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黑色的请帖

章节字数:5084  更新时间:15-05-08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白夜贵族学院】

    “嘭——”一声枪响,霖仿佛能感觉到子弹擦过耳边所产生的热气浪。

    女孩拿着左轮手枪正指着霖的方向,黑洞般的枪口上还冒着余烟。

    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鲜血飞溅到了霖的脸上,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没有痛的感觉,心脏还在有力的跳动着,僵硬的转过头,在自己身后,一只脸色惨白露着尖牙的怪物倒在那里,它的胸口处还在冒着血。怪物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连带着它流淌出来的鲜血一起化为了白沙,霖甚至能感觉到脸上被白沙划过的那种细腻感。

    这是……什么……

    看着那堆被风吹开的白沙,身体忽然像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想说话,嗓子像被大石堵住了一般,眼前也开始模糊,意识不知被什么一点点的抽离,在倒下之前,霖又一次听到了枪响,看到了向她们包围过来的怪物。

    危险……霖吃力的动了动口型,陷入了那片黑暗。

    女孩失望的看眼倒下的霖,反手一枪,又将一颗银色的子弹送入了假血的心脏:“看来只是血液鲜美点,没什么特殊的。”

    闻到血的香气,四周的假血渐渐向这里靠了过来,面目狰狞的盯着眼前的食物,身体的行动姿势十分扭曲。

    “砰砰砰”即使不去看,女孩也可以精准的将子弹打入假血的心脏,巧妙的躲开它们的进攻,就像预知了它们所有的动作一般。

    “一群低等垃圾。”女孩目光一冷,不打算在浪费时间,一阵连射,最后一枪贯穿了最后两只假血的心脏。

    十几只假血在两分钟内就被全部消灭,留在地上的只剩下一堆堆沙化的尸体。

    女孩轻轻擦拭完枪口,将枪放回了腰间,用衣服将它掩盖住,走回到霖的身边,打算帮一下这个倒霉的人类女孩。

    一阵美妙的圣曲响起,让女愣了一下收回了手,从腰间拿出响起圣曲的白色手机,一指挑起机盖:

    “喂,部长……什么,任务取消……嗯,是,马上归队。”

    “看来不用我帮忙了。”女孩扣上手机,目视前方,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飞速接近,将墨镜带好,快速撤离了这里。

    另一个身影在女孩离开的那瞬间出现在了霖的身旁。

    “这里……是什么地方……”走在一个雪白的世界,四周都是白色的一片,除了霖以外在没有别的了,连天与地都无法在这里被区分,仿佛坠入了另一片没有被开创的世界,只能用纯白来概括。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奇怪?我又是谁呀?……”

    “……”

    “到底是谁?不记得了……”

    “好奇怪呀?”

    “……”

    霖慢慢走着,反复的问着这几个问题,也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注视着前方的双目中没有一点光泽,沉寂的如同死海一般,空洞的让人害怕。

    “真可笑,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吗?”一个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平地而起,又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谁?谁在说话?”霖疑惑的望着四周,寻找着声音的主人,总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谁?我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声音又一次响起,这一次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霖的心猛地一颤,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想起来了,这,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声音,世界上是绝对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声音的,那这到底是什么……

    汗水从霖的额头流到了下颚,滴落到了地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向四周崩开,纯白的大地在那一瞬间以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变成了玻璃一般的透明色,在霖的脚下映出了无比清晰的倒影,只是那倒影的双眼却是血一般颜色,比红宝石还要清澈耀眼,是如此的摄人心魂。

    “你……”霖被吓得后跌了一步,下面的倒影也同样后跌一步,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怎么?害怕你自己吗?”霖可以清楚的看到倒影中自己的嘴巴在动,可这声音却依旧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如果害怕的话就去沉睡吧,永远的沉睡下去,你将在无任何烦恼,也不会再有任何恐惧,不会再有心……”

    “不,不——不要,我不要——”冰冷的声音像有魔力一般流入霖的耳朵,全数扎在霖的心上,心脏像被绳索捆住了一样,勒的霖喘不过气来,好像只要一睡过去,就会永远醒不过来了。

    “吸,血,鬼。”霖的声音在颤抖,硬生生的从嗓子中挤出这三个字,空洞的眼神渐渐恢复了神采,黑暗中的恶魔,那种无法抵抗的鲜红色的气息。似乎自己早就知道一般,自己本应该知道的,只是忘记了,完全的忘记了……

    …………

    霖的眼皮跳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模糊的双眼,黑色的眼瞳受到阳光的照射有种微微的刺痛感,使霖眯起了眼睛,当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漂亮的赤色眼瞳。

    “醒啦”夜澈坐在霖的身旁,伸手揉着她那柔软的黑发,看着那双眼睛逐渐清醒。

    “嗯”霖下意识的回答着,顺着对方的搀扶慢慢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第三休息室的的沙发上,刚才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但现在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听到耳边关切的声音,霖摇了摇头,除了有点心慌之外并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了。

    “我怎么会在这?”霖红着个小脸,看着仅有三个人的室内,整个人都僵了起来,不记得自己有来第三休息室呀。

    “放松点,在这里不用太拘束。”看到月首霖僵直的身体,夜澈有些好笑的回道:“弑迷发你先晕倒在楼下就把你抱过来了。”

    “晕倒在校园里?”霖有点纳闷,自己怎么会晕倒在校园里,低着脑袋仔细回想了起来。

    漂亮的女孩,枪响,怪物,鲜血,黑色的猫眼,每想起一点月首霖的脸色就更加苍白一分,那不是梦,霖清楚地记得刚才在楼下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那种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看来已经遇到了,看着月首霖迅速惨白的脸,夜澈知道她应该已经遇到假血了,楼下残留的白沙确实是那些失败品,拥有这么鲜美的血液会被盯上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她身上出现的那种不同寻常的气息到底是什么。

    “我……”霖抬起惨白的小脸,双手紧紧的赚着自己的裙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想告诉夜澈刚才发生的事,可一张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相信世上有吸血鬼这种生物吗?”看到对方不语,夜澈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因为月首霖那样的表情竟让夜澈生出一种怜惜的感觉,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还真是可笑呀。

    霖有些错愕的看着夜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很想把这句话当成一个玩笑,可那句‘不相信’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也许是内心中真实的想法在抗议吧。

    “我……”慢慢的低下头,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澈,你吓坏人家了。”有些调侃的声音传来,屋里剩下的一个人正安静的站在鱼缸前,看着他们这边。

    听到另一个声音,霖真的很感谢弑迷学长在关键时刻给她解围。

    夜澈白了他一眼,很清楚自己这位死党完全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呆在这里的。

    “澈,对待女孩子……”弑迷笑着,想给夜澈传授一点知识,可刚开口就被人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夜澈你给我死出来!”一声咆哮,紧接着,房间的门直接牺牲在了某人的脚下。

    三人同时把视线转向房门,只见柯拉怒火冲天的走了进来。

    夜澈微微皱眉,显示出了他的不爽,霖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虽然知道柯拉平时也很强势,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发这么大的火,做出如此失礼的行为。

    看到霖也在这,柯拉也是一愣随即又恢复过来,只不过怒火的火焰明显比刚才小了很多。

    “柯拉?”

    “霖?”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

    “你怎么?”

    “你怎么?”

    又一次同时开口,弑迷看看霖,又看看柯拉,笑得一脸诡异。

    受不了这种不明的气氛,柯拉走过去将霖拉了起来,不容置疑的说道:“霖,你先回教室,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他们说。”

    “……嗯,好”霖呆呆的点了点头,踏出房门后才突然想起来转身对夜澈郑重的说道:“夜澈学长,您刚才说的话我相信,那么,我先回去了。”

    “嗯?”不解的听着霖那句话,感受到她的气息远离了这里,柯拉转向夜澈的目光恨不得在他身上烧出几个洞来,从兜里拿出一个装有白沙的透明袋放在凛澈面前。

    “夜、澈、学、长,您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狠狠的盯着对方,仿佛要将那个名字咬碎一般。

    【界目尔第十七区•白夜贵族学院•二年A班】

    藜苣盯着手中的那张黑色卡纸看了许久,那是今天早上寄到学校里的一张请帖,还好藜苣及时查看了收信箱才没有被外人看到,请帖上印了个独特的徽章,并没有标注寄信人,寄信地址则是【科瓦士第二十区】,收信人则写的是:帝谷云雾,而内容却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肃清违规者,幻刃。

    藜苣的目光渐渐发冷,连一旁的同学都感受到了那渗人的寒气:

    【科瓦士第二十区】,那些神秘血族们的领地,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千万别后悔。

    将请帖装回信封里,藜苣起身离开了教室,其他的同学瞬间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七巫学姐?”刚出教室藜苣就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霖站在藜苣前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好尴尬的碰面呀,那天……竟然……竟然……吻了学姐……

    啊咧?原来是那天那个孩子,或许……可以让她帮个忙,藜苣心想着,走到霖面前,将那封信在月首霖面前晃了晃,拿起写字板写道:“可以将这个交给夜澈吗,顺便告诉他,我先去看看,你们也尽快赶来。”

    看到写字板上的内容,霖慌忙接过那个信封:“嗯,好,好的”

    “谢啦”藜苣笑着,无声的说着。

    【界目尔第十七区•白夜贵族学院•第三休息室的】

    柯拉的心情简直不爽到了极点,早上本来在借着交作业的时间处理一下文案,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还有这次出现的那些不明的东西实在是令人很不安,在马上就要找到突破口的时候,偏偏被一声枪响打断了思路,柯拉立刻就辨认出了那是专属狩**的枪响,枪声不是很响,并没有惊动太多人,当柯拉顺着枪声找去的时候,还感受到了那种曾出现在夜古街上和布鲁赫家族的危险不明气息,当赶到地点的时候,现场却只剩下一堆堆的白沙,看着这些白沙,把那些线索都联系起来,柯拉想到了血族那种古老的仪式,虽然自己很不愿意往那方面想。

    “七队长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干嘛还要来这多此一举。”夜澈接过那袋白沙,细细的看着。

    柯拉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夜澈的话已经证实了她的猜想。

    “你们竟敢违反条约,难道不怕执法者降罪吗!”柯拉怒道,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七队长此言差矣,违反条约的是十大家族中的布鲁赫家族,与其他血族何干,再说布鲁赫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难道这些还不够吗?”弑迷淡淡的说着。

    柯拉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布鲁赫家族?如果没有人幕后指使,就凭他们敢吗?”

    “有没有人幕后指使我们就不知道了,那也不是归我们所管的,这一点七队长应该很清楚吧。”夜澈毫不客气的回击。

    柯拉皱眉,夜澈说的没错,这种事情是她们血猎的管辖范围,而且她也并不认为帝谷云雾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们又知道些什么?”压下火气,柯拉耐着性子问道。

    “七队长,帝谷云雾的情报网虽然很强,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无法获得太多信息,目前只知道布鲁赫家族违法条约制造假血,制造出来了大量的失败品并没有一个成品,有些假血被放置在外,大部分都跟着布鲁赫一起灭亡了。”对于这些情报,夜澈并没有什么隐瞒,毕竟多一个人帮忙调查也是好的。

    柯拉思考了一会,突然露出狡黠的笑,颇为恭敬地说道:“既然这样就多谢夜帝公爵了,如有新的情报,柯拉会随时来交换的,今天就不打扰了”

    放下这句话,柯拉迅速离开了这里,开门的一瞬间,正好看到刚要敲门的霖。

    “我有事跟你说。”没等霖回答,柯拉直接将她拽离了这里。

    屋里,看着那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身影,一旁的弑迷不客气的笑着:“哈哈,柯拉这家伙有时还挺狡猾的。”

    看着那被柯拉硬安上的悲惨的门,夜澈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群家伙,想要吃白食吗。”

    “好啦好啦,多一个帮手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她也是敌人。”弑迷笑着拍了拍刚做了亏本生意的好友。

    霖静静的跟着柯拉来到了一条没人的小路上,看着好友的背影,霖忽然觉得那背影离自己好远,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感受不到附近再有其他人的气息,柯拉停下了脚步,放开了霖的手,有些急切的问道:“霖,你怎么搞的,怎么会跑去第三休息室,还有,夜澈那家伙跟你说了什么你就相信了,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柯拉很怕自己这位好友被卷入那些纷争,可现在这种情况偏偏是她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

    “……柯拉,我相信这世上有吸血鬼,虽然知道这很荒谬,但我的内心却让我相信着,也许他们正活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霖犹豫了下,将自己的心理话说给了自己那唯一的死党。

    柯拉的目光暗了下来:不是生活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而是与我们共存着,果然,那里残留的淡淡的气息是霖的,怎么办,该不该告诉霖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如果在遇到这种事……我,该怎么办……

    “柯拉……”霖轻轻的叫了一声,柯拉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是接受不了吗。

    柯拉没有回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了霖。

    “柯拉?”霖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霖,相信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紧紧抓住怀中的人,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低沉的语气却是如此的坚定。

    霖,无论如何,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的,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会守护好……

    “嗯,好”回抱住柯拉,有这一句话就够了,霖知道,这是属于两个人的承诺,是属于自己和柯拉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