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四十三、造谣生事者(1)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12-02-11 1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田大夫给晴香诊脉后,宣布她有一个月身孕的时候,那间屋子里除了我和田大夫之外,只有端午在场。

    我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不会怀疑自己。

    而田大夫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他在邵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很多年,非常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晴香不守妇道,他是知道的。

    但这种隐秘事情,他唯恐避之不及,根本不会主动向外宣扬,以免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难道是端午说出去的?她常年呆在邵夫人身边,是个十分懂得如何察言观色的人物,那天她的表现摆明了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懂得这件事的轻重。

    如果这件事是她宣扬出去的,那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当着我的面,她肯定了晴香有两个月身孕的说法,背地里却又在私下宣扬晴香的孩子是宋霖廷的?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月夕表嫂,下人们当中就是有这么一群人,把主人家的大小事情当成笑话来看,唯恐天下不乱,没有的事她们也要添油加醋说成天大的事。

    要依着我的意思,这件事,一定要严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这里造谣生事。这样的蛀虫不清除干净了,咱们家往后也别想有安宁日子过。

    月夕表嫂,要不然这样好了,这些瞎话,您是从谁那里听来的,你把人交给我,我一定审出造谣者是谁来,洗清霖廷表哥和晴香嫂子的名声,换一个家宅安宁。嫂子,您同意吗?”

    我可以想象到,今天我办完这件事情,那些多嘴多舌的人会说我什么。但我现在必须借着这件事树立起我在邵家的威严,否则以后的事情,我会越来越难以处理。

    这就叫做杀鸡儆猴。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你现在是当家的人,你也有权去处置这件事。我能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我身边的丫鬟告诉我的,你就先从我身边的人先审起好了!”

    这句话说的,明摆着月夕不高兴了。她虽然泼辣,却也护短,要从她身边的丫鬟率先审起,她的面子上自然是不好过的。

    “谈不上审,不过是问几句话而已。嫂子,你现在身边站着的这两个丫鬟,可就是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人?”

    我对月夕的脸色视而不见,直接将目光落在了她身后的两个丫鬟身上。

    “就是她们。”

    两个丫鬟顺着月夕的话音,向我福了一礼。

    “你们是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的?”

    我紧紧盯着两个丫鬟的脸,让她们迫于压力,不敢跟我说假话。

    “是我们院子里的粗使小丫鬟。”

    两个丫鬟异口同声地说道。

    “小丫鬟?你们是听同一个人说的,还是分别从不同的人那里听来的?”

    继续追根。

    “奴婢是从五儿那里听来的。”

    其中一个丫鬟回答道。

    “奴婢是从小草儿那儿听来的。”

    在这个问题上,两个丫鬟的答案终于不一致了。

    “好!来人,去把宋家院子里的五儿和小草儿带过来问话!”

    不就是刨根问底儿吗?谁不会呀!我就不信,我问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

    一番审问下来,院子里罚站的人越来越多。

    从宋家院子里的丫环婆子,各处大小厨房的厨娘、杂役,再到打扫院子的,看门儿的,花园子里的老少花匠,等等等等。

    一个小小的院子里站了大概几十人之多。

    我有些头疼地抚摸着额角。

    大概除了夫人房里的下人和老太夫人房里的下人,整个邵家内宅的各个房头和各个部门全都有人被牵扯进来,甚至连舒宁小夫人房里的下人都没能幸免。

    最后,越来越多的人把矛头指向了晴香院子里一个粗使的婆子身上,一致说最初的流言就是听到这个人传出来的。

    因为她就是晴香院子里的下人,她说的话可信度比较高,所以这样一个流言才会在邵家上下广泛流传开来。

    “二少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如此兴师动众的?”

    就连在花园里溜达的樱哥儿和端午两个人都听到了消息,双双来到了晴香的院子里。

    “两位姐姐来了?你们也看到了,我在这儿审犯人呢!”

    看着这些散布流言蜚语的人,我的心情实在好不起来,还是那句话,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晴香不守妇道,有了别人的孩子,可是她毕竟罪不至死,我为了掩盖这件事情花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却轻易地被这些人的流言蜚语所打破,我能不生气吗?

    “可是为了屋里那位有几个月身孕的事情,您才如此大费周章?”

    樱哥儿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拉着端午站在里一边。

    “怎么,这件事你们也知道了?”

    原来我们家也没能幸免,从这场流言的传播中独善其身。

    “消息是听到了一些,不过二公子院子里的下人们从来都不会多嘴多舌,所以没有人把这件事说给少夫人您听就是了。”

    文澈自己就经常是各种流言的谈资,所以我们家的下人们都养成了不传瞎话的好习惯。

    “少夫人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俗话说得好,谣言止于智者,有什么流言蜚语,让他们传去好了,我们不把它当真不就行了?

    您这样兴师动众,若是惊动了夫人或者老太夫人,怕是要不好收场……”

    端午看看满院子里罚站的下人,有些担心传到长辈们那里。

    “端午姐姐是智者,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智者。有些人宁可承认自己是愚人,也要一过嘴瘾,背地里添油加醋地传这些消息。

    您做智者也只能是独善其身,却不能阻止流言的发展,等到这些流言发展出不可收拾的后果的时候,您到哪儿买后悔药去?

    我今天就是听说月夕表少夫人到这里来闹事才赶过来的,月夕表少夫人发脾气就算是再有道理,这不也是流言毫无节制地流传发展出来的结果吗?

    就算我现在在这里兴师动众,被家里的长辈知道了,也比那样的流言传到长辈们耳朵里要强些吧?

    我做事过分,被长辈们知道了,至多说我是矫枉过正,小题大做。若是那些流言传到长辈们那里,她们会怎么想晴香少夫人?那以后晴香少夫人还要不要做人了?

    这两种结果,孰轻孰重,端午姐姐,你应该能够掂量得出吧?”

    我正在气头上,说话自然没有多想,看端午低下头去的模样,想是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我实在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否有忿恨。

    “少夫人说的是,这些下人一向爱传瞎话,好多事情一到了他们的嘴里就会变个模样,这次好好整治整治他们的恶习,以后我们家也能清静一些,应该的,应该的。”

    樱哥儿悄悄拉住了端午的手,阻止她再次开口,然后把处置下人的权利再一次交给了我。

    “既然两位姐姐都没有意见,那不妨在一旁听听我到底是如何处置的,将来到了夫人和老太夫人面前也好回话。”

    这件事无论如何长辈们都会知道,索性让这两个大丫鬟跟着我们去旁听,至于她们到了长辈们那里要怎么说,那我就管不着了。

    此时此刻,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在我的示意下,我和理惠还有月夕三个人来到了正屋门外摆着的三把椅子上安坐下来,我坐在正中间,左右手分别是理惠和月夕两个人。

    我们的身后站着各自的丫鬟,而樱哥儿和端午则分别站在了理惠和月夕的左右手边。

    “把那个编瞎话的婆子带上来!”

    我现在怀疑她究竟是不是这个流言的编造者,亦或是另有其人?

    “二少夫人饶了老奴吧!老奴再也不敢了!二少夫人,您就饶了老奴吧!…………”

    一个粗使的婆子在两个身强力壮的女仆的押送之下,被送到了我们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

    “抬起头来说话,我到要看看你这舌头到底有多长!”

    我是希望从她的眼神中获取更多的信息。

    “…………是…………”

    这婆子的一双眼睛浑浊不堪,名副其实的人老‘珠’黄,但她的眼神一直在躲闪,不敢正视我的眼睛,很明显地是做贼心虚了。

    “说吧,你为什么会说晴香少夫人的身孕是一个月而不是两个月?是谁告诉你的?”

    我、田大夫、端午,只有这三个人是最大的嫌疑犯。

    “是…………是老奴自己猜测的,因为老奴在进邵家做事之前,曾经做过几年的稳婆,专门给乡下女人接生,见过不少身怀有孕的女子。

    老奴看晴香少夫人的情形,实在不像是有两个月那么大的身孕,所以就把自己的猜测说给别人听了。…………”

    那婆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我几乎听不见她的声音。

    猜测?谁信呀?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她也敢往外说?我看她的眼神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要朝端午的方向飘去,难道真的是端午指使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