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七十四、大过年(3)

章节字数:3015  更新时间:12-03-19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平常我和文澈两个人吃饭,只有探菊和寻梅两个人伺候,因为我们规矩不大,所以一向吃得轻松自在。

    若是换了柳蕊沁来服侍,那就不可想象了,人家是大户人家出身,规矩自然比我们多,搞不好还会在背地里说我们没规矩呢。

    “少夫人,下午您娘家的那个小姑娘来过一次,说是家里已经报官了,的确在那个院落里发现了一个过了身的人,都让您猜着了。

    少夫人,这大过年的,本来不该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会有……过了身的人?”

    探菊很忌讳在正月里说不吉利的字眼却依旧难以掩饰好奇心。

    “嗨,别提了,这个过了身的人,就是之前在柳家捡了端午丢失的金镯子,然后悖主私逃的婆子!!”

    话刚说完,门口就传来了一声巨响,一个盛水的铜盆应声落地。

    “端午姐姐?您这是…………这种端水的粗活就交给小丫头们去做不就好了?快回屋换件衣服,你的裙子都弄湿了,一会儿该着凉了!!”

    闻声而出的访兰赶快拉着端午朝她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看着两个人相偕离去的身影,我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端午这样的反应是否能够说明,害死那个婆子的人不是她呢,要不然她也用不着这么大的反应。

    “端午姐姐这是怎么了?怪吓人的…………”

    探菊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大过年的,胆子小的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会害怕的。不过我没有想到端午平时看上去多厉害似的人,胆子竟然这么小。”

    我淡淡地替端午遮掩道。

    “这是怎么了,门前这么多的水,要是一会儿结冰了,岂不是会有人摔倒?来人,把门前的水收拾一下!”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门外又来了一位,吃饭的时间还没到,柳蕊沁就来了。

    “妹妹,你来早了,还没到用膳的时间呢。”

    文澈不知跑到哪儿玩儿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姐姐说得这是那里的话,就连姐姐和夫君的日常起居都应该是妹妹服侍的,现在只需妹妹服侍两位主子用膳而已,妹妹哪里敢怠慢?”

    柳蕊沁脸上挂着笑容接过探菊手上的梳子,细细地为我梳理头发。

    “妹妹不必如此,咱们邵家没有那么大的规矩,怎么可能日常起居都要妹妹服侍?你虽然是小夫人,但半个主子也是主子,什么事都要你做了,那还要那些丫鬟干什么?

    我看你别把那些丫鬟都惯坏了才是呢。你既然已经嫁入邵家,自然用不着拿以前在家是的规矩来衡量,只需入乡随俗就好了。”

    铜镜中反衬出探菊无奈耸肩的举动,样子甚是顽劣。

    “多谢姐姐提点,蕊沁日后会注意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探菊,怎么还不见二公子回来,这都什么时辰了?你叫人出去找找!”

    文澈不赶快回来吃饭,柳蕊沁要在我屋里呆到什么时候才能走?

    “不用去找了,刚才二公子派人捎话回来,谁是今儿他要在三公子哪儿用晚膳,告诉少夫人你自己吃,就不用等他了,他今天要和三公子喝个通宵…………”

    最后面这句话很显然是文澈没走脑子就说出来的,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去把他给我揪回来,要喝酒我陪他就好,人家三公子现在还在病中,哪能陪他喝酒?

    再说了,今天是年初二,就算三少夫人和他们家的小少夫人都要回门,三公子病着,她们晚膳也一定会回来用,二公子留在人家蹭饭,算是怎么一回事?他当他回门去了不成?”

    文澈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眼力价。

    “可是…………”

    文澈之所以能够留在邵文澄那儿吃晚饭,说不定派人回来说了几车好话,才打动家里这几个以鸡婆而闻名的大丫鬟,探菊自然不愿意让文澈不高兴。

    “有什么好可是的,你照我说的话去做就是了,他回来了找我抱怨,也找不到你们头上。”

    对付文澈,我自然有我的手段。

    “可是,还不是因为你一下午没理人家,人家才自己找乐子去的,这会儿又这么蛮横,小心二公子不高兴!他拿定了主意要在那边用膳,我们这些作下人的,哪里劝得了他?”

    探菊她们最头疼的就是哄小孩,尤其是文澈耍起小孩子脾气来,比三岁娃娃也没强到哪里去。

    “你就说我想他了,晚膳之前他要是不回来,后果自负。”

    眼角斜挑,妩媚与霸道同时流泻出来,探菊也就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赶紧唱了个诺,转身出去派人出去找文澈了。

    “这可真是让妹妹我开眼界了,想不到就连‘想他了’这样的话,姐姐也能轻易说出口,却丝毫不显轻佻。

    妹妹家里自小都是父严母慈,就只以为天下的夫妻都是那样相敬如宾,没想到还有像姐姐和夫君这样做夫妻的。”

    柳蕊沁压抑不住呵呵地笑声,险些连手里的梳子都拿不住,脸上的天真一闪而过,才有些像是符合她年龄的表情。

    “别人家怎么样,我是不知道的,只是咱们家自是和别人家不一样。妹妹可能也有所耳闻,咱们的夫君是有名的痴子,自幼和别人不一样,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还是孩童心性。

    别人看来可能会觉得他有些痴傻,但是与他相处起来却简单、轻松,省了好多恼人的心思,自有一番滋味。你若是真的拿相敬如宾的那一套来对待他,小心他以后不理你。

    你才进门,不太了解他,以后日子长了,自然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不管柳蕊沁是不是真的能成为文澈的妾侍,我都希望她能了解文澈的好。或者说,我其实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文澈,并且善待他的。

    “姐姐也只是说说吧,要不然怎么能一下午都不理睬夫君,害得他跑到三公子那里找乐子去?”

    柳蕊沁立刻就抓住了我的小辫子来挤兑我,她倒是挺敏锐的。但是,这不正是机会吗…………

    “你还说呢,这跟你们柳家可是有关系的。你们柳家最近是不是要把别院低价卖了?”

    我从铜镜里悄悄打量柳蕊沁脸上的表情。

    “嗯…………京城那边的情况实在不怎么太好,这边别院里的下人也都遣散了,就连我们姐妹也…………哪里还有心思供养那么大个别院?所以卖了也好。”

    柳蕊沁皱着眉,为远在京城的亲人担心。

    “你们家别院卖的价钱也太低了,就连我娘家的那个贪财的娘都动心了,今儿就派我爹和小弟去看房子,谁知道这一看,竟然…………”

    红菱娘是标准的贪小便宜没好事儿的那种人。

    “竟然什么?那宅院出什么事情了吗?”

    柳蕊沁脸上愣愣的表情似乎不是装出来的。

    “蕊沁,这话我不应该在这大正月里告诉你,但…………你们家那处别院出人命了,就是偷了端午镯子的那个婆子。

    我今儿回娘家,遇到家里那爷儿俩去看房子回来,我家小弟在那个禁忌的院子门口捡到了端午的金镯子,我才赶紧让他们报了官的。

    官府的人已经去别院查过了,果然找到了那个婆子,但是似乎已经过身多时了。我一下午都在想这件事,所以才忘了要搭理咱们家夫君的…………”

    我刻意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造成了一种诡异的语言气氛,然后等着柳蕊沁的反应。

    “…………什么?死…………了?”

    柳蕊沁一哆嗦,手里的梳子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赶紧蹲下身去捡梳子,但她的手颤抖得厉害,说什么也无法捡起梳子。

    “傻丫头,那么忌讳的字眼,你怎么能随便说出口?现在正过年呢!!一会儿回屋了,赶快烧柱香祷告神佛,别把不干净的东西招惹来。”

    我也跟着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梳子,顺便握住了柳蕊沁颤抖的手。

    “妹妹,别怪姐姐啰嗦,那个婆子似乎没有落下什么好下场,凄惨得很。妹妹你可知道这里面没有没有什么隐情?

    她是你们家里的老人儿,姐姐怕她阴魂不散来找你,你若是心里有什么事,要赶快告诉我,可不能干那种讳疾忌医的事,听到没有?”

    听到‘阴魂不散’四个字,柳蕊沁浑身一震,眼睛里快速地闪过了什么,但随即她就清醒过来了。

    “姐姐您可别吓唬蕊沁,蕊沁年幼,还什么都不懂呢,哪里能够知道什么,更谈不上‘讳疾忌医’了。”

    柳蕊沁垂下眼帘,掩饰住了眼神中的变化,但她勉强抻开的嘴角,却说明了这件事她绝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很好,刚才端午和柳蕊沁这两个人的反应,充分说明了,对于婆子的死,她们两个的确事先不知情。

    而且看两个人的表现,似乎对这个婆子的死都很在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