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袖手指点魔教权  61 关心,属下

章节字数:2552  更新时间:12-08-03 1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说什么?!”

    月无殇一把衣袖扫过,看着在他对面僵直着腰杆坐着的苏若陌,现在是他来问自己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我好心帮你带他出来,不是你要找他拿东西的吗?”

    月无殇气息不定,他当时要不是想到苏若陌之前说留着月无涯有用,害怕月无涯出事会给苏若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才不会一时冲动又跑回去救人。结果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去救一个敌人之子之后,苏若陌现在却是告诉他,他救这小子是白救了?!

    苏若陌不仅不感激他的一番好意,反而还抱怨他的举动。如果这次苏若陌在事先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他的话,他也就不会去做救人这种多此一举的举动,更不必看着自己喜欢的这件衣服的衣角烧掉了一点金边。他竟然在一天之内两次让这件衣服被损坏,真是太不应该了!

    “东西在上元宫里,你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还要月无涯干嘛?”

    苏若陌的回答让月无殇几乎杀机迭起,这么着,还怪上他了?你又没说,他为何不可以烧?!他如果不想到苏若陌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对方手里,怕苏若陌有危险,他当时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仇人之子?他自认为还没有好人到这种地步。

    看着衣袖上的点点灰黑色的痕迹,月无殇看了苏若陌一眼,转而将视线放在床上月无涯的身上。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他的母亲,实在是长得像,顿时一阵不悦从心底冒了出来,横眉一扫,站起了身。

    “你过来!”

    月无殇朝着苏若陌勾了勾手指,侧眉看着那似木头一样的人,心底的郁燥越来越浓烈。

    “何事?”

    苏若陌不想动,他只想月无殇赶紧走,剩下他一个人就清静了,却是没想到,月无殇见他不过来,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凑到了他的面前。

    “灰衣人死了。”

    这件事情有必要知会苏若陌一声,苏若陌和灰衣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而且灰衣人在这暗月教里面的地位似乎很特殊。月冥很诧异他手上居然有金蚕丝,看来不是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是放任他的存在。

    是什么关系如今不重要的了,重要的是,这个人已经死了,从东山边跳下去的。

    苏若陌一直看着他的那双平凡无奇的眼睛,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瞬间闪烁了一下,然后再度变成了一幽看不见底的深潭。

    又是这幅死样子!月无殇就是看不惯他这样子,真的是很欠揍。以前是没办法,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什么话都不说,他又如何知道,苏若陌到底是在想什么?!看看,眼前这个人,不就是他一时间领会错误救回来的麻烦吗?现在苏若陌又给他摆出这样一幅姿态算怎么回事?

    “说句人话行不行?本尊命令你!”

    用苏若陌当时劝解他的话来说,他现在身份比苏若陌高,实力比苏若陌强,那就有了让苏若陌对他低头的资本。好好的话没办法说的话,那就来点硬气的。

    压近的双眼带着自上而下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势的气势让苏若陌不得不步步连退。不是他不想退,实在是没办法了,张嘴顿时一口腥味充斥鼻稍。

    “他也该死了。”

    等到那一口血吐完,在月无殇愣住的眼神里,淡然地说了句话,继而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条手绢,欲擦掉嘴角的血迹,却被月无殇眼疾手快地抢了过去。看着那上面血迹不少,痕迹也是新的,就是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时候染上的。

    也许是出于那十年里和苏若陌养成的默契,月无殇想都没有想,就自然的拿起抢过来的手绢,熟练的对着苏若陌的嘴角便细细的擦拭起来。丝毫忘记了刚才还准备用身份来压迫苏若陌的想法。

    那专注而认真的神态就好像回到了他每次帮苏若陌疗伤上药的时候,而苏若陌也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月无殇的擦拭动作。此时的气氛和谐的令彼此都忘记了刚才双方的针锋相对。

    “这怎么回事?”

    月无殇不想关心他,他一点都不想,但是看到了不能视若无睹。而且苏若陌这次会吐血怎么说也和他刚才的动作有关,所以他才会关心的。如果苏若陌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他又怎么能够让眼前之人对他服软、臣服呢?所以说在苏若陌对他真正服软之前,他绝对不允许他有事!

    看着那淡然的眉目,想起了从密室出来就匆匆离去的身影,他在那之前就已经受伤了?之后压根没发生什么事值得苏若陌受伤,这血迹的成色看来也是那个时候的事情,月无殇眉头微挑,利落地拉起苏若陌的手腕,瞬间那手腕一变,藏进了衣袖里头。

    “嗯?”

    虽然他不会那些什么医术,但是基本的看脉还是会的。苏若陌,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时间不早了,教主还是休息去吧。”

    脚下的凳子一踢,顿时滑出了一段距离,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脱离了月无殇气势的笼罩范围。

    “好话不说第二遍。”人的好心也有耐性,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他月无殇的好心还没那么泛滥,苏若陌不给他看的话,就别说没人关心他。

    反正苏若陌以前也经常受伤,比眼前更严重的,月无殇也见识过。所以对此时苏若陌的伤势,月无殇也没有过多的怀疑,反正再重的伤势,苏若陌都有办法恢复如初的。

    “教主日理万机,需要充沛的体力,属下告辞。”

    似乎像是躲瘟疫一般,苏若陌说完话就打月无殇的身边经过,潜意识下手去拉离去的人的衣摆,一下字抓空,只留下了空气。

    防备太深,苏若陌垂下了自己的眼帘,错过了月无殇眼中的恼怒,失落和郁闷,那垂在身侧紧紧抓紧的手几乎是掐进了掌心,说不定下一刻,直接爆发。但是到底还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苏若陌,算你狠。”

    踏在门槛上的背影一顿,语气疏离。

    “属下不敢。”

    余音还在房间里回荡,月无殇却是知道他的身影已经远去,不知道又藏匿到了哪个角落。

    属下不敢?!好一个属下不敢!因为苏若陌的话而郁闷的月无殇还因为一件事而郁闷不已。

    其实,苏若陌不是每一次受伤都会去东边的小屋吧,像这种事情跟外伤无关的,苏若陌会习惯地找一个地方,一个人静静地恢复体力。

    他很好奇,他经营了冥域这么久,难不成就一个心腹都没有吗?

    其实这也不能说,苏若陌没有心腹。一个合格的杀手,不需要任何的念头,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绝对地完成任务。为了苏若陌这一点要求,每一年出任务的杀手都会被他随机跟踪考察。有时候他身上的伤不是因为任务,恰巧是因为这些,没有满足他要求的杀手。

    人有求生的本能,杀手也是。会有什么样的转变谁都不知道,这也是他保证冥域质量的办法。

    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头靠在身后的石壁上,苏若陌喘着气,一阵血气上涌,这一次换做是手捂住了嘴,然后赶紧走快了几步,一张嘴将血吐进了一个池子里。

    奇异的淡香在空气里蔓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苏若陌转身快步走进了另外的一个密室,透着幽幽暖意的池水在头顶夜明珠的照射下,显得迷离而朦胧。

    “嘶——”

    真心该死……

    一下水才注意到小腹上的那一脚,淡淡的青淤色让苏若陌哭笑不得。好吧,月无殇,你下手真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