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今日岂同往日

章节字数:2114  更新时间:12-05-04 2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么,晚上把她们叫出来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就当见见侄女和弟媳。”李子昂忍着心里的酸涩对着萧存寞的说。

    萧存寞身子一震,眼神有些空旷,隔了很久很久才说:“你只能见见你小侄女了,弟媳……想来是见不到了。”

    李子昂微微皱眉:“这是何故?难不成是出差了吗?想来编辑应该没有那么多活计才是。”其实李子昂私心里一点也不愿意见那个与萧存寞结婚的女人,可是萧存寞的女儿他倒是很想见一见,是不是张得像萧存寞。

    萧存寞面色一暗,隔了一会儿才说:“她……已经去世七年了……”

    这一句让李子昂如闻惊雷,他倒是真不知道萧存寞妻子已经去世,当时只是为了确认是不是自己认识的萧存寞所以派人略微调查了一下,根本不曾往深处查。

    “怎么……怎么去了的?”李子昂的声音有些不稳,他的确不太喜欢、也不愿待见那个他素未谋面却和萧存寞生儿育女的女人。

    因为他嫉妒!

    赤裸裸的嫉妒!

    他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喜欢萧存寞了,只是这样的事情怎么好说出口,所以只是默默的守着他、赖着他,不愿旁人接近他,以为这样天长日久下去也无甚不好。

    只是母亲病重,他一去法国便是经年,照顾母亲,继承家业,这么些年是那样的忙,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似的,他派人去找萧存寞,可是萧存寞毕业之后却不知所踪,他只在查不到。

    这样一来二去萧存寞音讯不再,他虽思念却也不再热衷,商场如战场,他需要时时刻刻都警觉着每一个站在明处、躲在暗处的敌人,耗尽心力,再无力去顾及萧存寞之事了,只是……

    “车祸。”萧存寞的眼底平静无波,七年的时间能够抚平很多伤痛,时间一直是一种最好的良药,对于心伤最有奇效。

    见李子昂沉默不语,萧存寞也觉得两人难得遇见,不能说这样的事情,倒是叫李子昂陪他一道不痛快了。

    便轻笑着问:“那你呢,子昂?嫂子是个外国美人吧,你长年在法国,想必一定娶了一个法国美人。”

    李子昂苦涩的笑了:“我……至今未娶。”

    李子昂的话在萧存寞耳边炸开,只觉得自己脑子糊糊的——‘至今未娶’!这是什么概念?!难道李子昂一直独身至今吗?这是为了什么?以李子昂的家事地位、金钱财富,就算他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只怕也会有无数妙龄少女投怀送抱吧。

    他们俩分开时各自才十七岁,自己再放不下李子昂也在二十九岁结婚生子了,而李子昂顶着那样一张风神俊朗的脸,却二十多年一直未娶!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其实萧存寞心里隐隐想到了什么,只是他只是略略想到都觉得浑身凉意,他不敢再想,他如何敢再想!

    他,萧存寞,从来都配不上李子昂。

    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他与他,终究有些云泥之别。

    李子昂见萧存寞忽然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竟有喘不过气的样子,倒是被吓了一跳,急忙问:“怎么了?!怎么喘的这样急,面色这样白!”

    萧存寞抚着胸口,奋力摇了摇头,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只往外走,他只想离开这里,李子昂深情又悲伤的目光像一根细细的若丝死死的勒着他的脖子,他快要被勒死了,他要出去喘口气。

    必须要!否则他一定会活活闷死在里面的。

    无意识的走出了小城故事,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油然记起自己初遇那人时也是这样的好天气,那人年少时俊朗的面容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模糊,逐渐和现在润和刚毅又添了些风霜平和的脸庞重合在一起。

    萧存寞只觉得头晕目眩,几欲晕倒,最后两眼一片漆黑随意倒下去,只觉得这样晕了也好,便不必再面对他的面容,他的情谊了。

    他不配,不配面对他啊!

    可是天从来不顺人愿,萧存寞只觉得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是熟悉又害怕听见的声音。

    那人似乎一直在叫:“存墨!存墨!你怎么了?!”

    只是自己实在提不起一丝力气睁眼和说话,但还是有感觉——那人打横抱起了自己,放进车里,车发动的声音,应该是要带自己去医院吧。

    渐渐的萧存寞觉得自己真的要睡着了,他渐渐再感觉不到声音,也感觉不到其他,沉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再难自拔。

    也许睡过去是好事,这样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醒来发现,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如此而已。

    当萧存寞想来时,是在自己家中,自己睡在自己的大床上。

    一时的黑暗让萧存寞很不适应,他抹黑开了灯,熟悉的环境让他的心安静了下来,然后他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也许真的是一个梦吧。

    才这样想着,房门吱嘎一声开了,萧存寞惊异的看着门口,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是我送你回来的,自然在这里,你不醒过来,我怎么能放心呢。”李子昂手里端着一碗米粥还有碟小菜,“你很久没吃东西了,一定很饿,只是你现在不能吃油腻的,先喝点粥吧。”

    “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址的?”萧存寞不死心,继续追问。他不明白当初他不想跟李子昂分开的时候上天一定要他们天各一方,如今他不愿再与李子昂有私情上的交集,可是上天又把他们安排在了一起。

    李子昂端着粥碗执着勺子坐到萧存寞床边,勺了一勺粥细心的放上一些小菜,又吹了吹送到萧存寞嘴边:“我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只说你陪我喝多了,有些不舒服,我要送你回来,他就告诉我了。来,把粥吃了。”

    萧存寞伸手要自己拿过碗和勺子,奈何李子昂不肯:“以前你生病时总缠着我这样喂你,如今不过经年不见,怎么就生分了。”

    “今时不同往日,那时的萧存寞并非是现在这个有妻有女的萧存寞了,所以有些事那是做的,现在去做不得了。”萧存寞的生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可是李子昂的出现却让他再一次陷入了混乱之中,不能自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