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二十章 药园(下)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09-11-27 15: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空步入他药园的另一角时,梅洛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满天的雪茸雪参在白皑皑的冰雪上繁茂地成长着,这一切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明明是同一片药园之中,气候也一样,这些地底的极冰是从哪来的?

    空的美髯上沾着数点泥巴,只是他现在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有满脸的欣喜。

    “血神主上,你看,这里怎么样?”

    空的眼里闪着如父亲看到自己孩子优秀般的骄傲眼神,惹得梅洛淡然一笑。

    “不错,的确不错,只不过,你是怎么做到,一片土地两个样的?”

    实在好奇极了,这简直是违反自然规律。

    空投了一个笨的眼神给血神主上。

    “这当然是主上的功劳了,你忘了主上的魔法了吗?”

    轻敲了一下脑门,梅洛讪然一笑。说真的,他真的忘记了无天的创造能力。而他也更没有想到,他的创造魔法竟然会被空利用到这个上面。

    “可是就算有了同等条件,像这样大面积的种植还是很困难,你是如何做到的?”

    话题一起,两人不知不觉地共同动手采摘药草及种药草的宝贵心得。

    谈天谈地谈过去,谈如何配药使药性达到极至。

    忘记了绝望,忘记了烦恼。

    静静地在房间里疗伤的东儒,一直心神不宁,始终无法静下心来。

    一想到梅洛在外面与煞无天商议剩余的事情,心里的自责,又浮现脑海。

    一股对凌雪云的恨,充满了整个胸腔。

    如何静得下来?身上的异样,东儒觉得一丝不安,似乎亿年花的变化,引起了他受伤的变化,外表虽然复元的惊人,但是内伤却一直好不了,害怕梅洛担忧,一直不敢说出来。

    脑海里浮现上次的谈话,东儒觉得梅洛似乎发现了他的内伤一直未好,但是他确定不了。为了让他得到彻底的休息,梅洛强制下令让他好好地静养几天,可是他怎么静得下心来。还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血族的灵魂就面临着灰飞烟灭的悲剧,而会有今天的一切,全部是他的过错。

    实在坐不住,东儒起身,步入秋宫。

    一片悄然,人呢?

    酒杯里还有酒,菜也没有怎么动,还泛着丝丝热气,看来他们刚走没有多久。

    看样子,是有了事才走,那到底是什么事呢?不过,既然他们走了,就不去找他们了,省得梅洛担忧他。

    心烦意乱,东儒抓起酒壶,猛地喝起。

    酒大部分流在了前襟,喝完,一甩。

    眼里的寂寞与孤寂浮现,怯弱地想大笑。

    最终,东儒跄跄踉踉地离去。

    刚走没有多久,一团黑雾出现在这里。

    一直隐在黑暗之中的极地武士现身,单膝下跪。

    “主上,东儒主上似乎心情十分糟糕。”

    煞无天微微颌首,隐隐担忧东儒的情况。

    “好好照顾东儒主上。”

    应了一声后,极地武士消失在煞无天的面前。

    他到底怎么了?

    一直想不通东儒为何这般,他明明在那天的商讨之中,展颜欢笑了,怎么一个转身就是这样一副落莫样子。

    看来,只有梅洛才会懂他的心。

    盯着东儒消失的地方良久之后,煞无天踏步离去。

    回到房间,东儒把自己甩在床上,两眼瞪着头顶,最终敌不过酒意,缓缓地昏睡过去。

    风渐渐地吹起,一直开着的门,最终被轻轻地关上。

    畅谈之后两人,大笑地席地而坐,两人背靠背。

    “空,我发觉你的种药技术比制丹可要强多了。”

    毫不在意这种批评,空的美髯已沾满了泥巴。

    “因为在种药的时候,我可以忘却许多事,只专注这一样,因为它们是如此地娇贵,不注意一点,它们就会死亡。”顿了一下后,迷茫的望着眼前的一片药囿。

    空的经历,梅洛一直明白,他真得很感谢这些曾经是贤可风的手下,在无天的带领下,依然忠心耿耿。他的想法,梅洛真的懂,只是他的责任太过多,一直不能放开心。这次明明就只有这一件事办完了,就可以一心一意找灵儿,却发生了这么多插曲。

    而这些插曲的矛头几乎都是指向他们,所以他觉得找灵儿的困难又增加了许多。

    害怕凌雪云把未知的危险带给灵儿,心一直不安着。

    更害怕灵儿真的消逝了,那心的归属都没有了,自己怎么办?心揪痛得发寒。

    “是呀,我也很想如你这般,但是时机总是不待我,往往与我错开。”

    空不知道血神主上的感叹,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浓烈忧郁。

    “不提这些伤心事了,你看,修现在就完全放开了,也许到了哪一天,我们也会如此。”

    是的,也许,只要灵儿一直存在着,自己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她找出。

    “嗯。只要龙炎苏醒过来,一切都好了。”

    以为自己重听的空,倏地转过身,面向血神主上。

    “你……你说什么?”

    颤微发抖的声音出卖了空的惊喜。

    “龙炎还未死,当年的一切全部变得迷蒙。”

    龙炎未死,龙炎未死,空仰天大笑,尽量把升起的氤氲水气给逼回眼框。

    “我就知道这坏小子死不了。”

    欣喜的空,激动地再也说不出其他话。

    当年的秘密除了龙炎的力量外,还有他的身份,他是他与梦霓的儿子呀。

    苍天哪,你终于开眼了,让梦儿与我的结晶重回人世,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梅洛见空跪在地上喃喃自语,不禁一笑。

    当年最宠龙炎这小子的,就是空了。龙炎活着的消息,对空来说也是一个大礼物。

    “空,你知道龙炎现在的身份吗?”

    空不明白血神主上的话,难道龙炎不是以前的龙炎吗?

    “血神主上,你是什么意思?”

    想着以前的冲动,梅洛责怪着自己。

    “龙炎其实就是金龙,也是恶狱之火的源泉。”

    一下重击敲得空脑门晕晕,人懵了。原来传说是真的,那不就是自己与梦儿害了龙炎,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溢了出来。

    哭泣的空,令梅洛觉得莫明奇妙,他只是说了龙炎现在的身份而已,他有必要这样惊喜吗。难道是因为龙魄的事吗?想到这里立刻解释起来。

    “空,你不要哭,龙魄是龙炎自动献出的,他没有事的,只是暂时睡在黑池里等待修行成功,就会复苏了。”

    越解释,空却哭得越大声,梅洛手足无措,这样的空是他从未见过的。怎么办?该如何安慰?

    “空……真的,只要几年的时间龙炎就会复苏了,不会多久的。”

    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梅洛词穷了。

    从大声哭泣变成抽抽咽咽的空,泪眼婆娑地盯着血神主上,心里的悔恨折磨着他,这种独自一人的秘密压得透不过气来。

    “血神主上,如果我告诉你,龙炎会变成金龙的身份,是因为我的过错,你相信吗?”

    话音一落,梅洛被震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可能会相信,因为用龙魄丹救修,是他提的。如果他知道金龙是龙炎,他怎么可能会提出这种建议。如果他知道龙炎是金龙,那以前的事,不是变成了他的预谋了?一种陌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空当然没有忽视血神主上的陌生眼光,但是不管如何,他都要说出来,要为龙炎的清白证明一点什么。

    PS:呵呵,因为看完病回来,时间已很迟了。现在刚刚12点,写到这里,暂时不修了,我明天再检查一遍!!希望亲们给我留言及票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