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鬼之颠  第四十一章 血神大法秘集(二)

章节字数:5598  更新时间:08-09-10 2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宝与小宝看到梅洛终于在第二天晚上醒来时,都欢呼的跳了起来,小宝更是直接地把前爪放在床沿,舌头舔着梅洛的脸,尾巴一甩一甩地表达自己的开心。

    梅洛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宝,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看着一旁的大宝,因为他看到了大宝眼中的泪花,在梅洛盯着它时,它转了个身,用前爪把泪花给擦了,重新露出了绿色亮亮的眼睛,和小宝抢着舔梅洛的脸。

    梅洛也很是奇怪,自己明明感觉到受了很重的伤,为什么现在却感觉全好了,看到自己只着单衣,单衣上还有着污血的痕迹,大宝与小宝是不可能帮自己脱衣服的,更不可能帮自己疗伤,而这里只有鬼圣使知道,难道是他回来了,正好救了自己?

    “大宝,有人救了我吗?”

    突兀中听到梅洛问话,大宝点了点头,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后,梅洛决定起身为自己洗个澡,因为现在的床上不光自己睡了,还有大宝与小宝的爪印,看来自己必须重新换一下床单这些什么的,要不然再睡可不舒服了。

    “大宝小宝,我们去洗澡。”

    梅洛话一抛出,它们开心地跑去屋后的温泉,它们是很爱干净,在梅洛醒之前,就先已跑去洗了澡的。

    梅洛看到外面到处都是一片黢黑,如果是鬼圣使回来了,最起码他住的房间有灯呀,虽然天黑了,但并不晚,人呢?

    本想问一下的,梅洛看到大宝它们如此开心,也就抛在脑后,与它们一起玩水。

    之之看着自己今天这么早到这里来,竟然没有看到他们,不可能自己算错了时间的,这个时候梅洛才应该醒的,可是他们都不见了,地上也没有打斗痕迹,而床上还有余温,看来他们走了没多久,正准备要去追他们时,听到外面隐隐传来欢呼声。

    之之寻着声音听到了水声,然后转过了身,原来他们在洗澡。大宝与小宝闻到了这熟悉的味道,马上从水里跳起,把身上的水给洒抖了几遍,往之之那里跑去,梅洛见到它们这个样子,就迅速的起身,但他知道对方肯定没有恶意,要不然大宝与小宝是不会这样的,也许是鬼圣使回来了。

    听到后面的动静,之之就知道虎龙它们追自己来了,看来它们不讨厌自己,嘴角往上扯了一下,故意慢慢地往前走,果然大宝与小宝把她围住,小宝更是用嘴咬住她夜行衣的裤子,把她往后扯,在它们眼里也许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吧。

    转过身就看到了梅洛刚洗完澡的样子,好一幅美男洗浴图,之之的脸上露出了红晕。而梅洛也是一惊,虽然此人着夜行衣,但是很明显地她是一个女人,从大宝与小宝的行动中,是她救了他,可他根本不认识她,她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而又知道自己受伤呢?难道她就是青衣说的神秘组织的人,专门针对打伤他的女人。

    “姑娘,是不是你救了我?”

    梅洛带有磁性的声音,把之之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可以这样说,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吧?”

    梅洛很清楚自己身上的伤,现在可以说自己就如未受伤之前一样的,没什么事。

    “谢谢,没什么事了。”

    之之放心地笑了起来。

    “那就好,我今天来的目的还有一个,就是有人要我把《血神大法秘集》交给你,说你现在修为还不够,这本书上的内容比较适合你练。”

    听到血神两个字,梅洛感觉到了一阵心跳的感觉,这是怎么了,梅洛接过这个神秘女子递过来的书,摸着这本书就好像在很久以前自己看过似的。

    “可以问一下,是谁让你把这本书给我?”

    之之想回答,却回答不了。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也不管梅洛再想问什么,之之在他们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谁,为什么在鬼之颠有如此的神秘之人,那个攻击大宝与小宝的女人又是谁?

    梅洛手上拿着书,怔怔地站在那里,大宝与小宝就静静地坐在地上,陪着梅洛,最后小宝忍不住,用嘴咬了一下梅洛长袍的衣摆,才把沉浸在思考当中的他摇醒,看到自己失态了,梅洛心里也是一阵苦笑。

    “走,我们到外面去大吃一顿可好?”

    大宝与小宝却摇摇头,因为它们发现在这个屋子的厨房中有着许多可以吃的东西,根本用不着到外面,此时梅洛刚刚好转,如果出去又踫到那个女人怎么办?

    也罢,既然它们如此回答,梅洛就准备换一床干净的床单及被子,而小宝与大宝也因为一直守着梅洛没有怎么休息,在梅洛的命令下,它们在梅洛的床边静静地休息了。

    梅洛拿出这本秘集,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四个字,胸怀天下,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似的,想抓又抓不住,精神恍惚了一下。

    接着看着里面的内容,才为这本书的深奥感到心动。

    第一篇血神心法。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扣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撼天柱,赤龙搅水津。

    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

    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

    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频。

    以候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

    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

    旧名八段锦,子后午前行。勤行无间断,万病化为尘。

    以上系通身合总行之,要依次序,不可缺,不可乱。先要记熟此歌,再详看后图,及各图详注各诀,自无差错。

    看到这里,梅洛静静地默背了一遍,总觉得是以气为主,慢慢地从丹田开始运转,走了一圈,按照口决盘腿而坐,紧闭两目,冥亡心中杂念。打坐竖起脊梁,腰不可软弱,身不可倚靠。握固者,握手牢固,可以闭关却邪也。静思者,静息思虑而存神也。

    想通这里后,上下牙齿,相叩作响,宜三十六声,叩齿以集身内之神,使不散也。昆仑即头,以两手十指相叉,抱住后颈,即用两手掌紧掩耳门,暗记鼻息九次,微敬呼吸,不宜有声。记算鼻息出入各九次后,梅洛放叉之手,移两手掌控耳。以第二捐叠在中指上,作力放下第二指,重弹脑后,要如击鼓之声,左右各二十四度。两手同弹,共四十八声。仍放手握固。低头扭颈向左右侧视,肩亦随之左右招摆,各二十四次。

    在梅洛自己不知不觉地开始学习起心法来,时间在不知不觉当中过去了,大宝与小宝看到梅洛一直在打坐,不敢去打扰他,怕让他走火入魔,自觉地为他又护起法来。

    在梅洛开始修行时,之之的行动已开始运作,如果要保护他也保护自己家人,只有先擒住雁儿。

    鬼王看到自己案上放着的一封密信,上面的标志他认识,是追风盟的标志。看了一下四周,除了侍卫就没有其他外人,十二位城主早就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因为各城的安危更重要。但是皇宫的守卫森严,这封信又是怎么进来的?想找人问话,想想最后还是算了。

    打开信看了内容后,鬼王的脸上露出了沉重的脸色,虽然自己有思想准备,但是这封信直接地指出雁儿的情况,本想存个侥幸的想法,但还是不行,毕竟关系到了雁儿的生命,看来只有按照这封信的要求办事了。

    “来人,喊大公主。”

    “是。”

    没过多久,雁儿就来到了鬼王面前,鬼王看到女儿的太阳经上正如信上所指,青中带黑,如果当全部变黑时,就算找到解药救她也会变成白痴,如果不在她发作时控制她,她会被那个用了摄魂咒的人变成疯子,这时的鬼王心里无比地恨命运女神。她为什么会如此心狠,如果有机会一定会诅咒她,让她永远得不到心里所想,让她永远在黑暗之颠,听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鬼王也吓了一跳,看来这命运女神真是让自己变成了自己也不想认识的人,太可怕了,可是与她比起来,再怎么着也是小巫见大巫。

    “父王,找女儿来有什么事?”

    “乖,到父王身边来。”

    鬼王想确定一下此时是不是自己的女儿,看到雁儿欣然地走上前来,这时可以肯定是自己的女儿,因为他还是有点了解那个女人,是如此地高傲,就算控制别人的身体也不会坐在陌生人的身边,除非是他,但是他消失了这么久,又有谁知道他在哪?难道天神其实被命运女神给杀了,却故意这样让别人当作她在找他,如果是这样,那她太心狠了。

    “父王,你的白发又多了起来。”

    女儿的关心,鬼王脸上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

    雁儿看到父王桌上的王旨时,眼里的精光一闪而逝,快得让人捉不到,但是有心想抓她变化的,又怎么会看不到呢?看来此时的雁儿不是雁儿了,因为很明显地雁儿坐在鬼王边上的位置挪了一下,变成稍微有点距离,但是却还是可以看到王旨上的内容。

    “雁儿,最近你休息好了吗?看你的脸色如此苍白,青着一张脸。”

    鬼王准备摸到雁儿的脸时,雁儿用手挡了一下,冷着一张脸,但马上又换上了一张笑脸。

    “父王,女儿感到有点不舒服,先下去休息了。”

    反正目的也达到了,鬼王点头同意了后,雁儿的嘴角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主上,鱼儿上钩了。”

    听到暗影的汇报,之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太好了,终于可以一劳永逸了。

    “好,按计划行事。”

    说完暗影马上消失了,因为有暗无跟在雁儿身后,暗影就放心地去布置人马,而之之还是慵懒地躺在软塌上读着她的书,嘴上更是露出了一脸诡异的笑容。

    “母后,人家想出去玩,你就陪人家一起去嘛。”

    雪儿看着雁儿一脸的撒娇样,觉得真是幸福,这种感觉有着很久没有享受到了,好像看到了以前的样子,真是让人怀念呀。

    “好,好,让母后准备一下,就走吧。”

    听到雪儿同意后,雁儿的脸上露出了算计的笑容,呵呵,鬼王呀鬼王,只有从你的弱点下手,我才能把暗中对付我的人全部消灭了。

    “王后,小公主求见。”

    雁儿一听到是那个没有武艺的小妹求见,心里更是开心,这样更好,先从之之开始,然后越想越开心,露出了笑容。

    “母后,大姐,为何如此开心乎?”

    虽然是之乎者也,现在听来也是无比的动听,就像是在说胜利在招手。

    雁儿上前去挽着小妹的手臂。

    “看到你来了,我和母后很是开心,我们正准备偷偷出去玩,不知你有兴趣吗?我们可以到外面的书局看一下书。”

    听到书这个字,之之的两眼放光。

    “如此甚合我意,去也。”

    雪儿看到小女儿一听到书这个字就开心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很久没有出去带她们一起出去了,对了把琪儿也喊到。

    “雁儿,我们把你二妹琪儿也喊到,让她也一起去。”

    听到要喊琪儿,雁儿当然不同意,琪儿可不一样,是一个高手,她身边的那个叫朵儿的侍女更是个高手,她们去了会坏事的。

    “哎,算了吧,我们下回喊她吧,这次我们就走近点,下回走远点我们再把二妹也喊到。”

    之之内心对她的算盘冷笑了一下,却是一脸的赞同。

    “去也,去也。”

    当然是少一个人有少一个人的好处,这也是她想的,呵呵。

    听到她们这样说,雪儿只带着两个女儿和两个侍卫,而其中的一个侍卫就是暗无,之之看了他一眼后,脸上笑了一下,而暗无也被这种主上吓了一跳,没想到主上平时就是这个样子,只有暗影才有福看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情况特殊,自己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主上吧。

    走出皇宫的雁儿们,脸上全部笑开了花,在她们出去之后,鬼王和众多暗部随后跟上,这次绝不能闪失,否则自己会生不如死地活着,但是总比每天担心要好点,最担心的还是之之,这个女儿从小就不爱练武修行,只爱看书,雪儿还好点,不管是谁受伤,自己都不能允许。

    “娘亲,我们到这里看一下。”

    到了宫外,雪儿很自然地让女儿喊她娘亲,而她们也全部化了妆,着普通老百姓的衣服,看上去就是大户人家带着婢女与护院出来买东西。

    “慢点,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

    雪儿嗔怪着雁儿,但是脸上却是笑意连连,好久没有看到雁儿如此的笑容,自从被鬼无双拒绝后,她就变了一个人,还好时间过去了,她也回来了,想到这里雪儿的眼里含着泪花,之之在边上看到后,也是一阵心酸,大姐已够苦了,那个坏女人却如此对她。

    只有深入虎穴才行。

    “小妹,我听说在过了前面的草樱园,有一家名叫玲珑书局,里面的书囊括了鬼之颠全部的名著、杂记等。”

    之之听到这里开心地跳了起来。

    “娘亲,我们去一趟那里吧。”

    雪儿听了露出了有点为难的表情,草樱园其实就是一个大峡谷,那里平时过路的人很少,现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去那么远的地方还真是不方便。

    “这样吧,我们下回再去,现在天色也很晚了,再不回去,你父亲会担心的。”

    雁儿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因为这种机会很是难得。

    “哎,娘亲,小妹难得出来一趟,我们去一下就回来,要不我们雇一辆马车好了,就要快点。”

    之之也在边上起哄,雪儿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了,谁叫她受不了她们的眼泪,没想到雁儿现在说流就流泪,比起之之还厉害。

    暗无去找马车,另一个侍卫与两人婢女就跟在雪儿身后,因为暗无得到命令就是无论无何都不能让雁儿抓走雪儿皇后,人质她就行了,暗无当然相信自家的主上,根据主上的命令弄特殊的马车。

    雁儿看到马车来后,扶着母后上了马车,紧紧地挨着雪儿,之之见状故意坐到她们中间,让雁儿脸上的脸色暗了下来,但是马上又笑了起来。

    “小妹,今天你怎么了?”

    “还不是怪姐姐,今天出来都是拉着母后,让人家都不能碰母后了,我不管了,现在我一定要让母后抱着我。”

    听到之之这样说,雁儿才发现自己做得太明显了,还好她们没有看出来。

    “好了,好了,让你让你。”

    雪儿听到之之这样说,心里笑了起来,看来之之的粘人比起雁儿那时还凶,今天是怎么了,之之以前最不喜欢这样的,现在却这样。

    之之不着痕迹地把母后与大姐隔开几个人的位置,而雁儿也因为在想事情就没有看到什么,雪儿却在马车的颠簸下,慢慢地睡着了,这当然是之之的厉害。

    雁儿正想说话时,却看到之之嘘了一下,就看到母后睡着了,身上盖着披风。雁儿心里一阵开心,这样更好了,真是连天都帮她。雪儿的武艺虽然没见过,却耳闻过,现在她睡着了,那个普通的小妹更是如囊中之物。

    雁儿倾听了后面的马车声音,隔得很是近,打开帘子后,看到了到了目地的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而这时的之之也在假寐中。

    当然也听到了后面马车被人打劫的声音,可是之之却没有动,雁儿更是没想到其他,因为离开讨厌的侍卫要容易办多了。

    雁儿此时的双眼呆滞着,看来她的使命完成了,她也放开了她,之之迅速地点了雁儿的睡穴,让她和母后一起睡,她则睡在最外面。

    外面的混乱,之之从掀开帘子看到,父王他们与那个女人派来的手下打在一起,明显地是父王落于下风,但是很快地暗踪带着部分追风盟的人支持父王。

    马车自己在跑,在那边打得正欢时,看见马车受惊后,停了下来,这时就看到马车的的下面露出了一个大洞,之之把雁儿及雪儿马上交给前来接应的暗影,在所有一切弄好后,之之马上又把打开的暗格关好,看上去就如先前一样,只不过在这个马车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之之。

    做完这一切时,就感觉到有人进来,看到只有一个之之时,惊讶了一声,但还是马上把之之给带走了。

    之之闭着的眼睛,眼睫毛却在动,也只有这个机会帮姐姐拿回解药,也只有这个机会把她的老巢给端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