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四十一、另有隐情

章节字数:3056  更新时间:12-02-10 14: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冷冷地微笑着。

    访兰姐姐,您在我身上下的功夫也未免太大了,我怎么担当得起?看来你是打算着让我膝下无出,然后以此为借口,逼着文澈纳妾。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惦记着文澈二房这个位置的人不只你一个,也未必一定能够轮得到你,我那可爱的表妹水灵儿的心机也未必比你差多少呢。

    抬头看看噤若寒蝉的田大夫,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田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理应关起门来自家解决,实在不敢劳烦先生太过挂记。不如这样,这件事您暂时就当作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反正现在没有什么人追问此事,我也暂时能够落得轻松。等到什么时候有人问起了,我再找您商量。您看怎么样?”

    “既然少夫人已经有了决定,老朽自然遵从。这件事,您就当作老朽从来都没有提过,咱们两个人谁都不知道吧!”

    田大夫手拿着帕子,哆哆嗦嗦地擦了擦汗水,答应下我的请求,向我作揖为礼,退出了这个房间。

    今天他出诊一趟,寿命几乎去了一半。此时此刻,田大夫开始打算着,实在不行,等着邵老爷回来了,他告老离开算了。

    *****

    在田大夫给晴香看过病后不就,晴香有喜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邵家,只是这其中有人惊喜,有人惊恐,有人惊怒,像是一刻小石子投入了春水之中,惊起了层层涟漪激荡不停。

    惊喜的人自然是老太夫人和夫人这样的老辈人,晴香和邵文渊结婚多年,一直膝下无出,而邵文渊又多年来坚持不肯纳妾,在众多长辈的压力下几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此时晴香有喜正好可以解了他们眼前的危急,也可以成全了邵文渊忠于妻子,绝不纳妾的心愿。

    惊怒的人是宋霖廷的妻子月夕。

    宋霖廷和晴香之间的事情在下人之中流传甚广,她或多或少听到过一些风声,只是一直以来她没有证据,又要估计亲戚间的脸面,这才一直隐忍不发。

    现在邵文渊和宋霖廷都不在家,突然传出了晴香有喜的消息,月夕不免产生了各种联想和猜测,认为晴香腹中的孩子是宋霖廷的。

    这几天里,月夕在自家的院子里,经常发一些无名邪火,家中的下人纷纷被流弹打中,吃了不少苦头,心里叫苦不迭却不敢说出来。

    于是宋家的院子里低气压持续盘旋着,挥之不去。

    惊恐的人是理惠。在晴香有喜的消息被散布出去后没几天,她就急匆匆地找到我门上来了。

    “少夫人,理惠少夫人前来拜访。”

    这几天,樱哥儿和端午把家里十年以来的内务账本都抱来给我学习,弄得我头昏眼花。现在可算是有人过来找我闲聊了,至少能够让我暂且松一口气吧。

    “快请进来!樱哥儿、端午两位姐姐,你们也歇歇吧,这两天你们二位也够劳累了。”

    赶快把这两个人从我眼前撵走吧,她们对我的要求之高,简直就像我现在就是当家主母一样。

    “也好,那我们两个去花园里溜达溜达,少夫人您休息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了,咱们还没学完呢!”

    樱哥儿看出了我的疲劳,也终于很体贴地给我腾出了休息的时间,拉着端午两个人逛花园去了。

    “理惠嫂子,快进来坐,这是哪一阵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看见理惠,我自然是起身相迎,把她接进屋子坐下。

    “亏你还能笑得出来,我都快哭不出来了!”

    理惠却没有我那样的好心情,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探菊,你送了茶点就出去吧,我要和理惠嫂子聊聊体己话,你别让别人打扰我们。”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理惠有重要的话要跟我说,赶紧吩咐探菊替我们把门,别让不相干的人偷听了去。

    “好嫂子,我做错什么事情了,把你愁成这样?”

    等到探菊离开,我贴着理惠坐下,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晴香有喜的消息,是你散布出去的,是不是?”

    理惠皱着眉头,也没有废话,上来就是这一句。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晴香嫂子有喜了,这是一件大好事呀?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闹得尽人皆知,只是因为她们院子里的小丫鬟年纪小做事不牢靠,我才让人多加主意的。”

    我可不是那种有点儿什么事情都要闹得天下皆知的人。

    “是,是,是,你是一片好心,这我知道,可是有的时候好心也会办坏事呀!这件事,…………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起…………”

    理惠一脸的为难,竟然透露出了一种微妙的信息。难道说晴香成亲这么多年,一直膝下无子是另有隐情?

    “好嫂子,若是这件事我处理不当,您能原谅我年轻不懂事,不知者不怪罪。可您也得让我知道我到底错在哪儿了呀,咱们也好补救,是不是?”

    我亲自把茶碗送到了理惠的手边,却是一脸打听八卦新闻的表情。

    “我是没有怪你,可是事到如今,恐怕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了。晴香就算再可怜也是她自作自受!”

    理惠把晴香当成亲妹妹看待,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触。

    “您别把话说得这么绝对呀,车到山前必有路,怎么就没有办法补救了呢?到底因为什么呀?”

    真能吊人胃口,我都等不急了。

    “这件事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可事到如今,不告诉你好像也不行了…………

    文渊和文洲两兄弟年幼的时候都是极其调皮的主儿,常常四处骑马闲逛,什么样的崇山峻岭都去过,也时常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

    有一年,他们兄弟外出游玩的时候,遇到了一桩危及生命的危险事,文渊为了就文洲的性命,受了很重的伤,结果留下了病根,就是…………不能人道。

    要不然,我和晴香同一天出阁,怎能说如今我已经是儿女双全,而她却无儿无女?也就是说,文渊和晴香成亲多年膝下无出并不是晴香的错,这是我们的公婆也都清楚的事实。

    也正是因为这样,文渊才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不肯另外纳妾。表面上看文渊是对晴香痴心一片为人称颂,其实晴香的苦,又有谁知道。

    可就算是这样,晴香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呀!现在文渊不在家,文洲也不在家,若是被他们兄弟知道了,晴香她该怎么办?…………”

    说到伤心处,理惠的泪水便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了下来。

    “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嫂子,我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那天我只想替她遮掩一下而已…………”

    我还特意把一个月的身孕硬给改成了两个月呢,这不是白费力气吗,什么用处都没有。

    “替她遮掩?你知道晴香的这个孩儿不是文渊的?”

    理惠惊讶地问道。

    “是啊,那天田先生给晴香嫂子诊脉,说是她有了一个月的身孕。您也知道,文渊堂哥已经走了一个半月之久了,那孩子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月大?

    好在当时只有端午在场,我就硬是逼着田先生改口,说这孩子是两个月的身孕,端午也很识相地跟着改了口。

    要不然的话,现在咱们家能这么安静吗?早就有人闹开了!就是这样,下人们中间也有好多流言蜚语在流传呢…………”

    这样的安静怕是也不能长久。

    “现在咱们也就只能得过且过了,谁知道那两兄弟什么时候回来一个,亦或是这个消息传回我们家那边去,被家里人揭了文渊的底细,晴香也就要活不下去了…………”

    理惠一边说一边用手绢擦眼泪,话语中充满了担忧。

    “我要是早知道有这样的隐情在里面,那天我就让田先生想办法把这个孩子打掉,不让这消息传出去就好了!现在恐怕怎么做都无法弥补了。”

    也难怪理惠会这样伤心,晴香这是不守妇道,跟人玩儿婚外情,玩儿出‘人命’来了。

    这要是放在现代社会,大不了离婚呗,邵文渊要是有这样的毛病,恐怕从一开始这婚就不一定能结得成。

    可是放在这个社会里不一样,邵文渊为了颜面,不管晴香的幸福而强行成婚,这是邵文渊的无奈,也是晴香不幸的开始。

    然而晴香却不能做出任何对不起邵文渊的事情,否则的话就只有一死才能谢罪,谁让这社会的男人就是忌讳这样的事情呢。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呀,理惠嫂子,咱们就不能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吗?”

    晴香出轨固然不应该,这里也至少有一半的错误是宋霖廷的,邵文渊也不能说一点儿错儿没有,唯独那个还没有降临人世的孩子是真正无辜的。

    “这孩子若是生出来,文渊肯定是不愿意要他的,孩子亲爹那里,怕是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再来还能是谁愿意养他?还不是走到哪里都不招人待见?

    若真是如此,还不如不把他生出来,让他少受些这人世间的苦难…………”

    这可真是左右为难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