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六十五、三堂会审(3)

章节字数:3003  更新时间:12-03-09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连我都没有想到,子墨竟然会帮着福小离说话,就更不用说到现在还把福小离当成凶手的宋夫人和舒宁小夫人了。

    “子墨,你疯了吗,竟然让那个凶手帮着田大夫给你家公子治病?虽说现在减少了他推两位公子落下悬崖的嫌疑,可并没有说他就不是凶手!

    让这样的人来给我们家霖廷治病疗伤,我绝对不同意!!”

    宋夫人的态度十分坚决,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满头的金饰跟着乱晃。

    “子墨,你从小就跟着文澄长大,他对你一向不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我真是…………看错你了!!”

    舒宁小夫人也否定了子墨的提议。

    “小夫人,您别哭啊!!三公子对小人的好,小人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小人的提议也的确是为了三公子着想,才会如此轻易地说出口。

    福小哥儿来到三公子身边的这段日子,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小人的眼里。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啊?

    对人不卑不亢,既不谄媚于公子,也不鄙视于下人,对谁都是一视同仁,待人接物非常自然,也很热心。子墨从来都没觉得他对谁有过什么不良的企图心。

    说实话,小人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三公子为什么对福小哥儿那样的抵触,就因为他来路不明就说什么也不肯相信他。

    我们在田庄的时候,庄上有个人摔断了腿,就是他亲自帮那个人医治的,甚至还冒着大雪封山的危险,进山去给那个人采药。

    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三公子总是怀疑他要做什么坏事呢?依小人之见,福小哥儿给田先生帮忙,三公子和宋家表公子一定会更快地好起来的。

    再说了,如果两位公子真的不是福小哥儿推下悬崖的,他也应该比谁都希望两位公子能够尽快醒过来,好替他澄清事实啊!”

    说得好子墨,最后的这句话,正中红心啊。

    “等一下,就算两位公子不是那个福小离推下悬崖的,那三公子身上的毒呢?没有人能保证那毒也不是他给三公子下的啊?

    他可是三公子的贴身小厮之一,要下毒,他比谁都更有机会吧?”

    这个宋夫人实在太讨厌了,你实在信不过福小离,不让他给你儿子治病就是了,干嘛不让他给邵文澄治病?我们家狐狸绝对会全心全意为他医治的。

    “……啊……呃……夫人……小的……小的有话要说…………”

    宋霖廷的那个讨人厌的小厮——桐生也开口了,还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有话你尽管说好了。”

    仿佛预料到了桐生要说什么,宋夫人脸上的表情瞬间起了变化,变得有些得意洋洋的…………

    “小人好像记得,出事那天下午,小人好像看见了,那个福小哥儿在三公子的一碗汤羹里面放了一种白色的粉末。…………小人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三公子所中的毒…………”

    我的怒火立刻冲上了头脑,这样的事情也要推到我们家狐狸头上吗?也许是我的怒气外泄了,让这个该死的小人瑟缩了一下脑袋。

    “果真是他干的??文澈媳妇,这回你没话好说了吧?那个小子就是该治罪,该治死罪!!”

    宋夫人说话的语气阴阳怪调的,让人听上去着实不舒服。

    “下面跪着的小子,你刚才说,‘好像记得’,‘好像看见’,什么叫做‘好像’?你到底看没看清楚他的脸?你确定下毒的就是那个福小离吗?”

    我眯着眼睛向那个该死的小人发射死光射线,看他敢不敢说假话。

    “小人…………小人虽然没有看见投毒之人的脸孔,但看身形定然是他无疑的。”

    桐生知道如果不把谎话编圆了,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编瞎话。

    “呵?只看身形就认定是他无疑?

    我记得邵家的小厮们穿的衣服都一样是葛色的吧?即便是刚才的那些人里面,和那个福小离身高相仿的人也有好几个?大冬天的,谁不是穿得像棉花包一样,胖成一团?

    仅凭身形,你就能认定是他所做无疑,那你平时得花多少时间盯着他看啊?”

    这种谎话也太假了吧?

    “不……不是……他那天穿的不是葛色的衣服,……而是……而是灰色的……是灰色的冬衣!!”

    桐生已经被我逼得自乱阵脚了,这谎话说得,我都不想揭穿他了,太假。

    “你胡说!!福小哥儿来得时候,只有一身样式奇怪的衣服穿在身上,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咱们外出的时候,他也是,只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就跟着走了,除了邵家给的葛色衣服之外,他根本没有其他颜色的衣服!!”

    果然吧,这样反驳的话是从子墨嘴里说出来的,根本就用不着我张嘴。

    “不是灰衣,是葛衣,小人记错了,小人记错了。…………是…………那天我看到下毒之人的脸了,就是他!!”

    这个时候再补救,可信度已经降低太多了。

    “子墨,你说福小离跟你们一起离开的时候只带了换洗衣服,你可曾见过他携带什么药粉或者用来包药粉用的小纸包之类的东西吗?”

    我继续追问子墨。

    “没有的,二少夫人,毒药是三公子防他防的最紧的,三公子还曾经告诉我,有事儿没事儿翻翻他的东西,看看他藏没藏什么可疑之物。

    小人本来就和他一直住在一个屋子里,还特意在出发之前翻过他的行装,只有衣物,连多余的鞋子他都没有准备。小人还纳闷呢,他就不怕半路上鞋子穿坏了吗?

    可实际上,一直走到田庄里,他的鞋坏了,他才知道,出门是应该额外准备一双鞋的。”

    对于福小离的这种无知,子墨显然也很无奈,却也证明了福小离的清白。

    “谁也没说,那毒药就是他随身带着的呀?他不是曾经为了给断腿的人治病,亲自到山里采药吗?他可是去了好几天的,就算是在山里现做毒药也有可能啊?他不是懂医术吗?”

    桐生反而来劲了,可是他也太傻了,刚才田先生明明说过,那几种毒药是南疆特有的,福小离进山采伤药怎么可能找得到稀有的南疆毒药?

    “你这小子,越发乱说了,那些都是南疆罕见的毒药,怎么可能生长在咱们这个地方的山里?你以为那是树上的叶子,随便抓一把就是吗?

    再说,那几种毒药要制成白色粉末是极其困难的,其中有两味毒药需要九蒸九晒才能磨得粉碎,即便采药很顺利也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制成白色粉末状。

    随便进山里去几天就能拿回已经制作好的毒药?你不懂药物,就不要在那边胡说!!”

    就连田先生都忍不住要驳斥桐生了,这小子现在可是犯了众怒了。

    “既然如此,田先生可愿意信任福小离,让他跟您一起为两位公子治病疗伤?”

    这件事还是应该由田大夫拍板定案。

    “请少夫人把那个名叫福小离的小厮找来,老朽还有一事想要问他。”

    田先生依然想要慎重些再做出决定。

    “好啊…………”

    不多时,福小离就被带到了我们的面前。

    “这位小哥儿,老朽问你,你为什么在大雪封山的时候,却要进山采药?那个时候,应该是很难找到可用药材的啊?”

    是啊,大雪封山了嘛,福小离要不是狐狸精的话,恐怕根本就找不到吧,那还得说是托了野生动物本能的福呢。

    “这个…………小人自幼生长在北方极寒之地,教我医术的先生除了教我些基础的东西之外,草药基本上都是带着小人满雪山转悠,去认识的。

    所以,小人会针灸之术,却不大认得草药。那时候反而是因为大雪封山了,让小人找到了一些熟悉的感觉,才能找到草药,如若不然,小人可能还找不到呢。”

    这话听着有些不太靠谱,可是却不由得人不相信,田先生便若有所思地跟着点了点头。

    其实呢,福小离学的是西医而不是中医。

    因为福之家作为一所儿童福利院,大门口经常会有人丢弃一些身体有病或者有残疾的婴儿,福之家并没有什么多余的钱给这些孩子治病,所以福小离才选修了部分中医的课程。

    反正都是没钱买药,福小离选修的课程也偏重物理疗法,而不太重视中草药。他能从山里找来给人治疗骨折的草药,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既然如此,就请少夫人首肯,让这个小子跟着老朽为两位公子施针疗伤吧!”

    至此,田先生已经彻底信任福小离了,这还真是多亏了桐生那小子的一番让人无法相信的谎话呢。

    “既然如此,你们就让这小子给文澄施针疗伤吧!本夫人宁可让霖廷晚些醒过来,也不愿意让这小子给我家霖廷治病!”

    宋夫人冷然地站起身,终于拂袖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