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s3

章节字数:2347  更新时间:12-01-27 2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风贯彻整个房间,我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的时候,正巧有人进来,此人就是贺絮音的妈妈。

    “音音,该吃饭了,这次你爸爸请了好多人呢。”她面带微笑地说,然后把目光移到我身上,“盼晴也来吧,你妈妈刚刚坐车过去了。”

    “走吧!”贺絮音抓起我的手,开心地朝门口跑去。

    在那么一瞬间天就黑了下来,先是细密的小雨,接着是豆大的雨点打得窗户啪啪直响。狂风吹弯了行道树的腰,电闪在山的顶端。我心中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些不详的预感。

    贺絮音依旧高高兴兴地把我推上车,然后静静地躺在我怀里,不知道想些什么,时不时发出悦耳的笑声。

    因为突变的天气,交通变得堵塞,我们的车也缓慢地行驶,生怕出什么意外伤了车上的大小姐,原本只有十分钟的路程突然变得无比漫长。

    我透过被雨水模糊了的玻璃看着街道,人们狼狈地跑到店里躲雨,争先恐后地买着雨伞,不想买雨伞浪费钱的人在公交车站台下消磨时间。

    于是,我的思绪就回到了一年前,同样是这么一个坏天气,贺絮音冒着倾盆大雨从别墅跑到了我家门口。

    “盼晴!咳咳……”

    “盼晴!开开门啊……咳……我是……咳咳……我是絮音!”

    正在台灯下努力用功的我放下笔急忙跑去开门,她浑身都被淋湿了,瑟瑟发抖,昂贵的蕾丝碎花洋裙和丝袜被污水填上黑点,皮鞋上沾满了泥,脸上流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喉咙也沙哑了,就像童话中的一只陷入沼泽的天鹅。

    我妈见了赶紧把她请进屋,拿我的毛巾给她擦,然后又去厨房把本来是给我的姜汤端来让她喝,接着叫她赶快洗澡,把我的睡衣借给她穿。

    洗完澡后的贺絮音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盖条毛毯缩在沙发上专心看电视,老妈看了一眼,悄声对我说:“我不好问,你和她关系好,去问问发生什么事了,大晚上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啊?”

    我点点头,把老妈推回卧室后,小心翼翼地坐在贺絮音身边问她:“发生什么了?”

    她没有回答我。

    我垂下眼眸思考了一会儿,又问她:“你们家是不是破产了啊?”

    这次她有反应了,先是怔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盯了我几秒,换上她的招牌微笑说:“怎么可能,没有。”

    然后我就没有问了,她看着看着也睡着了,我把被角按严实了,也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复习。

    在那以后,贺絮音就从没有提起过那件事,若不是还在我家衣橱里她没有拿走的碎花洋裙,我还怀疑是不是我做的梦。我也曾想过去她家把衣服还给她,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过我听到一些流言蜚语,说当天贺絮音的爸妈吵架,并且还动过手,闹得特别厉害,还说要离婚什么的。

    “小姐,下车了。”

    回忆被打断了,打开车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别墅,管家帮我们撑伞,还给每人一份别墅的结构图,让仆人帮我们剔除鞋上的脏东西。

    我不习惯别人这样对我,明明是同等的偏偏叫一个人去伺候另一个人,感觉就像亏欠了那个人或者很对不起那个人一样。

    我扭头看贺絮音,她向挤满了人的客厅张望,当鞋上的污垢清除好后连忙跑进去,我站在角落拿了块蛋糕边吃边研究结构图,流光溢彩的礼服眩得我有些眼花,在这样穿着的人群中穿行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直到老妈叫我吃饭,贺絮音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坐在我旁边的位置,我才放下结构图扑向美食。

    其实我对于所谓“上流社会”的食物并不感冒,比如什么鲍鱼抄杏仁,吃起来就和普通的贝壳肉没什么区别;传说中的鹅肝和那街上的卤肉小店里的什么猪舌头来着的肉感根本找不出差异,只是带着一股鹅肉专属的味道而已;小海贝里面盛着的一小块裹着绿色的类似奶油的鳕鱼块,又咸又甜实在不咋样;我不嫌芥末呛鼻,倒觉得蛮好吃,可是三文鱼为什么那么软吃起来就那么反胃呢?为什么回锅肉鱼香肉丝这些我们认为美味至极的食物就不能上你们的餐桌呢?为什么在你们眼里珍贵的食物偏偏就难吃得要命呢?

    我艰难地从五花八门的菜单中找出了有些像糖醋排骨的蜜汁肉骨还有在肯德基里我最爱的麻薯蛋挞,一边期待它们的登场一边摆弄我的MP4,本想跟着哼艾薇儿的《Skater  Boy》,看见大家都安静地吃饭没有人哼唧一声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切,吃个饭都死气沉沉的,装什么淑女绅士啊!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闲这场饭吃得太无聊,我居然听到了有谁大声说话的……哦不,准确的说是骂人的声音。

    大家都好奇地往声音传出的根源地看去,两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一边扯着对方衣服一边朗朗跄跄地走过来,我认出其中一个是贺絮音的爸爸,另一个年龄要小一些,看起来不是对手,处于下风。

    有的女士捂住了嘴巴,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我回过头去看贺絮音的反应,她的悲伤在我回头的一瞬间全部收了起来,留下震惊与迷惑不解。

    “你……拽什么拽啊?!不是……上次我女儿……考上学校了没有请你吃饭吗?你至于么你?”贺絮音的爸爸看样子是喝多了,把另一个中年人推到在地,脸红得赛过关公,半眯着眼睛说话,样子滑稽极了。

    被推到的中年人非常生气,站起来指着贺絮音爸爸说:“***!老子很早就看不惯你们一家了!每天到炫耀,有钱就了不起啊?!老子才不会用你们家的一分钱!你们既然那么有钱,就让你们家的那些小崽子到其他地方住!反正老子不会让她再住在我家!”

    贺絮音脸色惨白,端着杯子的那只手开始发抖,她低下头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时贺絮音的妈妈走出来扶着贺絮音爸爸说:“不住就不住!你现在就从我们家滚出去!”

    那个中年人还想说什么,陆续有人出来劝道:“好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都是一家人……”

    我分不清耳机里面放的到底是《Nobody‘s  Home》还是《Everybody  Hurts》了,当我想安慰贺絮音的时候发现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通过结构图找到她的房间,发现她早就擦干了眼泪,笑着对我说:“吃完了吗?”

    “你真的没事吗?”我盯着她说。

    她又低下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沉默了一会儿,她带着哭腔说:“我一直以为表叔他们对我很好,没想到今天才知道,他们原来这么讨厌我。”

    屋外的雨依然哗啦啦地下着,雷声好像更大了,风呜呜地发出怪响,弄得人心里莫名其妙地发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