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十二章小怪的姑母与表妹

章节字数:5890  更新时间:08-09-10 2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出丑城时,大家的心情都特好,想着可以不再管那个苏杰案,都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界一样。

    月光照在身上甚是舒服,对青衣的变化是最多的,她的头发开始慢慢地变黑,这是最大的喜事,小怪就说是他每天晚上的功劳,把青衣与灵姬的脸都说红了,梅洛听了后,也轻轻地在灵姬的耳边说,让灵姬的脸更红。

    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灵姬,梅洛觉得自己很是幸福,他是不会让这种幸福消失的,他一定要捍卫自己的幸福。

    看着荒野中一片云烟,缭绕着隐现的小桥,梅洛感叹的咏了一首诗。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

    梅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没想到在寅城的路上会有如此绚丽的梅花仙境,如此之多的梅花瓣落入溪水中飘走,梅洛沉醉在落英缤纷的美景之中,心情放松的喜悦溢于言表,如果不出现这两个是更完美了。

    小怪看到两个长得相似的母女走到他面前,他想当作不认识都不行。

    “表哥。”

    一听到她矫揉造作的声音,小怪的眉毛烦躁地皱了起来,真是晦气,遇到最不想见的人,想起鬼无风问的话,小怪多看了自己的姑母一眼。

    在他的表妹要扑上来之际,小怪已经抱着青衣离开了她的范围,让宝宝一下子气红了眼,她恨恨地走到自己的母亲的面前。

    “怪儿,你就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给姑母认识一下吗?”

    好像没有看到他对她女儿的举动似的,小怪对她的厚脸皮是相当佩服的。

    “呵呵,我想你会到这里来不是和我们是巧遇这么简单吧?”

    鬼凤阎诗听了后故意睁大了眼睛。

    “哦,那你说我们是什么情况见面的?”

    听到她反问,小怪反而说不出话来,他又没证据说她是跟着他来的,这条路是通往寅城的,再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全部占完了。

    “哼。”

    小怪这样一句冷哼,阎诗的脸色变了一下,没想到小怪在外人面前这样不给她面子,对那个瞎眼女子就更恨了。

    小怪看着她变脸,不想理她,抱着青衣与梅洛他们到溪边坐着,看她们如何走人。

    “娘……”

    宝宝看到心爱的表哥抱着其他女子,很急,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让她帮忙。

    阎诗为了自己的女儿,只好也拉着宝宝坐在了溪水边,即不说话,也不走人,让小怪莫奈何。

    梅洛与灵姬也不想管小怪的家务事,两个人手拉手地向着溪水边走去,按道理是应该向小怪姑母拜见,但是从青衣的嘴里知道小怪的姑母为了让小怪娶自己的女儿宝宝什么方法都用过了,下**、灌醉酒等无所不用,就是想让小怪娶自己的女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她垂涎已久的阎罗府,只可惜小怪对宝宝一直不来电,让阎诗气得无可奈何,而小怪也不清楚为什么她这么想到阎罗府,她越这样他越不让她们进去。所以梅洛与灵姬对她们当作看不见,只管走到前面。

    小怪见状抱起青衣就跟着梅洛他们一起走,阎诗也就拉上女儿宝宝跟上,隔了一段距离,梅洛为了摆脱她们,故意拉住小怪的手臂,小怪没反应过来,他们已消失在了阎诗她们的面前。

    宝宝见状,大叫。

    “娘,快追,他们怎么消失了。”

    阎诗却脸色沉重,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在她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实力太可怕了。

    “宝宝不用追了。”

    宝宝听到娘这样说,脸就开始沉了下来。

    “我不管,娘,我一定要做表哥的妻子。”

    女儿的任性,阎诗轻叹了一口气。

    “宝宝你忘了自己的任务了。”

    宝宝一听到母亲提醒,脸刷白,想到自己身上中的毒。

    “娘,怎么办?我不想死。”

    阎诗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马上消失不见。

    “傻瓜,你怎么会死呢?有娘在,你什么都不要怕,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

    听到这宝宝定下心来,是呀,娘是那个神秘人的双使之一诗使,不会拿她怎么样?那为什么娘没有中毒,自己中了呢?想到娘说是自己贪嘴才会这样的,想来也怪不到娘。

    “可是我又怎么能让表哥爱上我,并娶我为妻呢?”

    阎诗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交给宝宝。

    “到时你只要让他喝下这个,后面的事只要让我来就行了。”

    宝宝有点疑惑,以前不是没有下过药,什么**、**、毒药都试过,但是对表哥来说什么都没有用呀,这次行吗?

    听着她们的声音逐渐走远,梅洛他们四个人又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这时小怪对梅洛的一身武艺越来越好奇。

    “小怪,你以后怎么做?”

    小怪的脸上出现了那种危险的笑容。

    “呵呵,没事,我会让她自己吃下的,我想看一下是什么东西?竟然会让我就范。”

    青衣听了笑得很灿烂,没想到小怪还真是受欢迎,这个叫宝宝的是第三个追小怪很痴情的那种,对了听说还有三个,怎么没出现?

    听到青衣这样问,让梅洛与灵姬都笑了起来,是呀,还有几个呢。

    小怪一脸麻烦的样子,就说了一句。

    “谁叫我长得帅呢?”

    听到这句臭屁话,其余三个全部哈哈大笑了起来,小怪看到他们全部笑成这个样子,自己也笑了起来,好像刚才发生的事不存在过。

    “对了,小怪我们等一下还是到了寅城看一下你的姑母与表妹吧。”

    其他三个都知道她的意思,觉得他的姑母出现的时间太凑巧了,可能与苏杰案有关,虽然他们是不想再管,但有一种感觉是冲着他们来的,既然可以得到一点线索,就应该去了解一下。

    寅城的热闹不下于前面两个城镇,依着小怪的说法,她们两母女只选最好的客栈住,他们就选了一家与她们对面的和风客栈住下,在她们面前小怪故意露一下身影,又消失在和风客栈里,小怪在楼上的转角看到阎诗在问掌柜,看到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也许现在她的心里想着最开心的事吧。

    小怪回到了房间,看到他们三个,他露出了大拇指。

    晚上休息时,小二敲门送上了茶水退了下去,一切都看似很正常,小怪把水倒在茶杯里喝起水来,没过多久,小怪就说要上厕所,让青衣自己一个人先休息着,青衣担心地看了一下他,就说先睡了,把灯给吹灭了。

    隔壁的梅洛与灵姬早就休息了,这个时候店里面静悄悄地,几乎没有什么客人还在外面走动的,除了要上茅房的小怪。

    上完茅房的小怪很奇怪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反而到了对面的眠风客栈,很快听到一个女性很急的声音,很快地灯就灭了,从房间里传出一阵让人充满想像的男女呻吟声音,在门外的阎诗听到后开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她走后,小怪也马上出现了,那里面的男人又是谁呢?

    小怪回头听了一下,露出了兴灾乐祸的笑容回去抱青衣去了。

    小怪与青衣及梅洛他们坐在了客栈的楼底下喝着早餐,就等着对面的人过来。

    看着对面的眠风客栈有许多人在围着,听到了许多流言,小怪笑了起来,梅洛怀疑地看了一下他,不会他找了一个男人给他的表妹吧,他不是让他算了的嘛。

    果然不出所料,小怪的姑母气坏了的跑了过来,用手指着小怪。

    “姑母,你怎么了?来,坐下喝口水。”

    阎诗气得说不出话来,甩下一句话恨恨地走了。

    “你不要以为我会放过你。”

    听到这句话后,小怪什么也没说,只是乐呵呵地吃起了早餐。

    从那边过来几个人说着让他们笑调牙的事。

    “没想到一个长得那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会与一个傻子那个,哎,那个傻子真有福。”

    “真是的,我都想有这种艳福,更没想到的是她的母亲一开始还要傻子娶她女儿,却发现错了人,马上又退,真是的,也不想想有那么多人看到一个傻子和她女儿光着身子抱在一起,还会有人要吗?”

    ………………

    听到这里,小怪笑得很开心,梅洛与灵姬、青衣沉下了脸。

    小怪也发觉不对了,但是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错了。

    气氛一直不对,小怪也不说什么,直到青衣不要他牵着,反而要灵姬牵她,小怪才觉得自己不对了,因为以前不管他做什么青衣都不会这样对他,也不要说梅洛与灵姬这要对他了。

    “你们说说话吗,我知道错了。”

    青衣听到小怪这样说,脸色稍微好一点。

    “那你觉得自己错在哪?”

    听到青衣肯理自己,小怪马上说。

    “我不该找一个傻子,而应该找一个正常的人给她。”

    梅洛他们三个人对他无语,是换汤不换药。

    小怪在后面追着青衣,让她说话,但是青衣不理他。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小怪,我要杀了你,为我女儿报仇。]

    阎诗追在后面甩了一鞭给小怪,还好梅洛把他推开,躲过了这一鞭,小怪正是无气可出,这送上门来了,小怪也就不客气了。

    “哼,那你来呀,我还怕你吗?”

    小怪这才发现姑母阎诗穿着黑色的衣服,这是她行走江湖才穿的,没想到现在她穿这个样子来对付他,说明这一次是光明正大的来真的,不像以前是来阴的,表面弄僵了也好。

    “你……你……我好好地一个女儿就被你这样糟蹋了,我要你的命。”

    说完阎诗举起长鞭甩向小怪,每一挥下就带着火花,并冒出毒烟,梅洛看到这,马上把灵姬与青衣抱开一边,并向毒烟处撒了一把粉,慢慢地变成了香味。

    小怪的手上慢慢变出了一把剑,全身闪着蓝色的光芒,剑往中间一指。

    “阎罗一式鬼哭狼嚎。”

    阎诗看到小怪使出阎罗十八式,也慢下了动作,毕竟在小怪手上活命的人是少数,几乎没看到。

    阎诗四周出现了鬼哭狼嚎的众鬼,铺天卷地朝着她压过去,她无奈只好使出秘密武器,只见她袖子里射出了许多丝线向小怪飞去。

    小怪看到她使出这一招时,露出了阴沉的笑,没想到她还真是百针门的门主,这真是得来不费功夫,为了查找这一个证据,证实她就是鬼冢家族的奸细,很是用了心思,但一想到她是自己父亲唯一的姐姐,就算了,没想到她现在已经原形毕露。

    “你既然是百针门的门主,那你就是我们鬼冢家族的叛徒。”

    此时的阎诗只想到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现在她的脑海全部是女儿被众人嘲笑的样子,她更没想到一个傻子要了她女儿的处女之身,如何让她不恨,而她却没想过自己的做法。

    “哈哈,我根本就没想过你活着离开。”

    说完还扫了梅洛他们三个一眼,这种灭口的眼神威胁大家还是懂的。

    “既然这样我就不再客气,请吧。”

    阎诗也不客气,密密麻麻的针铺天盖地直指小怪。

    “天女散花,万源归宗。”

    那些针把小怪全部笼罩在了中间,眼看就要丧命,小怪全身发出蓝色光芒。

    “毁天灭地,阎罗斩。”

    无数的剑把小怪护在中间,所有的针全部往阎诗身上反打过去。

    也在此时,阎诗马上离开了这个位置,手里打着手势,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不对,小怪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沉寂的火凤,浴火重生吧。”

    看着阎诗挥的鞭上闪出了无数的真火,慢慢地变出了一只巨大的凤凰出来,对着小怪喷火,这时什么剑式对阎诗都是没用的,因为有凤凰的帮忙,小怪又怎么是她的对手呢?

    “不好,小怪有危险。”

    青衣听到梅洛这样说,想马上去救他,但被梅洛抓住,把她交给灵姬。

    这时梅洛使出了九九影**,在小怪的前面站了无数的梅洛,也把灵姬与青衣包围在里面。

    “哈哈,你以为你救得了他们吗?”

    阎诗用力在地上一甩长鞭。

    “九九转生,再现真身。”

    只看见那只凤凰又变大了许多,梅洛他们成了树叶与树的对比。

    青衣感到了妖物的感觉,仰天长啸。

    “无界的妖灵众物,归我麾下诚服吧。”

    慢慢的青衣的身体起了变化,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九尾妖狐,把梅洛他们护在身后,对着凤凰喷了一口火。

    青衣的变身让阎诗失了分寸,她感到了凤凰的胆怯,这是什么竟然可以让她称霸鬼之颠的神物怕成这个样子。

    凤凰在青衣喷的火里痛苦的叫着,慢慢地它跪在了青衣的面前。

    “请饶了我吧,我诚心地当你的仆人。”

    阎诗听到它会说话,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是自己与之相处了上亿年的神物吗?为什么它一直不对她说话。

    “好,你就以后跟着小怪吧,负责他的安危。”

    阎诗听到这里才不怕它走,它是被她强行用了血祭的,只要她的血不离开它的身上,它就不可能背叛她。

    “火凤,你要想清楚,别怪我心狠手辣。”

    听到阎诗的恐吓,凤凰吓得全身发抖,当年要不是自己贪耍,又怎么会被她有机会控制了近亿年。

    “哼,区区血祭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

    在青衣说得时候,火凤的身上滴出了一滴血,往阎诗身上飘回。

    看到这一幕时,阎诗呆了,这怎么可能?

    “多谢妖王,我自当听众您的吩咐。”

    慢慢地凤凰变成了一只很小的凤凰,停在了小怪的手臂上,看着青衣。

    青衣继续摇着她的尾巴,把阎诗包围在了中间,这时,阎诗开始心慌。

    只看到青衣一个甩尾巴,把阎诗保护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女儿宝宝也抓了过来,母女俩吓得抱在了一起,她没想到这个瞎了眼的女的这么厉害,竟然是什么妖王。

    看着她们的惊慌,青衣慢慢地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她虽然看不到,但是还是感觉到了她们的害怕。

    小怪对青衣的厉害是有所感觉,但是不知道竟然这么厉害,开心地抱着青衣转了几圈。

    “接下来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青衣对火凤用手指了一下,就看到它消失在小怪的手臂上,这次火凤是心甘情愿的,没有血祭,它是自由的。

    小怪看到表妹宝宝一脸傻呆呆的样子,心里觉得一阵不舍,也许自己真得做错了吧,一个泼辣的少女成了这个惊慌的样子,再怎么她也是自己的表妹,想到她受到的打击,小怪终于知道梅洛他们的责怪。

    “你要对付我,就对付我一个,放了宝宝。”

    阎诗这时不再想着什么阴谋诡计,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女儿,想到自己一直以一在女儿的心里灌输着这种主意,没想到真得发生了,竟然得到了这样大的教训,她后悔的不得了。

    “你们走吧,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小怪的大量,阎诗并没有放松多少,她知道就算小怪原谅她们,不来追杀她们,鬼冢家族的人还是会来对付她这种叛徒的,一想到女儿变成了这个样子,母爱一下子全部涌现了出来,泪水四溢。

    “小怪,如果你不怪我,请你帮我好好地照顾宝宝,不要让她受到长老们的惩罚,我就算死了,也不怕了。”

    宝宝听到一个死字,嘴里念出了让大家心酸的话。

    “不要,宝宝不要娘死,宝宝会怕,宝宝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的嘴里一直说着这句话。

    女儿这样,阎诗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这次的打击对女儿真是太大了,醒来时以为是自己深爱的表哥,却没想到是一个傻子,又被许多人看到两个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宝宝受不了,疯了。

    梅洛与灵姬看到这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青衣因为看不到,受到的感触不是那么深。

    小怪觉得良心上有一点难受。

    “其实那个人不是真傻子,是一个失心疯的人,你们只要医好他的病,就可以了。”

    阎诗听到小怪这样说,呆了一下,因为当时知道不是小怪,阎诗一下子就把他给推开了,虽然他长得也算端正,但是他的傻样及大家的讥讽,让宝宝一下子就疯了,而那个人也在众人的大笑中,跑了出去。

    看到阎诗的眼睛,小怪还是说出了他最大的底线。

    “那个傻子我是在林府抓出来的,好像是什么少爷吧。对了,我不会把你是百针门门主告诉长老他们的,你们好自为之吧。”

    小怪说完,从怀里抓出他搜集的证据,全部扔给了阎诗,调头与梅洛他们走了。

    阎诗从地上捡起了这一大叠的证据,时间竟然有了上千万年之久,她知道只要他交到长老手上自己早就死了几千万年,没想到小怪对她容忍了这么久,这时她才知道他一直当她是亲人的,想到自己对他的做法,一直想得到他阎罗府的秘密而不折手段,最气的是他本人还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又做了什么?最后她决定解散了百针门,或者让其他人当门主,她决定不管了,想到女儿身中的毒,及现在的情况,阎诗很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她拉起宝宝时,发现地上有一个瓷瓶,打开一闻是一股清香的味道,知道是上好的丹药,是小怪还是那个穿紫色衣服的人呢,但她相信是对宝宝有好处的,她倒出了一颗先给宝宝吃下,他们前面会遇到的困难,相信他们会成功的,不管怎么说那个人针对的是那个白发的灵姬姑娘,说实话她不懂他为什么为一个这样的女人而大费周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