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五十五、醒了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2-02-25 1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重的姜味!我不喜欢!

    想要撇开脑袋,却发现头昏昏沉沉地不听使唤。

    不要把姜汤往我的嘴里灌…………

    姜汤?我不是被那个诡异的黑雾抓住了吗?哪儿来的姜汤?

    “醒了!少夫人醒了!太好了!谢天谢地!…………”

    探菊欣喜地回头喊了一嗓子,然后继续往我的嘴里灌姜汤。

    “…………不喝…………拿走…………”

    我之所以睁开眼睛,就是为了不想喝姜汤。

    “那可不行,您这是大冬天的落入水中,不受寒才怪呢,必须用浓姜汤驱寒,这是田先生说的,等您稍微缓和一点儿了,才能给您用药。”

    探菊这种时候绝对听田大夫的,而不听我的。

    “不!”

    刚才嗓子还有些沙哑,现在已经可以吐字清晰了,但我的态度更加坚决了。

    “…………菱儿!菱儿真的醒了吗?”

    文澈的声音由远及近,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他一身外出的打扮就闯进了我们的卧室。

    “……文澈……”

    这种时候,撒娇最好用了,总而言之,我的目的就是不喝姜汤。

    “二公子,您可回来了,少夫人正在闹别扭,不肯喝姜汤呢!您快来劝劝她…………”

    见到文澈进来,探菊连忙把手上的汤碗往文澈面前一送,自己闪身就要往外走。

    “菱儿,我也不喜欢喝姜汤,可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好…………”

    文澈稍微一愣,马上明白了探菊的意思,毕竟他跟我一样,吃药的时候得有百八十个人哄着。

    “我不!”

    随着神志的清醒,我的体力也正在慢慢恢复,至少拉被子蒙头的力气还是有的。

    “菱儿…………”

    文澈叹了一口气,随即端起汤碗,开始大口大口地往自己嘴里灌姜汤,然后鼓着腮帮朝我进攻过来。

    不好,这是某次文澈生病不肯吃药,我情急之下使出来的招数,被他学会了。

    这下子逃不开了…………

    给我喂完姜汤,文澈心满意足地舔舔嘴,看着我傻笑。而此时的探菊已经背过身去,竭力地拼命忍笑了。

    “不许笑了,扶我坐起来!!”

    姜汤入腹,开始散发效力,我的身上暖暖的,似乎流失的力气正在回笼,我的精神头也比刚刚醒来的时候好了一大截。

    “探菊,你不要笑了,我有话问你。”

    没有用探菊伸手扶我,文澈已经抢先把我扶坐起来,斜靠在他的身上。但是,看他的脸色,似乎正在因为我这一次失足落水的事情而生气。

    “二公子,田大夫刚才已经来过了,也开了药,是寻梅姐姐亲自去抓药的,您就放心吧。”

    探菊竟然没有发现文澈神色上的变化,还以为他要问药的事情呢。

    “探菊,你不要嬉皮笑脸的,跪下!!”

    别看文澈平时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一到涉及我的问题的时候,他就会变得特别严肃,上次我淋雨回来,他差点儿没把问竹从邵家撵出去。

    探菊果然被他的厉喝吓了一跳,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探菊,你是怎么伺候主子的?为什么明明你跟着主子一起出去的,却害得她一个人四处乱逛,还失足落水?

    端午是我娘屋里的丫鬟,我无权处置她,可是你总该归我管吧?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文澈很少发脾气,也很少如此的条理清晰,尤其他板起脸来的样子和他那个死人脸大哥极其相似,乱吓人一把的。

    “奴……奴婢…………”

    探菊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邵家那个有如魔鬼的当家大公子呢。

    “文澈,你吓到探菊了,别那么严肃!!”

    我用力地扯着文澈的衣襟,怕他真的发脾气,到时候满院子的下人都要遭殃。

    “…………二公子,您且息怒,这件事事有蹊跷,也不能说就是谁的责任…………奴婢也是随同二少夫人一起外出的人,您要责罚,就连端午一起罚吧!”

    端午可能一直都在外间屋里,一听到内室的吵闹声,立刻掀开门帘进来,和探菊一起跪在了地上。

    “文澈,你听我说!是我离开柳家客厅出去透气的时候,没有告诉她们两个。

    今天同去柳家做客的咱们家三位小姐,出门时都只带了一个丫鬟,而且年纪都比较小,我怕她们服侍不周,所以特别叮嘱探菊和端午两个人多家照应。她们两个并没有错啊!”

    我来到邵家时间也不算很短了,可是却一直不习惯前呼后拥的生活,得了机会就像自己独处,这也是我无法对文澈说明的理由。

    “端午,你刚才说事有蹊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文澈并没有理我,其实他也是懂得我的感受的,所以并没有对我一个人偷偷溜出去的事情加以追究。

    “二少夫人落水的那个院落,我们去柳家的时候,都是看到了的,那门上层层叠叠绕了好几层铁锁链。可是我们发现少夫人落水的时候,那门上的锁链却是七零八落散在地上的。

    别说我们感到奇怪了,就连柳家的人还紧着追问我们,少夫人究竟是如何打开锁链的呢。

    二少夫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端午、探菊、文澈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满脸的疑问。

    “锁链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我碰都没碰过那东西啊?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利器可以破坏那些锁链,更不可能用蛮力弄坏那些锁链,那锁链坏掉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我只是自己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怎么进到那个院子里的,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只记得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满池盛开的莲花…………”

    端午和探菊都被吓到了,脸色青黑地用恐怖的目光看着我。

    “少夫人,您是不是有些发烧,在说胡话啊?这是什么季节,怎么可能有莲花盛开呢?二公子,您快摸摸少夫人的额头,是不是有些热?”

    探菊已经在盘算着是不是要请田大夫过来一趟了。

    “没事儿,她没有发热…………”

    文澈果然乖乖地摸上了我的额头。

    “对了,我落水的时候,好像还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说些‘帮帮我’‘女儿’什么的…………”

    我的眼神,溜向端午,偷看她的神色。

    “别说了,好吓人…………”

    探菊已经胆小地捂住自己耳朵了。

    “是个什么样的人?”

    端午的脸色由青转白,却依然忍不住发问。

    “是个女人的声音,很幽怨、很悲伤的那种感觉…………”

    不就是柳家小夫人赵婉莹喽…………

    “对了,文澈,你还要出去吗?怎么穿着外出的衣裳?”

    我的快速切换话题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但也很快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谁也没有看到端午的脸上惨白一片,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我在铺子里,听说你在柳家落水,被送了回来,我一心急,就直接从铺子冲回来了。好像这会儿,娘还没回来呢,明天大概要挨骂了…………”

    文澈吐了吐舌头,又变回了平时的大男孩。

    “文澈,你就别责罚探菊和端午了。端午是娘那边的人,轮不着你罚她,再说她和樱哥儿两个人现在帮我管理家事,已经够累的了,她也不是应该专门伺候我的人呀!

    还有,咱们这个院子里面,访兰是总揽全局的,寻梅是专门服侍你的,问竹自从回来,你始终也不愿意让人家靠近我,你要是连探菊也责罚了,那谁来伺候我呀?

    这样吧,你就罚探菊每天亲自给我煎药好了,你看行不行?”

    我使出了压箱底儿的本事来撒娇哄着文澈,希望他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再追究这件事。

    要知道,在现代社会里,我可是从来都没有用这种声调说过话的,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煎药的活计,她还想交给别的什么人去做吗?让别人煎药,我可不放心…………”

    文澈这话的意思,基本上就是同意我的建议了。

    “好,好,好,你们两个快起来吧,跪在地上也不嫌凉?怎么没见樱哥儿姐姐?她去哪儿了?”

    对着两个丫鬟挤眉弄眼,告诉她们雨过天晴了。

    “樱哥儿姐姐被老太夫人叫回去了,说是有事要商量,看那意思,老太夫人好像要把柳家的两位小姐接到咱们家来住一阵子。”

    两个丫鬟忙着起身的功夫,探菊解释了一下樱哥儿的去向,而端午却一言不发地退出了屋子,到外面去了。

    我刚才吐露的讯息,够她琢磨一阵子的了。

    “唉?为什么要把柳家的小姐接到咱们家来住?”

    文澈现在对‘柳家’这两个字敬谢不敏。

    “那个古怪的院落里原来是闹鬼的,现在作为封印的锁链被破坏了,柳家的别院怕是也不能住人了,谁还敢在那个院子里住下去呀?”

    探菊想想那个透着鬼气的院子都直哆嗦。

    “柳家在临塘不是有亲戚吗?她们为什么不去亲戚家暂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