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四十二、被打翻的醋坛子

章节字数:3106  更新时间:12-02-10 1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想到晴香和她即将降生的孩子的命运,我和理惠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息,一时间屋子里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会变成五级地震的响动,我和理惠各自陷入了沉思之中。

    但这种寂静并没有维持很久,探菊来敲门了,而且是以一种天快塌下来的语气。

    “少夫人,理惠少夫人,大事不好了,月夕表少夫人不知从何处听了下人们胡乱嚼舌根,说晴香少夫人怀着的是宋家表公子的孩子,现在已经领着几个丫环婆子,打上门去了!”

    探菊一向稳重,很少用这样慌张的语气说话,可见事态有多严重。

    “走,咱们这就过去!”

    不管怎么说,保住晴香和她腹中的孩子是我们目前的首要任务。

    *****

    人还没到晴香的居所,打从老远就能听到月夕吵嚷的声音,这位姐姐跑到这里挑战女高音的最高音来了。

    “砸!有什么给我砸什么!这样没脸的人,直接去死好了,还用得着这些家什做什么?

    柳晴香,你用不着躲在屋子里当缩头乌龟,今天你不把事儿给老娘说清楚了,你就别想好过!

    柳晴香,你给我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晴香的娘家姓氏是柳,不知道理惠的娘家姓氏是什么……

    “宋吴月夕!你这是干什么?不顾及亲戚间的脸面了吗?你吵什么?”

    理惠一进院子,就一把拉住月夕张牙舞爪、四处乱飞的手指,大声呵斥道。

    “哎呦,来帮手了?你们姐妹俩还真是相互照应,有什么事都要帮衬着。

    屋里那个偷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帮着望风来着?或者说你是跟着同流合污,一起偷人来着?还不都是一路货色!”

    月夕正在气头上,当然也不会给理惠好脸色看,话说得非常难听。

    “你!你胡说什么?谁偷人来着,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说话!”

    理惠哪里是这个泼妇的对手,被月夕的满口脏话气得满脸通红,回答的话却显得很苍白。

    “证据?你跟我要证据?我还想跟你要证据呢!只要有了证据,我看屋子里那个不要脸的还能不能厚着脸皮活下去!要是有证据,我可就不是这样闹事就可以打发的了!”

    没有证据还能闹得这么理直气壮,不愧是泼妇。

    “你……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居然还这样理直气壮的,真是不可理喻!”

    理惠句句带着‘理字’,却无奈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亲戚,何必这样大吵大闹的,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讲清楚。这样闹,能闹出个什么结果来?都消消气,坐下来说话好不好?

    月夕嫂子,不是弟妹我向着屋里的那位说话,您这样大吵大闹的,实在是有失大家风范,有什么事,您不能找夫人和老太夫人去,难道她们不能替嫂子你当家作主吗?

    这院子里可不是只有晴香嫂子一个人住着,将来若是文渊堂哥回来了,看见这一院子乱七八糟的,知道是你闹得,到长辈那里去告上一状,你就算是有理也变成无理了呀!

    你这是何苦呢?”

    我赶紧插进两个人中间,分开有可能上演全武行的两个女人。要是有我在场,她们两个人还能打起来,以后就会人人都说我无能了。

    “这院子里的下人呢,都是木头人吗?你们家的主子不在家的不在家,身体不好的卧病在床,你们这些人就没规矩了吗?还不干净收拾干净了,给客人让座上茶!

    宋家的下人也是,你们家主子不过是来串门的,跟来这么多干什么?留下一两个伺候的,其他人都散了吧!”

    当务之急是打扫战场,本人一向奉行君子动手不动口的原则,吵架也全靠嘴上功夫,基本上不动手的。

    “哎呦,我还当是那个巧嘴的来了,一下子就把我们家的下人都撵走了,原来是咱们邵家新任的‘当家主母’呀!敢情您这是来替我‘做主’来的?要不然撵走我家下人干什么?”

    月夕也没有给我好脸色看,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想是对于我突然接管家务很不满意。

    “我要是‘当家主母’,那你要把夫人放在什么位置上?月夕嫂子,你这话说给我听听,我还可以窃喜一下,若是让夫人听到了,她可是要不高兴的!嫂子当心祸从口出!”

    这种话会得罪的人不是我,我用不着跟她生气。

    “既然你不是‘当家主母’,那你来干什么?多管闲事,就不怕管出毛病来,得罪人吗?”

    她这话的意思,摆明了是说我若管闲事,绝对会得罪她。

    “我现在的确不是‘当家主母’,可是正牌的‘当家主母’现在正忙着管理外面的事务呢。

    这次,夫人可是得了老太夫人的令,才让我协理家务的,我若是什么都不管,那夫人回来一准儿要骂我的!”

    但是,现在掌管家务的人是我,我要是害怕得罪人,那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这么说来,这件事你就能做得了主?”

    月夕也害怕自己闹得太过,被长辈们责斥。

    “就算我处理不当,也有夫人和老太夫人在呢,您怕什么?到时候让长辈们骂我就是了,嫂子你是用不着当这个责任的。”

    一旁的理惠拉扯了一下我的袖子,不想让我在这件事上出头。

    “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这件事我就找你一个人评理了!”

    月夕终于愿意安静下来了。

    “几位主子,西边小花厅已经打扫出来了,请几位主子移步上座。”

    小树儿现在是这个院子里的管事大丫鬟,这些天也学了不少察言观色的本事,见到我们这里空气有所缓和,赶快上请我们另外找地方坐下说话。

    这孩子学习能力挺强的嘛!

    “走吧,我想月夕嫂子这会儿也差不多该觉着累了,坐下喝口茶,歇歇脚吧!”

    不管月夕愿不愿意,我硬是拉着月夕向小花厅而去,理惠只能无可奈何地跟在我们的身后。

    ******

    已是深秋,百花凋残,院子里的各种花草凋零破败,毫无生气,只有小花厅里还有几盆菊花还在盛开。

    似乎是花匠为了让这几盆菊花开的长久些,特意在屋里烧了火盆来调节温度。所以,小花厅虽然有一面窗户是大敞四开的,屋子里却一点儿寒意都没有。

    有了这样温暖舒适的环境,我们之间的谈话似乎从一开始就可以有一个心平气和的开端。

    “小树儿泡茶的水平有所长进嘛!前两天我来,她泡的茶还没有这么好喝呢!”

    我可以把话题引导到了茶水上面,那两个人果然也喝了一口茶,祛除刚才在院子里争吵是灌下的那一肚子冷风。

    “行了,红菱弟妹,你就不要转移话题了,说吧,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若是不能让我满意,这件事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感觉到身上回暖,月夕终于缓过神来,追着我要处理意见。

    “月夕嫂子,你着什么急呀?这件事,我还没有弄清楚来龙去脉呢,你让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呀?

    最近这几天,晴香嫂子有喜的消息传到了夫人和老太夫人那里,她们可是正在高兴的头上呢,都说是多年的枯树开花结果,是祖宗保佑的结果。

    您是想让我,只因为嫂子你的几句吵闹,就把这间喜事变成坏事?您这里倒是有了交代了,您让我怎么跟夫人和老太夫人交代呀?

    所以说,您怎么也要把您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给我听,这样我才好判断下一步我该怎么做,您说对吗?”

    像月夕这么能闹事的人,就只有搬出家里的长辈那两尊大佛能够镇得住她了。

    “就你有理!我说不过你!真是生了一张巧嘴的俏丫头,算我拿你没办法,行了吧!”

    月夕无奈地翻了翻眼皮,赏了我两个白眼。

    “刚开始,我听说晴香有喜,我也挺高兴的。

    我们同样是膝下无子,我毕竟是还有个女儿,孩子她爹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休妻的事倒是不怎么太提,就是总张罗纳妾。

    而晴香嫁过门来也有个六七年了,别说儿子,就连女儿也没生出半个来,时间久了,就算他们家邵文渊不说什么,家里的老人也会有所不满。

    这一次,晴香有喜,可以说是替她解了眼下的危机,这不就是天大的好事吗?

    可是我整日在屋子里坐着,外面的风言风语,我不想听,也有好多人不断地在我耳朵边上念叨。

    那些人说晴香和我们家宋霖廷之间有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毕竟没有真凭实据,我也就当成没听见,也就算了。

    可是这一次这些人说得尤为过分,她们说邵文渊……他在男人的事儿上根本就不行,所以晴香这么多年才没有孩子。

    还说,其实晴香的身孕不是两个月大,而是一个月大。要照着这么说来,邵文渊离开一个半月多,不到两个月,那孩子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月大小呀!

    那不是宋霖廷的,还能是谁的?你说,听了这样的消息,你让我怎么可能还坐得住凳子?”

    真是糟糕,这个消息是谁传出来的?我和理惠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同样染上了担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