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狩猎游戏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5-05-14 17: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

    【界目尔第十七区】由血族四大贵族统领的区域,也是最为和平强大的区域,除了四大贵族之首的夜帝家族,其他三大家族的这一代都是一对双生子,其中潝沐家族却有些特殊,因为在潝沐白羽五岁之前,他都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哥哥,听说,哥哥的母亲是父亲最喜爱的女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哥哥还未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便离开了父亲,现在哥哥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便决定把哥哥接回来了。

    那一天,小小的白羽与大家一起站在门口迎接哥哥,他有点小兴奋,又有点小害怕,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样的,总听大家说,其他家族的少爷们多么的相亲相爱,自己的哥哥是不是也会向他们一样宠爱弟弟呢。

    在白羽神游的时候,一顶豪华的马车已经开了过来,族长先从里面走了下来,随后又转身从里面抱下来了一个瘦小的男孩,白羽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孩子,随即目光就像粘在那孩子身上下不来一般,明明是个六岁的孩子,却比五岁的白羽还要瘦小,一定是在外面吃的不好,白羽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给哥哥好多好吃的,把哥哥养得胖胖的,哥哥长得俊俏,跟父亲很像,而白羽则长得像母亲,一个男孩却比女孩还要漂亮。

    宴会非常的热闹,哥哥一直跟在父亲身边接受着他人的祝福,而白羽则穿梭在饭桌之间享受着美味,整个宴会下来,白羽便只记住了好吃的和一个名字,白慎,哥哥的名字,潝沐白慎。

    白羽还记得,他第一次叫哥哥的时候,白慎眼里闪烁着那种激动的光芒,那大大的眼睛比珍珠还要漂亮,哥哥果然对自己很好,什么好东西都会跟自己分享,还会跟自己玩耍,讲故事,到了晚上还会偷偷的跑来跟自己一起睡,有哥哥真好,在这个家里,除了母亲外,白羽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

    到了七岁的那一年,哥哥便会时常跟父亲去锻炼了,这是他们血族的规矩,而每一次,白羽都会准备一大堆好吃的等着哥哥回来,那一天,白慎照常跟父亲出去,白羽闲得无聊便避开守卫偷偷的跑了出去。

    具体发生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好像是被什么人袭击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家里了,哥哥在一旁照顾着他,那一刻,他在哥哥的眼里他看到了痛苦,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吗,白羽想起来告诉哥哥自己没事,可是全身都痛的动不了,他不喜欢哥哥痛苦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以后,母亲和父亲就总是吵架,哥哥看起来也很不对劲,大家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怜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那时候,小小的白羽还不知道,他受的伤有多么严重,贫血对于血族来说是致命的,虽然可以靠纯血活下去,却无法正常的使用血魂,而在他们这种大家族,一个不能使用血魂的少爷,是不被需要的存在。

    身体完全好了的那一天,白羽光着小脚丫悄悄的抹去了窗子上的冰霜,外面洁白的一片提醒着他冬天来临了,看着窗外的雪地,白羽慢慢的笑了,所有的烦恼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这是他和哥哥迎来的第一个冬天,怀着这种激动的心情,白羽飞快的跑了出去,城堡里反常的安静根本没有被他注意到。

    兴奋的找遍了哥哥平时去的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看到那个思念的身影,脚步慢了下来,激动的心情淡了下去,白羽这才嗅到空气中那丝丝甜气,很熟悉的味道。

    顺着着那丝甜甜的血的味道,白羽一步步走到了父亲居住的房门外。

    美丽的母亲大人跪坐在雪地上,那个自己思念的人将利刃从母亲的心脏里拔出,温热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染红了这片白雪。

    白羽的世界仿佛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被染红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人:为什么?

    颤抖的双唇最终也没有勇气问出这句话,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那个人丢出去的,只记得周围都是冰冷的一片,冷的仿佛要死掉一般。

    直到那温暖的血液流进自己的口中,那个银发少年出现在自己模糊的视线中。

    潝沐家族二少爷因伤夭折,大少爷潝沐白慎继承家主之位,迷糊中,依旧捕捉到银发少年话中这两句重要的信息。

    原来如此,是为了家主之位吗?这么说的话,你以前对我的好,也全部都是假的,呵呵,可笑,真可笑。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白羽蠕动双唇,冰冷的吐出一句:杀了他!

    “倘若这就是你活下去的动力的话,那也无妨,我并不想践踏你这份信念。弑迷,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夜帝家的弑迷。”

    “潝沐白慎。”弑迷停下了脚步,

    公会中,一位白衣少年悠闲的坐在那里。

    【科瓦士第二十区】

    藜苣在第十一区,接到信息的溯忱满脑子就只有这一句话,不在耽误,立刻赶去第十一取,无论是谁,敢伤害藜苣,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

    “哧!时间到了吗,你们终于要动手了。”刚刚回到幻宴之家就看到夜澈发来的庞大信息,宇雏恨不得将手机捏碎,自己的任务是接近四大贵族调查当年那场大战的事情,虽说行动不受限制,可是,容器什么的,我可没听说过,为达到目的,你们还真是不择手段啊,死人能那么轻易复生?世界真能被你们改变?

    哼哼,无所谓了,只是,幻刃可是我盯上的猎物,谁允许你们动了!

    “那个?请问……”月首霖被容倾带了回来,本想休息一下就离开的,谁知道容倾把她安顿好后就不见了,霖有些着急,只好跑出来寻找,刚一出房门就看到了个陌生的女孩子,白天的宇雏变回了黑发黑眸,身后巨刃也不见了,月首霖下意识的就以为她是这里的人。

    察觉到陌生的气息,宇雏差异的回头,在两人目光相撞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同时从她们心中涌出,一些……已经遗忘的东西。

    时间仿佛静止了,有什么在心中弥漫开来,可是,是什么,差一点就可以想起来,就差那么一点,皱着眉头,霖很不喜欢这种感受。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想不起来却渴望知道答案,霖小心翼翼的问着,希望对面的女孩可以给自己答案。

    但她终究要失望了,宇雏皱着眉头,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可是这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没有,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认错人了。”平静的回答,宇雏不想在纠结这些感觉,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这样啊。”失望的低下头,在宇雏要离开的那一刻,霖又突然抬起头:“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眼看着对方的身影就要消失,月首霖不禁着急的喊了出来,好像现在不问就要永远错过了一般。

    “月首宇雏。”宇雏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回头,说完便立刻离开了,连她自己都很诧异自己的行为,要是别人,宇雏早就直接无视掉了,而对于这个女孩却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

    “宇。”宇雏走的很快,所以她并没有听到身后这句带有思念的呼唤。

    【科瓦士第二十区•幻宴之家】

    “啪,啪,啪”带有节奏的掌声响起,容倾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连帝,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呀,这么泄露自己家的事情,真的没关系吗?”

    虽然还是那副温和的笑脸,但连帝知道,容倾已经处于暴怒状态了。

    “吱吱。”蒂洽尖叫两声,展开翅膀,做好战斗状态。

    夜澈有点懊恼,自己刚才听得太认真了,居然没有发觉到有人靠近,真是太大意了。

    “哥,收手吧,现在,还来得及。”鼓足了勇气。连帝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根本没注意自己这个弟弟在说什么,容倾盯着夜澈笑的越发灿烂了:“小连,看来我真是太宠你了,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就去面壁吧,好好反省一下你今天的行为。”

    “真的不打算收手吗?”夜澈问道。

    “夜帝公爵在说笑吗?”容倾笑着,将幻刀从身体内抽了出来。

    【科瓦士第二十区】

    区域边缘的街道上,十多位血猎同时到达,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的兴奋,那一白色的制服十分的刺眼。

    为首的男子向前踏出一步,郑重的喊道:“科瓦士第二十区的人听着,血猎天道总部已经查出,你们这里就是假血的根据地,所有人束手就擒等待宽大处理,如有反抗,血猎总部将执行天道。”

    声音有力的传向四面八方,覆盖了整个区域,可安静的街道却没有任何变化。

    “咔嚓。”子弹上膛的声音,女孩黑色的波浪卷发随风飞舞,那双耀眼的黑色猫眼注视着手中的左轮手枪,同时也昭示了她的身份,天道总部,血猎第十队队长,猫瞳浅葵。

    将手枪举起做了个开枪的动作,浅葵勾起唇角:“天邪雨,狩猎开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