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十六章 淡然的消逝,长生天的哭泣(下)

章节字数:2669  更新时间:09-11-20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双儿眯起眼,直直盯着无天微窘的脸。

    “无天,那个修,你到底派到哪了?”不安地质问着无天。

    无天想到修现在的样子,也许让双儿知道了也好。弯下腰,抱起双儿,与双儿换了一下位置。

    双儿见无天眼里闪过一丝痛楚,紧张地抓住他的手臂。

    “无天,修到底怎么了?!”

    见双儿如此担心修,无天吃醋地轻啄了一下她的嘴唇。

    “你这样紧张修,就不怕我吃醋?”

    见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打晃晃,双儿狠狠地扭了他手臂一把。

    “再贫嘴,我就不理你了。”

    嗔怪的双儿,无天幸福地把头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低声缓缓地喃道。

    “修,自从受伤醒后,整个人变得恍恍忽忽,我怕你担心,一直不敢说。”

    说心里话,双儿并没有怪无天,只是怕他老是把事情放在心底不让她知晓,一直不让她共同分担他的负担,这种感觉真得不是很好。

    想到这里,双儿双手抱起无天放在她肩上的的头,郑重地强调。

    “无天,你一定不能老是什么事都瞒着我,你要知道我并不是娇弱的小女子,前世的我是水神,再差也不会差到哪。”

    瞅着眼前执着的秀气小脸,无天轻叹一口气。

    “双儿,我知道。可是这世的你是我妻子,作丈夫的让妻子担心,是不是代表了作丈夫的无能,你愿意嫁的丈夫是无能的吗?”

    他狡辩的话,双儿听多了,也不想再次去反驳,他虽然爱惨了自己,却始终是大男人主义,不能相信妻子也是可以帮他的,怪就怪自己上次受伤太重,不是大哥昊天前来迎救,两人又再次死了。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无天害怕又让自己受伤,所以才废话这么多。

    “你就知道强调这一点,都老掉牙了,如果哪天我在你的保护下被人掳了去,你就知道你这样保护我是错的。”

    双儿怪责他太保护她,故意开了个恶意玩笑。闻言,无天的脸倏地黑了下来,双手已紧紧地箍着她的腰,隐隐透着怒火。

    “这绝不可能的。”

    无天再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的保护下,她真的失踪了。

    箍在腰上的手,微微颤抖,双儿知道自己的玩笑开大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紧紧地抱着无天的腰,小脸埋在了无天的胸膛。

    害怕地感觉环绕着无天,他抬起双儿的脸,采撷着属于他的甜蜜,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刚才的不安及怒火。

    感受着无天的温柔及霸道,双双沉醉在甜蜜的接吻之中,忘了所有,只感觉到他的存在。

    久到令双双差点窒息,无天这才放开她。

    盯着眼前的小女人,无天冷戾的眼神柔和地似要掐出水来。

    “走吧,我带你去看修,也许你去了会有用。”

    刚替双儿拉好被他弄乱的衣服站了起来,混小子的哭声又远远地传了过来。

    “娘,修叔叔不见了!我找不到他。”

    小小人影,跑着跑着还跌了一跤。

    双儿心疼地上前想抱起他,手还未碰到他,就被无天拎起了混小子。

    “小子,男子汉流血不流泪,老是哭个不停,出去千万不要说是我的儿子,真是丢我的脸。”

    明明是心疼儿子,说出的话就是不中听,双儿真是拿他们父子没辙。

    飞儿听到爹这样一说,小手连忙擦掉眼泪,哽咽道。

    “这不是眼泪,这是沙子跑进去了。”

    无天见儿子这样,心疼无奈地把他抱入怀里。

    “好好,这不是你的眼泪,是沙子进去了。那你想不想见你的修叔叔?”

    “想,想,我很想修叔叔了。”

    飞儿就怕父亲反悔,连忙应允。

    最终,无天一手搂着双儿,一手抱着儿子,打开黑一字门,带他们进入了黑廷居,让双儿知道另一个秘密。

    从未进过黑一字门的飞儿,根本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眼里只剩下对父亲的崇拜。

    秋宫

    一直睡在床上的东儒,身上隐隐地散发着绿色的光芒。青萝藤从他的身上自动地长出,逐渐伸延到外面的院子里。

    早有防备的梅洛,下了禁令,不准任何人靠近,更设了一个结,才安心地去调息内伤,也就看不到这里的发生了一切。

    匆匆三天一过,梅洛缓缓醒转,觉得浑身的伤好了许多,如果要全部治好,除非静坐二个月,但是哪里有时间让他静养呢?也因为一直这样,伤得不到彻底地治疗,所以当梅洛在极寒之地也找不到灵姬时,才有了致命一击。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地亿年花香,梅洛来不及洗漱,推开门。

    却没有想到,在结界内,疯狂暴长的青萝藤把整个秋宫全部笼在了一起,外面的地面,被青草包裹,草长及身,这种情况,虽不是第一次见到,梅洛还是被东儒的能力给吓着了,这是什么能力?

    静静地呆在走廊上,不知不觉地等这些东西全部往房间里缩回去时,梅洛清楚地知道,东儒的伤完全好了,只不过在青春丛中,亿年花还是四瓣,并没有变得更少,那说明东儒的功力未翻倍见长,不管如何,只要东儒的伤好了,就比什么都好了。

    半盏茶后,东儒的门吱呀一声打开。

    走出来的东儒见梅洛在门口盯着他时,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了?”

    梅洛这才发觉,他的脸上微微地冒出了胡桩,身上也没有披外袍,一身内衣就站在了这里,邋遢得可以,俊脸微微地发烫。

    “没有什么,只是你的亿年花真得很香。”

    神清气爽的东儒,笑了起来。

    “千万不要闻多了,有迷香作用的。”

    “对我来说没有作用的,我是百毒不侵,这种迷香只能骗骗外人的。”

    丝毫不觉自己这样狼狈有什么,温和地瞅着东儒的脸,淡淡一笑。

    东儒上前一步。

    “走,我们去洗澡。”

    当梅洛与东儒出现在无天他们面前时,修反常地没有着极地武士盔甲坐在净园的亭子里不发一语。

    梅洛开心地上前走到修面前。

    “修,你没事,太好了。”

    似乎听不到梅洛的声音,修无任何反应。梅洛扭头看了双双与无天一眼,这才发觉似乎有点不对劲。

    “修,修他自我封闭,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双儿哽咽一声,拉修出来已三天了,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不管飞儿如何闹他,依然空洞地盯着外面的一切。现在飞儿好不容易去睡觉,修却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会吃东西。

    梅洛仔细检查了修的病情,却发现这是心病,不是药就可以医治的。

    在梅洛帮修检查时,双双体贴地找个借口下去了,净园内只留下他们四个人。

    “修,还有救吗?”

    梅洛点点头。

    “很简单,只要让当年发生的事,再次上演,就会让修从混沌之中清醒过来,清醒过来,他依然消沉,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说是简单,却很困难,这件事只有放在以后,目前最先关心的则是凌雪云的下落。

    三人商量之后,最终决定立即出黑暗宫殿。

    血族灵魂的失踪,紧紧地围绕着凌雪云,害怕他们有个闪失,梅洛与煞无天兵分两路,想把凌雪去逮捕归案。

    翻天覆地的追查,她就像失踪了一样。

    “梅洛,你说以她目前的力量,是不是会逃出了黑暗之颠?”

    不想相信的,梅洛却害怕这是真的,忽然想到了一直在修练的淡然,脸色瞬间发白。淡然不会知道凌雪云目前的情况,只会以大嫂的身份对他,那淡然不是很危险了吗?

    刚想到这一点的梅洛与东儒极速赶去长生天,没想到与煞无天碰个正面,一丝不安笼罩在他们面前。

    眼前的倒立的黑石,毫无生气。

    黑石的消逝,代表着淡然的灰飞烟灭。不用他们再仔细地检查,他们听到了长生天低沉的挽歌。

    巨痛的自责,梅洛受不了眼前的一切,怎么可能淡然消逝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