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四章 修 练

章节字数:5709  更新时间:08-09-09 2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醒了。”

    听着小怪的声音,青衣的脸又红了起来,虽然看不到小怪的样子,但是自己在昨天还是用手去摸了的。

    “来,我带你去见你的朋友。”

    看着青衣身上全部是自己在她身上种的草莓,心里的自豪可强了。

    “那个……我们的事可不可以不要说呀。”

    听到青衣很轻的声音,不注意听还听不到。

    “怎么,你想不认帐吗?这次你可赖不掉。”

    听着小怪这样说,青衣下了决心。

    “你放心好了,我会负起责任的。但是现在我们…………”

    小怪的脸露出的不再是给别人那种很游戏人间的笑容,而是很开心的笑容。

    “只要你肯负责任就好。”

    在小怪的帮助下,青衣的头发也由着小怪打整,而小怪很简单,就拿了一根簪子,把青衣原先披着头发全部盘了起来,把青衣绝色的脸蛋全部显露在外。

    “走吧。”

    小怪轻轻地牵着青衣的手。他还没有告诉青衣,在这个卧室除了她来过,没有其他女人来过,现在的小怪心里直想着和青衣相守终生。

    外面的人看到青衣脖子上的吻痕,再怎么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青衣知道会怎么样呢?不敢出来吧。

    “青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呢?”

    跟在后面的人全部傻了眼,这是他们的主人吗?

    “这个让我再想想。”

    有这样的女人吗?

    “好。”

    这个回答,让他们更晕,这主人的风格到哪了?他不是从不喜欢别人的拒绝的吗?

    “小怪,你不好奇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吗?”

    听到下人说梅大哥还和姬姐姐在房里休息,青衣的心里一阵失落,但一想自己不是早就放弃梅大哥了吗?梅大哥的心永远只能在姬姐姐那儿,一个人的灵魂只能匹配一个灵魂。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她只能转移话题。

    “你说,我就听。”

    听完青衣说完后,小怪的脸色很沉重,凭他们现在的实力有点困难吧?就算加上自己的实力,也不能对鬼王有十分的把握。

    青衣没听到小怪的回答,用她的手去摸小怪的手。

    “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摸我。”

    小怪的调侃,青衣的脸又红了起来,为什么自己的脸老是红呢?

    “那个,你会帮我们吗?”

    小怪坚决地说。

    “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帮,就算不要我自己的命都帮。”

    闻言,青衣激动的落下欣喜的泪水,为什么对她说这种话的不是梅大哥呢?看到青衣泪水,小怪把青衣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而青衣把头轻轻地放在了小怪的肩上,这是属于自己的肩膀。

    “小怪,你给我时间好吗?让我把梅大哥忘了,再把你放在我心里好吗?”

    听到青衣的承诺,小怪用力的抱紧青衣的腰。

    没有听到小怪的回答,青衣说起了自己对梅洛的爱及自己为他所作的一切,她不想瞒着小怪。

    听着青衣这样述说自己的暗恋,小怪对她付出的代价觉得不值,但如果对方是青衣,而青衣不爱自己,自己也会不会这样对待她呢?答案是肯定的。

    “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

    “好。”

    青衣心里给自己打气,也给了小怪一生的承诺。

    慢慢醒过来后,梅洛抱着灵姬一起洗了澡后,才走出房间。为了怕梅洛们起疑,小怪早就把所有的作案工具收拾干净了,说实在话,小怪当初的目的就是让青衣对他死心,也没想其他。

    外面的美好景色,此时在梅洛灵姬眼里就像是专门为他们而存在的。

    “洛,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呀?”

    “明天吧。”

    现在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外面的桌子上放着许多水果及糕点。看来小怪的下人还蛮识趣的,第一次让梅洛感谢小怪。

    看着天上的星星,怀里心爱的女人,此刻他们把那些责任全部放在一边,吃了小怪准备的水果后,梅洛抱着灵姬回到了房间,此时的梅洛没有在任何外界的影响下,慢慢地又脱去灵姬的衣服,轻轻地抚摸她,和她一同又进入欢乐的天堂。

    在另一个房间的小怪,看着青衣对他下的逐客令,开始耍起懒皮来。

    “你只要让我亲一下,我就走。”

    会这样听话?青衣拉紧了刚刚洗完澡的浴巾,为了怕再度被小怪偷袭,青衣可是让小红守在那里,谁知还没穿好衣服,就闻到他的气息靠近,只得抓起浴巾包裹在身上,喊小红也没人理她,肯定被小怪喊下去了。

    看着青衣不相信的眼神,小怪只好又说。

    “你不让我亲,我就不走了。”

    他更没老实说,先前的小红其实就是他,像这种变身很容易的,在青衣洗澡时,自己也在那边洗了个澡,看她开始穿衣服,自己才故意露出属于他的气息。

    听着他懒皮的声音,青衣没辙。

    “那说好,就亲一下,不许多哟。”

    听到青衣上勾了,小怪奸奸的笑容露了出来,谁叫青衣看不到呢?

    在小怪去亲青衣时,青衣才知道小怪根本没有穿衣服,而且也不是亲一下,自己就这么又被小怪抱到床上了,想反抗,可是小怪一直没有从她的嘴上离开,在小怪稍微离开一下时,自己身上的浴巾变成了小怪,在小怪这个高手的挑逗下,青衣很快被小怪又吃了,这一次小怪没有让青衣睡了,因为青衣太迷人了。

    “小姐,您来了。”

    在这里守了几天,午城城主的妹妹鬼媚儿终于来了,让冬瓜他们一直紧绷的弦更紧张了,苦瓜在哪呢?

    “瞧你们干得好事,一点都办不成。”

    这时他们才从鬼媚儿小姐的后面听到青蛙叫,不是吧,苦瓜变成了这个。冬瓜四个人心想有选择权吗?

    “快进去喊门,否则把你们也变成青蛙。”

    听到这个比变成青蛙更可怕的事,四个人全部成了苦瓜脸,这时一声声的青蛙叫,让他们提起脚往里面走。

    龟老头看到了那个比表小姐还要可怕的女人出现在洞府门口,就躲了起来,心想还是等着他们走了再说吧,顺便看场戏,弥补先前受伤的心,呵呵,看来在主人那什么没学到,这种兴灾乐祸的心学到了,龟老头自我表扬起来。

    “老大,里面阴森森的,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用石子打我呀。”

    地瓜发抖的声音增加了其他三个人的心理负担,南瓜被他这样一说,也感觉到有人在打他,吓得两腿发抖。

    “老大,我们还是回去被变成青蛙吧,至少苦瓜也有个伴。”

    冬瓜何尝不想呢?晓得这个样子还不如他回去报信,最多被变成青蛙,不会有生命危险。

    “那,我们商量一下………………”

    四个人在里面商量了一下,为了保住命只有这样做了,反正小姐也不敢进来。

    过了半个时辰后,鬼媚儿等得不耐烦时,冬瓜他们四个人一个个惊惶失措地跑了出来,身上的衣服都带着血,还有些烧焦了。

    “小姐,里面太可怕了。”

    鬼媚儿听到冬瓜这样说,也吓了一跳难道真是如传闻一样,里面谁想进去都会死得很难堪,但为什么他们还好好的。

    “小姐,他们说叫我们给你带个信,否则不会让我们活着出来。”

    看到地瓜一双恐惧的眼,让鬼媚儿增加了相信的程度,如果她知道他们四个是因为怕她看穿才会这样害怕,不知会作如何想法?

    “叫你们带什么话给我。”

    他们把眼睛看向了南瓜,南瓜的脸一下子白得更可怕,让鬼媚儿的心也扑通一下,有这么可怕吗?

    “他们……他们说要进去就让您进去,最后让您走着进去,横着出来,如果不是看在鬼无双的面子上,早就杀了你了……”南瓜声音越说越轻,其实这些话是他们心里最想干的事,在她的迫害下,把他们十五个兄弟,杀死了十个,又把他们五个变成了这副模样,说不恨是不可能的,为了自己的家人一直忍到现在,根本不敢告状。

    “什么,哼,以为我不敢进去呀。”

    鬼媚儿刚准备进去,脚又马上缩了回去。

    “对了,本小姐还要到子城找鬼飞飞,你们还是守在这儿,只要他们一出来就马上通报我。”

    冬瓜他们心想还好过关了。

    “那可不可以让苦瓜也回来呢?”

    冬瓜吞了一下口水,怕自己也没什么好下场,现在只有五兄弟了,不争取一下只有四兄弟了。

    鬼媚儿心想也对,多个人就多个力量嘛。双手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嘴里低喃了一下,两根食指发出了红光照着地上的青蛙,慢慢地现出了苦瓜的样子。

    “哼,如果没办好事,就提着脑袋来见我。”

    一说完鬼媚儿就消失在五人面前。

    “老大,哇……我终于回来了。”

    苦瓜哭了起来,太可怕了,没想到变成了青蛙什么说话、法力全部没有了,小姐的功力又提高了。

    冬瓜也没想到这次这么幸运,她竟然同意了。

    龟老头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心想怎么他跟在主人后面看到了两个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他们的戏也演得太真了吧,不过说实话,他们肯定就在洞口里面一点,否则再走进去一点,还真得是横着出来了,主人最恨有外人来骚扰了,就连他的姑母都不敢到这里来,怕冤死在这里。

    看着这五人慢慢地去找个地方休息并扎营在洞口时,龟老头趁这时进去,入洞的几米之后,用脚按了一下一块突出的石头,就出现了与梅洛刚进去一样的通道,对于风绝的机关,在鬼之颠是出了名的。

    终于又回来了,龟老头两眼泪水,这下好了,到了这里,以后再也不出去了,要出去也让那几个小子出去,他老人家的心脏不好使。

    怎么了,那些小子是怕我打吗?一个个都躲得不见了。鬼老头吹吹自己的眉毛,看起来要神气一点了。

    在接近主人的寢宫时,终于看到风绝及梦飞了,龟老头连忙抓住他们问主人在哪?

    “你真的想知道吗?”梦飞语气沉重地说。

    龟老头心想看这个样子不是主人还没回来吧。

    “算了,我自己找吧。”

    “真得不要我们说。”

    龟老头听到梦飞越这样说,马上跳到一边,自己被梦飞整怕了,他可是比主人还要会整人。

    看着龟老头跑得飞快,风绝只有摇摇头,哎,到时又是叶二来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又是一团乱,就不能什么都不要管吗?

    “叶二,叶二你在哪?你老爹被人欺侮了。”

    龟老头经过那些婢女边上时,看到大家用一副他死定了的眼神时,龟老头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现在只有儿子才是最可靠的,不会骗自己的。

    听到龟老头的声音在四处飞扬,小怪气得很,用意念使火,让龟老头身上着起了火,听到龟老头喊救命的声音,小怪翻个白眼,为什么会这样,有这个让人头痛的大管家,还好叶二不像他,否则小怪坚决不回来,在外面游荡算了。

    经过龟老头的喧哗,所有人都在迎客厅集中,看到这个场面,龟老头的心在泣血,现在就这个样了,那自己要转说的话不是要死定了。

    看着风绝、梦飞、叶二、唐雨、高峰五个人坐在主人边上,那几个人的身份也从自己的儿子的嘴里知道了一切,龟老头嘴角在**,死梦飞我死了也不会铙你,主人你铙了我吧,我不知会打断你与主母的恩爱的,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主人会听到。

    梅洛看着这个龟老头不敢坐下来,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其他人也不管,鸦雀无声地吃着饭。

    “来,青青你尝一下血鱼,很嫩的。”

    龟老头看着主人把所有的刺挑完才给她吃,心里直喊痛,一百年才能吃的血鱼竟然给她吃了,眼看鱼还只剩两条,龟老头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再说,看到他这个样子,大家全部笑了起来,只有青衣不知是什么回事,小怪在她耳边说起了这个冷笑话。

    偏厅只坐着梅洛、灵姬与小怪、青衣及风绝等十个人。

    灵姬看着大家都看着她,心里一阵虚,梅洛用手轻轻地拍了她的手。他不懂为什么全部集中在这里。

    “说句实话,我想加入你的行动。”

    小怪的话,梅洛不明白,什么意思?小怪不管梅洛听得懂不。

    “我今天把大家全部集中起来是有原因的,我准备明天带着梅洛他们去虚幻修练,这里的一切就全部交给你们了,如果我不回来了就让风绝你们五兄弟管理这里了。”

    “主人,你…………”

    小怪冷眼一斜视,五个年轻人不敢说话,但是龟老头不懂主人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对这里厌倦了。”

    听着主人搪塞的话,就知道他不想说真话,难道很危险吗?

    “为什么?”听着这个为什么从梅洛的嘴里吐出,小怪切了一下。

    “麻烦,你只要知道你多了一个帮手就是了。”

    这倒是真的,多一个这里的朋友要好多了。

    龟老头觉得这次事情大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主人出事,否则怎么对得起当年老主人的委托。

    “主人,我不管你要怎么做,我都会支持,只要你让我跟就是了。”

    这个相当于自己的父亲一样的人,小怪没说什么,在他心里只要他一个人付出就是了,说实在的,又不是他们娶妻子,要他们帮什么。

    龟老头这样一说,其余五个人全部响应,这不是造反了吗?

    “你们不要再说了,只要你们在这里好好的守着我的洞府,不要让外人进来就是了。”

    小怪这样吩咐,其余人都不再说话了,是呀,这个洞府他的姑母一直想办法进来,还好一直没得逞,也知道了主人的决定不可扭转。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就死给你看。”

    看着龟老头的坚决,小怪握紧的手,又松了下来,没有再说话,掉头走了。

    冬瓜他们看着阎罗一行五人走出了洞府,跟了上去,在冬瓜他们走了之后,又出现了阎罗一行五人,向着另外的方向走了出去,不想多惹点意外的是非,阎罗直接加速去虚幻,只有在那里才能把梅洛他们的实体修练成幻体,可以让本身的实力在这里得到相当,而不是压缩。

    “龟老头,你守着入口,我们进去了。”

    龟老头点了点头,知道修练的重要性,希望大家早点出关。看着小怪四人进入虚幻时,龟老头拿出风绝交给他的镇神阵,让它可以助大家一臂之力。没过多久龟老头边上出现了五个人,风绝他们也到了这里,说明已经摆脱了冬瓜他们的跟踪了。

    “你说主人知道了会怪我们吗?”

    “哎,情愿他怪,也不希望他丢命。”

    是呀,虚幻的世界虽然可以提高幻体,同时也容易着魔,再也出不来虚幻。

    风绝蓝色的头发随着风的吹动而飘摇,在他的心里只有小怪的安全才是重要的,虽然他很忌妒青衣,但是更担心的是他的安全。其他几个人都各自找了隐身的地方,因为不知要多久他们才会出关,他们要做的事就是为主人清除破坏的人,遇佛杀佛,遇鬼杀鬼。

    风绝看了大家一眼,才步入虚幻,叶二把里面安全的事全部交给了风绝,因为风绝是魔族的后代,在虚幻里如家一般。

    风绝踏着熟悉的路,心里的痛却也涌了出来,当年那个说会保护他的人,现在只知道保护另外一个人了,已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难道只有在这里面才找得回当年的爱吗?走到了当年两个人欢爱的地方,山洞依然存在,可是人却只有一个人了,风绝的心在哭,他难道不知道这几千万年来守在他身边,就是为了他的记忆里还有他,难道他真得不记得了,那为何只有自己有记忆?

    到处飘着雾的山,除了树还是树,没有其他的声音。

    “梅洛,你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这里步步杀机。”

    梅洛轻握了一下小怪的手,看着梅洛坚定的眼神,小怪一阵恍惚,这样的眼神好像在什么时候看到过。

    在来这里之前,龟老头就把来的目的向梅洛他们说了,梅洛当然想把握这次机会,也只有这样在鬼之颠会更顺利。

    “这你们拿着,找一处灵气最多的地方,你们两个一起修练吧。”

    梅洛接过小怪给的书,一看竟然是虚幻秘集,为什么?大家不在一起修练吗?

    “这里,我在几千万前就来过,而青青的身体和你们不一样,我让她修练更适合她的武技。”

    “那我们怎么联系?”

    “修练完后,你们只要捏碎它就行了。”

    接过小怪递过来的玉简,梅洛感谢看着他。

    “你不要谢我,我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为了青青。”

    青衣感觉到梅洛与灵姬消失在自己的嗅觉范围内,心里的慌张又出现了,其实自己很想一起去,但是…………看着青衣这个样子,小怪没说什么,只是拉起她的手牵着她走向了另一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