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传:浅野雪穗篇  拾捌章

章节字数:2565  更新时间:12-07-31 1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浅野家的老宅位于北海道的室兰,那里是父亲的故乡。然而,对我来说,不过是另一个漂泊的落脚点。

     儿时在父亲的话语中,常可以听到关于室兰的点滴片语。所以,她一直仅存于我的想象之中。

     自京都与宗一离别后,乡愁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我。

     我的故土,永远在满洲:那满是皑皑大雪、风声秉冽却又遍布了黑土壤的遥远之地。

     然而当我蓦地回首,竟发现,我真正思念的,却是陪伴我渡过岁月时光的宗一。

     【浅野宗一。】

     我低声念着他的名字。

     仿佛他就在我的面前,用着那双深黑而早熟的眼眸,瞬也不瞬地看着我。

     他从不肯叫我姐姐,总是直呼我的名字“雪穗”。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这份感情变质了?

     是落樱的那夜,我们亲密地睡在一起?

     还是河川边,我朝他走过去的那刻?

     每每想到这些,罪恶感和禁忌的心动便如同滔天巨浪,让我窒息。

    

     自从分别,我一直在等着宗一的来信,然而却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只言片语。

     于是三个月后,我写下了第一封信。

     信上面写满了对宗一道歉的话语,我想,即使他并不原谅我亦没有关系。我只希望能够得到内心的平静,哪怕只有一刻也好。

     有了第一封,便有了第二封、第三封。。。。。。

     当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的抽屉早已装不下那些信件。

     我感到十分的不安,仿佛生怕被别人偷窥我的秘密。

     但我始终不知如何处理这些信。

     我不会傻傻地寄出去,因我知道祖父会有千百种方式,让他们无法抵达东京。

     亦不会让别人看到这些信。

     任何人。

    

    

     我时常做一些可怕的梦。

     关于死亡。

     我梦见宗一站在我的面前,割腕自杀。

     那血一直蔓延至我的脚下,染红了我的白袜,我看着宗一的眼睛,却无法动弹分毫。

     惊醒后,我第一次因惊慌失措而在深夜大哭起来。

     第二日,仆人递给我一封远方来的信件。

     我惊喜而惊慌地颤着手拆开,却发现来信人竟是冈本蒼辉。

    

     时隔一年,满洲车站的别离还历历在目。

     对于他最后的问话,我仍旧不知所措。

    

     信上写了一些他的近况以及琐碎的生活感悟。

     军队一路南下,他转战许多地方:北平、上海、金陵、陕西。。。。。。

     我没有任何心情看下去,生怕惊扰了内心的恐惧。

     然而他最后的话语,仍旧让我十分不安。

     【雪穗,请在日本等着我。】

    

     合上信,我不由得想。待到十八岁,我真的就要嫁给冈本蒼辉,然后作为一个帝国军人的妻子,生子并照顾家庭么?

     我不知道。

     如果这就是生活,那么他一定欠缺了什么。

     是爱?

     不,我想这个词太过虚幻,爱情是可以随着生活而蹉跎淡忘的。

     或许冈本蒼辉是喜欢我的,这种喜爱夹杂着一种宿命般的独占欲。

     仿佛我是他的物件。

     妻子这个词,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更深刻的存在么?

    

     乳母菊乃并不在我的身边,母亲亦早亡,我总不能去询问病重的父亲。

     于是这成了我少女时代困扰不去的心病之一。

    

     当祖父和父亲得知我收到未婚夫的来信后,表示十分的关注。

     于是我被迫写了回信。

     内容如下:

     【冈本蒼辉君拜启: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听闻你一切顺利,我感到十分欣慰。

     请作为一名无上忠诚的帝国战士,为**伟大事业效尽全力,我亦感到十分的光荣。

     以上

     浅野雪穗】

    

     父亲看后摇头,认为我作为女孩子,写给未婚夫的话过于刻板而毫无情趣。

     而祖父却因此少见地和颜悦色夸奖我,评价我作为一名帝国军人的未婚妻子,如此支持未婚丈夫的事业,堪称模范。

     在信件寄去满洲的那一天,我看到邮差那鼓囔囔的信兜,想着那里面究竟包含着多少位女子对远方战场的牵挂。

     那里有着她们的父亲、丈夫、兄弟、儿侄。。。。。。

     战争和时代以天皇和国家的名义带走了他们,然而在残酷的生死面前,他们真正赴死的原因又是什么?

    

     如此又过了一年。

     当我的抽屉再也藏不住那些写给宗一的信件时,父亲的病情急剧恶化。

     祖父往东京派发了急电,从他深沉严肃的愁苦表情中,我知道:宗一快回来了。

     也许是后天、也许是明天......亦或许是今天。

     我紧紧攥着和服袖子,在父亲的病床旁坐立不安。

     父亲一直消瘦的可怕,如今我抓着他的手,已经没有任何肉感。

     我将脸贴在他的手心,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

     唯有生命消逝的倒计时,在无声息地前进着。

    

    

     “雪穗。”父亲抚摸我的头。“待得你弟弟回来后,我亦可以安心离开了。”

     我摇头。

     “明年,你就十八岁了......如果冈本没有来得及回日本,就让宗一为你送嫁吧......去满洲。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回去。”

     “我只想呆在父亲身边,哪里也不去。”

     “傻姑娘。”

     那一刻,连祖父亦不忍地别开了脸。

     父亲病入膏肓,再次昏睡了过去。

     我突然害怕他再也无法醒来,于是只想要逃离这一切。

     我发疯一般地跑开,穿越了炎夏热气氤氲的街道,老宅后的那片静谧的枫林。

     海风吹醒了我,当我回过神,发现束发的带子还有木屐都狼狈地遗失了。

     我并不喜欢海,永远充满了腥臭和重盐味。

     但是日本是岛国,这里四周环伺着海洋。

    

     长发飞卷在猛烈的海风中,我怎样也无法固定他们,以及混乱的内心。

     我将藏在衣襟中的信件小心翼翼地掏出来。然后点燃、看着他们一点点焚烧殆尽,直到丢弃在风中。

     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

     ——在宗一看到他们之前。

     我知道父亲眼中那最深的担忧为何,他爱我们,所以深怕我们犯错。

     尤其是这种违背伦常道德的深重罪孽。

     我不能不孝。

     所以,这才是我没有寄出去那些信的真正原因。

     关于我的心事,我半句亦不能张口,对宗一。

    

    

     我想我是如此的理智,理智的可怕。

     但是为何心脏仍旧会如此的痛苦。仿佛被人狠狠揪住,再不能放开。

     每当想起宗一,都会生不如死的痛。

    

     我的泪忍不住泛出了眼眶,再不能收回。

     手上剧烈的颤抖,以至于那些来不及烧毁的信件全部翻飞了出去,落在了远处的海面。

     “不可以——”

     任何人都不能看到他们。

     我冲到海里,想要拾捡。

     那些模糊了的字迹,还有无法放弃的禁忌情感,岁月无法沉淀,于是全部都混成了一座巨大而复杂的迷宫,让人找不到出路。

    

     我趴在海滩上,再没有挣扎的力气。

     自这个角度来看,海与天明明是一/体的,然而,却又距之千里。

     就如同我和宗一。

    

     有黑色的身影朝我走来。

     那人一步一步地靠近,优雅而沉稳地举止。

     直到蹲下身,拾捡起我遗失的信,然后认真地读起。

     我的心猛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夕阳的光辉洒落在他的身上,黑色禁/欲的学生制服,帽檐下露出半张英挺的面部线条,我熟悉那漂亮的唇形,还有优美的鼻翼。

     我屏息着,不敢去唤他。

     他缓缓抬起头。

     那一刻,我们四目相交。

     只是一眼,便是永生无法忘却。

     能够给我这样瞬间的,永远只有那一人。

    

     “浅野宗一。”

     我像无数次那样,再次低念着他的名字,如此熟悉而陌生。

     他离开的时候,还是个少年,然而此时此刻,立于我面前的,却是位令我不敢直视的男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