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五十七、二次落水(1)

章节字数:3038  更新时间:12-04-15 1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听了端午对着访兰的一方哭诉,我的嘴角有些小抽搐。

    我说…………你们俩就坐在我的窗根底下说这件事,摆明了就是说给我听的吧?问题是这间屋子里不只我一个人在,还有柳家别院的主人柳大小姐在呢,你们让她做何感想?

    果不其然,听了两个大丫鬟在窗外的对话,柳蕊沁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对劲了起来。

    “二少夫人…………我…………蕊沁真是对不起你们,就连自家的下人也不能好好管教,竟然会有人偷了府上的东西。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蕊沁就先告辞了。”

    柳蕊沁神色匆匆地站起身来告辞,甚至让我无法挽留,只好大声喊来了探菊,叫她代我送客。

    柳蕊沁出了屋子,被窗下坐着的那两个大丫鬟看见了,发出了一阵小小的惊呼声。

    “柳大小姐?怎么……您刚才就在我家少夫人的房中吗?端午刚才说过的话,请您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端午的解释显得有些过于做作,任谁听了都会觉得没面子。

    “这位姐姐也许是出于好心才会这么说,或者是真的不在乎身外之物。但是柳家是个大户人家,断然不能让自家的下人做出这样没规矩的事来。

    姐姐请放心,就算我们找不到那只金镯的下落,蕊沁也一定会派人打造一只一模一样的金镯子来还给姐姐。

    这个面子,柳家还是要的!”

    柳蕊沁都这么说了,端午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无言地目送柳蕊沁主仆离开,只有访兰自言自语的声音从窗外飘来:“这下子,事儿可闹大了…………”

    *****

    次日清晨,我还赖在床上享受难得的懒觉时间,柳蕊沁就已经派了自己的贴身大丫鬟细雨来找我汇报她们昨天回去后的调查结果。

    好在我现在是在称病期间,在自己的床榻前接见客人也不算十分失礼。

    “见过邵家二少夫人,奴婢细雨奉我家大小姐之命,前来给二少夫人回话。

    昨儿我家小姐回去以后,彻查了家中仆役,也清点了各人的私物,即没有看见昨天那位姐姐所说的蓬头垢面的婆子,也没找见那位姐姐的镯子。

    据家中管事说,我们柳家别院的确曾经有过那样一个蓬头垢面的婆子。

    她原来本是在京城本家做事的,因为十年前生过一场大病,后来总是疯疯癫癫地说胡话,才被发到了临塘的别院来。

    这次邵家接我们家两位小姐过府小住,家中其他仆役也另外安排的落脚处,却唯独那个疯婆子不知去向了。

    那位姐姐的金镯子很有可能的确是被这疯婆子贪财捡了去,然后悖主私逃了。我家大小姐已经派人出去寻她了,还说只要寻到了,直接打死便是,找回姐姐的镯子才最重要。

    另外,也有可能是这疯婆子自己私逃而没有拿贵府姐姐的镯子,那镯子还有可能是在柳家的别院之内,所以今天大小姐打算带人回别院去再找找看看。”

    一看就知道细雨是个精明能干的丫头,一大段话说下来,舌头都没打结,前因后果说得十分清楚。

    但是…………

    “真是难为你们家小姐了,为了那么一个小小的金镯子,却要如此大费周章,实在有些犯不上。

    再者说,细雨姑娘,你也说了那婆子有可能是自己私逃而并没有拿我家端午的镯子,能不能劝劝你家小姐别寻到了人就直接打死?

    好歹那也是一条人命,直接打死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寻到了人,直接送到官府去,让官府发落,岂不是更好?”

    这官家小姐就是霸道,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是一条人命交代出去了。在她的眼里,那个疯婆子怕是连蚂蚁都比不上,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

    “二少夫人真是仁慈,不过是一个疯婆子而已,也值得您替她求情?

    但那个婆子毕竟是柳家的下人,悖主私逃本来就是该死的大罪,到了官府那里,连审都不用审,直接就是乱棍打死的命,我家小姐这么做,也是为了不给县老爷添麻烦。”

    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啊!柳家那个心狠的大夫人生出来的女儿,果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原来,端午自从把那只金镯子送给疯婆子,让她离开,打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主意。

    想来她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了,这是在借助柳蕊沁的手除掉最后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

    柳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就是不知道怎么生出来柳晴香那么个实心眼儿的傻孩子。

    她幸运地嫁入邵家,不用跟柳家人斗心眼儿,却也不幸地遇到了一心要报复所有柳家人的端午,把她也一起算计了,真是前途堪忧啊。

    “怎么处置私逃的仆人,是你们的私事,我就不便过问了。

    但是,细雨姑娘,昨天是因为别院出了事儿,邵家才把你们接过来小住的,你们为了一个金镯子,就要回去,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

    不如,我带着端午陪你们一起过去吧,彼此有个照应,我才放心啊!”

    柳蕊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柳家人不把我撕了才怪,我可不能冒这个风险。

    “这怎么使得?二少夫人您现在还在病中,不能轻易外出啊!我们回去找东西,也不过是粗略地看看,那么小的一个镯子,真要找,不得花个三天五天的时间?

    我家小姐过去,也是看看就回来,就不用麻烦您了!再说,我家小姐怕是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我回去回了话,就出发去别院了,您现在准备也来不及…………”

    细雨连忙摆手,拒绝我的随行。

    “你家小姐毕竟是客,我又比你家小姐略微年长,她要外出,我理当陪同。

    探菊,你去把寻梅也找来,帮我梳洗,动作快些,咱们争取早去早回…………”

    探菊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违背我的意思,只好手脚俐落地打点我外出的事宜。

    细雨见我态度坚决,也无可奈何,只好回去向自家主子回话,等着我收拾停当了一起出门。

    *****

    两乘小轿停在了柳家别院的正当院里,我和柳蕊沁分别从两乘小轿上缓步下来,走到了满院子柳家仆人的面前。

    “好了,你们按照管事的吩咐,分头去找吧,细雨,你也一起去!”

    柳蕊沁把自己的贴身丫鬟也派了出去寻找那只金镯子,不过因为我身边还带着端午和探菊两个人随行伺候,大概照顾我们两个人也够用了,所以我也没说什么。

    柳家的仆人应声而散,偌大个院子里只剩下了我、柳蕊沁、端午和探菊四个人,显得格外冷清。

    现在已经入冬了,植物的叶子早已经一片都不剩,全都掉光了,冷清的院子配上些光秃秃的树枝,更加凸显了一个‘冷’字。

    我昨天刚刚落水,难免会受些风寒,在室外被冷风一吹,光是喷嚏就打了好几个,外加还有些咳嗽,看上去实在是有些狼狈。

    “二少夫人,您其实用不着跟我出来,蕊沁自己能处理好这件事的。”

    柳蕊沁带着歉意地看着我,大概是有些同情我这个病号了。

    “邵家也是个家规甚严的人家,若是被长辈们知道了,因为我们家丢了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就这样劳动柳家的各位,我这做主人的还不能陪您回来走这一遭,我回去会挨骂的。”

    真是的,你若是真的同情我,就不要做这么任性的事了好不好?

    “是,蕊沁受教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蕊沁才执意要寻回这位端午姐姐的失物,否则的话,就太失礼了。”

    柳蕊沁也实在是个咬牙要强的丫头,不愿意让人说柳家的下人偷东西,让柳家没面子。

    “对了柳小姐,关于那个疯婆子的事,不知道细雨姑娘跟你说过没有?”

    我还是想劝她不要那样草菅人命。

    “细雨已经跟我提过了,多谢二少夫人。

    蕊沁知道,二少夫人那么说,也是为了让蕊沁手下留情,别让外人说我狠毒。蕊沁知道错了,蕊沁已经吩咐下去,若是找到那个婆子,就交到官府去,随官府处置就好。”

    柳蕊沁是个聪明孩子,懂得从我的劝诫之中,选取她想听的意思去理解,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她的本意决定,也就是说,疯婆子被找到了,依旧逃不出一死。

    柳蕊沁在意自己的名声,却不在意人命,果真如此的话,我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只能说那个婆子当年做了杀人贪财的恶事,如今被一心报复的端午算计,因果报应落到头上,终究不会有好下场,这也算是她咎由自取。

    只是,柳蕊沁可是邵文清未过门的妻子,而柳端午是邵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将来柳蕊沁过门,她们两个人打交道的日子还长着呢。

    柳端午和柳蕊沁这一对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在未来的一个短暂的相处之中,会闹出多少事来,我实在是无法预料。

    当真是前途多难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