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十七章妖王的诞生

章节字数:6435  更新时间:08-09-10 2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洛看了一下青衣的体内小行星,发觉这比翼天高对她的帮助真得很大,现在的青衣已经有了二十八颗行星,拥有了超强的实力,成了一名真正的妖王,这一点也许她应该比我们清楚吧。

    梅洛对于青衣的变化一直看在心里,到了鬼之颠后就发现这里是妖物修真的好地方,看着她实质性的飞跃,头发也变回了青丝,一切一切的发生,让梅洛与灵姬开心放在心里,此时青衣的眼好了不瞎了,灵姬你看得到吗?青衣已成了妖王你知道吗?

    小怪他不管发生了什么,在他的心里只要青衣好了就什么都好了,对那个无冰小怪只是心里感激一下,也许他是自私的,但是他也知道无冰会这样做肯定有什么的,从梅洛对她死后这样伤心,他们肯定有什么事,为什么梅洛什么也没说,小怪不像青衣那么纯,只是呆呆地相信着她的梅大哥,也许灵姬的失踪和这位无冰姑娘有关吧?小怪看了一下梅洛那张忧伤的脸,心里一阵难受,只是紧紧地握着青衣的小手。

    从小怪那里传过来的力度,青衣什么也没说,虽然她的读心没有了,但不代表她就什么都不知道,眼瞎也眼瞎的好处,那就是用感觉来体会一个人的心事,并用着天生的嗅觉来仔细地分辨,青衣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到了一个很高的点,比如以前用声音来达到控制其他妖物,现在根本用不着,用灵压就可以了,还有许多没有发生的潜能,现在在体内都是蠢蠢欲动。看着梅洛担心姬姐姐安危的脸,青衣心里一阵不舍,虽然不是那种爱的不舍,却是一种被升华了的感情,如果用她全身的功力才能换回姬姐姐的安危,她也愿意,因为姬姐姐不光光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亲人。

    看着他们两个什么话不说,梅洛很想和他们说一下,但是什么也说不出,灵姬的脸一直在晃动,好像感觉她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的痛越来越重。却什么线索也没有,就算有也不能抱着很大的希望。

    无冰的脸也浮现在梅洛的脑海里,为她的悲哀心里难受,不知道他们无极门为什么会消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亲姐姐要活活烧死她,也不知道无冰又说不怪自己的姐姐,一切都想不通,只能说无冰是一个命运悲哀的女人,老天对她已不公了,为什么还要让她爱上自己呢?这是对她更大的折磨,因为自己的灵魂已经交给了灵儿了,想到这里,梅洛的心更沉。

    小怪与青衣在后面跟着梅洛走了很久,也许青衣不知走哪,但是小怪知道,他们走的方向是酉城,难道灵姬会在下个城?

    在酉城的醒风客栈休息后,梅洛很难过,一个人跑到了屋顶看着星星一闪一闪地,觉得孤寂的难受,谁想过了没多久边上躺下了一个不应该来的人。

    “为什么,你不陪青衣?”焦不离猛,猛不离焦的小怪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陪自己。

    小怪看了梅洛一眼,说实话相处时间久了,不管怎么说在小怪的心里已早把梅洛与灵姬当作自己的亲人了。

    “可以和我聊聊吗?”

    小怪的体贴,梅洛一阵感动,因为小怪这个人除了会关心青衣外,对外面的人几乎都不关心的。

    “其实我发现你自从虚幻出来后,精神经常会走神。”

    听到梅洛反问,小怪没想到他如此细心。

    “是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听到小怪这样叹息地赞同,梅洛一阵好奇。

    “青衣睡着了吧。”

    小怪点了点头。

    “梅洛,你说我有时与青衣在亲热时,脑海里会想起另处一个男人的脸是怎么一回事?”

    梅洛的脑海里想到风绝看着小怪祝福的眼神。

    “是风绝吗?”

    小怪很奇怪,他为什么这样问呢?但想到梅洛这样一个细心的男人又怎么会看不出什么呢?

    “是的,我就好像被抹去了一段记忆似的,可有时又会跳出一段。”

    梅洛就把小怪的手抓过来把了一下脉,小怪知道梅洛的医术的,也想从他的嘴里得知是怎么一回事。

    梅洛把了脉后,没说什么,没想到小怪有一段记忆被人故意抹去,也许是风绝吧。

    “没什么的,你全身好得不得了。”

    听到梅洛诊断后这样说,小怪就放下心来。

    “你有灵姬的线索吧?”

    梅洛苦笑了一下。

    “哎,也许当作没有吧。”

    然后就把无冰说的话告诉了小怪。

    “说实话,我现在很矛盾,想找又不敢找。”

    小怪知道如果让青衣离开自己是安全,在自己身边是死亡,是他也会放她走吧,心里是不愿意,但是自己又怎么能让自己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无动于衷呢?也许她的离开是痛苦,但毕竟她是活的,只要活着就好。

    “那你现在是要到雪峰无极门的旧址去。”

    梅洛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不想让小怪与青衣与他一起去,现在他的心里很乱,应该让他们远离他,这样青衣与小怪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那多好呀。

    “你就不怕青衣知道后,要难过吗?”

    小怪的担忧,梅洛的心里也早就想过了,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走了,就是顾虑到青衣的心情他才没有走的。

    看到梅洛的神色,就知道他想走过,但是他没走,就知道怕青衣受不了,为这样一个体贴的好男人,小怪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青衣那个时候这样爱他,为了他情愿眼瞎都愿意,这点让小怪一直介意,但那是以前的事,现在只要青衣爱自己就好了,想到青衣从来没有用嘴说爱他,都是用写的,小怪一阵低低地嗤笑。

    “小怪,你劝一下青衣,让她明天和你回去吧,我不想让她跟着我到处跑了。”

    小怪了解他的意思,如果是他也会这样吧。

    最后两个人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星星。

    小怪第二天起来后,故意慢慢地为青衣梳发,看着小怪的样子,青衣觉得有他真好。

    “青青,我们今天回去后,让族里的长老为我们举行婚礼吧。”

    青衣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小怪在这个时候想起成亲。

    “好,不过让梅大哥与姬姐姐做我这边的亲人。”

    小怪梳发的手慢慢地停了下来。

    “青青,梅洛早上就走了,他让我告诉你叫……”

    小怪还没说完,青衣就拦住了他。

    “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他走了,你们昨晚的对话我全听到了。”

    小怪没说什么,她不是睡着了吗?

    看着小怪的表情,青衣笑了笑。

    “你呀,我早已习惯在你的怀里睡,你一走,我过会就醒了。”

    很显然她没有听到小怪对梅洛说的隐私,否则青衣会这样平静吗?

    小怪俯下身,轻轻地抱着青衣。

    “呵呵,习惯我的怀抱了吧。”

    青衣听后,在小怪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并点点头。

    “其实我根本不用跟着他后面找他,现在我会用跟踪术了,如果我的能力提前拥有,姬姐姐在哪,我们一下子就找到了。”

    原来如此,两个人在街上闲逛,虽然小怪一身红衣,但是一点都不显得怪反而把他本人的俊美全部都给突显出来,青衣的一身青衣打扮,给人不是那种很素的感觉,反而是一种脱俗的美,两个人如此恩爱地走在街上,引来了无数羡慕的眼光。

    慢慢地前面站了三个很美丽的女子,小怪一看是她们,头又开始大了起来,青衣从他的手里知道了这三个肯定是追了他很久的女子吧。

    青衣轻轻地看了一下她们,就知道她们的身份,没想到她们三个人竟然是妖狐,青衣没说什么,让小怪与她们好好地解释,不要再有鬼媚儿的事发生了,而她们与她是同宗,不管怎么说也要客气点。

    也许有了鬼媚儿、鬼飞飞、宝宝的传说,让这三个原来很直来直往的女子一下子文静了下来,她们也没想到在这个申城竟然会遇到他们,看到小怪对这个穿青衣的女子如此体贴,让她们甚是妒忌,本想“好好”地问,却没想到一走到青衣的面前就知道自己三个人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对方的体内有着和她们一样的气息,只不过有着些许不同,穿红衣的看了她后,没想到她竟然是传说中可以拯救妖族的妖王。

    “小怪,我们三个人真得是没有机会了吗?”

    站在中间穿着红衣的女子是初痕,她左边的是梦娜,右边的是英英,三人是堂姐妹,同时爱上了小怪,谁知小怪一见她们就跑。

    “初痕,对不起,我只爱我妻子青衣。”

    四位美女与一位帅哥在街上聊天很是吸引人们的注目。小怪说完就拉着边上的青衣走了,初痕看着他们两个人消失在她们面前。

    “姐姐,我们真是没有机会了吗?”

    英英不死心地追问。

    “傻瓜,你有哪次看到小怪对一个女人如此细心呵护的。”

    梦娜感叹地说,是呀,这次真得没有机会了。

    “只要不是被她们三个缠上就好了,难道你不知道小怪爱的人是我们妖物一族的妖王吗?”

    听到初痕这样说,其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那个是她们的王呀,她们只感觉到她是妖物一族的,难怪小怪会被她吸引了。是呀,只要不是被鬼皮鬼媚儿死尽缠住,她们的心里也开心多了,毕竟小怪还是成了她们妖物的女婿。

    “那姐姐,我们要回去告诉长老吗?”

    初痕点了点头,因为妖物们等了她们的妖王可是整整上亿年了。

    “姐姐,你是如何看出她就是我们的妖王呀?”

    初痕轻轻地打了一下梦娜。

    “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她的小行星里有着我们妖王的王核吗?”

    两个人摇了摇头,当时她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小怪给吸引住了,谁会注意到她呀。

    “记得,千万不要把妖王的事给泄露出去,否则被黑妖一族知道会趁妖王刚刚才成熟来杀了她,到时我们就永远沉沦在黑暗里了。”

    听到初痕这样说,两个人连忙禁嘴,是呀,到时是妖物一族的灾难,被黑妖的犬王知道肯定会想尽办法除了她,到时再把她体内的王核给吸去,那不就是永远黑暗下去了,一想到这里三个人连忙回去,让狐王想办法怎样保护她。

    第二十六章

    三个人走了后,旁边又出现了三个着黑衣的女子,相对看了一下,也马上消失在这里。

    而青衣不知道因为初痕的话,给她带来了许多麻烦,也还好小怪的家族出来寻找阎绝救了小怪一命,要不然青衣会陷入疯狂当中。

    “你说我们到哪才能遇到梅洛呢?”

    青衣笑笑说,只要我们一直走到前面你说的蒲公英草原处,在那儿等,就可以等到他。

    两个人的手牵着手离开这里,一起悠悠地走到那个午城外面蒲公英田。

    梅洛用移形换位一下子就来到了雪峰的山脚下,没想到曾经许多人来拜访的无极门,现在人烟稀少,不过风景依然秀丽,梅洛怀着矛盾的心理慢悠悠地走上去,路的两边没有杂草,看来无冰还是对自己的家有着很大的眷恋。

    随着山路走上去后,原本的无极门三个字没有了,有着另外三个名字――重生道。

    看着这三个字,梅洛心想这就是无冰说的地方,因为在令牌上写着重生两个字,也许在这里可以问到一点关于灵儿的线索,想到这里,梅洛的手轻轻地推开了关着的大门,里面什么人也没有,但是可以看出天天有打扫的味道,看不到亿年前烧毁的样子,这里的房子依然存在,树木依然是蓊蓊郁郁,看不到任何痕迹,就像是一座有人打扫的院子而已。

    走进庭院当中就慢慢感觉到有人从四面八方过来,为了不引起任何误会,梅洛拿出令牌,往四周转了转,也没说什么话,可是那种杀气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参见令主。”

    梅洛为这种事怔了一下,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没见过令主本人吗?

    “起来吧,找一个管事点人来和我说话。”

    听到梅洛这样说,他们就知道他不是令主,可是有着令牌,他们什么也没说,因为以前主人说过,当令牌出现时,就要称持令者为令主,不能称主人了。

    从中站出一个很结实的中年男子,梅洛点了点头,示意其他人全部退下。

    “你叫什么名字?”

    “令主,属下叫黄五,是令主下面的左护法。”

    他的介绍,梅洛对这个叫黄五的人点了一下头。

    “对了,你们这儿谁和无冰熟悉点?”

    “是冰使吗?”

    梅洛听后点了点头。

    “是右护法皇甫松。”

    梅洛示意了一下后,慢慢地走到里面的厅堂,很快地就见到一个神采俊郎的男子进来。

    梅洛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也示意他们两个人坐下,很快就有人倒茶水进来,又马上退下,看来在他们两个人的管理下这里纪律严明。

    “我是无冰的好友梅洛,找你纯碎是聊一下她。”

    皇甫松眼里闪过一丝妒忌,在黄五的示意下,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黄五,我想和皇甫松单独聊一下可以吗?”

    黄五神色有点紧张地看了一下皇甫后,才退了下去。

    梅洛用手一挥,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让黄五他们更是为皇甫松担心。

    “皇甫兄,我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无冰她死了。”

    惊天霹雳的消息,让皇甫松一下子呆住了。

    “怎么可能呢?她说要拯救无极门的,为什么一下子就死了呢?”

    皇甫的话,梅洛也怔住了,原来她有着这样的目的,可为什么她在信上什么也不说。

    “我是受了她的遗愿才来到这的。”

    皇甫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她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梅洛又怎么忍心说她根本未提到他。

    “你可以对我说说她的事吗?我并不是很了解。”

    皇甫松看了看他,但是一想到梅洛手上有令牌和主人应该有什么关系吧,又怎么能确定无冰死了,又或者是否死在主人手里呢?

    看到皇甫松不是很相信他,梅洛觉得自己问得真是很唐突。

    从笛子里拿出无冰的面具及长鞭交给他。

    “也许我不能让你相信,但请相信我没有恶意的,有些我不能说,但是我却有事情要拜托你,也是无冰让我来此的原因。”

    听到梅洛这样解释,皇甫松放下了戒心,说起了他所认识的无冰。

    “无冰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但是老天对她不公平,让她在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这还不算,还让她受控一个人的手下,为他所用。”

    当年无冰在火海里是被皇甫松所救,看着到处是死尸,一个长得绝色的女子也被烧成了夜罗刹,声带也因为烟熏的原因,变成了嘶哑老太婆的声音,被救回的她,整天痴痴呆呆,嘴里念着,姐姐你为什么不看清楚我,我没有死呀?让皇甫松的心痛极了,原本他想求无极门的人让他心爱的未婚妻活过来,因为他们有能力让时间倒退,没想到他来了却救出了无极门的二小姐,原本他救了无冰后可以走人,谁知她的可怜拖住了他离去的脚步。

    就这样,皇甫松陪着无冰整整四千年,看着她慢慢地把烧毁的无极门重新修复,并把那些骨灰全部葬在了后山。

    从无冰的嘴里知道了他们无极门灭的原因,也知道了她不接受他就因为他也是一个求者,不管皇甫松对她再怎么样好,她始终不接受,对他说,对他只有兄妹之情。

    也许就这样相依为命就算了,为了无冰,他为她制造了面具,也制造了其他精制的面具,因为她说要用,没想到来了一个人却彻底地改变了无冰,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里的男子在五千万年前出现了,说是要和无冰合作,具体内容无冰什么也没对他说,只说让他在外面找人来练武,说是振兴无极门。

    刚开始找了一些有武功底子的人给他们练一本秘集,在练了许久后全部都疯了,好像受不了慢慢地自杀了,第一次以失败告终,让无冰与那个神秘人一下子呆了,差不多五千个人呀,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让无冰一下子大声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待她,让她空欢喜。

    后来在试了几回后,发现有武艺底子的人的确不行,那个神秘人提出了用无根水做试验,让无冰的心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是呀,对于无根水她是最清楚的。

    最后两个人分工,无冰花了整整一千万年才研究出了他父亲的研制出的无根水配方,因为要找人做实验,皇甫松不忍就喝下了那无根水,不想让她再继续害人下去,这么多年,在他们的实验上死的人都有几万人,如果当年他制止了,就不会有这些惨剧了。

    皇甫松的实验成功了,但同时让无冰开始梦想有一天成功,可是不管怎么说,无冰就是不让皇甫松练阴极宝典,如果他要练就要他杀了她,为此,皇甫松就算了,说明在她心里自己还是有一点位置的。

    因为怕又失败,人就招得少点,可是还是失败了。

    在无冰绝望时,神秘人又带了另一个女的,说她提出了一个建议,专门找一些不会武艺的人先练阴极宝典,然后在一百年后给他们吃无根水,她的建议让无冰又开始了希望,在她的心里只要时光能够倒流挽救无极门的人,牺牲再多的人她也愿意。

    也许是上苍可怜了无冰,这次真得成功了,可是想要自愿来学的人很少,为此找人的工作就落在了神秘人与另一个女人身上,而无冰就负责无根水的供应,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上万年,所有人都成功了,那个神秘人成了所有人的主人,而无冰也成了他的冰使,另外一个女人也成了诗使,所有的人清一色是黑衣,也只有他们三个人全部用面具遮住自己的脸。

    听到这里,梅洛终于知道了无冰为什么她说对不起他们了,虽然不清楚什么,但是她会这样做肯定有她的道理。

    “皇甫兄,你拿着这个令牌让所有的人都找个地方归隐,让他们在一千年内不要成亲,过了一千年后再过上普通人的日子,就说是无冰的命令,然后这里你也不要呆了,趁早走吧,怕迟则生变。”

    皇甫松知道他的意思,因为无冰在一次醉酒时还是说了真相的,虽然让皇甫松震惊,但是因为爱她,他选择了沉默。

    梅洛想了一下,拿出了他为无冰制造的头骨像,递给了皇甫松。

    “皇甫兄,这是我为无冰制作的头骨像,好好保存。”

    皇甫从梅洛的手里接过令牌及头骨像后,就不见了梅洛的身影,现在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可怕了,想问时,听到了梅洛的声音。

    “无冰是个好女人,她的仇我已帮她报了,她这个心愿就拜托你了。”

    在梅洛消失后,皇甫松再也忍不住地流下了泪水,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帮她完成她的遗愿,就这样这五百人全部消失了,而皇甫松带着无冰的头骨像浪迹天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