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十九章 魔族

章节字数:5912  更新时间:08-09-10 23: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洛看了一下食魂狗天天说的圣谷,可以说这里是世外桃源,应该是很适合云飞修行的地方。

    看着站在前面的鬼圣使,梅洛上前和他站在了一起,两个人看着天上的月亮。

    “你可以吹一首我听吗?”云飞嘴里的天才。

    梅洛拿出插在腰间的笛子,吹起了梦江南。

    一曲吹罢,梅洛站在鬼圣使边上,两个人聊了很久,然后梅洛走了,鬼圣使从他的笛声中听到了他的哀伤与思念,没想到梅笛竟然会在他身上,他是血神洛西斯吗?

    一头深蓝色头发的风绝站在瀑布边,心里想着小怪与青衣的身影,眼里流露出了羡慕与痛苦的神色,守候了千万年的爱,从此再也不会让他守候了,在风绝还在思念的时候,腰上的传迅玉佩发出了灼热的感觉,说明有族人找他,哎,为什么他们老是不放弃呢?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己的族人。看来今天要出洞府了。

    看了一眼这里,风绝知道自己可能再也不能回到这里了,自己为这里设置的阵法及开关、暗器,他们都清清楚楚的,自己走也没什么牵挂了,为了不赚取龟老头及叶二众人的泪水,风绝决定留信走人,却没想到阎绝已出现在他面前,他的头一阵头痛。

    “你要走了,是吗?”

    风绝点了点头。

    “你想不告而别,再也不回来了吗?”

    风绝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吧,这里再也没有让他值得守候的人了,回去继承族长的位置是没有任何借口了,也差不多应该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

    “那你可以带我去吗?”

    风绝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不能。”

    阎绝听了后,脸色一沉,知道如果让风绝走了后,很有可能再也不能见到他了。

    “那我不会让你走的,我父亲让你好好地保护我的,你难道不愿意了吗?”

    听到阎绝提到小怪,风绝一阵暗伤,阎绝心里很是难受,他明白自己谁都整,但唯一的就是对他一直没有整,其他人都喊叔叔、爷爷,却唯独他用同辈的语气喊他,任何人叫他改口都没有,谁多说就整谁,弄到最后大家也就随了他了。

    感到玉佩的热度越来越烫,风绝一阵紧张,也不管他跟不跟了,就跑了出去,而阎绝也就随后跟上,风一阵吹过,把风绝留下的信吹到了角落,变成了什么消息也没有留下,把整个鬼冢家庭弄得鸡飞狗跳,连三大长老都出动来寻他。

    当风绝与阎绝出现魔族人面前时,其他人看着阎绝的人都露出了防备的神色。

    “红线,没关系的,你们有什么事说吧。”

    被称为红线的女子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人也长得很秀丽。

    “火长老让我请少爷马上回去,族里迟回去恐怕有巨变。”

    说完还看了一头黑得像丝长发的阎绝,远远看到他们走在一起,很是协调的感觉,但是风绝是他们魔族未来的族长,以后还要跟幻墨少爷成亲,带个人回去,会不会让幻墨少爷吃醋呢?

    “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黑魔要苏醒了。”

    风绝听到黑魔的名字,心里一怔,怎么他也要醒了,心里对他一阵难过,如果当年不是小怪的出现,自己成了他的爱人了,可是命运就是很怪,自己爱不上他。

    “那走吧。”

    阎绝什么也没说,反正他就紧紧地跟在风绝后面,跟着他们一起消失在平原上,开始了他的追爱风波。

    “叶二管家,不好了,小主人和风绝全部不见了。”

    听到婢女小贺的禀报,把梦飞、叶二、唐雨、高峰全部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

    “对了,风绝每次出去都有交待,你看了有没有信?”

    小贺看了一下他们四个人,头还是摇了摇,没有看到。

    “梦飞,你马上给阎回长老汇报,小主人及风绝都不见了,不排除自己出去,但是怕是有人从中作梗,让小主人有生命危险。”

    梦飞听完后马上消失在其他人面前。

    “高峰、唐雨,你们就在家里和我爹一起守护洞府,我马上出去找风绝及小主人。”

    他们知道这里的重要性,看着叶二消失在自己面前,他们两个人一个去找龟老头说,另一个人启动机关。

    阎绝没想到他们进了虚幻,更不知道从这里竟然还有着另外一条路,进去后是另外一个天地,是花的天地,扑鼻的全部是花香,没想到风绝的家是如此不可思议,可为什么没有人发现这里呢?

    “小绝,等下你不要乱做小动作。”

    听到风绝对自己的警告,阎绝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们魔族肯定是有了很重要的事,但是阎绝的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叫黑魔的人。

    红线马上先去向火长老汇报,另外的几个人则进入了其他地方,风绝带着阎绝进入了写着魔君字样的大宅里,里面就如一个四方形的院子,一目了然,简单又舒适,好像和风绝在阎罗洞府的房子差不多,阎绝看了一下,觉得这是风绝在这里的家。

    边上的下人看到风绝回来,连忙打揖,进入了大厅时,就已人送上了茶水,阎绝一看就是风绝最爱的花茶,刚坐下没多久,就出现了一个头发如红线一样全部火红色的老头子,人先没见到,就听到声音了。

    “太好了,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吧。”

    听到这个人的说话,阎绝很气,但是却听风绝的话没有整小动作,而风绝也是先看了他一眼,才回答火长老的话。

    “听说黑魔要醒了,是真的吗?”

    火长老已得到红线的汇报,当然知道有阎绝的存在,既然少爷什么都当着他的面说,看来这个人在少爷的心里还是有着一定的地位。

    “是的,当年你父亲给他的禁忌怕是压不住他了。”

    风绝听了后,觉得心里一阵难受,哎。

    “那就让他出来吧,困了他五千万年够了,让我和他直接面对吧。”

    火长老听到他这样说,心里也叹了一息,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风绝和他不会这样,而黑魔也不会这样。

    “少爷你是否该和幻墨成亲了,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阎绝听到火长老这样说,马上跑过去抱住风绝。

    “风绝不会和其他人成亲了,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他的话让火长老和风绝同时一怔,风绝先回过神来。

    “胡闹,你是我晚辈,怎么可以乱了辈分。”

    听到风绝这样大声呵斥他,阎绝用劲地抱住风绝的腰。

    “哼,那是你自己想的,你何时听到我喊你长辈了,都是喊风绝,要不是你不让我喊风,我会一直都喊你风的。”

    风绝一听,没想到阎绝一直存在这种心思,这只怪自己没有在平时注意。

    “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可以让鬼冢家绝了后。”

    “你不要再说了,我就是爱你,你甩不脱我的。”

    火长老没想到这个阎绝竟然是当年让少爷爱得死去活来的人的儿子,为什么老子放了少爷,儿子又来缠,真是头痛,这次不会让少爷从此脱离魔族再也不回来了吧,对阎绝起了警戒的心。

    风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感动,要不然真是反对,自己可以挣脱他的怀抱,但是自己没有,为了什么呢?

    “少爷,幻墨少爷来了。”

    阎绝听到后就干脆把风绝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风绝没想到自己170的身高在他185的身高下是如此的秀气,想到幻墨,风绝一阵难受,对不起他了。

    “让他进来吧。”

    阎绝没想到他们口中的幻墨少爷长得一头墨绿色的头发,个子和风绝差不多高,长得比自己还要美上三分。

    “风,你不介绍一下吗?”

    幻墨看到风绝被一个俊美的少年搂在怀里,手在发抖,为什么还是有人要抢他的风呢,但是他知道风绝最恨有人大喊大闹,伸出的手缩回了长袖中。

    看到幻墨还是一副中性人,风绝心里觉得多对不起他,为什么他不找另外的人呢,明知他拒绝了他的。

    “他是小怪的儿子阎绝。”

    听到情敌的名字,幻墨心里一阵痛。

    “哦,小怪成亲了,他的儿子没有好像他,像他的母亲吧。”

    阎绝感到了风绝的肌肉紧张,难道他喜欢自己的父亲?

    风绝站了起来,阎绝感到怀里一虚,才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困住风绝。

    “你的功力越来越深厚了。”

    看着幻墨一头墨绿色的头发,就知道他的魔力增长了不少。

    “你也一样。”

    火长老觉得这种气氛有点怪,但是却不好插嘴,少爷的脾气太了解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守在那个人身边不离开。

    “少爷,红线他们酒宴准备好了,问你何时入席?”

    一名仆人上前问风绝。

    “现在就去吧。”

    阎绝有着许多的疑问,看着那个叫幻墨的人站在风绝的左边,他气得很,就站在了风绝的右边,并还牵着他的手,风绝看了一下他,没有甩开,心里叹了一下息,就任由他算了,幻墨看到他这样,很气,但是不敢说,因为怕风绝生气。

    红线看到他们过来时,对着火长老眨了下眼睛,火长老作了一个撒汗水的动作,就知道刚才有多为难了。

    阎绝坐在风绝的右边,幻墨自然地就坐在风绝的左边了,依次是火长老,再一个是头发是黄色的老头,然后是紫色头发的老头,再接着就红线与一名墨绿色的高大男子,看他如此体贴红线有可能是她相公吧。

    “金长老和紫长老也来了,真是难为你们了,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们为族人作的一切。”

    听到风绝这样说,他们全部站了起来。

    “少爷只要你肯回来,我们就算是累死也愿意呀。”

    风绝点了一下头。

    一场气氛诡异的饭局终于结束了,阎绝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种颜色头发的人,心里很奇怪,决定趁没人时好好地问一下风绝。

    看到小绝眼里的好奇,还真是难得忍到现在才问,说明他的确长大了。

    “风绝,我以后为你重新取个名字可好?”

    没得到风绝的反驳,阎绝又自言自语起来。

    “以后我就喊你蓝好吗?”

    听到阎绝为自己取得名字,风绝一呆,就好像是听到了黑魔的声音。

    “你就是我的蓝,我们滴血成亲吧,你作我的娘子可好?”

    阎绝以为是他取得名字好,发现了他在发呆,就觉得不对,用力摇摇他,风绝一下子反应过来。

    “你还是喊我风绝,不准乱给我取名字,要不然我生气了。”

    听到风绝这样大声说,阎绝不知他为什么生气,但还是同意了。

    “那你可以告诉我一点魔族的事吗?你们的头发都好漂亮哟。”

    听到阎绝说得如此孩子气,风绝也觉得自己对他太凶了,点头对他说起魔族的事。

    “我们魔族在七千万年前,奉黑暗之神瑞波斯之命来到鬼之颠居住,但也不是全部,只是族中的王族及精英,还有几百个手下,后来才知道在天之颠的族人全部被妖族、血族、雪族、精灵族联手消灭完了,就只留下我们这几百人了。”

    原来当年魔族出身的瑞波斯还是怕自己有一天与其他四族对抗,会连累自己的族人,就先让部分族人在鬼之颠藏身,他们的头发太特殊了,在人之颠根本不能生存,只能在鬼之颠,所以魔族最主要的实力还是保存下来了。

    魔族的人在三百岁前都是小孩,但在三百岁后成人了也不能确定自己的性别,是中性人,如果遇到自己爱的人就可以用性别咒滴血化身成为想成为的性别,而这也只能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成功,但这也只限于同族人,如果和外族人在一起,则永远是中性人。

    魔族又以蓝发为王族血统,魔法最为厉害,也就是风系魔法,擅长唤风;红发是火系魔法,擅长唤火;绿色是水系魔法,擅长唤水;紫色是土系魔法,擅长唤山石泥土;金色是金系魔法,擅长唤沙子及地火(岩浆)。

    而魔法的功力是看头发的颜色深浅,而不是依头发的长短来评比。

    听完这些,阎绝问了一句。

    “你不怕我把你们的秘密泄露出去吗?”

    风绝听了后笑了笑说了一句让阎绝很感动的话。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呀。”

    看着阎绝去睡了,风绝想起自己曾经把这些全部告诉过小怪,可是他全部都忘了,如果当年没有黑魔作怪就不会这样了吧。

    但他没有告诉小绝,就是他们魔族还有黑发的族人,他们擅长的是黑暗魔法,就如瑞波斯一样,只不过在魔族有黑发的只有瑞波斯,没想到来到了鬼之颠,竟然降临了黑发的黑魔,他天生拥有黑暗魔法,就是拥有一切的破坏力及创造能力。

    如果当年不是他求父亲大人把黑魔困住,不知要死多少人,没想到他对他的爱竟然如此执着,得不到就要毁灭,经过五千万年的时间,他的黑发只会越黑吧,脾性会不会越差,如果还是这样,最后没办法就要毁灭他,不能让他一个人毁了族人的安身之地,因为其他四族的人不会放过他们的,谁叫瑞波斯有愧于他们,这一个情字真是害人不浅哪。

    感觉到外面的气息,风绝叹了口气,他还是来了。

    一头墨绿色的长发,为什么会这样呢?

    “幻炎,你还好吧?”

    一脸英气的脸,没有任何表情。

    “你为什么不和幻墨成亲,你不知道他等了你五千万年吗?]

    昔日的好友因为这个两个人形如陌生人。

    “你是知道的,你也不同样等了他五千万年吗?“

    幻炎听了后眼上浮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墨儿一直在等他,如果他的心只能装他,那他就帮他取得幸福。

    “如果你不想你我成为仇敌,就尽快和墨儿成亲。“

    听到幻炎的逼婚,风绝很是无奈。

    “为什么你老要逼我呢?如果我永远不回来你是否就可以放弃?“

    听到风绝这样说,幻炎心里也很难受,曾经好得可以说任何心事的朋友,却因为这个情字变成了这样,值得吗?

    “小怪已忘记了你,现在都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娶墨儿呢?而且这也是族长未过世前的订下的婚事。“

    “对不起,我不爱墨儿,不能娶他。”

    风绝澄清的双眼看着幻炎,幻炎受不了得到这种答案。

    “难道你爱着黑魔吗?”

    听到他这样问,风绝的心一怔,为什么他会这样说?

    “不,我恨他,如果没有他小怪就不会忘记我。”

    “哼,我才不信,你的功力明明可以让他恢复记忆,为什么不让他恢复呢?就一直守在那儿呢?”

    他的质问,风绝心里一阵苦,一个承诺,让他失去了幸福。他希望他自己恢复起来记忆,让他想起自己,后来看到鬼冢家只有他了,如果他和他在一起,就很有可能绝后,就这样时间就过了那么久,虽然自己把他的记忆恢复了,可是他很痛苦,最后还是让他忘了他们之间的事,他的心在滴血,可是他不想他死呀,更不想破坏他现在的幸福。

    “没错,我在很久以前就可以恢复他的记忆,但是我选择他自己记起我,最终我还是失败了,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其实我也很痛,每天看着他,却只能守着他,什么也不能说,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幻炎还是第二次看到他流泪,上一回也是小怪,如果不是当年族长让他发誓不能用魔法唤醒小怪的记忆,让他自己醒来,那风绝也不会这样了吧。

    “那你怪族长吗?”

    听到他提起自己的父亲,风绝什么也不说,再说也无用,他已经逝世了,不管怎么说小怪的命也是他救的。

    “幻炎,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听到风绝问这个问题,幻炎想起当年自己说的话,没想到他一直记得,都怪自己说了太重了,让重感情的风绝难受了。

    “我们永远是朋友,以前我说的混帐话你就忘了吧。”

    “我从来不当它是真的。”

    早晨时分,阎绝起了个大早,他怎么也睡不觉了,他梦见风绝被一个黑发的阴暗男子抢走了。看着风绝的门还是关着的,心里踏实了点,坐在了他门口打起坐来,让出来的风绝吓了一跳。

    “风,你终于出来了。”

    看到阎绝的脸,风绝不来纠正他的称呼了。

    “嗯。”

    他们还来不及聊天,下面的仆人脸色惊慌地跑了过来。

    “少爷不好了,黑魔可能要提前出来了,火长老要我通知你马上前去黑风涯,他们全部已过去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风绝马上如一阵风消失在众人面前,阎绝马上抓住这个小厮。

    “快告诉我,黑风涯在哪?”

    在得到方向后,阎绝马上消失在这里。

    风绝到时,火长老他们几个已在施法术控制结界,但还是迟了,结界还是出现了裂缝,风绝让大家全部住手,眼看着裂缝慢慢地变大,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阴暗的高大男人。

    黑魔挥手向火长老他们挥去,风绝马上用手挡了一下。

    [住手。“

    听到渴慕忆久的声音,黑魔停住了手。

    看到黑魔住了手,大家全部住了手,现在的黑魔,就算是大家联合也不是他的对手,风绝向后对大家挥挥手,让他们全部走。

    看着人走完后,阎绝却也跑了过来。

    “火长老,把小绝给带走。“

    火长老听到后马上和其他人把阎绝打晕架走了,如果让黑魔知道他是小怪的儿子,会直接杀了他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