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黑暗之颠  第三十一章 消沉的梅洛(下)

章节字数:2431  更新时间:09-12-24 13: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天后,梅洛果然精神了许多,只不过,他的身上永远散不去那忧郁的味道。

    “梅洛,我们到外面走走吧,等你身体完全好了,我们再出去找灵姬。”

    东儒盯着梅洛的脸,他只知道灵姬姑娘是他的软肋死穴,他相信为了她,他肯定会再次振作起来。

    胸口怀着灵姬信的位置隐隐发烫,梅洛依然对东儒笑了笑。

    “好。”

    追寻的心未曾停息过,可是就怕这信是灵儿设计的一个圈,目的只是让他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没有她的世界,梅洛觉得活着就如一具行尸走肉。

    这几天天天来的空,如入无人之境一样,步入梅洛的房间。

    “来,该喝药了。”

    梅洛顺从地接过,似喝开水般,缓缓喝入腹中。

    盯着梅洛喝药,空觉得是一种享受,所以他一直不曾给他吃丹药,反而餐餐煎中药给他喝。

    “走出去活动一下吧。”

    空收回空碗后,建议梅洛下床。

    明白他们两人的好意,梅洛虚弱地点点头。

    手还未伸至衣服,东儒已替他拿好。

    “我帮你穿。”

    梅洛摇摇头,他非常坚持这点,不喜欢别人帮他穿,以前在鬼之颠被鬼圣使帮他穿衣,那是他受了重伤没有办法。现在他只是虚弱而已,如果可以选择,多希望是灵儿帮他穿衣服。

    “不用了,我自己来。”

    明白梅洛的高傲,东儒递了过去,并没有丝毫不悦,对他来说,只要梅洛愿意疗伤就比什么都好。

    再次前往秋宫里位于高处的亭子,梅洛缓缓攀爬着,觉得有点吃力,他怎么也没有想过,他会虚弱到这种地步,拒绝了东儒与空的帮助。

    空与东儒没有说话,这短短的几十步阶梯,梅洛就走得满头大汗,他的身体分明受到了严重的挫伤,空根本不敢保证,如果梅洛到了绝望时,会不会直接倒下。

    走几步歇息几步,最终站在了煞无天设计的九角琉璃亭内。

    “梅洛,你坐下休息一下吧。”

    东儒上前扶住他。

    空却自管自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我再站一会,也许会更舒服。”

    登高眺远,望着繁花锦簇的黑暗宫殿,梅洛心情好上许多笑了起来。

    “东儒,你看这些是无天全部变出来的,你觉得好看吗?”

    东儒不明白梅洛为什么会问这个,以前他就知道这是煞无天用黑魔法变出来的,只是真的有梅洛说的漂亮吗?顺着梅洛远视的方向,东儒只见百花齐放,隐隐可以从空气中闻到花香,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很好。”

    梅洛明白东儒只是在敷衍他,便看向空。

    空捋了捋胡须。

    “煦色韶光明媚。轻霭低笼芳树。池塘浅蘸烟芜,廉幕闲垂风絮。”

    梅洛听后,情绪高昂地轻念后面的几句。

    “春困厌厌,抛掷斗草工夫,冷落踏青心绪,终日扃朱户。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处。深院无人,黄昏乍拆秋千,空锁满庭花雨。”

    果然,唯有空知他。

    “血神主上果然是惜花之人。”

    梅洛轻轻撩开衣摆,坐在了空的对面。

    “我真没有想到,你与我竟会想到一块去,这种感觉很久未有了。”

    空的眼神也迷茫了起来,望着这百花,想到了与梦霓之间的感情,她最喜欢那首诗,却也诉说了她的一生。

    疯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

    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纨扇。

    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梅洛听着空无意识念出的这首诗,似乎明白了当年为什么她当了贤思的夫人后,她依然与空相爱,似贤思的多情与风流,根本不是梦霓所追求的。如果当年贤思没有想着如何增强力量,那也不会有了恶狱之火的存在,这一切好像都是冥冥中注定的。谁叫他那么多女人,唯独只在她身上做试验,也许就是因为她的身份是正室,所以她受的一切就在贤思的眼里很正常。

    东儒完全石化了,他一点也听不懂他们嘴里念的什么。

    数亿亿年来,他们亿年一族存在着,好像没有出现过这些文邹邹的文,在他们心里只有热情奔放,享受自然的大礼,过着胜似神仙的日子。

    梅洛与空两人静静地相望,这是一辈子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事情。

    “坐呀。”

    这次换梅洛让东儒坐下,他明白东儒的过去,当然也明白他们这一族人的闭塞,那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五颠的文坛精萃。

    回过神的空戏谑地盯着东儒惊讶的脸。

    “怎么,你呆了吗?”

    东儒讪讪地坐下。

    “哪有,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们会说这些而已。”

    他打死不承认听不懂,那多没面子。

    空与梅洛根本不会注意这些,他们只是想起了过往。

    “空,我想明天到你的药囿坐坐。”

    想到上次血神主上带东儒主上来的巨大损失,他瞅了一眼东儒后,马上列了一个条件。

    “可以,不过,东儒主上不能来。”

    “为什么?”

    东儒不解,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

    梅洛却知道,空怕死东儒的特殊了。

    “好,就我一人。”这几天东儒的哀求他听多了,他也想静静地呆一会。

    看着眼前伸过来抓他衣领的手,空马上跳离。

    “东儒主上,你想作什么?”

    “你还敢问我作什么,我又没有得罪你,为什么不让我一起与梅洛到你那?”

    盯着东儒主上恶狠狠的脸,空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一派儒生样的他也会有这样可爱的动作,但是他绝对不能让他到他那儿,一想到上次的损失,心疼的厉害。

    “你问我,还不如问血神主上。”

    话音一落,空倏地消失在他们两人面前。

    东儒惊讶地望着空消失,他有这样可怕吗?

    梅洛抿起嘴,微露的嘴角代表了他的好心情。

    “走吧,我累了。”

    这次梅洛没有拒绝东儒的搀扶,虽然他不想的,但是他怕东儒的哀伤表情。

    “梅洛,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去吗?”

    梅洛不解,他为什么这样执着,但是想到他上回差不多毁了空的药囿,如果是他也不愿东儒去的。

    “你疗伤的样子被空全部看完了。”

    话音一落,东儒立刻石化。

    他僵硬地转过头,难道就因为他的异样,空才排斥他吗?

    “你完全不知道,你疗伤时,你身上发出的青萝藤会自主地寻找草药疗伤,把空的药囿毁了差不多了。”

    梅洛当然注意到了东儒的僵硬,不紧不慢地又说出了后面一句。

    从自卑的想法,立刻转到了担忧,他真得不知道他会这样。

    “梅洛,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呢?我会不会伤害到你们?”

    梅洛闻言,瞧了一眼东儒,他果然也不知道,看来这亿年花在他的身体里有点像危险品,如果是坏的怎么办?梅洛微蹙着眉心细思这个问题。

    “不要多想了,有我在,你怕什么呢。”

    听到梅洛这句话,东儒笑了起来,是呀,有梅洛在他身边,他怕什么呢。

    PS:里面的两首诗,我记得好像是李白写的,却记不清了。嘿嘿,严重申明不是我写,我只是背下来借用而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