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二十二章 被困血族灵魂的消息(上)

章节字数:2708  更新时间:09-12-07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静静地流淌,两人互相望着不发一语。

    空脸上的疲惫与欣喜,毫不遮掩地展露在梅洛的面前。

    梅洛的心矛盾得厉害,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贤思的病逝会有这样多的内幕,而凶手就是空,他该不该把空告诉他的隐秘告诉其他人呢,心里的天枰隐隐稳不住。如果龙炎是空的儿子,那无天就是空的仇人,真是难为空放弃了报仇,他的所作所为,令梅洛内心钦佩。

    药草香阵阵随风飘送,不闻一言。

    天逐渐暗了下来,梅洛起身,看了眼嘴角含笑的空,心里已作了决定。

    “空,这个秘密就让它永远成为秘密,龙炎永远姓贤,是可风、修的三弟。”

    不要怪他心狠,实在他怕这个秘密揭露出来,会起更多的风雨。

    一直等着审判的空,不明血神主上为何要这样做,但是想到龙炎如果被揭穿身份后的痛苦,空的心纠得厉害,最终还是同意。

    “好,我永远是空,不是龙空。”

    世上再也没有上神一族,既然消逝了,再出现也没有任何意思。只是关押在空间监狱的蛇尊他们会怪他吗?是他狠心不认他们,只因他不能忍受他们找借口残杀无辜的人们。

    “对不起。”

    不让他们父子相认,梅洛觉得很内疚。

    空缓缓也站起,对上血神主上的脸,缓缓地摇摇头。

    “是我该说对不起,如果当年我站出来把事实说出,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过去的腥风血雨,似乎在空气中还闪烁着浓浓的血腥味。

    “你错了,就算你说了,贤大他们会更疯狂。”

    当年的贤大五人变成了噬血魔头,连自己的亲女儿都可以牺牲的人,只会更猖狂,结局只会更差。

    一丝恍神,空却激动起来。

    “错,你错了,如果不是我认为失去了龙炎之后,我不会任由事情继续发展,而会阻止蛇尊他们的,但我没有……但我没有,任蛇尊他们肆虐苍生,一切都是我的错。”

    梅洛轻叹一声,空又自责了。其实真的不怪他,是可风当年误听贤大们的谗言执意要消灭上神一族,才会让一直忠心于贤思的上神一族自卫反抗。而一直想称霸天下的蛇尊正好找这个借口大杀苍生。

    “过去的就过去了,你不要再想了。”

    空却突然跪倒在地。

    “真的是我的错,蛇尊他们只是在为龙炎报仇,所以他们一直在找主上的麻烦。”

    风,轻轻地刮起两人的缕缕长发。

    梅洛弯腰,轻轻地扶起他,不明白蛇尊怎么会是为了龙炎找无天报仇。

    “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旁边的药草囿,突然间恍得刺眼。

    空脸上一丝自责,如果不是他们这样噬杀苍生,他又怎么会一直在补救,只因他们是他最后的亲人。

    “上神族人,并不是只剩下我一人,蛇尊他们也是。”

    梅洛淡淡地一笑。

    “空,我们一直都知道,他们是上神族人,也因为他们是上神族人,所以一直没有杀他们,而是把他们关押在十二空间之一的监狱里,只想为上神族留下最后一丝血脉。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你也是上神族人。”

    空身上的儒雅,与上神族的好战精神根本扯不上,一直以为他是贤思身边的重臣,更是修的亦师亦友,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上神族人最尊贵的龙的血液继承人。

    空瞠大双眼,他不敢相信,主上他们一直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在挽救可风的错,毕竟上神族人会有灭族的一天,都是可风的错。”

    “其实,可风主上并没有错,上神族人真的想夺取这天下。”空深邃的眼光幽幽地望着梅洛:“贤大他们当年说的没有错,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龙炎才是他们要消灭的上神族人。而我却因为龙炎之死,想自杀,却没有想到被主上所救,你不知我的心有多苦,明明是他杀了我儿,我却不能言明。”

    这种矛盾的恨,时时纠缠着空的心。直到修也出事了,被煞无天所救,空的心震撼了,觉得这都是上苍在作弄。所以他默默地跟着修,又在他自己的天地之中钻研医术,想把所有的过去全部忘却,却因为梅洛的一句龙炎未死,勾起了他深藏在心中最大的疼痛。

    梅洛不知如何安慰他,这的确是他们欠他的,真是难为他把龙炎的仇放开了,如果不是他一直默默地保护着黑暗之颠,无天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一切。

    “空,过去的一切让它过去吧。”

    空转身,默默地任泪水轻流。

    “假如有一天可以,希望主上放了蛇尊他们。龙炎没有死,他们也不会再造恶,因为我会带着他们离去,尽做儿子的孝道。”

    ‘轰’地一下,震呆了梅洛。

    空抬头望了望天,缓缓地消失在梅洛的面前,徒留惊愕给他。

    梅洛苦笑连连,空倒是把难题留给了他。以前发生的一切,千丝万缕都与空扯上一点关系。空一直静静地在边上不发一语,就因为他的儿子龙炎死了,他冷莫地看着事态发生,他身上的冷血的一点,继承了蛇尊的冷性。就算想责怪他,也找不出理由。

    其实最想不通的是,为何空对修如此关心,当年如果不是修的妻子姗儿被贤大杀死,空永远都不会理任何事,更不会在黑暗宫殿里呆着直到现在。

    梅洛永远也不会知道,空只是觉得修是最关心最爱护他儿子龙炎的人,虽然修在最后不相信龙炎是无辜的,但是他没有伤害龙炎。仅凭这一点,空一直对修疼入骨髓把他当作龙炎的替身。更因为修的妻子被贤大所杀,令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与梦霓一起被杀后的巨痛,所以他的心震撼了。

    在无天的妻子双儿发生了难产后,空回想起了梦霓生龙炎的难产,所以他把双儿当作梦霓来救,否则他的心再大方,也不会拼尽全力救仇人的妻子生小孩。

    这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龙炎还活着。

    梅洛轻轻地手朝前一指,空中出现了阶梯,梅洛缓缓地走上去,离开空的药草囿。忘了空说的上神族人的确想夺天下的理由,当年的事,除了龙炎及空的身份,其他的一切梅洛与无天早就知道。既然空认为是上神族的错,就算了。毕竟当年上神族人只是被贤大们教唆了。被空知道了,又怎么面对蛇尊他们,毕竟他们是无辜的工具,一直被贤大利用的工具,而空就在旁边冷眼地看着。相信空知道了真相,只会更痛苦。过往的一切,就随风散了。空的要求,其实也并不过分,只要时机恰当,会放蛇尊他们出来与空相聚。只不过,空的能力成了一个谜,毕竟每一个上神族人都有特异的能力,更不要说空是上神族人最高贵的血统继承人。

    醉醒从无天宫吃完晚膳回来的的东儒,没有点灯,静静地聆听着外面的动静。不明白梅洛这一天都去哪了,心静不下来。

    无天宫里的灯火通明,却不能让东儒多坐一会,想张口问无天,最终还是回到秋宫等梅洛,他到底去哪了?

    转过走廊,一看东儒的房间黢黑的,梅洛愣了一下,这天虽黑了,但是离休息还早吧。

    轻缓地敲了敲门,还来不及敲第二下,门倏地被打开。

    “你到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梅洛愣了,东儒这是怎么了?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语气,东儒自我嘲笑怎么似一婆娘的语气,看来心理上的病越来越重了。

    “进来坐一下吧。”

    蜡烛,随着梅洛的进入,已自动点燃。

    “东儒,你怎么了,一身的酒气。”

    东儒轻轻避过梅洛搭上前的手,害怕他把他的脉,被他发现他的经脉紊乱就不好了。

    “哦,我去找你们,见你们不在,桌上放了酒,我无聊倒来喝就这样了。”

    闻言,轻皱一下眉头,什么时候东儒的酒量变得如此差了?留下的酒,根本不可能让东儒身上还残留着如此浓重的酒味。

    PS:感谢支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