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人之颠  第三十章 出发

章节字数:5914  更新时间:08-09-08 2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和灵姬走出精灵族的时候,梅洛还是有点讶异,不用和灵王道别吗?

    “姐姐,我们现在到哪呀?”

    青衣从笛子里面发出声音,在修真界是以实力分大小的,而不是以你的年纪大小来分。

    灵姬看了一下梅洛说就到他们先前住的地方。

    来到那鱼塘港时,梅洛看见了许久不见的云飞他们几个。

    “云飞,师兄、欢,你们怎么来了?”

    邓欢开心地上前抱住梅洛。

    “小师公,我们在这里等了快接近两个月了,要不是你的房间一直没退,我们也不知再上哪找你了?”

    邓欢的抱怨,梅洛轻轻地哦了一下。

    “梅师弟,不介绍一下这位姑娘吗?”

    齐月看着和师弟一起进来的姑娘,虽然是满头白发,人又长得普通,但是她身上有一股亲切的感觉,让每个人见到她都会产生好感,不会因为她的白发而产生好奇兼排斥。

    梅洛看了一下灵姬,与她进行了思想交流,也只不过是瞬间的事。

    “师兄,这位是我的好友灵姬姑娘。”

    灵姬向他们三个男人笑了笑。

    “齐月师兄你好,邓欢、云飞你们也好。”

    听着灵姬的打招呼,他们都觉得她与梅洛的关系不一般,因为梅洛是一个不会把自己的好友随便介绍给他人,除非是相当信任的人才说。

    灵姬多看了一下云飞,心里为这个年轻人而感到可惜,梅洛看着灵姬的表情,就说明云飞有着很危险的事要发生。

    “我们到外面吃点东西吧,否则光是站着不好。”

    梅洛说完就把大家都引到外面的一家酒楼吃饭。

    “梅大哥,我感觉到勾魂双使的味道了。”

    青衣不安地向梅洛发起脑电波。

    现在梅洛知道灵姬的表情了,云飞会死吗?

    众人一行,醒目得不得了,在沙国要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血统高贵的人又要长得如此俊俏的帅哥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所有的人都很羡慕那个白发少女。

    坐下桌后,梅洛就已经从青衣的读心里面知道了他们的来意,青衣因为梅洛的未拒绝,开心地看着每个人的想法,当然灵姬与梅洛的她想看还看不到,因为他们对她有防备。

    “梅大哥,那个你叫齐月的师兄在想一个钟灵儿的女子,邓欢则在想一个叫阮飘飘的女子,最奇怪的是云飞的想法,即想一个叫乐乐的女人,又很恨她,好奇怪哟。”

    听着青衣不断地传着信息过来,梅洛也清楚地知道了一些事。

    “师兄,你为什么到这里找我呢?”

    齐月看着梅洛,心想该怎么回答呢?

    “我是因为钟灵失踪的事,才来到沙国的,听说是被抓到黑魔洞了。”焦虑的神情瞒不了大家他对她深厚的感情。

    听到这儿,灵姬插了一句。

    “这位姑娘被抓回家了。”

    齐月心一惊,但他却是无条件地相信她。

    “我该去找她吗?”她没事就好。

    灵姬看着他的红线似断非断的,知道叫钟灵的女子很爱他,而他还在犹豫当中徘徊,算了,帮那个女子一把吧。

    “你一定要去,否则她会死。”

    齐月再也坐不住,他和梅洛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就消失了人影。

    他的骤然离去顿时让邓欢傻了眼,他一直习惯和齐月师公在一起,现在他把他一个人扔下,他顿觉得失去了方向。

    “你往西边找吧,会找到你想找的人。”

    邓欢的耳边响起灵姬的话,他马上去找他的四师公了,在他走了一下,远远地才传过声说了抱歉,这小子。其实灵姬说得是阮飘飘,因为沙国的皇宫就在西边,那个小姑娘又离家出走了。

    梅洛知道灵姬不会无怨无故地把他们两个支开,所以他也一直没开口,吃着小二陆续上的清淡小菜。云飞以为灵姬姑娘也会说到他,但是没有,她就和梅洛一样吃着清淡地小菜,最后云飞忍不住地问灵姬。

    “灵姑娘,你没什么对我说吗?”

    灵姬放下筷子,梅洛还是不管,老神在在地吃着菜,喝着小酒。

    “你又想对我说什么呢?”

    云飞对着灵姬出神的大眼睛,想了想,想说最后还是欲言又止。

    “梅大哥,他想知道乐乐回到黑魔洞的事?”

    梅洛对青衣的话似未听到,还是在吃,什么也没说。

    “灵儿,你吃好了吗?”

    梅洛只问灵姬,不看云飞,他知道云飞的命还在灵姬的手里,只要灵姬说了,那这个小子的命还有得救。灵姬点点头,知道他想私底下问一下云飞的事。

    “差不多了。”

    云飞看着梅洛没问他,他知道梅洛在怪他,因为乐乐他到现在还未回过青城道观,一直追着乐乐,可是乐乐对他总是躲,他想如果他是梅洛,他也会生气不理他吧。

    “云飞,你这几天就和我在一起吧。”

    梅洛的关心,云飞忧郁的脸露出了笑容。

    “好。”

    把最近这两年来的悲伤全部暂时放在了心底。

    “灵儿,我可以和你谈一下吗?”

    尚未就寢的灵姬听到梅洛的声音,她知道梅洛肯定会避开云飞来问她,最好的时机就是夜半三更。

    “进来吧。”

    门已自动地打开,此时的灵姬穿着白色内衣,外面淡黄色的纱袍已解下,梅洛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现在他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化解云飞的危险。

    “灵儿,你可以告诉我化解的方法吗?”

    “你真得要化解吗?”

    “云飞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他名义上是我的晚辈,但在我心里拿他是最好的朋友。”

    “哦。”

    窗外的风,把灵姬的头发轻轻地吹起,梅洛很自然地把她脱下的外套拿起披在她身上,正准备把窗子关上,灵姬阻止了他。

    “让我看着月亮睡。”

    “只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愿意不?”

    “只要能够化解,我做得到的,都愿意。”

    “好,那就让我把他对那位姑娘的感情给封印了,再让青衣附在他身上让那位姑娘知道他不再爱她,就可以化解他的血灾,否则只要他还爱着那位姑娘,就只有死。”

    梅洛静静地坐在了椅子上,青衣在笛子里没有说话,她知道他们两个商量事情时,让她听到的就是可以让她参与的,否则是怎么问也不行的。

    “梅大哥,你说句话呀。”

    想了很久,梅洛决定这样实施,就算以后让云飞怪也好,只要他还活着,一切都会好的。

    就这样梅洛和灵姬商量了什么时候动手最好,云飞与乐乐的牵扯就这样完结了。

    第二天两男一女从鱼塘港上船,往岛国出发。

    “梅大哥,我觉得好像很久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了,太幸福了。”

    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英俊男人说着女人才会有的话。

    “青衣,你要记着,你现在是云飞,是个男的。”梅洛一阵无奈。

    青衣低下了头,走到灵姬的边上,拉起灵姬的手,撒娇地说。

    “姬姐姐,人家很开心的嘛,又不是故意的。”

    灵姬任由青衣拉着手,虽然她现在是男人身,但他实际上是个女的嘛。

    梅洛看不下去,只好把头转向另一边,他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怎么了,看着那样的画面,心里好像带着刺一样。

    灵姬拍拍青衣的手说。

    “青衣,等一下表演的时候要认真哟。”

    青衣才发现船已经在慢慢地靠岸了。

    “姬姐姐,没想到岛国的风景好独特哟,这里明明有着鲜花,可是过了一里路那边就是枯萎的花草,最神奇的还是那口井,一打开盖子就下雨,关上又停了,好神奇哟。”

    “青衣,注意形象。”

    灵姬轻轻地提醒着青衣,男人是不会这样叽叽喳喳的。

    “再过半个时辰到达云锋时,那个人就到了。”

    灵姬的能力青衣十分相信,马上摆起了云飞平常独有的表情,一幅温文而雅的书生形象。

    “灵儿,青衣,那个乐乐姑娘就在前面。”

    梅洛看了一眼青衣,青衣给了一个他放心的眼神。

    青衣在乐乐未发现前,她挽起了灵儿的手,低下头与灵姬轻轻地说话,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一幅爱侣恩爱的图画。

    从远处看到云飞和一个白发的姑娘亲密的样子,乐乐抛开自己的属下施展轻功来到他们面前。

    “飞飞,这位姑娘是谁?”好浓的醋意。

    “乐乐姑娘,好久不见了!”

    梅洛打着招呼,此时乐乐才看到梅洛,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云飞与其他女人亲密,心很疼。

    “梅大哥,你也来了。”

    “嗯,你只看到云飞,没看到我。”

    听着梅洛打着风趣的话,乐乐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平常不爱说话的人是他吗?

    青衣从云飞的大脑里抽出了许多的事。

    “乐儿,这次来我就是和你说清楚,我爱上了灵儿,不再爱你了,你再想杀人我也不会阻挠你了。”

    云飞的话,乐乐觉得天都塌了,这个在她背后追了两年的男人说要放弃她了,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痛,自己不是爱着梅洛吗?那为什么梅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没有感觉,反而对他与这位叫灵儿姑娘有感觉。

    “你真得要放弃?”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的。”坚定无疑。

    青衣抱着灵姬,眼里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看着云飞的笑容,乐乐觉得很刺眼,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悲痛哀绝的一个女子,乞怜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飞飞,你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现在自己后悔来得及吗?自己真得错了,守着不可能的梦,错把梅洛当作自己的爱慕的恋人,却不知自己的恋人就在自己的身边,错过了,才知道自己的心已碎成了千万片。

    乐乐姑娘的哀痛,青衣一丝犹豫,内心极为同情这个女的,她从她的心里读到了她对云飞的真挚深沉的爱,也从她的内心看到了,她奉煞无天的命令来抓他,此时的她矛盾极了。

    “对不起,以前我爱你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像个仙女,后来慢慢地发现你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一次次地劝说,一次次地伤害,我对你的爱完全绝望了,还好我遇到了我的灵儿,她让我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完美的女人,从今以后我只爱她一个。”

    青衣的话,灵姬心里一阵发冷,没想到青衣这个小姑娘说起慌话来可以连眉毛都不眨一下,如果她真得是他,她听了心里也会很开心吧。为了演好戏,灵姬把身上的重力全部放在了青衣的身上,露出了一脸幸福的笑容。

    梅洛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表演,心里在想,女人真是一个不好懂的动物。

    乐乐的四大婢女此时也已站在了她的身边,听到以前一直追着堂主的医圣陆云飞爱上另外一个女的,对他都表示祝福,因为堂主在她们面前老是说要杀了他,讨厌他一直破坏她的食物计划,没想到听到他真得说不爱她时,堂主又开始后悔,弄得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接下去要怎样才骗到他呢?更不要说他身边的另外两位高手。

    青衣从她们四个人身上读到了陆云飞在江湖上闯的名号,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还是一个医术高手。

    “堂主,这下该怎么办?”

    听着手下这样问,乐乐也不知道了,原先她以为只要她出马云飞肯定会跟着她去黑魔洞,现在又怎么办呢?她们五个也不是云飞的对手,还不要说有一个不知深浅的梅洛了,这个白发的女子也不会差到哪里,看着她对她们一点都不怕的眼神,就像是一个人在看着别人的故事一样,很可怕。

    “用骗的吧。”

    对于她们的对话,梅洛他们三个听得一清二楚,她们又怎么知道她们再怎样轻声商量对他们来说就像在自己耳边说一样,就看乐乐怎么演吧。

    “飞飞,你还记得你在两年前还差我一个愿望吗?”

    青衣努力从云飞的大脑里读出东西来。

    “哎,你为什么这样说呢?我当然记得,以前我给的承诺是给一个心地善良、慈悲为怀的乐乐的,不是给一个心地狠毒的乐乐的。”

    云飞的拒绝,乐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以前云飞从来没说过她心地狠毒,今天他说了,乐乐心里在想,她真得是一个这样的人吗?那些人可以给岛主喝血是他们无上的光荣,完不成任务本来就该死,这样做有什么错吗?

    “我真得这样惹你讨厌吗?”

    听着云飞说她心地狠毒,乐乐伤心地哭了。

    一个绝色美人在自己面前哭,青衣也不舍,但她也是为了救云飞的命,只有完全断了乐乐的心,他才会远离死神。

    “是的,你就这样惹我讨厌,是我以前看走了眼。”

    乐乐这才知道自己以前这样说云飞时,他的心那时也很难过吧。因为自己现在的心里也难过得不得了。

    “我真想失去记忆,就像从来没遇到过你这个恶毒女人。”青衣又加了一句。

    云飞的厌恶,乐乐彻底绝望了,原来一直守候着的人,也会随着时间的移动而走开,乐乐的心里一直想着自己是否真得是错了,那又有谁可以告诉她呢?

    “飞飞,如果我改,你会给我一次机会吗?”

    青衣心生不舍,把头放在了灵姬的肩上,轻轻地问着该怎么回答。却不知道他这个样子让乐乐知道了她自以为是的答案。

    “乐乐姑娘,你们为什么会到这儿呀?”

    梅洛打破了沉默,他不知道自己为云飞做得是否正确,可是他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虽然他们不能并肩作战。

    “………”

    乐乐还是在无声地哭泣,她转了一个身,带着四个婢女走了。

    望着她悲伤绝望的背影,梅洛三个人什么也没说。

    “大哥,那个乐乐姑娘好可怜哟。”

    青衣说出了她自己的看法。

    “有舍才有得,有得必有失。”

    灵姬淡淡地说出这句话后,带头往前走,心想今天最重要的是不是这件事,而是怎么对待煞无天吧。

    梅洛与青衣跟在她身后,来到了一个树林,他们知道灵姬喜欢在树林里投宿。

    他们两个人看着灵姬动作迅速地为三个人作好了树屋。

    “梅洛,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有时死亡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他知道了乐乐对自己的爱,回应了自己的感情,这是一件好事。

    “不,你施法吧,我让云飞回到青城道观去学习道术。”一丝犹豫,想到有可能与他成一辈子的朋友,梅洛狠狠心。

    “既然这样,我就要开始了。”

    青衣自觉地从陆云飞的身体里出来,躲到笛子里,此时云飞的身体软软地躺在了树屋里,还沉浸在睡梦中。

    “伟大的精灵神,请你赐于我力量,施以之印术,让受住恶魔纠缠地毒药,随着我的醒来,忘记对乐乐姑娘深厚感情一切的记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灵姬念完咒语,她的手指发出一阵白光,射向云飞的大脑,一柱香后,灵姬退出为云飞搭建的树屋,飞到自己的树屋,只留下梅洛守在云飞的身边。

    灵姬为梅洛的做法,她即不赞成,也不反对。

    梅洛抱着云飞移形换位瞬移离开了沙国,来到了月国的青城道观的山脚下,梅洛让云飞靠着树干,心里想着只要他好好地活着,他就什么也不会后悔。

    过了半个时辰,天渐渐地黑了,云飞也逐渐醒转,他睁开眼看到梅洛站在他面前,吓了一跳。

    “洛洛,你干吗这样看我呀。”

    梅洛用着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洛洛的话很奇怪,云飞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当然知道,因为我要重新回来接受拜师仪式的嘛。”

    “那你知道乐乐吗?”

    云飞用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梅洛,听到这个名字时,心里一阵空。

    “当然知道,这两年我从她手上救下的人都有上千了,你不知道江湖上都称我为医圣了。”

    梅洛还是有点紧张。

    “你就不曾想过杀了她?”

    “我是想过要杀她,但我一个医者,怎么可以这样呢?好了,我们去见一下师傅吧。”

    云飞清澈的眼神,确定他真得忘记对乐乐的感情了,否则他是一脸哀伤的神情。梅洛一听也好,上去见一下洛尘道长,让他不要提起乐乐,让云飞在这里专心学道术。

    刚到道观门口时,门就打开了,远远就听到洛尘洪亮的笑声。

    “太好了,梅老弟,你终于回来看我了。”

    “王涛参见梅师叔。”

    梅洛见他们如此热情,一丝羞赧,自己真得很久没有回来了,云飞不好意思地躲在了身后,希望师傅不要怪他当年没有及时参加拜师礼仪。

    “云飞,你去和你的师弟聊聊天吧。”

    王涛虽不明白什么,但他知道他与师傅有话要聊,他们师兄弟不方便听。

    见二人走远,梅洛才道明来意。

    “大哥,我说一下,我马上走。”

    洛尘听心里一阵难过,收到门徒说山脚下有他的踪影,激动之余与王涛出来迎接他,哪知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么快呀。”

    “嗯,大哥,这次因为云飞的性命,我才回来的。”

    梅洛把所有的事来龙去脉都跟洛尘说了一遍,特别关照让云飞好好学道术,告诉他,假如他到了可以吃极地丹时,他就会回来看他,顺便拿了三个玉简,让洛尘他们三个人一人一块,有生命危险时,只要捏碎玉简,他得到消息了会及时赶到的。

    听梅洛说了这么多,洛尘也不强留他了,从梅洛手上接过极地丹及三块玉简便送走了他,他告诉梅洛他一定会让云飞好好地呆在道观的。

    梅洛也就不避嫌地在他面前施展了移形换位,瞬间回到了沙国灵姬为他们建的树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