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十九章 对策(下)

章节字数:2632  更新时间:09-11-27 15: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龙炎还活着的消息,令知情当年悲剧的三人,全部得到了一丝解脱

    清静的恬园,芙蓉飘香。

    徐徐凉风,吹起凉亭里三位男子的衣摆。

    “血神主上,如果当年我们没有错怪龙炎,大哥可风,是不是不会走上这条绝路?!”

    酒窝隐隐现现的修,迷茫地问着三个人心中隐藏的痛。

    握着酒杯的黑暗之神煞无天,一个错手,杯碎酒香沁入三人的鼻尖。

    酒杯哐啷捏碎的声音,并未引起梅洛的注意,反而是煞无天的手掌浸出了缕缕血丝,令他一阵难过。当年的事,最痛苦的是无天,因为那致命的一掌,就是他发出的。

    “如果当年的情景再发生,你依然会后悔做出当年的举动吗?”

    梅洛的诘问,不光是帮他们减轻心里的负罪感,也是在责问自己。

    明明是如此简单的回话,他们却回答不出来。

    人是可以有理由,但是当这个理由,却是害了两个人时,又是如何的伤痛。虽说悲剧的产生全部是以恶狱之火为由,但是人们对它的恐惧引起的害怕才是真的,又想要它的力量,却又害怕它的吞噬。虽然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何龙炎就是恶狱之火的源泉,但是只要找到他了,一切都会明白。

    痛楚侵袭着修的心脏,轻声地道。

    “我会后悔,而且后悔的不得了。我是他的亲二哥,我却不相信他的话,这一切都是我的罪过。”

    晶莹的泪珠不可遏制地滑落,修忍不住掩面。

    空洞幽远的声音从煞无天的嘴里道出。

    “其实,当年的事,只怪我太片断了,如果我多想一下,就会明白有许多破绽,但是我却没有多加观察,才会害得龙炎被我一掌打入阴风涯,最终尸骨无存。”

    他们的话,扣打着梅洛的心,他不急不缓地站起。

    “你们再责怪,就怪我吧。如果不是我一直坚信贤大他们是正义之士,悲剧也不会发生了。”

    许多的悲剧明明可以避免,却因为恐慌而造成了许多不可挽回的人生。

    远远传来一声轻咳声,三人才发觉,泪水已不经意滑落各自的脸庞。

    东儒很气他们要选正对着他窗子的凉亭坐着商量事情,商量就商量,偏偏要弄出这么感伤的情景,实在忍受不了,打开门,步向他们。

    “你们难道就知道哀叹在过去吗?也许龙炎并不怪罪你们!否则为什么他毫不客气地就放弃了恶狱之火的力量。”

    明明自己还沉浸在过失的纠痛中,现在还要出来安慰他们,东儒越思越觉得自己的自责,是多余的。

    一丝喜色照亮了修的心,因为他吃的龙魄就是龙炎自愿提供的,也许他真得没有怪责当年发生的事。

    “东儒主上,你说的对,其实当我们遇到了龙炎,一切都会明了,现在这样做什么呢。”

    嬉笑的修,又回到了众人的面前,他的大酒窝甜甜地挂在了脸上。

    而煞无天也恢复了他的冰冷肃杀,向东儒微微致谢。

    悄然感伤的梅洛,见东儒跨出了房门,欣喜之色溢于言表,上前一步,迎向他。

    “东儒,你来的正好,我们商量一下对策,看接来如何应付凌雪云的阴谋。”

    人沉浸在过去,不如放眼未来。

    东儒一撩衣摆,轻愉地踏上阶梯,走上凉亭。

    四人各坐一方,仔细地分析了一下发生的情况。

    一直被人误会凌雪云是受四神公子的老大控制,现在已知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反而是被她戏弄于手上,成为她解除寂寞的性伴侣,并为她清扫着所有的障碍,令五颠混乱一片。

    相信凌雪云最想见的人,肯定是天神昊天,因为她致死都没有见到失踪了上亿年的他,而她会有今天的一切,全部来源于她狭隘的爱情。

    为了得到昊天的爱,她不惜残杀东儒,更把知道当年她与东儒的乱伦的亿年一族及洛水一族全部灭族,心里根本毫无亲情,只想在天神面前装一副善良温纯的小女人,得到他的爱。

    她苦心经营的爱情,却在亿亿万万年后天神的渡劫,把她最阴暗的一面勾露出来。

    这样做的目的,也许是为了报复昊天对她的不信任,也更可以解释为她扭曲的心灵,否则一个有羞耻感的人,又怎么会与怪物野兽交媾。在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什么道德,唯有变态的占有欲及报复。

    她死后进入黑暗之颠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出黑暗之颠的浮圈、暗圈、黄泉监狱的魑魅五人组,又利用其中这些人把血族的灵魂给抓到其他地方关押,这说明了,梅洛与东儒的到来,也在她的阴谋之中。难道她在神之颠被东儒虐待也是一场戏?四人分析到这里,脸逐渐阴沉了下来。

    那神兽们的内丹被挖,肯定与她杀害淡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她想灵魂实体化后,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一说到这里,其他人全部盯着梅洛的脸。

    “梅洛,她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牵怒于血族的灵魂。”

    话语刚落,梅洛的身子摇了摇。

    血族灵魂的特殊性,比起其他族类更少了一层生存,其他族人,死后都有机会转世投胎,却唯有他们是魂飞魄散。凌雪云从一开始就从梅洛与煞无天手上着手,就是为了把血族赶尽杀绝,不让梅洛再次有机会降生吗?难道她不知道梅洛已没有机会转世了吗?亦或是知道,却怕万一,也要把血族人全部消灭。可是现在既然知道了梅洛的存在,又这样做,是想证明她的厉害,或是她的计划已走到了,她最理想或是最不愿的一步?

    思来想去,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

    梅洛对上东儒担忧的脸,淡淡一扯嘴角。

    “很有可能,只是怕她不敢光明正大的做,反而做完了再告诉我们。”

    东儒三人一愣,没有想到梅洛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

    话音刚落,见到他们三人的样子,梅洛笑了起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

    一袭灰衫的修,对上笑不达心间的血神主上,心里为他的担忧更是加深,忘了他先前的行尸走肉生活。

    “血神主上,你不要担心,我明天就出去帮你找凌雪云的下落。”

    一丝感动,令梅洛暖了心窝,他的心结刚刚才解好,身体大不如前,就如此为自己着想,自己又怎么令他过分担忧呢。

    “你的身体目前不允许。”才说到这里,就见到修的焦急,梅洛马上又道:“当你的身体养好了,我还需要你帮我找妻子灵姬的事呢,这件事比我找血族灵魂的事更重要。”

    在蓝修面前说起灵姬的事,梅洛脸上浮现了缕缕柔情。

    知道内情的煞无天与东儒一言不发,只希望可以早点找到灵姬。

    盯着血神主上的脸,修明白这种感情,就像他永远忘不了姗儿死在他怀里,那种想要一起灰飞烟灭的殉葬,似乎就是那么理所当然,可是她的一句话,令他活在这世上亿万万年,时间虽然过去了,这种生命里有真爱的感觉永远不会变。

    “好,我一定努力地配合空的治疗,争取早日帮血神主上找回灵姬主母。”

    一诺千金,代表着修彻底地重生。他永远不会再沉浸在报仇的日子里,未来属于他的日子是灿烂的,因为龙炎的活着,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煞无天笑笑,太好了,好像又回到了过去。

    感动放在心间,梅洛为他们四人添满一杯酒。

    在中午的骄阳未到来之际,四人商量好了如何找凌雪云,因为,对她,势在必得。

    PS:此时已是半夜一点了,写完就暂时检查了!!昨天的一章我修过了,因为昨天我进不了作家栏,让编辑帮我把草稿更了,到今天才修文!!!今天的一章我却没有修,明天再修了!!!有如何不妥的地方,请亲们指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