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八十六、那哥们儿被蒸了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2-04-06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我搬进东厢房住,文澈果然结束了外宿生活,回到了家中。只是,他每天闭门不出,也不询问我的情况,看样子这场冷战还是要继续持续一段时间了。

    访兰去世的消息并没有在邵家引起什么太大的轰动,她虽然在邵家多年,可也不过是个丫鬟。

    而且说到底做错事的人是她,所以即便是和她私交甚密的往日姐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祭奠她,让人不禁惋惜访兰身后的冷清。

    我知道文澈在因为访兰的事情自责,怪自己没有早些发现那件事,并且阻止访兰的行为,也怪自己那天一时意气用事,没有阻止邵文澄把访兰送官,才会造成访兰的死。

    我虽然能够猜到文澈的心思,却无法劝慰什么,只能把自己关在东厢房里,足不出户算是一种自我惩罚。

    又过了些日子,总算是出正月了,过完二月二,酒坊里就要恢复日常的工作了,文澈也终于结束了闷在家里的生活,去酒坊帮忙。

    而我依旧是每天闷在房里,除了吃饭睡觉之外,顶多也就是看看书,算是打发时间,至于家务什么的,我已经完全不过问了,有柳蕊沁在,她会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的。

    日子虽然和以前一样悠闲,可是毕竟心境完全不同了,所以我的体质也变得大不如前,时常闹些个小病小灾什么的,屋子里弥漫的药味始终挥之不散。

    只是因为一些不经意的打击,就让我们意志消沉,难道我的生活就要这样维持下去了吗?按说我现在只有十几岁的年纪,要这样混吃等死的话,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

    叹气也没有用,我基本上已经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没有迈出屋子一步了,这人也是越呆越懒了…………

    *****

    “姐姐,不好了,二公子的贴身小厮说二公子今天在巡视蒸米过程的时候,不慎从高处的架子上摔落,掉进了蒸米的大锅里。

    现在作坊里的伙计和二公子身边的小厮们正把二公子往回送呢,只派回一个人来报信儿…………”

    我正坐在房里,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书,柳蕊沁突然破门而入,完全不符合她平日的淑女形象。

    “你说什么?”

    我扔掉手中的书册,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厮们说,这些日子以来二公子就总是神情恍惚的样子,却又不愿意在家里多休息,执意要到作坊去,今儿这到底还是出事儿了。蕊沁已经派人去请田先生过来了…………”

    饶是柳蕊沁出身大户人家见多识广,也没经历过这种阵仗,不免有些慌乱,可是她的慌乱与我的心情相比较,可就差远了。

    我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唯一维系我和这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就是文澈了,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在这世界,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院子里传来了一阵人声嘈杂,看样子是文澈被送回来了,我二话不说,举步冲出了房间,小步奔跑到了文澈的身边。

    文澈躺在一个门板制成的担架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裸露在衣服外面的手和头部还有好几处红肿,像是被烫到了的样子。

    “文澈!文澈!你醒醒呀,文澈…………”

    看着他双目紧闭的样子,我的心好似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逼得我喘不过气来。

    “姐姐,您先别急,让大伙儿把二公子先送进屋子再说啊,田先生马上就能过来了…………”

    蕊沁怕我碰到文澈的伤处,所以和访兰一起拦着我的腰,抱住我的双手,不让我靠近文澈,并且使眼色让小厮们赶快把文澈送进了屋子,甚至都不肯让我跟进去。

    “田先生来了!”

    跑去找大夫的小丫鬟跑得满脸绯红,就进了院子,可是她身后的田先生可没有那么幸运,已经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田先生,您快去看看文澈,他…………”

    我虽然行动受了限制,可是嘴还是自由的,只能借此来表达我心里的焦急了。

    “…………请二少夫人莫要惊慌,老朽这就去为二公子看病。”

    田先生一边回答着我的话,一边脚下不停地进了屋子。

    不一会儿,除了文澈的贴身丫鬟寻梅之外,其他的闲杂人等都被轰了出来,我也被探菊和柳蕊沁送进了与卧房紧邻的书房去等到田先生的消息。

    “二少夫人,您先喝口茶压压惊,二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碍事的。”

    探菊把热茶送到了我的手上,我感受着茶杯的温度,似乎才稍稍暖了暖如落冰窟的心脏,人也跟着镇静了许多。

    “蕊沁,文澈这边出事的消息,肯定会很快就传遍全家,到时候各处来打探消息的各色人等,就交给你答对了,我实在是有心无力…………”

    再加上管家的担子,也够柳蕊沁忙得了。

    “姐姐放心,这都是蕊沁分内的事,姐姐只要照顾好二公子就可以了。”

    在这一点上,柳蕊沁还是很值得信任的。

    时间在焦急等待中匆匆而过,只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对于我来说却也特漫长无比,知道田先生面色安然地出现在我面前是,我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田先生,文澈怎么样了?”

    我站起身,不顾礼节地伸手抓住了田先生的衣袖。

    “二少夫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

    田先生坐到书桌旁,悠然地磨起墨来。

    “探菊,磨墨这种小事,怎么能让田先生亲自动手?先生这是准备要开方子呢!”

    探菊赶快懂事地接过田先生手中的墨块,飞快地研磨起来。

    “二少夫人,您就不能等老朽喘口气吗?真是…………二公子安然无恙,除了手上脸上有几处轻微的烫伤之外,其他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田先生特意加重了‘什么事儿都没有’这几个字,以说明文澈现在的状况,让我放心。

    “可是…………”

    可是文澈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呀…………

    “没有什么可是,二公子只是有些受到惊吓了,加上最近似乎有些累了,不过是多睡了一会儿而已,二少夫人大可不必担心。

    老朽这里给你们留下一个镇静安神的方子,回头给二公子吃了,自然就没事了。一会儿着人到我那儿去,我有现成儿的烫伤药,二公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田先生给我吃了颗定心丸,然后提笔开始写药方。

    “谢天谢地!”

    就连一向不信佛的我,也不免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

    送走了田先生,柳蕊沁又找来了出事现场的目击者,说明了当时的情况。

    原来文澈虽然是失足落入了蒸米的大锅之中,但那是锅下并没有烧火,硬要说是被烫伤的话,顶多也就是被高温的蒸汽烫到,所以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此时,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真正落在实处。

    稍晚,寻梅亲自去给文澈煎了药送过来,虽然文澈还没有醒来,可是不能等着药凉了,所以寻梅坐在床边,盛起一勺药汤,打算早些把药给文澈喂下去。

    “二……二少夫人,二公子似乎牙关紧闭,药都喂不进去,全都从嘴角流出来了!”

    才喂了两勺药,就又出问题了,一见文澈不能吃药,寻梅这样老练的丫鬟也有些慌了。

    “拿来给我!”

    喂药这种事,有的时候是夫妻之间专属的小亲密,寻梅她们也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我含了一小口药,对着文澈的嘴就贴了上去,用舌尖轻轻挑开文澈的牙关,把药灌了下去,如此往复,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碗汤药就进了文澈的肚子。

    站在一旁看着的柳蕊沁不自觉地羞红了脸,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呢,寻梅和探菊发现了她的窘迫,不免偷笑了一会儿。

    “二少夫人,您回去休息吧,天也不早了,您的身体最近也不怎么太好来着,别回头二公子没什么事儿,倒把您给累倒了。”

    探菊对我的身体状况是最清楚的,所以开口劝我的人也是她。

    “不,你回东厢房收拾一下,我今天就搬回来住。”

    这种时候,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离开文澈半步的,就算他醒来后不想见我,我也不会退缩,这些日子的缩头乌龟,我已经当够了。

    “这不太好吧,二公子毕竟病着呢…………”

    有人规定病人的房间里不能住别人吗?我白了探菊一眼。

    “怕什么,文澈的病又不会过给人,再说,我睡那边的榻上就好,不碍事的。”

    对于我的坚持,探菊也无可奈何,只好照我说的话去做。

    “回二少夫人,蕊沁小少夫人的话,老太夫人房里来人询问二公子的病情了。”

    今天当值的小丫头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后回话,柳蕊沁回头看了我一眼,询问的意思不言而喻。

    “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杂事就摆脱蕊沁你去处理了,她们若是问起我,你只管说我照顾二公子呢,就可以了,你去吧。”

    出了这种事情,少不得大家都要来打听一下情况的,我哪有那个精神头去应付?

    “是,那蕊沁出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