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被打破的定律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5-05-04 2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杀戮场】

    白色布条散落在地上,一把纯黑色的巨刃被宇雏紧握在了手里,刃身两旁向内伸展,反射出刺眼的银光,给人一种诡/异的压迫感。刃身与刀柄的交界处是一双银色的骨形羽翼,刀柄上刻着许多密密麻麻的纹理,还缠绕着一条银色的锁链,放眼望去,就如同宇雏所说,仿佛是死神宣判的神器。

    “好久没开荤啦,今天就让我的黯翼好好品尝一下鲜/血的滋味吧。”宇雏舔了一圈微干的嘴唇,一脚踏上身前的铁栏,直接从十米高的半空跃了下去。

    当黯翼划破空气的那一刻,下方蠢/蠢/欲/动的血族顿时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充斥在了身体周围,身体像被灌了铅一般沉重,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使身体移动分毫,胸口仿佛被一块大石堵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他们惊恐地看着前方的女孩,一种名为‘死亡’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站在这片杀戮场上,宇雏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粗重的喘/息声和身体害怕的声音,将黯翼举起指向对手:“现在,用餐时间到了。”

    黯翼身上的骨型羽翼前后摆动了几下,一点点的被渲染成了鲜红色,就像是活的生物一般,给人一种强烈的生命感。

    宇雏抬起头,眼神变得锋利,瞬间从血族中掠过,吸血鬼们感到了死神的逼近,却只能瞪大了双眼,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出防御的动作,但仅仅是维持着那样的动作。

    银色的刀光闪过,宇雏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将黯翼从新背回背上,刃上的骨翼也退回了原来的颜色。

    “没有任何花哨,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单纯的实力差距而已。”

    “叮当”语毕,兵器掉落在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就是血液喷射出来和肢/体倒地声音,所有的血族都趴在了血泊中,每个‘人’都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惨状。

    宇雏虽然不是血族,但这种血的味道同样可以激起她体内的好战分子。

    看了一眼身后的战场,又把目光转向了前方的通道,目光中的霸气与警告直射了过去:“喂!谁让你抢我猎物的。”

    “我以为你对这种废材不感兴趣呢,就替你把其他的家伙解决了。”温柔的声音传出,弑迷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和手上沾染上的鲜血显得他更加妖/艳。

    “我是不怎么感兴趣,但我更不喜欢抢别人我盯上的东西。”感受到弑迷身上那浓重的血/腥和未尽的杀气,宇雏就知道里面那些等待挑战的家伙肯定都已经玩儿完了。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已经杀掉了,就下不为例吧。”听出了宇雏的不悦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弑迷只能‘不故意’的露出了妖/娆/诱/人的表情,这种对女孩子的邀请往往是最有攻击力的一招。

    可惜,对某人还真没什么效果。

    “切!”宇雏白了他一眼,根本没有理会,:“布鲁赫家族的家伙都被干掉了吗?”

    “嗯,除了他们的boss,其他人应该都去地狱报道了。”弑迷答道。

    “还真是不堪一击,还剩一人,这么说我还能在多玩儿一会儿。”

    真是个战斗狂,弑迷无奈地看着她,还未等告诉她剩下的一人是夜澈的猎物,怀中的蝙蝠就先叫了起来。

    小蝙蝠扑闪着翅膀发出无声地音波,这是血族中一种特殊的联络方式,经过一种洗礼,宇雏现在也能辨别这种音波的信息。

    消息是溯忱传来的,告诉他们,他在地下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他们也过去看看。

    “地下?这里不就是地下吗?”宇雏诧异地环视了下四周,并没有看到溯忱的身影,也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

    “看来布鲁赫家族的秘密并不在这里。”弑迷无所谓地耸耸肩。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待客室】

    斯瓦特倒站在墙边,瞳孔涣散,要不是还能看到他那微弱的呼吸,还真容易让人误以为那是具尸体。

    蒂洽拍打着翅膀飞在他上方,正在准备着要给他最后一击,那双黑翅边缘的透明光罩就是那把最后裁决血刃。

    微微上抬右翅,最后一次确认了猎物脖子的位子,一个翻身,蒂洽猛冲了下去,黑翅刚碰到斯瓦特的脖子,眼看就要将他割断时,脚下的地面突然发生一声响动,斯瓦特身下那一平方米的地砖全部破裂塌陷,就像有巨石重重地砸下来了一般,在蒂洽停顿的那一瞬间,一双黑色的手影迅速从地下伸出,将斯瓦特整个人和那些破裂的地砖一并给拉了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上立刻露出了一个半米长的大洞。

    眼看着斯瓦特消失在眼前,眼看着猎物被别人抢走,蒂洽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收回了下滑的翅膀稳住身体,愤怒地叫了一声,立刻追了上去。

    “别追了蒂洽。”在蒂洽就要冲进去时,夜澈一声令下,使蒂洽不得不停下了攻势,突然收住攻势,差点没让自己撞在地上,蒂洽看了一眼地面的大洞,很不甘心地飞回了夜澈身前,不明白地对视着他那双赤色的眼瞳,一脸迷/惑。

    夜澈伸手托住蒂洽,舔了舔上唇,诡异地一笑:“逃吧,像老鼠一样四处逃穿,这样游戏才有意思呀,不是吗?”

    蒂洽歪着个小脑袋,过了一会儿一声轻叫,似乎明白了夜澈的意思,拍拍翅膀,重新回到了夜澈肩上,见蒂洽抓好了,夜澈走到大洞的边缘,一抬脚,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一片黑暗掠过,大洞下连接着一条地下通道,大约能有两百米深,两侧墙壁吸收着光源,使这里没有一点光照,黑暗中,那双红色的眼睛却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的一切,吸血鬼的眼睛本来就不惧怕黑暗,更何况是纯血的赤瞳。

    在甬道内前行,蒂洽渐渐地嗅到了一种奇怪气味,随着距离的逼近,这种气味也越来越清晰。

    “吱吱”蒂洽警惕的在夜澈耳边叫了两声,这种气味令他感到很难受。

    夜澈拍拍小蝙蝠的脑袋,帮他放松了下来,继续向前探索。

    黑暗中,轻轻的喘/息声在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

    墙边的一角,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静静的蹲在那里,双臂抱着腿,将头埋在了双臂间,肩膀颤动着,似乎在无声的哭泣。

    缓慢的走到小男孩的面前,夜澈拍了下他那颤抖的肩膀,感受到别人的触/碰,男孩停止了颤抖,将头抬了起来,在男孩抬起头的那一刻,夜澈目光一顿,瞬间向后退了三米。

    在夜澈原本站的位子,正有一把短刀横在哪,男孩一只手拿着短刀保持着刺出的动作。

    “吱——”蒂洽尖叫一声,飞起来准备迎战。

    男孩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身体像没有骨头似的向前弯曲,双手握刀自然下垂,抬起那张面孔,倒映出来的竟是一双没有瞳孔只有血红一片的双瞳,那双红色的眼眸正一点点的往出滴血,下面的嘴巴咧开,呈现着不自然的弧度,脸色更是白的吓人,看他的样子怎么也无法和人类联系到一起。

    “你……是人类吗?”问完后,夜澈都很吃惊自己居然会问这种问题。

    “呵呵……”男孩没有回答,干笑了两声,举起短刀晃晃悠悠地朝夜澈急冲了过去。

    “吱”蒂洽冷笑,绷直翅膀迎了上去。

    小小的翅膀与短刀相撞,发出金属碰撞的低鸣,蒂洽一惊,以自己翅膀的锐利竟没有将那把短刀斩断,还被那把看似轻巧的刀震得一阵发麻。

    与蒂洽擦肩而过,男孩以很怪异的姿势扑向夜澈,就像被线牵引的布偶一般,没有任何意识,小巧柔软的身体被短刀带动着像夜澈发起攻击,招招致命,而且速度快的只能让人看到一片残影。

    夜澈的目光变得犀利,这种速度,这种令人厌恶的气息,不是任何血族所拥有的,也不是人类能散发出的,更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那这家伙到底是什么。

    反手抵挡住蒂洽的攻击,男孩一双骇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夜澈,嘴角的笑意咧的更开了。

    不想再浪费时间,当男孩再一次冲过来时,夜澈直接出现在了男孩身后,没有任何的预兆,仿佛他原本就站在那里一般,赤色的眼瞳在黑暗中是那么的诱/人,一双冰冷的手无声无息的穿过了他那小小的心脏,一滴红色的鲜血从那尖锐的长指甲上滴落,再次融入了黑暗中。

    “……啊——”男孩愣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的痛苦嚎叫,那瘦小的身子像不堪重负似的倒在了地上,胸口中的血液向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染红了一片地面。

    转眼间,还未等别人去细看,那男孩的身体和他流出的每一滴血液竟活生生的变成了一堆白沙,冰冷的寒风吹过,撩起了少许的白沙飘荡飞舞。

    夜澈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堆白沙,赤瞳中露出了危险的信息,同时也明白了这孩子的异常现象,还有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令人厌恶的味道。

    “假血?竟然有人敢打破万年的定律,将人类化为嗜/血恶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