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十九章 对策(上)

章节字数:2496  更新时间:09-11-27 15: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团黑雾包裹着三人,悠然地回到黑暗宫殿。

    虚弱的东儒一直自责着自己,任谁劝他,现在他也听不到什么。

    梅洛冰冷的脸直媲美煞无天。

    三人一路无语地回到无天宫。

    整天翘首无天他们安全回来的白双双,呆在净园内了无笑脸。

    一直失去了生存目标的修,整天不言不语的呆坐在净园的亭子里,空洞无神的双眼毫无焦距,喂他吃,他才吃一点。就连一直喜欢缠着他的飞儿,也另寻可以陪他玩的人,也不知这小子现在跑到哪了,这倒省事了,不必再废心应付飞儿缠人的问话。

    “双儿……”

    一见到白双双,煞无天冰冷的脸瞬间化成了春水,连声音也柔和的让人发麻。

    疾步上前,将她搂进怀中,浓眉紧蹙,“怎么这样呆呆地站着,也不多穿件衣服,冻着了怎么办?”

    低沉的嗓音里有藏不住的痛惜。

    水眸含泪的望着煞无天,娇嗔道,“不会冻着啦!”

    梅洛心底轻笑,穿得厚得像个筒子,还怕冻着?他摇了摇头,转身向修坐的亭子走去。亭中一抹灰色的身影依旧一动不动的呆坐着,无神的望着远方,脸色被灰衣衬得更加晦暗,那失去光泽的眸子中仿佛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内心暗叹,心已死,如具躯壳般恍若行尸走肉徒留世间……但梅洛仍想试试,“修,我知道你现在也许不想听我的话,但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弟弟没有死,他还活着。”

    那张平静的脸上不见丝毫起色,梅洛固执的继续说,“以前都是我们误会他了,总以为他在撒谎,却没有想到他真得变成了一条金龙。”说着说着,他竟哽咽了起来。

    东懦惊愕的看着瞅着梅洛,纳闷的暗自揣测,他说的是贤龙炎?可修却姓瑞,这是怎么一回事?

    桌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但激动不已的梅洛并没有注意到,只是满怀歉疚的说着,““当年是我们错了,一直以为他骗我们,所以他失踪了,从来没有管过他是否过得还好。可是你知道吗?你吃的龙魄就是他的……”

    修那手一把抓住梅烙,将他的话头截断。

    正好走过来的煞无天和白双双被眼前这一惊奇的一幕惊呆了。

    “如果你想见他,必须要好起来,否则有可能永远见不到他了。”

    渐渐有了神彩眼睛,瞬间集聚的泪水顷刻如断线的珠子般簌簌落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双双见他沉浸在悲伤中,心中不舍,虽然不知道梅洛说了些什么,但心里还是暗暗为他高兴,总算恢复过来,比毫无知觉的行尸走肉要好很多

    梅洛双眼直盯着修,似要深入他的心底,“我们一起去问他,把当年的谜解开好吗?”

    “他,他真的还活着?”星眸含泪的回望梅洛,他到现在还无法想信这个事实。

    微抖的声音显示他的脆弱,梅洛心底微微抽疼。

    一直沉静不语的东懦点了点头,“没错,他还活着。但是因为他自愿把龙魄现出,又隐入黑池修练。”说到这,东儒看了大家一眼,接着道:“以后世上再无恶狱之火,因为随着这颗龙魄的消失,龙炎的能力可能比不上你我了。”

    刚才屏气凝神听到这话的修,立刻从嘴里喷出了一口黑血,一阵晕眩袭上,头一歪倒了下去。

    “啊!”双双惊呼,梅洛却手疾眼快的把她扶住,眸中含笑的说道,“呵呵,别担心,他已经解开了心中郁结,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忽视了爱妻如命的无天的悲怆自责,因为当年最痛苦的人未必是修。

    煞无天却始终不发一言,因为他被龙炎的消息从修的嘴里说出,人已静得不发一言,看着他们三人离去这里,心里的惊喜体现在颤抖的手上,内心感谢上苍让赎罪的机会来了,他一定会告诉龙炎,当年发生悲剧后,他愧对修、可风。

    迟钝的双双终于发觉了一丝不对劲,她忙问,“无天,你怎么了?”

    她心中担心修的情形,可更奇怪为什么他不跟上去看看。

    “没,没事……我只是太惊喜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哦。”双双嘴上应着,心里却疑惑,他太奇怪了,就算真的是惊喜过底也不至于说不出话吧?

    煞无天长臂一勾抱起她,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宝贝,你该休息了,黑眼圈都长出来了。”

    他宠溺的语气,早已将双双的疑惑消散,她一脸娇羞的将脸埋进他怀中,任他抱着离去。

    暗处,一抹孤寂的身影抑头望月,长长一叹,身影消失在阴影中……

    陡留下一地的清冷。

    一夜好梦的梅洛,见东儒精神上好了许多,心情放松了许多。

    “东儒,你想去看修吗?”

    刚起床的东儒,看着门外的梅洛,温婉一笑。

    “不了,你去吧。”

    一丝愕然,没有想到东儒会拒绝,他不是对这黑暗之颠的隐秘最感兴趣吗!难道是因为这次凌雪云从他手中逃离而自责,在惩罚自己吗?

    “东儒,你……”

    梅洛担忧地上前一步,昨晚他已帮东儒调好了药,再加上无天提供的丹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可是他为何还是精神如此萎蔫。

    “我只是想好好地休息一下而已。”幽冷的声音从东儒的嘴里传出。

    牵强的理由,梅洛却不愿撮破他的谎言,如果真的好好休息,就不会一大早起床坐在这里发呆。

    “好,你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轻掩上门,梅洛开始自责起来,如果当时,他告诉他灵魂与实体之间的穴道问题,就不会让东儒沉浸在凌雪云明明在他手上都被逃脱的自责。东儒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他的错。

    一出恬园,只见无天伫在路口,一动不动,他被露珠沾湿的肩头显出一大片暗色,梅洛皱眉,“你怎么站这里?”

    “他真的还活着吗?”暗哑的嗓音低沉的问道。

    无天的焦虑,他的担忧,梅洛懂。

    “是的,他还活着。当年的事,你不要自责了,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

    原来他真的活着,那自己与可风之间的误会又减少了一个,无天终于笑了起来。

    “太好了,我一直以为是我重听,不敢去问,却又害怕,我只好傻傻地等在这了。”

    黑线立刻浮现在梅洛的额头。

    “你不会为了这件事,就站在恬园一晚吧?”

    梅洛不敢相信,他竟然如小孩般地点了点头。

    “你……”

    心中困绕已久的负罪感终于少了一个,站一个晚上又有什么不值呢。

    “不要你呀你的,现在你是不是去看修,我们一起去。”

    煞无天与梅洛共同消失于恬园之中。

    刚到修的房门口,便听到了空惊喜的声音。

    “修小子,你终于恢复神智了,太好了。”

    想来,修已起床。

    还未准备敲门,门吱呀一声就被打开了,。

    看到站在门口的梅洛他们,空睁大了双眼,今天怎么主上与血神主上一起来了。

    “我正准备找你们呢。”

    修的酒窝终于又甜甜地挂起,空见后,挥去溢出的泪珠。

    “不急不急,先吃了早膳再说。”

    空马上插话,修很久没有正常进食了,现在他恢复了,应该把这段时间失去的全部给补回来。

    “是的,我们先吃了早膳再说。”

    煞无天暗自惭愧,他忘了修是刚病好的人,怎么能一早劳累他呢,虽然他有很多事的确离不开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