该是可以帮着少夫人调养一下身体了!”

    问竹将话题引到我的身上,彻底转移了访兰和寻梅的视线,探菊却在远处悄悄地皱了一下眉头。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本来没有那么娇气,只是那一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多了些,才会那么容易生病。咱们日子越过越安生,我哪里还能经常生病了?

    我这人从小就没有那么娇贵,也吃不惯那股子药味,你做了药膳,我若是不喜欢吃,岂不是辜负了你的好意?

    你也不用那么麻烦了,正常家里吃什么饭菜,我就吃什么饭菜就是了。”

    我可忘不了文澈说要把问竹撵出去的时候,问竹是拿什么样眼神看我的,她要是在药膳里做什么手脚,绝对会让我防不胜防的。

    “少夫人难道还在生我的气?问竹这些日子在厨房,没少反思自己。是我轻视主子,没有尽心尽力服侍您,二公子那时候生我的气也是理所应当的。

    现在我当然要好好补救,所以才学的那些药膳。少夫人若是不肯吃我做的药膳,那就是还不肯原谅我。

    既然如此,问竹还腆着脸回这院子来干什么?还不如回到厨房去继续出苦力算了…………”

    问竹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在眼圈儿里打转,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少夫人一定是没有吃过药膳,所以不知道,药膳虽然有药味,却并不重,并不影响食材本来的味道。

    问竹你先别哭,你问竹是一片好心,少夫人也未必是有意嫌弃你。这事儿也没什么说不明白的,何必这样当真?”

    一见问竹落泪,寻梅首先慌了神,连忙掏出手绢给问竹擦拭眼泪。

    “问竹妹妹,大家都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是少夫人毕竟没吃过药膳,一听到‘药’字,首先想到的就会是黑漆漆的药汤子,想想都觉得嘴里发苦,这也是有情可原。

    你若真的为少夫人着想,就不要急于一时,有机会,你可以先捡着味道清淡的,给少夫人做来试试。

    为这么点儿小事就掉眼泪,你这眼泪也未免太不值钱了些。快好好跟少夫人道个歉,要不然少夫人又要多想了!”

    我多想什么?访兰你这是劝问竹呢,还是骂我呢?

    “药膳的事情且先放一放,问竹回来,今天就先不用做事了,还是回房去收拾一下行李吧!”

    我说不想吃问竹做的药膳而已,被她这么一掉眼泪,反倒成了我欺负她了。

    这个小丫头,她以前不是最擅长嚣张跋扈么,出了院子一趟,怎么学会装委屈的把戏了?

    “对,对,对,先回房去收拾一下行李吧!你要不要和你寻梅姐姐换换,和我住到一间屋子里来?分开好些天,咱们姐俩好说说体己话,就让她们两个好好休息吧。”

    这个院子的正屋是我和文澈的卧室,两旁有两间耳房,就是这四个大丫鬟的寝室。一直以来都是访兰和寻梅一间,探菊和问竹一间。

    但在问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寻梅一直和探菊住在一起,用她的话说‘访兰的身份不一样,合该给她一间自己单住才是’。

    这句话中另有深意,这院子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什么意思,只是不告诉我和文澈而已。

    其实,我又何尝听不出这里面的酸味。

    访兰在文澈身边这么多年,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人给过她什么承诺,访兰好像觉得她就是文澈的二房一样,进进出出都带着一种她是主子的架势。

    寻梅说这种话,未必是对文澈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看不过访兰拿主子的架子而已。

    如今访兰主动邀请问竹和她一起住,很显然也是因为寻梅搬走是留下的那句话,把她给得罪了。

    “就听访兰姐姐的,姐姐别嫌弃我睡觉咬牙就行!”

    问竹眼珠转来转去,自然是看出了访兰和寻梅之间闹了别扭,她微微挑了挑嘴角,顺水推舟地答应了访兰的邀请。

    “这下好,我也不用收拾行李搬来搬去的了。探菊,以后就咱们两个人睡一间屋好了!”

    寻梅暗自咬了咬牙,知道那两个心机深沉的人凑到一起,怕是又有什么人要倒霉了,自己也要多加防备才行。

    *****

    “我之前只觉得问竹是个娇蛮跋扈的孩子,想不到她的心计也挺多的,真是开了眼界了。”

    我斜靠在房里的贵妃椅上,手上拿着一本随便翻看的书,想起了早上看的那场热闹,一时间有感而发,趁着屋子里只有探菊在,发了句感叹。

    一场风波,以问竹的突然回归作为开始,又以问竹回到与访兰共居的房间去收拾行李作为结束。

    虽然说这其中并没有谁跟谁真正红脸吵起来,可是却称得上是波涛汹涌,暗流起伏了,大户人家内部的纷争可见一斑。

    “是挺开眼界的,想不到问竹也是能屈能伸的人物。

    以前的问竹就仗着二公子是个没脾气的主子,可是连访兰也敢顶撞的主儿,满院子的下人,也没见她给过谁好脸色看。

    你看她这次回来,在访兰跟前,脚前脚后,姐姐、姐姐地叫个不停,一脸的谄媚相,哪里还有原来的跋扈样子?

    可她越是这样,我越看着害怕,就好像她突然会翻脸咬谁一口似的,处处透着阴狠危险。

    这孩子,出了院子一趟,跟外面的人学坏了!”

    探菊停下手上的针线活儿,也跟着我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算是我的贴身丫鬟了,所以会随侍在我的身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