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三十章 消失的过去(上)

章节字数:2393  更新时间:09-12-24 13: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洛盯着他们惊恐的脸,马上知道风轻出事了。

    果然,一扭头,看见红发的风轻,浑身燃起了烈焰。

    风轻的嘴里啼血声声泣诉,似在谴责,似在解脱。

    地上的淤泥以极快的速度减退,眼前发生的一切,梅洛红了眼,为何这样自焚,可是他却想不出办法来阻止他,当他抱走双儿时就想到了他会这样,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这世上他最在乎的人全部消失了,这样永无止镜地困着真的幸福吗?这比死还不如。也许他这样,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一丝极为微弱的声音传入梅洛的耳边。

    “你说淡然会不会就在天的一方等我呢?”

    梅洛见东儒他们已开始后退,登时明白他们根本听不到风轻与他在作最后的道别。

    “肯定会的,在那里,你们肯定可以相聚。”

    声音嘎然终止,一直在燃烧的风轻,最终化为了烟灰。

    随着他的消失,地面恢复了平静,世上再也没有淤泥潭,也没有了巨大的黑色岩石,更没有了传说承载着盘古与女娲之间的爱情见证的巨歇泅鸟。

    传说终归是传说。

    “梅洛,怎么还不走。”

    梅洛望着去而复返的东儒,悲伤地望着他,却说不了一句话。

    见梅洛这样,东儒十分担忧,一把抓住梅洛的臂膀。

    “梅洛,你怎么了?”

    对上东儒担忧的眼,梅洛缓缓摇摇头。

    “走吧,传说终归是传说。”

    东儒不明白梅洛说的话,只知道轻轻地带上他坐上他的青萝藤迅速追上煞无天,一起离开这里。

    梅洛怎么能告诉他,他在风轻那里得到的故事,是如何的震惊,其中不明白的一切,永远都是谜,风轻虽然说得含糊,没有指出他们的父母是谁,却也没有否定。

    盘古与女娲会成陌路人,也许就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儿子都恨他们,令他们的感情走到了尽头。

    也正因为这样,一直比邻而居的洛水族与亿年族才会有这样的隔阂。也许就是他们的感情受到了伤害,才会订下那些两族人不通婚的规矩,如果通婚了就得不到他们庇佑,永远没有子嗣。这些的规矩才会有了凌雪云与东儒两族的悲剧,这一切就像是一个圈,冥冥中都是注定的。这可能是盘古与女娲永远也不会想到的,毕竟在他们的眼里只有人类的幸福才是他们的幸福。

    这一段消失的过去,永远都是空白的。

    也许风轻和淡然一样,虽然恨父母,却永远不会诋毁他们。

    因为他们为人类所作出的贡献是如何的巨大,没有他们,世上没有人类。

    现在梅洛也分不清,盘古与女娲是先有风轻和淡然,还是再有人类,一切都没有了证据。如果有证据证明是先有人类,又有什么用,羲的存在似乎成了一种笑话,如果先有淡然与风轻,那羲的样子就是一种讥讽。

    这一点永远也不会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们一家可以团聚了。

    想到这里,梅洛盯着天际,似乎瞧到了他们一家,还有将臣夫妇陪随着他们。

    强烈的冲击,令梅洛心里觉得很难受,一想到灵儿很有可能会用这一招来应付他,珍藏的书封此时觉得异常滚烫。

    回到黑暗宫殿的梅洛终于病倒在床,只是他的眼里永远留着一抹难以消除的忧伤。

    清醒后的双双,人变得十分沉静。

    整个黑暗宫殿变得死气沉沉。

    整日呆在双双身边的煞无天,眉头一天比一天皱得深,就连十分调皮的飞儿,也害怕地躲到了修那里。

    唯有东儒一个人不怕死的,敢于与他对拍。

    而他的勇气来源于他对他的信任,他相信他不会这样残暴下去。

    “你也来劝我的吗?”

    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东儒却丝毫不在意。

    “我干嘛要劝你,那些关押在浮圈及暗圈的人,本来就该死,你处死一些,也为世上减少了恶人而已。”

    “那你来作什么?”

    煞无天浮躁起来,这些天,双儿一直在为她夭折的小孩自责,如果不是他强押着她吃东西,她可能消瘦得更快。

    “我只是来看看一个连女人也哄不住的男人会作些什么反应而已。”

    冷冽的肃杀之气,浮在空气之中,站在下面的人与隐在黑暗里的极地武士一个个为东儒主上的大胆而捏了一把冷汗。

    东儒静静地盯着煞无天。

    对上东儒的脸,煞无天最终平静了许多。

    “好吧,全部退下。”

    不管站在眼前的极地武士还是隐身的,瞬间离开了这个空荡的宫殿。

    “梅洛……三弟还好吗?”

    煞无天这才想起梅洛的情况,好像自从回到这里就一直未出现,他怎么了?

    一抹嘲讽溢上东儒的脸。

    “你现在才想起他,不觉得迟了吗?”

    想到这里,东儒就气,都回来七天了,现在才想起梅洛的身子,这个人是怎么当人家二哥的。

    一丝愧疚绕上煞无天的心里,他被双儿及许多杂事缠着,竟然把梅洛给忘了。

    “走,我们去看他。”

    东儒见他这样,心里稍微舒服点。

    “那你的双儿呢?”

    煞无天盯着东儒戏谑的眼,无语。

    “走吧,我知道错了。”

    见煞无天摆低姿态,东儒叹起气来,吓了煞无天一跳。

    “三弟,他怎么了?”

    “哎,我也不清楚,梅洛自从看见那只鸟变成人形自焚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一直病到现在也下不了床。”

    话音刚落,眼前就失去了煞无天的踪影。

    东儒摇了一下头,真是的,现在才来关心。

    随后跟上的东儒,看着煞无天如急惊风一样,不敲门直接推了门进去。

    “三弟,你怎么了?”

    坐躺在床上的梅洛盯着惊慌的煞无天,内心暖暖的。

    “没有什么,你怎么来了?”

    好像谴责他到这里来的表情,令煞无天十分愧疚。

    “对不起……”

    梅洛打断了他的道歉。

    “双儿没有什么事吧?”

    想到煞无天回来就令空来为她就诊,那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没事,空说你已为她治好了,他只是给她开一些补气血的丹药而已。”

    梅洛苍白的脸,令煞无天十分担忧他。

    “你为什么不让空为你看病?”

    梅洛怪责地盯了后面的东儒一眼,他只是在床上慢慢修养而已。

    “没有什么的,我只是太累了。”

    “胡说,以你的能力,要恢复失去的能力,一下子就回来了,怎么还得着七天在床上不动?”

    煞无天的话,梅洛淡淡一笑,他怎么会告诉他,当他看到风轻自焚后,心里产生了一种厌倦,想自此就离世,因为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灵儿,不用说她肯定不在了。

    就如淡然与风轻之间一样,死了也许真的是最好的解脱,在那个消失的过去,就可以与灵儿重逢。

    感觉到梅洛似乎就要消失,煞无天激动地抓住他。

    梅洛与东儒不解地望着他,他这是怎么了。

    似乎发现自己失态的煞无天,连忙放开了手。

    “我只是……我只是……”

    梅洛轻轻地拍了一下煞无天的手。

    “二哥,我懂,我真的懂。”

    梅洛的懂,却令煞无天不安了起来。

    PS:太困了,先休息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