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袖手指点魔教权  56 烧宫,救人

章节字数:2871  更新时间:12-08-03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若陌,你在想些什么?

    月无殇坐在王座上沉思,苏若陌匆匆离去,月无涯奇怪的说法,早知道月冥不是什么好人,定然是有什么把柄被人家一家子抓在了手里,其实苏若陌,你这么多年,也不过是当别人的一条狗而已,何必那么尽心竭力?

    弯着漂亮弧线的嘴角恍然间溢出了一抹浓艳的红色,低头下去一口血就吐在了他的脚边。

    月无殇看了看这暗沉的上元宫,突然觉得这里和大殿并没有什么区别。恍然之间,月无殇感觉他的人生也变得如这上元宫一样的昏暗无光。

    顺手拿起桌上的酒壶,对着酒壶便直接饮了起来。对于甚少接触酒的月无殇来说,这辛辣的酒味呛得他难受,没几口,脸颊就已经变得通红起来,但是月无殇还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往自己嘴里灌着酒。

    现在月冥已经死了,一直支撑着他努力活下去的信念,仿佛也跟着月冥的死亡而一起消失了一样。原来报仇之后的感觉不是畅快淋漓的快乐,而是无尽的空虚和寂寞!原来失去信念的人生竟会是如此的无趣!

    这一刻,月无殇突然发现,他过去十年里竟然是除了报仇竟然什么都没有!没有欢乐,没有温暖,没有情谊,没有……

    这样灰暗的人生真的和这个暗沉的上元宫一样的令人压抑。既然现在他什么信念都没有了,而这里曾经又是月冥住的地方,那不如干脆一把火,烧干净了算了。

    想到这里,月无殇展颜一笑,将手中的酒壶给扔了出去,睁开已经朦胧的媚眼,红衣翩迁,一片衣角纷飞之后带上了一个火把。

    上元宫里不少的沙织的东西,亦或者是木头的,这一把火,自然是越来越大。起先还有人过来看看,试图救火。但是看着那站在火焰之中的艳红色身影,顿时一个个沉默。

    鸠夜打过了一个照面,看着站在火焰之中朝着他放肆笑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一甩衣袖气匆匆的走了。疯子疯子,但是这么大的火,甚至还闻到了酒水的味道,真的是暴殄天物,上元宫的珍宝会尽数地毁了!

    月无殇死了最好,但是鸠夜知道,他绝对不会死!

    心里暗自地诧异着在那火焰中笑得灿烂的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竟然会对月冥有这么大的怨恨?早知道有他的存在,自己何不将人拉到自己的身边,说不定现在他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这暗月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人总是想得这般的美好,却是不知道,如果早被你收揽了,月无殇这辈子就废了,得不到无心诀蜕变的人,只会是一个工具而已,那样养不出这么鲜活的妖孽美人。

    “哈哈哈哈,上元宫,月冥,你终于还是死了,死了!”

    月无殇的声音飘荡得很远,一下子不知道惊吓了多少围观的教众,只知道在这之后,不少人看着那红衣,远远地就低下了头,这就是潜意识的服从。

    火势是越来越大,渐渐缺少了氧气和水分,有些抢人的气息从周围弥漫而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还带着有些人的低微响动,似乎是在救命。

    救命?上元宫里面还有谁是值得救赎的?就算是值得,他也不救,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既然是身前陪着月冥的,就让他和这宫殿一起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

    放肆的笑声带着癫狂而不甚清醒的意味,一点点地将步伐乱点,在那吞吐着火焰和危机的火场里,妖娆起舞。

    不过是火而已,无心诀的护体内功完全能够招架得了,将外息转化为内息,这呛人的味道一点都不影响他的行为。轻轻地抹去因为大量运转内力,顺带逼出来的毒,鸠夜还是太小看他了,区区的花影就想将他控制?

    花影,是苏若陌不知道多久前就不再使用的毒药,原因无他,麻痹和对内府造成的损伤太小,内力比较深的人,压根就不在乎这个。不过,他不需要这个,自然这东西就会被月无殇搜刮到手。但凡是可能用到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

    其实花影是种很好的毒,至少将花影作为平时服用的话,只要控制住分量,这美容的功效绝对不差。纵然是伤痕累累,也能够在内府之下,将身上曾经的痕迹消弭无形。

    他要将过去埋进心底,然后再遗忘,这些狼狈不需要留在他的身上,因为永远不可能再有。

    只是可惜了,作为使用这药很多次的苏若陌,从来不会用这个要祛除他身上的伤痕。后来他虽然是很少才会出现在东边的屋子里,但是一年还是偶尔有个一次,灰衣人是不会给苏若陌换药了,一切都交给了月无殇。即使是懒得理会,但看着静静地躺在床上的苏若陌,他也只能认命地叹气,给他上药。

    十年的时间,他们相识了十年,做的最多的事情,竟然是他给苏若陌上药。他伤痕累累的是心,苏若陌伤痕累累的身体,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而已。

    竟然会在自己觉得生无可恋,被世界抛弃的时候想起那个可恶的苏若陌,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貌似在这十年里陪伴他最多的好像就是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在他身边的苏若陌了,即使是天天见面的灰衣人也比不上神出鬼没的苏若陌!

    这个认知,让月无殇忍不住自嘲。苏若陌的冷酷无情,他见识的还不够多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能彻底将他忘记?难道就是因为他过去就只接触过苏若陌一个人的原因?

    眼前的深蓝色衣角闪过,和记忆里的样子重叠,月无殇一愣,抬头就看到了一双阴沉的眸子,伸手按住了他的肩头,一脸不知为何的怒火冲冲。

    “是的,是死了,可是你也快死了!”

    蒙头的一层打湿的外套,一双坚实的臂膀将人一揽,在月无殇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迅速地抱进了怀里。

    这怀抱……很陌生但是有股淡淡的熟悉味道,是一种奇异的带着淡淡的腥甜的味道,唔,这样你就会出现了吗?方才消失得这么快,现在出现的还真的迅速。

    苏若陌。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肯定是得早点烧这上元宫。就是不知道,你竟然对月冥,这么忠诚。只不过遗憾的是,这宫殿差不多了,听!

    轰--

    月无殇似乎是疯了,扯住了苏若陌的衣袖,一双狭长的凤目从外衫里探了出来,笑得灿烂。

    “不如我们将这宫殿烧完了再出去吧。”

    “你疯了?”

    感到到月无殇嘴里吐露出如幽兰的酒气,注意到被随意扔在地上的酒壶,苏若陌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他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报完仇的月无殇精神还是状态显然陷入了极其不稳定的情况中。这情况如果不能及时疏导的话,月无殇真的有可能会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但是现在显然并不是多话的时候,苏若陌抱着月无殇就想出去。

    但是月无殇却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固执地站在原地盯着他。

    这个人,这张脸,他看了十年,看他一点点地变化,看他一点点地成了今天的样子,这般酒气不足,但是酒疯很足的人,悄然地收紧了心跳。沉沉的心湖里面似乎是被投进了赤铁,翻腾出来的极度不平静,几乎将他所有的淡定和沉稳烧毁。

    红衣翩迁,火光闪烁,在瞬间眼睛里只有那笑得放肆,妖娆,和寂寞无趣的身影。回眸间的索然无味的眼神,似乎是真的对这红尘没了眷念。心跳如雷般奔涌,不要,绝对不要看着那火,将他的身影席卷!

    紧紧地咬住自己的牙关,苏若陌压下了体内翻腾的气劲,方才在密室里受了伤,还没来得及找地方疗伤,就被手下的人赶过来通知那个极美的男子将上元宫给烧了。

    烧了?!苏若陌郁卒不已,那里面可是有不少的重要东西,这怎么可以?!然而等到他赶到上元宫的时候,东西烧得正旺,月无殇却还是在那沸腾的火焰中发着疯,心跳几乎要停止,想也不想拽过身边教众的桶,将外衫拖下来完全打湿,毫不犹豫地闯了进去。

    天知道在这肆虐的火焰之中,他没办法换成内息的方式,对受伤的内脏更加是伤害。真折腾!

    但是那一刻担心月无殇情况的苏若陌显然已经忘记了他赶到这里的初衷,因为现在他的眼里、心里念着的竟然都只有那一袭艳丽的火红存在,再也没有其它的东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