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天之颠  第六章 刘简

章节字数:5684  更新时间:08-09-11 0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宝与小宝看着梅洛只是进去一下子就出来了,不是很明白,怎么这么快就问完了,守地牢的人看着他们三个人远去时,立刻偷偷地跑向刘力报告。

    走出刘力家后没多远,瞄到刘婧一个人在边上看着其他人把对方华家人的尸体全部清理走,一想到她也许得了那个病,梅洛对她自然要和颜悦色多了。小宝更是看到她就上前打招呼了。

    刘婧看到他们三个人出现在这里,原本不开心的脸,也瞬时笑了起来,因为梅洛对着她露出了笑容,这是多不简单呀。

    梅洛不知为什么,也许是错觉,她的笑脸让他有一种错觉,好像以前也有一位这样姑娘,脸是一样,不过衣服却不一样,打扮也不一样,自己看到她会有很幸福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与她是情侣的感觉,感觉很强烈,可这怎么可能,自己是深深地爱着灵儿的,除了灵儿自己谁都不爱,自己的灵魂只能对着灵儿的灵魂。为什么,不一样的灵魂却也会让自己有这种错觉呢?

    “你们这是要到哪呀?”

    刘婧的话让梅洛一下子从错觉中惊醒过来,便听到小宝开心地说是要回去休息了,因为时间差不多了,自己也该到林子里打猎食物,准备晚餐给大家吃了。

    刘婧听到小宝这样说,心里就急起来了,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们走,以前是没有办法,现在却是不一样了,他们是爷爷请回来的贵宾,怎么还可以让他们回到那里呢?

    小宝却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住在外面已经习惯了,并还自在,不同意回去,刘婧没有办法只好去求梅洛,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这样子,总感觉以前好像也这样发生过,自己很是开心地就同意了,为了不知道的原因,梅洛鬼使神差地同意了,惹得大宝与小宝一阵意外,这是阿洛吗?

    刘婧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这样求他,他就同意了,也许他喜欢女人这样吧,那自己以后就扮小可怜算了,只要可以得到他的关心什么都值了。

    刘婧带着梅洛他们回去后,刘威他们才知道他们竟然准备回去了,这怎么行,如果有人来偷袭,没有他们太可怕了,这也只能怪自己把这都忘了,还好被婧丫头给拦住了。

    刘威忙道歉,马上安排了住的地方,并还马上准备吃的,今天也是最迟的一次吃晚餐,在席上刘威父子一直在道歉,惹得梅洛他们不好意思,知道今天的事多,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这些细节,看来他们真是太客气了。

    好不容易逃过口水战,梅洛与大宝他们同住一间,因为刘婧他们家的房子本来有点多,因为安排了伤员,所以房子就比较挤,但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大宝,你相信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长得很像,就如你与小宝一样,你相信吗?”

    大宝还没有回答,小宝就抢着回答,当然不信,肯定是假的。

    梅洛听了后,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是呀,可是现实就放在眼前,不相信都不行,可以问一下子离,但是现在问他合适吗?

    第二天,梅洛让大宝与小宝帮着刘威他们,他自己一个人又到了地牢找刘简,他不相信他是一个叛徒,可是他会自己说出来吗?

    看守的人见到他什么也没问,很自觉地让他进去,因为村长吩咐了,只要是他想进去,任何时候都让他进去,只不过要把他进去的时间和离去的时候全部向他汇报一下就行了。

    看着地上的饭菜,梅洛知道从昨天自己来看了他后,他就没有吃了,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呢?

    他的身上还是血迹斑斑,姿势还是和昨天自己离去时一样,没有想到那个子离的名字与叫九郎的人让他如此悲伤。

    梅洛静静地站在他后面,什么也没有说,想看刘简什么时候动一下,却没有想到他有如木偶一样,梅洛站了二个时辰后,转个身又走了,这次却是什么话也没有留下,因为再说一句话,他也听不到,因为他现在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只有等他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来才会说上一句吧,其实也不用多问,那个在二十年前带刘简去那里研究机关的人就是叫九郎的人,可是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这个人和子离又是什么关系?

    梅洛走出地牢后,就看到了刘婧,因为她想进来,却被守卫拦在外面,看来她与那个刘简感情相当好,也许她知道一点什么吧。

    “梅洛,刘简哥哥还好吗?”

    梅洛沉下了脸,摇了摇头,刘婧看到这样后,脸色一下子刷白,急切地抓着梅洛的手臂。

    “梅洛,他怎么了?快告诉我。”

    梅洛看了一下守地牢的人,刘婧很是自觉地拉着梅洛往外面走,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被吩咐没事最好不要外出,所以外面是最安静地,可以好好地谈谈事情。

    “你不要这么急,走慢点。”

    随着刘婧走出后,梅洛又有着一种感觉,自己好像以前与她经常拉手,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呢?

    梅洛提醒后,刘婧才发觉自己心慌了,没有多想什么就拉着梅洛的衣袖往外走,虽然不是手,但是这样总不是很好,连忙放下了手,一想到刘简哥哥的事,刘婧用着不解的眼神看着梅洛,因为这个时候为刘简哥哥求情,就好像是做众叛亲离的事,所以也只能从梅洛那里打听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刘简哥哥为什么不好了吗?难道他又被打了。”

    一想到这里,刘婧的双眼马上红了起来,怎么也不相信他是叛徒,他不是这样的人。

    梅洛突然有一种想抚去她忧伤的冲动,却马上制止住了,真是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与刘婧她认识也不是现在才认识,先前认识时也没有这种感觉呀,难道是因为发生血屠的事吗?

    “他没有又被打,只是他从昨晚开始不吃东西了,整个人也没有生气了,就好像想自杀一样。”

    是的,那样的他就像是要自杀,为什么会这样,就因为子离或九郎,这值得吗?但假如对方是灵儿,自己又会怎么样呢?梅洛一想起灵儿的遥远,心里就一阵空白,为什么与灵儿的相守会这么难?

    刘婧看着他陷入了回忆当中,看着他的眼神有如倾诉什么,又如宠溺的目光投向了远方,他是在想他的妻子吗?

    “梅洛……”

    听到刘婧喊自己,梅洛知道自己走神了,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你知道刘简的事吗?”

    刘婧迟疑了一下,还是不准备说什么,因为答应过刘简哥哥任何人都不说的。

    “梅洛,你可以对刘简哥哥说,叫他不要放弃,他还有要等的人,请他为了对方保重自己。”

    梅洛点了点头,他知道假如她要说,早就说了,看来刘简的确有故事。

    “好,我会告诉他的,你早点回家吧。”

    本来这次机会独处是很好的,可是怕梅洛问自己关于刘简哥哥的事,刘婧自觉地走了。

    “大宝,你下来吧。”

    大宝从树上跳下,站在了梅洛的身边。

    “小宝跟在后面送她了吧。”

    大宝点了点头,因为现在比较乱,注意一点是有好处的。

    “那你们今天发现了什么?”

    大宝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哦,对了,看地牢的人在你走之后,就向刘村长汇报你进去的时间与出来的时候,就没有了。”

    听到这句话时,看来刘村长还有什么没有说的,譬如这刘简的身份。

    感觉到微弱的气息靠近自己,小宝回来了。

    “小宝,怎么样?”

    小宝经过现在发生的事,以及有着大宝在边上随时耳提命令什么的,变得成熟多了。

    [她回家了,不过她在哭。]

    是吗?难道她知道什么吗?可为什么她也不说呢?她明明知道现在情况如此特殊,为什么她不说呢?

    “你们吃过了吗?”

    小宝摇摇头,没有时间吃,可是大宝却像变魔术一样,手中变出了两只烤鸡,撕下了两只鸡腿给梅洛,他们两个人一人一只鸡。

    梅洛开心地笑了起来,抬头看了一下天,太阳还是在空中,没有什么变化,同样是蔚蓝的天空,凉爽的风轻轻地吹过。

    “哎,有时间给你们再做几套衣服,要不然都要快没衣服穿了。”

    小宝一听到有新衣服,连忙用油晃晃的手擦了一下身上,舌头舔了几下嘴唇,看来有些习惯都不是很好改,还好大宝要好多了。

    “吃完了,你们再去帮他们的忙,注意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大宝听了后,明白的眼光看了一下阿洛,而小宝则是干劲十足地点了一下头,看着他们消失在这里,梅洛无奈地摇摇头,准备回去又找刘简了。

    重新回到这里时,梅洛看着他还是不变姿势,只好尝试先开口。

    “刘简,刘婧让我告诉你。”

    听到刘婧两个字时,原来发呆的刘简肩膀动了一下,梅洛见状,有点开心,最起码他还可以听得到外面人的说话。

    “她说叫你不要放弃,你还有要等的人呀,请你为了对方保重自己。”

    刘简麻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因为被烤打过,再加上一天未吃东西,身体很是虚弱,想站起来时,却站不起来,梅洛见状,只好马上瞬移,进入扶起他,让他坐在了稻草铺的床上。

    刘简看着他没有弄坏锁,自然而然地进来了,看来他不是普通的天之颠的居民,可能是那些修真人士。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梅洛听他的声音,看来他气虚的很,连忙拿出一颗金丹给他,可是刘简不想接受。

    “你不想看到对方吗?”

    刘简犹豫了一下,才接受了好意,没想到金丹吃了后,把身上封住的穴道也给冲开了,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没有查清什么,自己是永远不会出去的。

    “我是在二十一年前遇到九郎的……”

    二十一年前

    刘简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开心地研究着机关,因为刘族的人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没有人支持,但是刘威因为可怜他的父母全部战死,只有他这么一个孤儿,便什么都答应他,让他一个人在外面研究这些,并还想尽办法帮他找这方面的资料给他,没想到他真的有天份,不光武艺学得好,机关得更是有独特的破解及修建办法。

    九郞好不容易打听到有刘族的后代,那就说明打开那个盒子就有办法,本来想让手下去直接去偷艺,但是可能性不大,为了实际考察,来到了子离曾经呆过的地方。

    九郎没想到子离呆过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人在那里努力地研究机关,并且背影和子离好像,难道子离回来了,虽然不可能,但是……一想到这里,九郎马上靠近他,把他翻过身,看见了子离,激动地抓着他的手臂。

    “子离,子离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上亿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刘简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着黑衣的阴暗男子是谁,虽然长得很英俊,但是他身上传过来的杀气却是那么浓,他认错人了。

    “喂,别摇了,我不是你认识的人,你认错了。”

    听到子离否认后,九郎发狂了。

    “子离,对不起,当年是我错了,你看在我为你学习修真,一直在等着你,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刘简听到这句话,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但是男人与男人怎么可能,并且自己以后要等刘婧长大娶她的。

    “你真得认错人了。”

    九郎听到子离一直否认,心里更是害怕他消失,自己等了他上亿年了,怎么可能让他再次离开自己。

    立刻用嘴吻住了刘简的嘴,刘简没想到自己的武艺在他的身上就如一个不会武艺的人,这根本就是婴儿与大人之间的区别。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抢去。

    更可怕的是,他的手就好像脱惯了被他称为子离人的衣服,在他的挑逗下,刘简第一次偿到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鱼水之欢。

    所有的一切都停止时,九郎就知道他不是他的子离,他的子离与他之间的默契只要一个吻就知道了,可是他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他不是子离,连敏感的地方都不一样,子离是大腿两侧,而他竟然是耳垂、乳尖、腰部,为什么他不是子离,因为与子离最大的区别就是子离他的大腿内侧有一颗漂亮的红色痣,他没有。

    但是与他发生关系也很是美好,这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如子离一样才会这样的吗?

    刘简不懂他怎么了,自己觉得身下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想为自己穿上被他脱落的衣服,却没有力量,在他的扭动时,九郞就回过神,看着他脸,双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刘简吓了一跳,感觉到他害怕,九郎轻轻地安慰着,这样的自己好像有上亿年没有出现了。

    “子离,不要怕,我来抱你回去。”

    刘简看着他赤裸的身体,脸一阵红,自己也是一样的,可为什么看着他的就会脸红,他是一个坏人,自己应该恨他才是,可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一丝难过,这到底怎么了,自己真得不正常吗?

    “我不是子离,我叫刘简。”

    九郎抱着他顿了一下,没想到他是刘族的人,可为什么他不在村子里,竟然在这离村五六里外的地方独居。

    “不管你叫什么,你以后就是叫子离,也是我九郎唯一的子离,你要记得。”

    刘简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知道他叫九郎,这个男人是九郎。

    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就不像是真的,虽然每晚欢爱,九郎都喊得子离的名字,但是刘简愿意就此躺在他身下,直到永远。

    “子离,你很喜欢机关吗?我知道一处机关是楼卫设制的,有兴趣去吗?”

    在与九郞过了半年多神仙般的日子,子离没有回到村子里,而他们也知道他的个性,也随他。机关大师楼卫一直是刘简心中的偶像,有这样的好事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想到九郞这样对自己,刘简很是开心,对于自己把刘族的内功秘法教给他,让他开心,是做对了的,现在他也为自己的爱好下了苦心,也就忘了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学这内功。

    “好,我们走吧。”

    刘简怎么也没想到,他说的地方竟然如此远,但一想是和九郎在一起,就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和九郎在一起,刘简根本没有用过自己的武艺,一直被九郎照顾着,心里很是开心,看着九郞带着自己趁着夜黑进入了一个府坻,躲过巡逻的守卫,指着一座众人守着的小楼,说这里就是天下最厉害的机关楼,也是楼卫的传世杰作。

    进去后,刘简被里面的连环机关给深深地吸引了,把九郎丢在一边,九郎看着他如此开心,心里的愧疚感要轻点,因为自己就要走了,不能再和他相处下去,要不然真的会把子离给忘了,不能这样对待子离,子离是被自己害死的。

    三天过去了,刘简终于把里面所有的机关给破了,并感叹这机关的特别,把它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并还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把里面的机关画完,准备回去后好好地研究。

    等刘简反应过来时,才知道自己五天没有理会九郎,而九郎也只是为他提供食物和清水,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呆在边上,感觉到九郎这样体贴,刘简决定一辈子被他喊子离也愿意。

    九郎看着刘简把图纸给收好,上前轻轻地抱着他。

    “喜欢这礼物吗?”

    听着九郎不喊子离这个名字,虽然也不喊自己的名字,但这已足够了。

    “喜欢。”

    “喜欢就好。”

    九郞带着刘简出了这里,又与回去的路上一样,在快到刘简住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你知道吗?那里是你们族最恨的华府。”

    什么?刘简没有想到会是华府,如果早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去,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

    “为什么?”

    九郎阴暗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要走了,你要多多保重。”

    听到这个消息,刘简往后退了一步,比刚才的答案更可怕。

    “为什么,难道我们不可以在一起吗?我可以当你一辈子的子离。”

    九郞内心波动,但是不能这样做。

    “我要走了。”

    说完,九郎头也不回地走了。

    “九郎,我会等你,一直等你,因为我爱你呀。”

    听到刘简在后面这样喊,九郎加快了动作,一下子消失在这里,刘简感觉到他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却一直没有放弃等他,于是在这个村口养成了习惯等他,这里是他走的地方,也许有那么一天,他会回来的,也许等他回来就会告诉自己子离到底是谁。

    听着他说完,梅洛好像也懂了一点,但是又不完全明白。

    “梅洛,你可以告诉我子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