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袖手指点魔教权  43 侧目,芳华

章节字数:2517  更新时间:12-08-03 19: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影下的人红衣翩迁,月华打在他的衣角轮廓上,姿态宛若蛟龙,瞬间气势如虹,生生地无法让人错开视线。

    苏若陌靠在隐秘的一角,看着那红衣的十八男子,在自己的眼前出落成了这般的模样。一曲金陵开,无人及眼前。

    悄然地一步后退,苏若陌将自己的身形送出在百米之外。再度的春暖花开,物是人非,美人已成。即使眼前的男子再风华绝代,再倾城倾国,但这和自己又什么关系?

    舒缓了一下自己嘴角的僵硬,这幅面无表情的日子,转眼又持续了九年的时间,时间依旧那么慢慢悠悠地过着,唯一的差别就是,他现在坐稳了冥域掌司的位置,能够和鸠夜对着干,一点都没差了。

    苏若陌一直都知道月冥是个什么样的人,只不过现在有了更加的深刻的认识。他扶持自己,还依然地留着鸠夜,一点都不想任何人坐大,他要看着手下的人,互相制衡之中,保持着他轻轻松松的教主位置。

    然而,有什么改变的办法?虽然自己如今的地位是自己努力而来的,但是若没有他当初的庇护,他苏若陌还没那么自大地说,他的一切都是自己争来的。

    但是,或许有什么,要因此而改变了,要何去何从,这一点无从探究。

    “轰——”

    远去的身影眉目一挑,终于是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弯起额嘴角带着不知名的意味,瞬间远离了这一片天空。

    月无殇当初你伸出的援手,他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是还清楚了。那九年和月无殇针锋相对的日子仿佛就是眼前发生过的事情一样,让人想忘却不能忘记。因为在面对月无殇的那个他才是真正的他,那个卸下了一切面具的他。

    月无殇身上似乎有着别样的模样,总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放下戒心。也许,月无殇是整个暗月教唯一肯用真实感情来面对他的人。无论是高兴也好,生气也好,愤怒也好,气愤也好,月无殇总是那般真实的存在。

    不像他永远都需要带着面具生活,因为他太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了。所以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就不得不用这样的方式去生活。这一切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怨不得其它。

    月无殇,从此以后,不再是无力的你,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月冥的面前?他又该拿什么,来面对新生的你?

    不过,这雪山之巅,似乎注定是与他无关的。因为他现在的世界只有冥域而已,暗月已经与他无关……

    苏若陌渐渐地淡了气息,远处的天空一只灰鹰掠过,霎时间鹰眸一闪,堪堪的错乱了感觉。这样子,和苏若陌那越来越冷漠的眼,如出一辙。

    东山之边,月无殇满意地看着眼前被自己的剑气划出了一道道极深的痕迹的石壁,也不知道灰衣人是抽了什么风,某天他就不看着这石壁了,而是吩咐月无殇在这石壁上刻字,什么字?天水一线。

    这四个字有什么样的玄机,月无殇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他的无心诀还没有练到第五层的时候,他是没可能隔着十丈的距离,在对面高翘的绝壁上,留下这么四个字。反正他不会没事这么折腾,不管他是出自什么样的目的,他确实从这里面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先生,我完成了。”

    其实早在一年之前,他就完成了那四个字的雕刻,但是他并不满意那样的深度,非要硬逼着自己将无心诀修炼到了第八层,非要在这上面留下永久不可磨灭的痕迹,才会这么一次次地将那痕迹深化。

    第一次发力的时候,自然是随意地留下痕迹。但是后期的一步步地将这刻痕深化,要的不仅仅是加深的内力,更加带上了精巧绝妙的控制力,他很满意这样的方式,顿时薄唇轻抿,满意地一笑,衣袖随着他收剑的动作轻轻晃动,一个闪烁,已经是出现在了不远处假寐的灰衣人的眼前。

    月无殇看着眼前的灰衣人,怎么说他也教自己这么久,没有感情,至少也得有点感激。所以骨子里的傲气,丝毫也不想表现出半分,嘴角带着的浅笑,是无法沾染的尘世烟火。

    灰衣人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依旧靠在他的柴堆上打盹。十年过去,他的身体也渐渐地差了下来,这十年他花掉的心气,完全比得上三十年的岁月。当然,这不是用在月无殇的身上,压根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教他习武的,可不是自己。

    天赋不错,但是性子却不是自己喜欢的。想想自己喜欢什么样子的?灰衣人无奈地叹息,他连自己都不喜欢,还会喜欢谁。

    “听。”

    紧闭着双眼,灰衣人将手臂枕在了自己的脑后,一脸漠然的模样,只有一个单音。

    “?”

    月无殇没说话,没有内力的灰衣人都能够听得到的动静,他又怎么会听不到。没事,不过就是几个教众而已,鸠夜不在,苏若陌不在,月冥一个人陪着他的老婆孩子,呆在上元宫中,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用?

    “先生,月无殇告辞了。”

    月无殇有礼地微微弯着他的腰身,脚步一点顿时远去,在他走之后,躺在柴堆上的人,睁开了眼睛,明晃晃地刀,雕刻在他的眼前。

    “说,方才是谁在这里?”

    灰衣人懒得理会,顿时惹得来人一阵火起。他们负责教中的安全,最近一段时间暗月频繁被武林中人摸了进来,教主已经很是恼怒。如果方才那波动,是武林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的话,一旦惊扰到了教主,他们就惨了。

    “不说?不见棺材不掉泪!”

    狠狠地一刀劈在了肩膀边,几乎是擦着肩膀而去,衣边被压在了木头里面,灰衣人看都没看,身形动了动,利落地躲过了追身的那一刀。纵然是失去了武功,就凭这几个喽啰就想处理他吗?这也是太小看他了。

    “喂,你哑巴了?”

    一群人顿时围了上来,灰衣人朝天看了看,一抹淡淡的云彩遮住了头顶的太阳,恍惚之间,似乎是透出了淡淡的红晕。气数已尽,或许他就应该随着这里的一片,回归到虚无。

    月冥,鸠夜,不如我们地下,再会。

    原本是逼近的众人一愣,看着眼前的灰衣人在他们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从他们的周身擦过,再度站在了东山的绝壁之边,出现了他一贯是坚持了不知道是多少年的姿态。

    “对不起。”

    轻微的呢喃从这里断点,一群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他们还没怎么着的吧?他,他怎么就自己跳下去了?

    而更加让人意外的是,一抹红影从身边掠过,猎猎的风声衣袂翩飞,一把却是抓空,看着那灰衣如枯败的蝶,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一抹看不清的表情,瞬间暴虐的情绪滋长。

    灰衣人想躲不会躲不了,他纯粹是自杀,这么多年他终于是相透了,自杀了吗?

    但是——

    既然是撞在了他的枪口上的话,那就拜别你的悲苦人生,反正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回眸一闪,金色的丝线瞬间拉出了明晃晃地弧线,穿梭在了众人的咽喉之中。红衣翩跹的人影,轻轻地弹了弹丝线,殷红的水滴妖娆,将金丝染成赤红,杀人无形。

    西域金蚕丝……这个不是苏掌司的吗?

    一群教众瞪大了眼睛,脸上流着惊为天人的恍惚,还有难以置信的挣扎。

    “哼,没用的东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