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白 刃

章节字数:3341  更新时间:15-05-17 14: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帝谷云雾】

    “呦,白羽,好久不见。”昏暗的公会中,潝沐白慎微笑着和弑迷打招呼,那样的语气,就像是多年未见得好友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弑迷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所有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他还是潝沐家的二少爷,白慎依旧是那宠爱弟弟的好哥哥。

    只可惜,一切的美好只不过是幻影,刻印在心底的仇恨,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抹除。

    “潝沐白慎。”弑迷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扎进血肉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居然知道我还活着,没想到澈也有失误的时候。”

    “澈?看来你和夜帝公爵的关系不错嘛。”似乎放下了什么,随即话锋一转,白慎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羽,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听到白慎的问话,弑迷一顿,不自觉得笑了出来,将他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现在竟然一脸正经的来问他过的好不好?自己过得好不好,他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过的好不好?很好啊!拜你所赐,我这些年过的真的很好,好到无时无刻不想要亲手杀死你!”弑迷惨笑着,实在不知该怎么更好的回答白慎的问话:“啊!对了,现在,请叫我弑迷,潝沐白羽早在十二年前被你亲手杀死了。”

    “弑迷?是吗。”白慎用手指摩擦着嘴唇,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很不错的名字,是他给你起的。”

    并未回答,体内的血魂翻涌,弑迷可不认为这家伙是来与他叙旧闲聊的:“你今天来这,是因为知道了我的存在,所以来亲手抹除威胁的吗?”突然想起自己的贫血症,弑迷自嘲的笑了笑“啊!或许我这样的废物已经构不成你的威胁了,那么是因为你的眼里不允许存在一点沙子?”

    “或许吧,就是这样。”白慎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弑迷看不懂,他也不想去深究,只是他知道,今天在这里,恐怕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了。

    “那么,便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的好哥哥。”

    “血魂凝结,幻刀,名曰:天罚。”血魂悄然开启,锋利的刀刃从身体里流出,那是一把洁白如雪的幻刀,没有一点杀气存在,干净的让人找不到一丝瑕疵,明明是如此美丽的幻刀,却是因为杀戮而存在的。

    心脏猛然颤动,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同一个方向,使幻刀的力量提升到了最大,刀身上冒起丝丝寒气,弑迷拿刀的手都冻上了一层寒霜。

    将幻刀对准了白慎,这一刻,他已经等足够长的时间,只要杀了这个人,他就可从仇恨中解脱了,只要杀了这个人,他以后的生命就完全属于澈了,只要杀了这个人,他就可以和大家一起努力,只要杀了这个人……

    内心的仇恨不断浮现出来,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完全和幻刀融合到了一起。此时的弑迷就是他手中的刀。

    “血魂凝结,幻刀,名曰:白雪。”白慎优雅的走近了弑迷,同样的幻刀从他体内拔出,两人的幻刀是如此的相像,同样的美丽,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么只能说,白慎的刀比弑迷的刀少了一分寒冷,多了一份温暖吧。

    “弑迷,做个了断吧。”这是白慎第一次叫他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他承认了弑迷的存在。

    外面激烈的战斗丝毫没有引起两人的注意,直到此刻,那股庞大的压迫感骤然压下,弑迷只是皱了皱眉头,白慎却清楚的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两把幻刀同时挥舞而起,犹如在冬日起舞的蝴蝶,如此美丽却如此寒冷。

    红光乍现,蝴蝶被斩断了翅膀,悄然落地,一切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弑迷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慎:为什么!

    一招,在两把幻刀相交的那一刻,白慎竟硬生生的改变了刀的轨迹,那一瞬间,冰冷的天罚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心脏,冻结了他的生命,清冷的白雪从他耳边掠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悲鸣。

    两人对视着,弑迷的大脑变成了一片空白,为什么,不应该是这样的。

    白慎缓缓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上弑迷的脸颊,微热的温度从指间传来,他脸上流露出的笑容,仿佛这一刻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白羽”微弱温暖的呼唤,冰冷的指尖从脸颊滑下,弑迷愣愣的接下了白慎倒下的身体,白雪化作雪花悄然消失在了天地间。

    庞大的力量从幻刀中传入弑迷的身体,那是血脉相连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足够修复他的身体,而弑迷却只感觉到了冷,刺骨的寒冷,比那天的雪地还要冷。

    “为什么?不应该是这样的?”紧紧地抱着怀中的身体,任由那力量流入自己的血脉之中,手上沾染的纯种之血呼唤着血族内心最原始的渴望。

    看着手上的血液,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这种气息,好熟悉!

    刀刃插在心脏之中,寒意被一点点温暖,天罚开始微微颤抖,不,与其说是颤抖,不如说是在低声哭泣。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原因,流入自己身体里的,除了那庞大的力量,还有一份记忆,那是属于白慎的记忆。

    贫血对于血族来说是致命的,小小的白慎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无法使用血魂,只能靠纯种血液活下去,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那可是他最深爱的弟弟呀,他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慎发誓,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救治的办法,因此在那段时间里,白慎每天除了陪弟弟就是呆在各大书馆里,连父亲的训练也旷掉了好几次,还警告所有人,不准对白羽说起这件事。

    终于,在那一天,白慎在一本古书里找到了唯一的一种救治方法,利用至亲的心脉之血,便可以修复这样的创伤,但是至亲的力量需要足够强大才行。

    白慎兴奋得抱着书跑回了家,他知道,弟弟有救了,父亲的力量绝对足够强大,激动中的白慎,完全没有注意到古堡中那不同寻常德气氛。

    一口气跑到父亲的房门外,抬起敲门的手却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里面有两个人的声音,白慎只听清了一句,那是他父亲的声音:这样的废物,没有必要存在。

    这样冷酷的声音,白慎还是第一次听到,废物?瞬间联想到了弟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白慎连门都忘了敲,直接推门闯了进去:“父亲,我找到给弟弟治病的方法了。”

    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将手中的古书递给了父亲大人。潝沐领主看了他一眼,接过书默默的看了一遍,随手将破书丢到了桌子上,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白慎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一点也不高兴,明明他找到了治好弟弟的办法呀,难道这个办法不行,可是,父亲的脸色,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吓人。

    “大少爷,这个办法不行。”屋里的另一个人拿起那本书,淡淡的开口:“这个方法是要用至亲的全部力量,也就说,一命换一命。”

    “哎!”白慎一惊,原来是这样啊,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熄灭,不过,他不会放弃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慎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想说几句让这位大人宽宽心,空气中传来的纯血之气让他的神经木然紧绷,是有人受伤了吗?来不及多说,白慎立刻跑了出去。

    被鲜血染红的雪地,他父亲的利刃插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而那个女人是他现在的阿姨,更是弟弟的亲生母亲。

    阿姨悲伤的看着他,蠕动的嘴唇,吐出无声的话语:白羽。

    而父亲的目光,冷的彻骨,白慎不是什么温室中成长的花朵,在这一瞬间,他全都明白了,这个男人流着最纯粹的血族之血,你有用,他就是最温柔的父亲,最伟大的首领,一但你没用,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你踢开,甚至抹杀,你可以说他有情,也可以说他无情。

    白羽无法使用血魂,便是无用的存在,不被需要的存在。

    “父亲。”白慎颤抖着双腿走了过去去,他知道,他不走过去,弟弟便必死无疑:“接下来,交给我吧。”

    与这个男人对视着,白慎的身心都在颤抖,这个男人的强大,是现在的他无法对抗的,那么便用别的方法反抗吧,直到自己强大起来的那一天。

    潝沐领主与白慎对视了一会,便走了回去,这是默认了白慎的请求,也许是想让自己的接班人锻炼一下。

    白慎走了过去,握住那把冰冷的刀,看着阿姨闭上了双眼,默默地说了句,对不起。

    白白的雪地上,另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弟弟绝望的样子,白慎好想冲过去抱住他,告诉他,没事的,不要害怕,一切都没事的。

    可是他不能,那个男人就在里面看着,一旦他有一丝异常,就是害了弟弟,将刀拔出,鲜血染红了他的世界,把晕死的弟弟丢在外面冰冷的雪地里,不出一个时辰,这个生命便会消逝。

    身后那个男人的视线消失了,算是默认了这种做法,半个时辰之后,确认了没有人监视,白慎才敢跑出去。

    再次来到弟弟的身边,抱起那冰冷的身躯,泪水润湿了他的脸庞,将自己的手腕割破,把纯血喂到弟弟的嘴巴里,使那僵硬的身躯回复了一些生命气息。

    将弟弟抱到另一个地方,白慎已经打听过了,今天夜帝家的小公爵会从这里路过,他只能把希望放在这里了,温柔的抚摸着弟弟的脸庞,白慎宠溺的说着:“白羽,等着哥哥,等着哥哥去找你的那一天。”

    “呵呵”弑迷惨笑着,泪水不自觉的滑落,原来,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是如此的可笑,弑迷!弑迷!弑是杀的意思,而迷则是迷惑,澈,你是不是早就怀疑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