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二十一章 青铜门(二)

章节字数:2926  更新时间:12-06-28 23: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陷入这种黑暗里,人类本能的恐惧就袭面而来。

    那种黑暗确切的说,是一种虚无。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感受不到,好像人类的感观被完全封闭了一样,让人感到窒息。

    这里的空气仿佛不是你赖以生存的气体,而是一种非常沉闷的物质,一种氛围,让你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我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也一定是这种感受,我们刚才鱼贯而入,也一定就在彼此左右而已。

    我试着叫了声胖子,没人答应,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发出声音来,一切的一切都被吞噬、被包裹,让你忍不住感到无助。

    我抬了抬手,感受不到空气的流动,我以为会碰到旁边人的手臂,可是什么也没有。

    我们明明是一起进来,总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全走散了。

    这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也只有少数人背包里有犀角蜡烛,这样一来,情况就十分不妙了。

    我用左臂托着背包,受伤的右臂不能动,右手还是灵活地在里面细细摸索着,摸出一支犀角蜡烛和打火机,这时我遇到了一个问题。

    我应该是打着了打火机,可是我听不见火石碰撞的“擦擦”声,也看不到任何火苗,我甚至不知道打火机是不是坏的,或者能不能准确地点燃犀角蜡烛。

    这种无力感持续了简直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光晕,是犀角蜡烛发出来的。虽然我看不见打火机的火苗,却可以透过被点燃的犀角蜡烛看到光晕,这种经历,恐怕一辈子只能有这一次了。

    我如获至宝地捧着犀角蜡烛,充分感受到了人类对光明的渴望。

    我缓缓地向前走着,光晕就像墨汁在水里渲染一样,视距十分有限,模模糊糊。每挪一步,前面隐隐约约显现出来,身后就立即被黑暗包围。

    我掏出指南针,想确保自己始终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可是这里异常地邪门儿,好像不受地球的南北极性影响似的,指针软趴趴地左右晃动。

    这种虚无倒底要走多久,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我简直要崩溃了。

    谢天谢地,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胖子的身形。那种身形,即使是在这样昏暗的光晕里也能一眼认出。

    那一刻,我比中了五百万还兴奋,胖子你真是我的亲人哪,我简直感动得要哭了。

    可是胖子却看不见我,即使只有一步之遥,就算我声嘶力竭地喊他也听不到。

    胖子的身手矫捷,似乎急着要找出口,只几秒,就隐入虚无中消失了。

    我急得牙痒痒,在心里把胖子问候了一遍,也急着朝他的方向追去。追了几步,火光摇曳,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胖子。

    这一撞显然把他吓了一跳,回头也透过犀角蜡烛看见了我,想必是异常的扭曲难看,胖子的脸都要抽筋了。他的嘴唇夸张地动了几下,唇语好像在说“我哇操。”

    我也只好对口形,问道“其…他…人…呢…”

    “不…知…道,他…娘…的…邪…门…儿…了,我…进…来…的…时…候…就…一…个…人…了。”

    这时,我想起吴悠说的,我们是进了一种法术奇门里,难道大家被分散到了不同的门里。

    这样看来,这里是个巨大的谜局,真是生死有命了,不知道我们接下来面对的会是什么。

    为了不至于再和胖子走散,我们在腰间别上了绳索,像两个盲人一样摸索着赶路。这种情形一定十分搞笑,可是我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走了二、三个小时,时间像停止了一样,也不知道有没有尽头,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到最后,只有求生意识支持着我们继续前进。

    胖子在前面摇摇晃晃,我猜想,他一定是自己给自己提神,唱着红歌。

    于是觉得有意思起来,这完全是一种头脑风暴,你不知道你前面的人是不是在唱歌,但你想象的时候,好像真的可以听见胖子难听的嘶叫一样。

    不知道换到第几根蜡烛的时候,我看到犀角蜡烛里面有了不同的光亮,里面映着翠翠的绿色。

    这是怎么回事,我给胖子看了一眼,胖子摸着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下,对我对口形:“好…像…是…树。”

    树?犀角蜡烛里照出了树?我们面面相觑,但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

    就在踏出那一步的一瞬间,身边豁然开朗,我眼睛一时难以适应,闭了十几秒才敢睁开。

    身边是郁郁葱葱的丛林,有着好几种灌木,头顶是参天的大树,浓密的几乎覆盖了天空。再回头看时,身后居然是一个山洞。

    山洞?虽然我不相信童话,可是此时我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突然就从一个洞里走了出来,而且是一瞬间就走了出来,就像是从黑乎乎的茧里破壳儿而出,身后的黑暗在我们出来的同时立马融合了一样,非常的不合理。

    如果说是跟着兔子先生出来的,那么身边就是只肥兔子。

    “天真!你看这里,像哪里?”胖子语气错谔。

    我环顾四周,身边是盘根错节的树根,旁边的石头和树上到处都是青苔,大片大片的植被一眼望不到尽头。恍惚间我竟然觉得自己是在亚马逊热带雨林。这种熟悉的感觉…

    “西王母宫的绿洲!”

    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然,也许只是巧合,可是我们很难解释长白山里怎么会有这样一处所在。当我们砍断树藤前进时看到人面怪鸟的雕像时,就彻底惊呆了。

    胖子停下来,看着我,似乎是要我给个解释。

    “看着我也没用啊,把我瞧得冒泡儿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被胖子看得心里发毛。

    我们原地不动,琢磨着一些可能性,不远处的树丛里突然一阵晃动,沙沙作响。胖子立即举起枪,警惕地看着树丛晃动的地方。

    西王宫的惨痛经历,让我们不得不时时刻刻都小心谨慎。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可是我们明白就算是二十个人,情况也未必就能好多少。

    我们绷紧神经,以为会突然窜出一条巨蟒,树丛摇摇晃晃了好一阵,走出来的却是吴悠。

    吴悠看见我们,急忙就跑了过来,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

    原来,吴悠的经历大体和我们相同,当然,在那片虚无中,也没法不同。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我们。

    现在我们也无计可施,我的尸毒已经越来越严重,手臂烂了一大块,虽然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的脸,我想也已经惨不忍睹,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小哥。

    如果是西王母宫,那么小哥难道还是会在陨玉的宫殿里?想到那一口就能横着吐下我的蛇母,不禁咽了一口吐沫。

    “小天真,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路过来,别说蛇,连个蛇皮都没见着,难道这里的蛇都被小哥逮着吃了?”胖子摸着下巴,好像认真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性。

    我这才发觉,我们小心地走了一路,却没有看到任何蛇,让我汗毛直立的是,不光是蛇,这里简直好像没有活着的动物一样。

    这我陷入了一种怪圈,有蛇的时候感到非常危险,没有任何活物的时候,那就是诡异了。一时间,我也说不上什么感觉,有种“此时无蛇胜有蛇”的境界。

    胖子拿着刀在前面开路,我们在后面跟着,缓慢地往石殿的方向走。

    沼泽里雾气弥漫,脚下泥泞,根本没有稍微干一点的路可以走,我们扎紧裤腿,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天真,这儿有血。”胖子说着,就走上前去查看。

    只见长满青苔的墙垣上有一滩血迹,色泽鲜红,好像是刚刚留下的。

    这两道血迹一直延伸到石殿里面,伤者似乎是被一路拖行,才会在地上留下两道刷出来一样的血迹。

    难道这里有什么野兽偷袭了队伍里的其他人。

    我和胖子不约而同地认为是巨蟒,不知道那个人还有没有救,我们决定去看一看。

    胖子端起枪,一路沿着血迹跟进了石殿,里面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我们还是见到了石雕旁边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再靠近一点,只见石雕旁赫然躺着一具女性的尸体,地上的血迹还是新鲜的,身上的衣服泥泞不堪,脖子好像被咬断了,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耷拉着,头发披散,把脸整个盖住了。

    即使泥巴和头发掩盖了女尸的身体特征,我还是觉得脊背发凉,因为这个身形非常眼熟,可是我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瞪大眼睛,看着胖子一点一点撩开头发,看到的,居然是吴悠的脸。

    吴悠死了!?

    那我们身边的,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