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四十、晴香的病(2)

章节字数:3115  更新时间:12-02-08 1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过多久,端午就领着邵家自己常年雇佣的大夫来到了晴香的屋子里给她请脉,而我为了避嫌则躲进了另外一间屋子,静静等待大夫看病的结果。

    片刻之后,端午就领着大夫过来见我了。

    “田先生,这位是咱们家二公子七月时新进迎娶进门的二少夫人,现在正帮着夫人打理家务,您也跟我们二少夫人见个礼吧!

    现在文渊公子没有在家,我们二少夫人也要照管这边的事务,有什么事情,跟她说也是一样的。”

    这是我第一次和田大夫打照面,上次他给我看病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打过招呼。

    “老朽见过二少夫人!”

    田大夫是一个年过五旬的中年人,在我来看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不过这些古代人觉得年过五十就已经算是老年人了,所以田大夫才会自称老朽。

    “田先生有礼了,之前先生为我看病,我还没有亲自谢过呢,这次又要麻烦先生给我这晴香嫂子看病了。”

    我微微向他点头示意,算是还了礼,口中还客气地打着招呼。

    “少夫人折煞老朽了,老朽是邵府请来专门给府上的各位主子看病的,有什么事您尽管来找老朽就是了,谈不上这个谢字!”

    作为家庭医生,田大夫早就掌握好了一套和大户人家内眷相处的专用方法。

    “田先生,不知道我这嫂子到底患的是什么样的疾病?难道是脾胃上有什么问题吗?”

    比如说胃肠感冒之类的。

    当然还有一种比胃肠感冒还常见的可能,不过我不能口无遮拦地随便说出来就是了。

    “二少夫人,您过门这么长时间了,也多少应该能够猜到一些。晴香少夫人这是有喜了,这是天大的好事。

    你们早上给她吃的是鱼肉粥吧?有喜的人哪里能见得那么腥气的东西?尤其她现在才一个月的身孕,是身体刚刚有感觉的时候,自然更加娇气些。

    等再过几个月,她腹中的孩儿再长大一些这种反应自然会随之消失。不过等那个时候再做鱼肉粥也需要用特殊的做法祛除腥气才行。”

    果然是怀孕了吗?但是,时间不对吧!

    邵文清和邵文渊离开家上京送酒是九月初的事情,现在十月都已经过半了。如果晴香的这个孩子是她丈夫的,那这孩子至少也有一个半月了。

    怎么可能是一个月大呢?

    难道说这孩子是宋霖廷的?宋霖廷是九月中跟邵文澄一起去邵家所属农庄的,到现在刚好一个月的时间。

    这么麻烦的事情,怎么偏偏就让我遇上了呢?

    “田先生,您也真是的!您最近是不是熬夜看医书来着?您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早睡早起身体好’这样的道理,您怎么能不知道呢?

    文渊堂哥是九月初离开咱们家的,到现在也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您若是说这孩子有两个月大了,我还相信,若说是一个月大…………怎么可能呢?

    您这是老糊涂吧,晚上就别贪黑看书了,您休息好了,才能好好给我们这些人看病。您说对不对?”

    我的话说得已经够清楚了,再加上田大夫大概看到了我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用意。

    “是!是!是!老朽今天起的有些过早了,还有点儿没睡醒!硬生生把这孩儿的月份少算了一个月!二少夫人教训的是,老朽知道错了!”

    田大夫是在大户人家打混了半辈子的人,对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清楚得很,他知道自己刚才一时失言会惹来多大的麻烦,连忙改口,把胎儿的一个月大小改成了两个月。

    此刻,房内除了我和田大夫,只有端午一个人在场,我和田大夫都把目光落在了端午身上,想要知道她会如何反应。

    端午常年跟在邵夫人身边,心思机敏本就是常人难及,现在又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只见她走到我身边,给我倒了一杯茶水,说道:

    “是呢,田先生也是年纪有些大了,时常犯糊涂,我们都习惯了。

    上个月我们那儿有个小丫鬟脸上长癣,想找他要些桃花粉擦擦,谁知道要回来了一看,竟然是杏花粉,只能送给别人,又另外找他再要一份桃花粉。

    我说田先生,您答对我们这些丫鬟的时候马马虎虎的,我们也不能说您什么,顶多偷偷骂您老糊涂。

    您给主子们瞧病的时候怎么也这么不小心?好在我们二少夫人是个大度的人,趁着您还没出什么大错就先提醒您了,这要是遇见别人,您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算是我端午求求您,您下回给人瞧病,小心些行不行?别哪天惹得老爷夫人不高兴了,再把您从这邵府里撵出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了端午的一番话,田大夫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掏出一块帕子在额头上擦了擦冷汗,嘴里还不断地说,“老朽知错了,老朽不敢再有下一次了……”

    “对了,少夫人,老朽上次跟二公子房里的那位姑娘说的事情,少夫人可曾照做了?”

    田大夫刚刚放下提着的心,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突兀地问了一句。

    “您说的是什么事儿?是上次我回门是受风寒时您说过什么事儿吗?”

    我被他问懵了,什么事情,什么姑娘,我不记得这位大夫跟我说过什么事情啊?

    田大夫被我的反问也问得愣住了,随即,他头上的冷汗出得更加厉害了。

    我立刻明白这里一定另有隐情。

    “田先生,要不然这样,我看晴香少夫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保胎,您先给写个保胎的方子,交给端午,让她帮着这院子里的小丫头们拿药吧。

    我看这院儿里的丫鬟年纪都太小,让她们去拿药我实在不放心!”

    田大夫知道他提起的事情,我不想当着端午的面详细说。他赶紧走到桌边拿起纸笔迅速地写下药方,吹干墨迹之后,双手送到了端午面前:“那就麻烦端午姑娘了。”

    端午是个何等聪明的人,当然明白我不想让她听到我和田大夫接下来的对话。不过她也是极其明白事理的人,不让她听,她不听就是了。

    端午接过药方,向我福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走的时候还特意管好了房间的门,把这个安静的房间留给了我和田大夫。

    “田先生,您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现在您可以告诉我了。”

    我端起茶碗,轻呷一口茶水,做好心里准备,不知道田大夫会给我带来什么样震撼性的消息。

    “二少夫人您刚刚过门的时候,曾经因为淋雨而受了风寒,那一次就是老朽给少夫人您瞧的病。还有,二少夫人您在别院游山扭了脚,回来后的伤药也是老朽给您配制的。

    可以说,少夫人您的身体状况,一直在老朽的掌控之中。您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之好,完全可以受孕生子。

    但是,少夫人,老朽不明白,您为什么要一直服用避孕的药物呢?难道您不想要孩子吗?”

    田大夫的脸上显出了迷惑的神色,女人家嫁人生子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他实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田先生,这件事不光您不明白,我也一样不明白,我从来就没吃过什么避孕的药物啊?对于受孕这件事,我一直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的,从来就没有苛求过什么。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完全没有必要吃什么避孕的药物。孩子是邵家的骨血,也是我夫君的骨血,有了孩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不要他呢?”

    听了我的话,田大夫脸上的冷汗又下来了,这里面肯定是涉及到什么隐秘的事了,他也害怕惹麻烦。

    “田先生,您说这件事请跟我们院子里的哪位姑娘提过?”

    我的话音刚落,田大夫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在邵家这样的大户人家里,不管是丫鬟还是小厮,你也不知道谁的背后有什么人做后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得罪的。

    “让我猜猜,如果我猜的对,您就点点头,若是我猜的不对,您就摇摇头。这件事完全是我自己猜测出来的,跟您田大夫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当然也不会说出去。您看怎么样?”

    田大夫的顾忌,我能明白。

    文澈院子里的几个大丫鬟大多数都是老太夫人,或者是太夫人在世时派到文澈身边的,来头比别的地方的丫鬟更大,田大夫不敢得罪也是很正常的。

    “您第一次发现我用避孕药物,是在我第一次受风寒的时候。我记得那天您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结果因为我要吃饭了,所以我们那儿的大丫鬟访兰就拉着您出去了。

    那个时候,您就跟她提过这个避孕药物的事情,对么?”

    田大夫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后来我扭伤了脚,您给我配制伤药的时候也曾经询问过,服用避孕药物的事情,当时您问的人也是我们的访兰姐姐。对么?”

    田大夫又一次点了点头,而且脸上还带着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这人身体很好,日常饮食基本上和药物都是沾不上边儿的,唯独是每天一碗带着药味的补品,我们的访兰姐姐每天都会按时送到我面前,让我吃掉,想来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现在的田先生基本上已经是面如土色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