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黄 泉 执 法 者

章节字数:2626  更新时间:15-05-18 17: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帝谷云雾】

    弑迷抱着白慎逐渐冷却的身躯,感受着外面那一股股破空而来的庞大压力,现在的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前方的路很迷茫,根本看不到。

    “咦?潝沐大人怎么……”门口处传来一声惊咦,白色的骷髅面具,印有月亮的衣服,离洛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的眼里没有悲伤,只有淡淡的疑惑:怪不得没有看到潝沐大人出现,原来是,不过。

    转眼细细的打量着弑迷,很难相信,潝沐白慎会被这样的家伙干掉。

    【界目尔第十七区•街道】

    骷髅面具,刻印月亮图案的衣着,那是黄泉执法者的标志,执法者,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

    白色的长袍,腰间佩戴着一把红色短枪,天道总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部长大人。

    还有那拥有最强血魂的血族,四大贵族现任家族的其中之三。

    在焦灼的街道上空,破空而来的这八个人,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如果说执法者的出现是为了维护和平,那么血族首领和血猎部长又是因何而站在一起,拥有最高权力的人同时聚集在这里,怎能让人不震惊。

    柯拉紧皱着眉头,注视着自家的部长大人,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各位,请不要慌张,这次我们出来,是要给大家一个解释。”执法者中唯一的女性站了出来,温柔的女性声线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但在场的人都知道,拥有世界最高权力的执法者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因为时间剩的不是很多,我就简单说明一下,这几天发生的这些假血事情,其实都是为了阵法发动而做的准备,众所周知,我们这个双面的世界已经存在了上万年,没有人知道原因,这样的世界已经给我们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因此,我们执法者便开始研究改变他的方法,终于,在不久前,我们找到了一个古老神秘的阵法,为了发动这个阵法,我们做了几百年的努力,而在今天,终于可以开启它,将世界全部打乱,重新组成。”女子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甚至掩盖不住语气里的自豪感。

    对于下面听的这些人来说,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如果是别人说要将世界打乱重组,一定会被骂做疯子,可是,这话却是执法者说出来的。

    改变世界?因为……这个?柯拉瞪大了双眼,难以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看向身边队友们同样震惊的目光,柯拉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听错,也就是说,所有人的牺牲都是他们计划好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拿枪的的手在一点点握紧,心中无法抗拒的燃起名为愤怒的火焰,“嘭——”抬手射击,速度快的竟然没有人看清这一枪。

    银色的子弹却在离执法者半米处被无形的力量挡了下来。

    “改变世界,就因为这种荒谬的理由!牺牲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对上执法者冰冷的眼神,柯拉毫无畏惧的喊了出来,这句话,也喊出了他们第七小队的心声。

    “柯拉!”出声制止的是那个唯一穿着白衣服的人,那也是柯拉曾经最敬佩的的,血猎的部长大人。

    “没关系的。”女子笑了笑,打断了血猎部长的话,转头看向柯拉:“这位妹妹年纪还小,不太理解也是正常的,等世界恢复正常以后,她就会懂得,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

    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柯拉不为所动,看着他们的部长大人,再看看四大贵族中来到的其中三位领主大人,在他们的脸上,柯拉没有找到任何抗拒,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默认的,原来,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正义。

    【银野第十一区】

    数量庞大的尸骨拖住了两人的脚步,宇雏和溯忱现在根本没办法靠近藜苣。

    “该死,!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宇雏略微有些焦急,不停地从地里冒出的骷髅还有空中那开始变化的红月,都在提醒着她,阵法正在逐渐启动中。

    月亮周围延伸出一只只触手,洒下来的月光也越来越浓郁,时间不多了,一个分神,溯忱的身上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血的味道刺激的尸骨更加激动了。

    在散发着深紫色的光芒的阵法中间,藜苣越加清明的眼睛逐渐露出痛苦的神色,双唇颤抖着,终于成功的发出微弱的声音:“哥”

    没有人注意到藜苣的变化,那痛苦的眼色随即变得坚定起来,身体里血魂开始翻滚,她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血魂凝结,幻刀,名曰:天时。”清朗的女声线传来,宇雏诧异的回头,只见藜苣微微的蠕动着双唇:“时限,发动!”

    唉?原来她会说话,那为什么……

    “藜苣,不要!”看到藜苣竟然发动血魂,溯忱顾不得身边的危险,直接冲了过去。

    利刃的声音在耳边划过,尸骨被劈了个粉碎,宇雏急忙拉住溯忱,真是很不得揍他一拳。

    “你疯啦!”愤怒的喊道,刚刚要不是她及时赶到,溯忱的身上就要多几个血窟窿了。

    没等宇雏再多骂几句,周围的变化就令她说不出话了,空气变得粘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流动着,金色的古文纹路浮现在无形的空气中,布满了整个区域。

    沐浴在金色的海洋里,宇雏伸出手去触碰那金色的符文,却被它像调皮的孩子一样轻轻躲开。

    藜苣的身上散发着淡青色,却没有出现任何刀刃,不解的望向溯忱,只见他手中的幻刀散发着与藜苣身上一样的光辉。

    尸骨的动作从藜苣那句话出口后就变得缓慢起来,直至现在的完全停止,天空中红月的触手不在伸展,地上的阵法不在蔓延,四周的一切,全部安静了下来,唯有那漫天的金色还在流动着,不是好像,而是真的——停止了。

    溯忱低着头,紧握着时移,不,现在幻刀的名字应该是天时了,藜苣依旧微笑着,没有人知道,她此时承受着多少痛苦,一个简单的笑容付出了多少努力。

    宇雏望着金色的天空,目光变得深邃:原来如此,一刀同体,两把幻刀,一具刀身,一个持有人,一位发动者,第一阶段为正常解放,使时间发生错乱,第二阶段,力量开启,使周围时间停止,如此逆天的力量,所需的代价,完全由发动者承担,真是讽刺,这样的力量是好,还是坏。

    被温暖的气息包围着,藜苣安心的闭上了双眼,紧紧的拥抱着怀里的身躯,溯忱的肩膀颤抖着,无声的泪水滴落下来,划过那娇嫩的脸庞,犹如那天一般。

    在他们第一次发动血魂的那一天,幻刀竟然产生了共鸣,时移,天时合二为一,第二阶段骤然发动,两人的血魂咆哮翻滚,之后发生了什么溯忱不知道,因为那种庞大力量的冲击使他们直接晕了过去,几天后,溯忱醒过来后,才从大人的口中得知,他和妹妹竟然是万年难遇的一刀同体,可以改变时间,停止时间,甚至更强。

    小小的溯忱还不太明白这些的意义,只是当他看到藜苣痛苦的颤抖着身躯时,他才真正知道,这样的力量是要用同等代价去换的,藜苣的声音成为了她的幻刀,每说一句话,都会形成锋利的刀刃,身体也会相应的开始疼痛,而解放第二阶段,将会承受更大的代价,因为藜苣是发动者。

    那样的痛苦溯忱无法了解,他紧紧的抱着藜苣,第一次流下了泪水,藜苣微笑着回答他:哥,从今以后,我不会在开口说话,我答应你,对自己好一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