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二十章 尘埃落定的仇恨

章节字数:6156  更新时间:08-09-10 2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呵呵,大家都走了,你也该过来了吧。“

    风绝走了过去,人还没有走到,就被黑魔一把抱在了怀里。

    “蓝,你还在等着我吗?”

    这也难怪他误会,自己现在还是中性人,就算和小怪缠绵了无数回,也变不成女人,谁叫小怪不是魔族人呢?

    “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听到风绝这样无奈,黑魔低下头吻起久违的嘴唇,感觉不到回应后,黑魔气愤得很,手向边上一挥,地上立刻起了一个大坑。

    “哎,你何苦呢?”

    “蓝,我不管,为了你,在这五千万年,我不断修练就是要出来找你,我发过誓,如果我得不到你,就毁了这所有。”

    听到黑魔这样说,风绝知道是自己改变了他,以前的黑魔只想着创造世界,可现在的他是一个破坏黑魔。

    “值得吗?以前的你到哪了?”

    听到风绝说以前,黑魔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风绝。

    “为什么,你还爱着小怪吗?”

    没有得到风绝的回答,接着身边开始变得坑坑洼洼,但是一点也没有伤到风绝。

    “你给我住手。”

    听到风绝的声音,黑魔停止了发狂。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爱着他?”

    “就算我还爱着他有什么用?他忘了我再也记不起了。”

    听到风绝这样说,黑魔想起了自己干得好事,可是他受不了看到他们两个人在那里欢爱,为什么会这样,当时的心一下子碎了,不管什么开始了一切的破坏及杀了小怪,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不远。

    “对不起,我当年不应该那样对你。”

    听到黑魔道歉,风绝惊了一下,好像以前的黑魔又回来了。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变化,黑魔马上语气强硬起来。

    “只要你做我妻子,我就放了所有人,否则我全部杀了。”

    风绝知道他做得出来,现在也没有人拦得住。

    “好,我答应做你的妻子,但你要答应我不能滥杀无辜,并做魔族的族长,永远保护族人。”

    得到风绝的回答,黑魔很开心。风绝想到小怪与青衣在一起恩爱的样子,心里的血在滴,既然自己不愿意破坏小怪现在的幸福,自己嫁给谁都是一样的,选择做男人与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呢?爱的人永远也不会爱自己了,眼角湿润润。

    “好,你要和我滴血,我才相信。”

    看着眼前为了自己受困了五千万年的他,风绝的心说着对不起,如果不是自己以死相逼,他不可能被父亲趁他分神时困住他,当年他说的话他还记在心上。

    “出来时,如若你已不是中性,我便毁天灭地,你这一生都是我一个人的。”

    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这个结局,风绝心情平静地和黑魔同时念着变性咒,慢慢地两人的血互相滴在两个人的手上,慢慢地在两个人的无名指上出现了魔戒,这代表了两个是夫妻的标志。

    风绝的身体也起了变化,女性该有的全部也有了,身高也只有165了,而黑魔原本巨人般的身高,变成了只有180的身高,变成了一个全新了黑魔,不是阴暗的,是一个充满霸气的男人。

    “你就是我的妻子了,蓝,我永远只宠爱你一个人,你也试着爱我好吗?”

    黑魔的乞求,风绝想起了小时候善良的他,点了点头。

    当火长老看到风绝选择做女人时,叹了口气,不过这也为难她了。

    “火长老,明天准备为黑魔接任族长一职做好所有礼仪。”

    “等着,明天也一起把我们两个的婚礼办了。”

    火长老瞧着风绝,看着她点了点头,就马上下去了。

    幻墨看到风绝变成了这个样子,哭着跑了出去,幻炎马上追上。

    阎绝听到这个消息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看到风绝变成了一个绝色的女子时,多想上前拥抱,但是她已被一个黑发的男子抱在了怀里,并用敌视的眼神看他。

    “风,这真得是你吗?”

    看到阎绝这个样子,风绝的心里有点难受,但还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要嫁给他,他哪里好,我哪里比不上他了?”

    感觉到黑魔要发怒,风绝用手握住了黑魔的手。

    “你是我的晚辈,仅此而已。”

    听到风绝这样说,阎绝受不了冲了出去,风绝一脸担心,黑魔马上用魔法把阎绝困在了一团雾当中。

    “别伤害他。”

    风绝看着阎绝用那种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和黑魔成亲,心里一阵难受,为什么你偏偏是小怪的儿子呢?风绝也奇怪自己的想法,难道自己又有了爱人的欲望吗?但是一切都太迟了,看着身边的黑魔,风绝露出了一个笑容,是这样的绝美。

    “风,别跟他入洞房,求求你好吗?”

    阎绝的话顿时让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他不是疯了吗,黑魔是如此地爱风绝,他还敢在他的婚礼上用这种话来挑战。

    风绝转过身看向阎绝,用着变身后女性特有的柔和的声音说。

    “傻瓜,你是我的晚辈,永远都是,黑魔是我永远的相公。”

    风绝的话让黑魔的手放了下来,最后他当着所有的人面抱着风绝进了洞房,也没有人说这个时候不适宜,这个时候他应该出来敬酒,也没有人去闹洞房,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看着风绝和黑魔进入了洞房,阎绝竟然想自杀,还好红线发现及时,从后面打晕了他。

    “怎么办?”

    幻墨走到阎绝面前,对他的勇气无比佩服,自己永远不能得到风绝,是因为自己没有勇气,所以永远地失去了他。

    “让我来吧,让他忘了这一切,重新开始他的人生吧。”

    幻炎抱起了他,幻墨跟在他后面走了,才发现幻炎还是中性人,为了自己值得吗?

    阎绝很奇怪自己竟然一个人在外面,风绝到哪了,他不是说要帮我买东西的吗,怎么还不回来,一个小女娃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哭了起来。

    “大哥哥,你赔我,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有钱买的糖葫芦。”

    眼前的小孩子这样指责自己,阎绝才发现自己在街上无意当中撞倒了一个小女孩。

    “你喊我叔叔,我就给你买。”

    小女孩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阎绝,看着这个穿着华丽的大哥哥,心想喊一下又不会少一块。

    “叔叔大哥哥,我要吃糖葫芦。”

    看着她如此明净的眼睛,才发现她的身上全是补丁,面前还跌落了一个破碗。

    “你的家人呢?”

    听着阎绝这样问,心想他是好人吧。

    “只有我了,是小狗把这个位置让我给乞讨,说是会养我的。”

    阎绝心里一阵难受,看着她的眼睛,是如此的纯净。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我天天让你吃糖葫芦。”

    看了小狗还没回来,小女孩最后说。

    “那等小狗回来后,我去告诉他行吗?’

    幻墨和幻炎在远处看到这一切后,放下了心,在外面,他们全部施法把头发变黑。

    “你为什么突然想这样做?你不是很恨他爹的吗?”

    听到炎这样问,墨也怔了一下。

    “我没有他的勇气,如果当年我表白了,风绝是有可能和自己的,是自己那次拒绝才让他遇到小怪的,是我的错。”

    “那我说我爱你,你会给我一个机会吗?”

    突然间听到炎这样说,墨呆了,为什么他要捅破这层纸呢?

    “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爱了你有那么久了,你感觉不到吗?”

    墨没有回答,炎一个冲动去抓住了他的手,没有感觉到他的拒绝,心里一阵惊喜,没关系这么久都等了,不管再等多久,都愿意等。

    阎绝等小狗回来后,才知道小女孩叫夜萝,得到小狗同意后,阎绝把夜萝抱在怀里,走到面前的制衣店,为夜萝买新衣。

    小怪与青衣两个人和他刚刚错过。

    “小怪,你觉得没有,这几天老是有人在找我们,想杀了我,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该到前面的鬼冢家族,让他们打探一下。”

    “对了,小怪,我们明天会到蒲公英田吗?”

    “会的,明天就到了。”

    阎绝看到夜萝穿上新衣服后,自己也笑了,抱着她往小怪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不知为什么阎绝觉得应该回家了,也许风绝他已先回去等他了。

    重新经过丑城的梅洛,看到街上的人还是一样,旺源客栈依然人来人往,根本没有受到前阵子凶杀案的影响,想进入最后还是没有进入,这里是他们不幸的开始,虽然现在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有用吗?灵姬依然不知道在哪?她还好吗?

    看到林雨带着鬼差们经过这里,梅洛马上进入了旁边的酒楼暂避一下,就在二楼坐了下来,没想到林雨他们也到了这家酒楼,还好没有发现他,就坐在他的后面。

    “林大哥,你说最近黑妖们频频出现惹事是为了什么呀?”

    鬼差甲问着林雨。

    “也不清楚,城主也为这件事而烦恼着,好不容易苏杰案结束,就又出现了这件事。”

    鬼差乙仗着酒劲。

    “我听城角的融三说,黑妖他们是为了杀新诞生的妖王,只不过还没找到正主而已。”

    梅洛手上的酒一洒,还是接着往下听。

    “不要乱说,否则到时你什么时候死也不知道。”

    鬼差乙听到林雨这样呵斥自己,不敢再说了,接下去就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等到他们喝完走时,梅洛马上结了账走人,没想到竟然有人要杀青衣,这黑妖又是怎么回事?此时青衣他们又在哪呢?梅洛担心青衣出问题,毕竟这里的高手如繁星,不像人之颠,就先到城角找那个叫什么融三的吧。

    原来他们说的融三是一个乞丐,看到他就像见到以前自己在人之颠的老爹似的。

    融三听其他人说有一个俊俏公子哥找自己没想到还是真的,可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呀,为什么找自己呢?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自己故人的孩子呀,拿不准是谁?

    “小哥,是你找小老儿吗?”

    梅洛发现这个人和其他乞丐有着不同,身上虽然穿着补丁,却很干净,说话也不如其他乞丐粗鲁。

    “是的,是我找你,方便到边上聊几句吗?”

    融三看了一下梅洛,点了点头。

    看着融三个子虽然不高,还驼着背,但是给梅洛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小哥,我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事吗?”

    融三随性地就坐在了这边的门槛上,抬头看了一下梅洛,梅洛也不嫌脏,在融三的边上坐了下来,远方的乞丐看到他们坐在那里,对着融三大声地笑着。

    看到梅洛这样,融三的眼里露出了笑意。

    “是这样的,我听到有黑妖要攻击妖王,我想知道这个黑妖为什么要攻击她呢?”

    看着梅洛眼里的紧张,融三笑了笑,用手摸了摸了胡须,才想起胡须被剃了,一时干咳了一下。

    “那个妖王是你的谁呀?”

    梅洛对他的看法更加怀疑,他是一个普通的乞丐吗?

    融三看到了梅洛眼里的疑问,对他还眨了眨眼。

    “她是我的义妹。”

    融三两眼露出了精光,但是转瞬即逝,梅洛还是看到了这个精光,却没有表现出什么。

    “小哥,你知道鬼之颠与天之颠妖物一族的故事吗?”

    梅洛听后还是摇摇头,他只知道人之颠的妖物一族及四大神兽们。

    融三又想摸胡须,又摸到了空气,想到小狗这个小屁孩一定要他的胡须说送什么夜萝当纪念,要不然又怎么会没有呢?

    “在混沌之初,盘古开辟了天地,用身躯造出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那残留在天地间的浊气慢慢化作虫鱼鸟兽,替这死寂的世界增添了生气。

    这时女神女娲,在这莽莽的原野上行走。她放眼四望,山岭起伏,江河奔流,丛林茂密,草木争辉,天上百鸟飞鸣,地上群兽奔驰,水中鱼儿嬉戏,草中虫之豸跳跃,这世界按说也点缀得相当美丽了。但是她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越看越烦,孤寂感越来越强烈,连自己也弄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与山川草木诉说心中的烦躁,山川草木根本不懂她的话;对虫鱼鸟兽倾吐心事,虫鱼鸟兽哪能能了解她的苦恼。她颓然坐在一个池塘旁边,茫然对池塘中自己的影子。忽然一片树叶飘落池中,静止的池水泛起了小小的涟漪,使她的影子也微微晃动起来。她突然觉得心头的死结解开了,是呀!为什么她会有那种说不出的孤寂感?原来是世界是缺少一种像她一样的生物。想到这儿,她马上用手在池边挖了些泥土,和上水,照着自己的影子捏了起来。捏着捏着,捏成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模样与女娲差不多,也有五官七窍,双手两脚。捏好后往地上一放,居然活了起来。女娲一见,满心欢喜,接着又捏了许多。她把这些小东西叫作“人”。

    这些“人”是仿照神的模样造出来的,气概举动自然与别的生物不同,居然会叽叽喳喳讲起和女娲一样的话来。他们在女娲身旁欢呼雀跃了一阵,慢慢走散了。

    女娲那寂寞的心一下子热乎起来,她想把世界变得热热闹闹,让世界到处都有她亲手造出来的人,于是不停工作,捏了一个又一个。但是世界毕竟太大了,她工作了许久,双手都捏得麻木了,捏出的小人分布在大地上仍然太稀少。她想这样下去不行,就顺手从附近折下一条藤蔓,伸入泥潭,沾上泥浆向地上挥洒。结果点点泥浆变成一个个小人,与用手捏成的模样相似,这一来速度就快多了。女娲见新方法奏了效,越洒越起劲,大地就到处有了人。

    女娲在大地上造出许多人来,心中高兴,寂寞感一扫而空。她觉得很累了,要休息一下,到四处走走,看看那些人生活怎样。

    一天,她走到一处,见人烟稀少,十分奇怪,俯身仔细察看,见地上躺着不少小人,动也不动,她用手拨弄,也不见动静,原来这是她是最初造出来的小人,这时已头发雪白,寿终正寝了。

    女娲见了这种情形,心中暗暗着急,她想到自己辛辛苦苦造人,人却不断衰老死亡。这样下去,若要使世界上一直有人,岂不要永远不停地制造?这总不是办法。

    后来女娲用自己的生命为这个世界建立了五个空间,也就是人之颠、鬼之颠、天之颠、神之颠、黑暗之颠,让居住在鬼之颠、天之颠、神之颠、黑暗之颠的人及万物拥有永恒的生命,但是又怕人之颠自己最先制造出来的人类被其他四颠的人或妖物欺侮,就把自己的两只眼睛及心脏变成了天神、血神、黑暗之神来管理这五颠,但是因为女娲的能力,血神、黑暗之神分别在血族与魔族投胎长大,与天神相差了几千万年。也许因为眼睛的原因,血神与黑暗之神同时爱上了妖族的鹿妖倩莲,也就有了妖物一族的分三颠之说。”

    听到这里的梅洛觉得很奇怪妖物一族怎么扯到五颠的来历呢?为什么和那本五颠书上有着互补的意思,五颠书上只写了一个大概,却没有来源,听到融三这样说,梅洛才听到这种说法。

    “你知道为什么血神和黑暗之神同时爱上倩莲吗?”

    梅洛看着融三,摇了摇头。

    “这是天神娶的妻子命运女神为了惩罚天神而作弄他的两个兄弟,谁叫天神在一亿年前就消失不见了,留下命运之神守着自己的女儿天凤独守天神宫,她以为她这样做天神会出现,却不知还是没有出现,正因为这样命运之轮才开始出现。”

    听到这里梅洛不明白,融三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呢?又为什么会有一种他十分伤心的感觉,他只想知道黑妖呀?但是又不好让他住嘴。

    融三看了一眼梅洛,见他还是听着,眼里的精光又一闪,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又接着往下说。

    “在天神消失时,妖王也就消失了,妖王的弟弟猴王为了妖族的前途,把低下的妖族全部赶到人之颠回复真身作动物,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能否回来。

    留下最高级的在天之颠修练,看他们有机会修练成妖神,进入神之颠,在中间的就全部送到了鬼之颠,但为了方便管理又把实力最强的黑妖犬王与白妖狐王也派下去,让他们在那里栖身,保留着最多的实力,因为在妖王消失之前,说了一句。“妖物一族分三颠,才能躲开命运之轮。”猴王不知什么意思,就有了妖物一族分三颠的来由。

    黑妖犬王把归顺在自己门下的众妖们在鬼之颠一直努力地修练,统称黑妖,希望把白妖狐王们给消灭,进而进军天之颠对猴王进行报复。”

    听到这里的梅洛觉得很奇怪。

    “那黑妖为什么不去拉拢狐王呀?”

    融三对梅洛笑了笑。

    “因为狐王是猴王的亲弟弟,也就是说是妖王的弟弟。”

    猴与狐?难够是亲兄弟吗?

    “对了。其实黑妖在这里很好呀,灵气如此之足,很适合修练呀?”

    听到这里,融三对梅洛看了一下。

    “因为猴王娶了黑妖一直喜欢的婵娟,并把他送到鬼之颠让他没法回去抢婵娟,这夺爱之仇,又怎么能让黑妖不气愤呢?”

    听到融三说这些,梅洛心里在想灵姬,心里一阵苦涩。

    “那照你这么说,就因为这个原因要杀了青衣,也就是妖王。”

    融三点了点头,他却没有告诉梅洛,那些曾经在妖族风流的人物,除了狐王犬王,全部已消失,但是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天之颠已不是以前的天之颠。梅洛没有想到一个乞丐会知道这些秘典之事,不奇怪吗?

    “那你知道黑妖他们最近要在哪杀妖王?”

    “不清楚,不过我得到消息说黑妖犬王明天往午城蒲公英田方向出发了。”

    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梅洛谢了谢融三,担心青衣的安危,马上往午城方向出发了。

    看到梅洛走了后,融三对着相处了几百年的叫花子朋友们道了别,说有事不回来了。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时,变成了一个白衣英俊的中年人。

    “洛弟呀,命运之轮就看你去扭转了,也不枉我在里等你这么久。”一想到女儿的命运,心里一阵痛,相信有梅洛一路相随,一定会逢凶化吉。

    说完这句话后,就消失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