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看不见的尽头

章节字数:3807  更新时间:15-05-13 17: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科瓦士第二十区】

    “真是的,这里到底是哪呀。”月首霖出了那条小巷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竟又晃悠到了一片树林里,这下,霖更搞不清楚位置了。

    走着走着,好不容易看到一条小路,霖也只好顺着这条路走了,希望可以走出去吧。只可惜她偏偏走错了方向。

    两侧的树木相互发出沙沙声,在这寂静的树林中显得特别明显,月首霖不断的加快脚步,总觉得四周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一般。

    也许是错觉吧,环视了下四周,继续向前走进。

    眼前开朗的那一刻,一座白色的庄园就那么出现在了眼前,很美,却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如果是以前的霖肯定不会有这种感觉,但,现在的霖……

    “你是谁?为什会出现在这里?”容倾看着来到自己地盘的这个女孩。

    在她刚进入树林时容倾就察觉到了,本以为只是一个迷路的人类女孩,随便让一个人带她出去就好了,直到刚才那一刻,那女孩身上所散发出的不同寻常的气息,不是血族,不是妖族,不是人类,不属于任何一种他们所知的力量,虽然只有那一瞬间,但容倾还是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也使容倾不得不亲自出手。

    “我”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月首霖眨眨眼睛呆了一会,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我叫月首霖,那个,我不太熟悉这里的路,所以……”一紧张,霖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这样啊,那要不要去我家休息一下,然后我在派人送你出去。”容倾温柔的笑着,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

    “这,不太好吧。”霖有些犹豫,随便跟不认识的人走可不太好,但是现在自己又找不到回去的路,怎么办呀。

    看出月首霖的犹豫,容倾也不急着催她,静静地等着她的决定,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这女孩一定会跟他走。

    果然,没过一会,只见月首霖咬了咬牙,仿佛很艰难的做了决定,道:“那就打扰了。”

    【科瓦士第二十区•街道】

    一天的时间,容倾派出的部队几乎将整个区域都找了一遍,可是,依旧没有一点关于藜苣的消息,仿佛这个人从未在这里出现过一般。

    弑迷他们也仔细的找过了那些可疑的地方,还是没有一点收获。

    难不成我们一开始就找错了地方,那张请帖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弑迷的脑中瞬间闪过这样的想法,不过一秒,又被他完全否决了:不对,这里绝对有问题,有什么不对劲,到底是什么?

    看着这熙熙攘攘的街道,弑迷却突然有一种虚幻的感觉,错觉吧。

    未等他细想,手机忽然响起的铃声直接打断了那种感觉,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弑迷皱了下眉头,便微笑着接起电话:“您好,请问哪位?”

    “……”

    “喂?”电话里半天没有声音,使弑迷不禁怀疑是不是谁的恶作剧,看了下屏幕,显示还在通话中。

    “呵呵”一阵低沉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这一瞬间弑迷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

    “我亲爱的白羽弟弟,你该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

    心脏一阵颤动,即使是在力量大减的白天也无法掩盖弑迷身上那滔天的杀意,那个禁忌的名字从黑暗中浮现,伴随着埋藏在心底的那份记忆。

    大雪天的夜晚,白色的大地被鲜血染红,温热的液体渐在他的脸上,那是他母亲的温度,而手持利刃的竟是他最亲爱的哥哥。

    “为什么?”他无声的询问着,得到得却是那样冷酷的眼神。

    “白慎!”弑迷从喉咙里吼出这个名字,坚硬的手机似乎要被他硬生生捏碎。

    而那边的人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愤怒,悠哉的说了一句:“界目尔第十七区,我在帝谷云雾等你。”

    “嘟嘟嘟”

    “弑迷,出什么事了。”在焦急寻早藜苣下落的溯忱,感受到弑迷的后杀气立刻赶了过来,在这种紧张的时刻,他可不希望在有人出事了。

    “没,抱歉,我有些事情要处理,麻烦你跟澈说一声。”弑迷不敢面对溯忱,说出这几句话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勇气,明明知道不应该弃同伴于不顾,可是他现在真的冷静不下来,没有人可以明白他现在的感受。

    “喂!”插肩而过那一瞬间,溯忱并没有看到弑迷那决然的眼神,不然他一定会阻止,因为那是一种赶去赴死的目光。

    【科瓦士第二十区•幻宴之家】

    “喂,对于这个世界,你是怎么看的?”听见里面没有了声音,连帝在外面踌躇半天还是走了回去。

    夜澈诧异的回头:“怎么?领主大人怎么又回来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连帝直接坐了下来,看样子是有很多话要说了。

    夜澈挑眉,不知道,不知道这位领主大人抽的什么风,问这种无厘头的问题:“什么问题?怎么看这个双面的世界?”

    对上连帝那严肃的表情,夜澈本要敷衍一下想法瞬间改了主意“世界怎么样,与我何干,只要不侵犯到我的领土,喜欢怎么样都无所谓,反之。”

    看到夜澈嗜血的赤瞳,连帝为之一颤,竟萌生了一种绝对不能与之为敌的感觉,明明还没有交手,却已经落败了。

    “就算灭了世界又能如何。”霸气侧漏,这是一种绝对的自信,如果有人敢侵/犯,那么夜澈真的敢与世界为敌。

    “唉!”良久,连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仿佛下了某种决定:“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当然,领主大人的故事一定非常精彩。”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夜澈知道,这种时候,连帝绝对不会是要给他讲故事这么简单。

    连帝转头看向窗外,外面那美好的风景,好像给了他一份宁静的时刻,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在这个双面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位血族少年爱上了一位人类女孩,这种禁忌之恋虽然不被人看好,但也并不是没有过,因此两人便在白天结了婚,婚礼那天的女孩很漂亮,男孩也很开心,他们在神圣的祝福下,紧紧的拉住了手,深深的吻了对方。”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天意的捉弄,人类在夜晚必然会失去白天的记忆,在夜晚相遇的两人,男孩依旧向女孩表达了爱意,女孩却只当男孩是弟弟一样的疼爱,面对这样的事实,男孩虽然不甘心,却也没有能力改变世界,只好与白天的女孩相爱,默默地守护在夜晚的女孩身边。就这样,他们也幸福快乐的度过了好几年。”

    “直到那一天,男孩因为生病的的家人没有到女孩那里去,等到了白天,女孩一整天没有回到家里,男孩拼命的找了一整天,各种朋友都问了一遍,却没有人知道女孩的下落,在夜幕降临的那一刻,疲惫的男孩终于找到了女孩,女孩静静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那苍白的脸色,真的像是睡着了一般。”

    “男孩慢慢的走过去把女孩抱在怀里,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清泪,没有人知道男孩心里有多难受,他表现的太过平静了,就那样一直抱着女孩。”

    说到这里,也许连帝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他的脸上已经被泪水布满了,夜澈的脸色也有些变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就算不是他,也一定是与他紧密相关的人,如果这是起因,那么接下来他要说的就是关键了。

    夜澈有种感觉,只要知道了这关键的一节,那么所有事情的真相就不远了。

    “经过几天不眠不休的调查,男孩终于找到了杀害女孩的凶手,那是几只低贱的血族,因为看上了女孩美色,趁男孩不在的那一天便把女孩抓了过去,不少人都看见了,却没有一个人敢招惹那些血族们。”

    “男孩恨这些低贱的家伙,恨那些冷漠的人们,恨这个两面的世界,更恨自己的无能,滔天的恨意使男孩的血魂爆发,幻刀直接开启了第三阶段,鲜血布满天际,杀戮哀嚎不绝于耳,男孩怕女孩寂寞,便送所有的生命去给女孩陪葬。那一天,男孩化身修罗,整个地区都变成了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杀戮渐渐散去,男孩也平静了下来,只是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直到那一天,那个人来到他的面前,告诉他这个世界可以改变,女孩也有可能复活,那一瞬间,男孩的亲人在他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神情。”

    “那是一种古老的巨大阵法,需要大量的祭品与长久的时间来准备,而复活女孩则还需要一个适合的容器,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男孩情愿相信这是真的。这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与希望。”

    不再言语,连帝转头看向夜澈,那眼里包含了太多的信息,夜澈的脸色变得苍白,已经不用他再说下了,关键的那一节已经清晰了。

    “那个男孩?”夜澈最后确认一遍。

    “那个男孩不是我。”连帝哀伤的低下了头。

    明白了,那个男孩如果不是连帝,那么就只能是他的哥哥容倾了,而连帝则是故事里男孩的那个亲人,有人要改变世界,容倾只不过是一颗棋子,一个为了爱人甘愿成为棋子的男人,最近出现的那些假血就是那个阵法开启的祭品,藜苣便是那女孩复活的容器,既然容器与祭品都开始准备了,那么是不是代表,时间到了。

    “这些事情,你不知道吗?”夜澈疑惑的看着连帝,容倾着了这么多年的准备,他这个做弟弟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那天他们问藜苣的事情,连帝实在不像是在撒谎。

    “呵呵”连帝苦笑了一声,“容倾是我亲哥哥,我是他唯一的弟弟,他已经满手鲜血了,怎么忍心让我也堕落下去呢,他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一件是让我参与进去的,我也是那天调查了一下你们那位藜苣小姐的身份,才联想到这些的,因为藜苣小姐真是作为容器的最好人选了。”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夜澈回道,看这样子,这两兄弟的感情应该很好,他怎么会去破坏容倾的计划。

    “虽然容倾把我照顾的很好,但是你知道吗,这些年,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这副可怕的样子有多么难过,有多么自责,不是没想过去阻止,可是这是哥哥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我怎么忍心破坏,一直到了现在,在不阻止就没有机会了吧,哥哥的梦也该醒了。”泪水渐渐的滑了下来,这么多年了,连帝终于有了一种要解脱的感觉:“等哥哥醒了之后,我只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夜澈不知道,连帝那句对不起,是为了当年自己生病间接害死了女孩,还是为这么多年没有阻止他的作为,或许,两者都有吧

    “吱吱”蒂洽在一旁默默地叫了一声,没有时间去深究了,现在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拿出手机,通知溯忱他们赶往【银野第十一区】,如果阵法开启需要大量的祭品,那么在最近消失的第十一区就是阵法最有可能发动的地方,藜苣也最有可能被带到了那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